笔趣阁 > 开局混个师叔祖 > 第七十九章:这种要求,本座这辈子都没听过

第七十九章:这种要求,本座这辈子都没听过


  “你不是挺能耐的吗?”

  “有本事就动手啊!”

  “谅你也没这本事,哼!”

  然而,就在巴泽尔话音刚落的瞬间。

  一声清脆悦耳的剑鸣。

  响彻整个大殿。

  锵!

  白凤剑出鞘。

  紧接着,天地间所有的灵气仿佛在瞬间就被全部抽空,一道顺时针旋转的灵力漩涡凝聚在白凤剑的剑身之上。

  随后,这通体洁白的玉剑。

  横亘在了李逸胸前。

  场中众人无不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神奇的一幕。

  别说穆里斯、孙高义、雷思丽这些人。

  就连庄良骏这开了三花三气的先天宗师,都不禁屏住了呼吸。

  这种架势,比之前击杀盖亚时还要夸张。

  灵气漩涡这种景象。

  他还是第一次见!

  这究竟是什么修为?

  剑招未出竟然都有这种威势?

  然而还不等众人多想。

  一道耀眼的剑芒冲天而起。

  李逸身如巍巍高山,一动不动。

  右手猛的向前一指。

  耀眼的紫白之光照亮整个王宫。

  白凤剑就如同离弦之箭,咻的一声朝巴泽尔冲去。

  “装神弄鬼!”

  巴泽尔瞳孔微缩。

  两柄铜锤以前一后朝白凤剑轰击而去。

  叮!

  滋滋...

  令人牙酸的金属切割声响起。

  巴泽尔那犹如铁塔般的身躯竟在这小小的白凤剑推动下,直接连退了数十步,大殿的门框被他的身躯撞了个粉碎,整面外墙与内顶,也被溢散的罡风吹飞。

  这小小的玉剑...

  竟比自己的铜锤还要坚硬?!

  看着已经破开自己铜锤四五寸深的白凤剑。

  巴泽尔脸色微变。

  “我不信!”

  巴泽尔怒吼了一声。

  身躯陡然暴涨了四五倍,两只脚踏在王宫的水池中,犹如踩进了小水坑。

  轰!

  第二柄铜锤轰然而至。

  朝着白凤剑锤去。

  然而还不等铜锤触及剑身,磅礴的真气就如同一道无形的壁垒,十分轻松的抵御了铜锤的攻击。

  大殿内。

  所有人都面露惊骇之色。

  巴泽尔的修为是三花二气,但他凭借着强横的身体素质,寻常的三花三气也不是不能一拼。

  那一柄铜锤威力有多强。

  他们再清楚不过。

  否则巴泽尔又怎么可能成为他们草原之国手握重权的大将军。

  否则木里茨又怎会轻易的让他出去自立门户。

  然而。

  现在这个强大的巴泽尔,这个战无不胜的前草原之国大将军,竟是被一柄玉剑逼得手段尽出,步步后退。

  这让众人如何不惊骇。

  不过事情还远没有结束。

  白凤剑依旧是那股一往无前的势头,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在现场散开。

  巴泽尔嘴角溢出了鲜血。

  他紧咬着牙关,仰天怒吼,一字一顿。

  “我!不!信!”

  轰!

  巴泽尔的身型再度暴涨。

  一座足有二十多丈,近百米高的夸张肉身屹立在天地间。

  直如一座真正的山峰。

  这是先天宗师独有的手段。

  用华国道家的术语来说。

  这叫法天象地!

  当然了,这跟道家典籍中描述的法天象地,那种动辄身化万丈的法术神通,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

  不过,这也很夸张了!

  这足有近百米高的肉身一出,瞬间就将大理石地面直接压垮,王宫门前巍峨的石牌,也被纷纷撞倒。

  如此大的阵仗,自然是惊动了乌兰托城的民众。

  所有人纷抬头望天,汗毛直立。

  城中街道上,楼房中。

  但凡是清醒的人,尽皆放下了手中的活计。

  眼神中充斥着震惊。

  先天宗师的法天象地,许多人终其一生都不知道是何等模样。

  更别说亲眼目睹了。

  “你们看,那好像是巴泽尔大将军!”

  “什么大将军,他现在已经背叛了王庭,自立门户了!”

  “那他今天来王宫干什么?还弄这么大阵仗,他该不会是想...”

  “嘘,噤声!这不是我们可以讨论的...”

  可以看得出来,普通民众还是比较偏向木里茨一方的。

  毕竟,木里茨代表着正统。

  当然了,更多的人压根就没想那么多,毕竟不管换谁来坐这个位子,对他们这些普通百姓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武者是特权阶级。

  但普通人却是基石。

  巴泽尔突然出现在王宫代表着什么,他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但他们知道这个法天象地很厉害。

  值得跟自己的小伙伴吹嘘一波。

  于是乎,不少人掏出了手机录视频。

  还有人更是直接做起了现场直播。

  而场中的主角巴泽尔。

  他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在祭出了法天象地之后,他依旧在不断后退,连一丝停下的迹象也无。

  庄良骏一个纵身掠过了众人。

  来到了王宫前。

  眼前的景象,令他这个草原之国护国首座,三花三气第一人都感到震惊。

  巨大的脚掌深深的陷进了土里。

  就如同推土机一样破坏着王宫的地形。

  噗!

  终于,巴泽尔喷出了一口鲜血。

  粘稠的血液洒落在了他之前踩的脚印上,地面出现了一个血色的小池。

  轰!

  巴泽尔手臂裂开,身躯却再度暴涨,一直到了三十丈,一百米这个临界点。

  这是先天宗师法天象地的极限。

  然而他身躯越大,白凤剑散发出来的剑芒就越大。

  此刻,对于乌兰托城的民众而言,这剑芒就如同一轮初生的新月,洁白、浩大。

  “不...这不可能!”

  巴泽尔喃喃低语着。

  他的目光穿过了人群,望向了大殿内的李逸。

  “你到底是谁...”

  “你...究竟是什么怪物?!”

  话音刚落,白凤剑将铜锤击了个粉碎,并且正在一步一步往巴泽尔胸口靠近。

  一股绝望的情绪涌上心头。

  “不!”

  巴泽尔凄厉的嘶吼。

  噗!

  法天象地膨胀起来的法身被白凤剑劈成了两半,剑芒顺着王宫门口,一往无前,直到乌兰托城旁边那片绵延了数百平方公里的草原,中间也被劈成了两半。

  咻!

  白凤剑飞回了李逸的剑鞘中。

  他扫视四周,问道。

  “你们这王宫装了摄像头的吧?”

  众人虽然还处在呆滞状态。

  也不知道李逸突然问摄像头是什么鬼。

  但还是木然的点了点头。

  “那就好了。”

  李逸坐回椅子上,耸了耸肩,又摊开双手,一副无可奈何到了极点的模样。

  “你们可都听到了,是他叫我动手我才动手的...”

  “说实话,这种要求,本座这辈子都没听过...”

  


  https://www.biqiuge.com/book/59281/564276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