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混个师叔祖 > 第一百零四章:连开二气

第一百零四章:连开二气


  【叮!宿主助人突破一气朝元境,获得经验值2000点,自由技能点1点。】

  【叮!宿主助人突破二气朝元境,获得经验值2000点,自由技能点1点。】

  听到系统突然蹦出来的提示音。

  正在院子中练剑的李逸有些莫名其妙。

  助人突破一气朝元境?

  啥玩意儿啊!

  但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

  次奥。

  张景龙...

  他突破了?!

  李逸急匆匆的走出东平阁,人还没到广场上,他就见到后山山巅一道剑光冲天而起,随后爽朗的笑声传遍了整个南岳剑宗。

  咻咻咻!

  剑芒在天空上飞舞着。

  于此同时。

  李逸又收到了一条新提示。

  【叮!宿主支线任务:传道天下(一)已完成100%。】

  【任务奖励(已结算):自由技能点10点,真气值+800,声望值100,经验值5000。】

  嗯?

  已经完成了吗?

  李逸没做多想。

  直接领取了奖励。

  这段时间久居南岳剑宗,他时长指点弟子们修行,一些比较实用的黄阶、玄阶武技,他也传授给了不少人。

  完成这个【传道天下(一)】的支线任务。

  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叮!宿主触发支线任务:传道天下(二)】

  【任务提示:作为南岳剑宗师叔祖,作为人族目前名义上的武道大宗师,宿主不可敝帚自珍。请将自己的武学传承下去,为宗门、为国家、人族贡献属于你的一份力量!】

  【任务提示:将任意一门武学传授给任意100人。当前(10/100)】

  【任务时限:180天。】

  【任务奖励:自由技能点10点,真气值+800,声望值100,经验值5000。】

  “......”

  李逸眨了眨眼。

  这是一个进阶任务?

  传授给100人的难度不算高,如果按照目前这种进度继续下去,李逸不到一个月就可以把任务做完。

  只是...

  为什么【传道天下(二)】的任务奖励和【传道天下(一)】一模一样?!

  系统你特么给老子出来!

  你隔这跟我玩加量不加价?!

  纠结了许久。

  李逸最终还是骂骂咧咧的点击了领取任务。

  没办法。

  虽然任务加量了。

  但10点自由技能点+800点真气值的奖励....

  还是香的呀!

  咻!

  此刻,天空上那道璀璨的剑光飞下。

  落在了李逸身旁。

  “师叔,景龙...开二气了!”

  张景龙声音古井无波。

  但他眉目中的激动之色,却是溢于言表。

  李逸将后台关闭,轻轻的拍了拍张景龙的肩膀,道:“一鼓作气连开两气,这对你以后五气朝元有不小的助力,很好!”

  李逸是真的有些高兴。

  虽然现在外界都认为,南岳剑宗已经是华国一流宗门中最顶尖的一批。

  但只有他自己清楚。

  如今这个偌大的南岳剑宗。

  其实只有张景龙一个货真价实的先天宗师。

  他自己虽然不惧寻常先天宗师,几次出手更是隐隐有第一梯队的绝世强者姿态。

  但那都是积分撑起来的。

  若是真有先天圆满的大妖王叩山,他单靠【巅峰卡】和【斩击卡(天)】,撑不了多久。

  至于苏元白...

  他比李逸还不如。

  大限将至的苏元白就是一张‘巅峰卡’。

  一旦再度激发体内的真气。

  必死无疑。

  所以。

  张景龙要是能尽快突破到五气朝元。

  那不管是对李逸还是对整个南岳剑宗而言,都是一件大好事。

  不等李逸多想。

  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走出了阁楼。

  “师伯。”张景龙躬身。

  “师兄。”

  李逸抬头。

  神色中带着些许错愕。

  “师兄你...”

  此刻的苏元白已经远没有上一次见面时那般气色,头发彻底化作了银丝不说,脸上的皱纹也愈发深邃,而之前那矍铄的眼神。

  如今也尽显疲惫。

  “师伯!”

  张景龙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刚突破的喜悦感顿时一扫而空。

  苏元白转头看了看两人。

  最终将目光挪移到李逸身上。

  半晌后,他微微一笑。

  “师弟,师侄...万物皆有定数,有始便会有终,苏某已活过近十甲子,南岳剑宗如今朝气蓬勃,我也算无愧师尊之重托,此生...无憾了。”

  “师伯!”

  张景龙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面露悲戚。

  他本以为。

  自己历经三百多年的风霜。

  已经可以做到面对任何事情都处变不惊。

  但此刻,他心头却有种说不口的难受。

  三百多年的时间太久。

  久到张景龙的父母、师尊早已仙逝。

  这三百多年,是苏元白一步一步将他带到宗主之位,他现在都记得几十年前的宗主继位大典上,眼前这位老人亲手将代表着南岳宗主的玉牌交到他手里。

  ‘不要怕,老夫会是你的靠山!’

  当时这句掷地有声振聋发聩的宣言。

  犹响彻在他耳畔。

  但如今...

  “何须如此...”

  苏元白无奈的摇了摇头。

  旋即便急剧的咳嗽了起来。

  李逸连忙上前将其搀扶住,眼神有些复杂。

  苏元白,这位曾经的南岳剑宗宗主,这位镇守南岳,叱咤风云数百年的人族大宗师,此刻却与风烛残年的老人一般无二。

  这如何能让人不感慨。

  自古将军叹迟暮,不许英雄见白头。

  也许,这就是宿命。

  “景龙,你如今乃是我南岳剑宗宗主,理应拿出你作为宗主的担当来,天塌亦不可惊...你这般儿女姿态,叫我如何...”

  “如何放心得下?”

  “景龙...”

  张景龙低头。

  沉默了下来。

  他很想挺起胸膛大声向苏元白保证。

  但眼眶中的泪水却怎么也收不住。

  在外人眼里。

  张景龙身为南岳宗主,身为历经三百多年风霜的先天宗师,理应是心理素质强大,遇到任何事情都应该泰然处之才是。

  可是外人又怎会知晓这其中情感。

  寻常人相处三十年的父母离去,都会痛断肝肠。

  而张景龙活到三百多岁。

  那可是苏元白看着长大的...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罢了,罢了...”

  苏元白长叹了一口气,浑浊的眼角闪过晶莹泪花,他轻抚着张景龙宽阔的臂膀,时而欣慰,时而感伤。

  “景龙,你去吧。”

  “我与你师叔随意走走...”

  “是!”张景龙收声,缓缓后退。

  


  https://www.biqiuge.com/book/59281/5596744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