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婚期渺渺随远而安 > 058,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加更)

058,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加更)


  “宁远同学~”刘琼发试卷,连唤了三声,宁远都没有反应。

  许渺渺回过头来,看到宁远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许渺渺抿了抿唇,轻轻的敲了敲宁远的桌子,宁远猛然坐起来,一脸的迷茫,眼睛像是蒙了一层水雾,那唇是粉红粉红的。

  现在的他看起来跟一般的少年没两样,很柔和,很温顺,也很乖巧。

  谁能将这时的他,跟十年后杀伐果断的他联想起来呢。

  “上去领试卷。”

  刘琼着重表扬了宁远:“这次宁远同学的进步特别大。他的数学成绩提升到了一百一十分。老师相信,你下次可以考得更好。”

  宁远展颜一笑,右脸颊还有点压痕。

  “刘老师,都是许渺渺的功劳。”

  台下有同学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想像着平常宁远被许渺渺骂成猪的样子。

  许渺渺抚额,她不需要这种感谢好吗?

  宁远坐回座位,小心翼翼的摊开自己的试卷,看着上面鲜红的数字,110分啊。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原来学习没有想像中那样难。嗯,许渺渺是很厉害,很会教。那也得他这个学生天资聪颖才行。

  马寻不可置信:“你怎么考这么高的分数的?”

  宁远是四中转过来的哎,还是四中的渣渣。

  宁远笑了笑,说:“承让承让,只是运气而已。”

  当然不是运气了,他每天晚上都要学到半夜两点。早上起来脑子都是懵的,每天清晨都要冲了冷水澡才能清醒。

  *

  放学了,周羽班今天轮到她当值日生,许渺渺一个人回去。

  她和周羽算是住的环境比较差点的。高中不是按学区分班,而是以成绩论。成绩好的就能进一中。

  学校里不乏家庭特别好的,也有家庭条件像她们这样一般的。

  不过想到宁远的家,那破破烂烂的家,许渺渺倒是觉得,她家的条件不知道好了多少。

  宁远将书包往肩上一搭,单肩背着就追了出来。

  许渺渺规规矩矩的双肩背着。

  宁远剥了一颗水果糖,喊住许渺渺:“张嘴,许渺渺。”

  宁远将糖送到了许渺渺的嘴边,一不小心离得有点近,凉凉的手指触到她软软的唇。

  许渺渺不想吃,宁远固执的将手举着。

  有人看过来了,这样的场景太暧昧了,许渺渺身正不怕影子斜,但不想成为众人围观的对像,张嘴吃了。

  宁远满意的笑了,伸手自然的去接许渺渺的书包。

  “干嘛呀~”许渺渺觉得这宁远脑子有病吧。天天跟她形影不离的,搞得就像她的男闺蜜一般。

  宁远笑了笑,将她的书包拿下,小心的抱在怀里。

  “我帮你拿着吧。”

  肩膀一下子轻松了,许渺渺无所谓,爱表现就表现吧。再说了,算起来还是她亏了啊,她给宁远讲题不是一两天的事情。

  莫飞欣喜的跑了过来,喊:“阿远,你在这啊,等等我啊,一起。”

  宁远眨了眨眼,不停的眨眼。喂,有点眼色好吧,当什么电灯泡。

  莫飞不解:“阿远,你的眼睛抽了?”

  “阿飞,你不是说放了学要去逛书店的吗?我今天不去了,你找同学去吧。”

  莫飞这是听懂了,敢情宁远要送许渺渺回家,嫌他当电灯泡。

  莫飞停下了脚步,颇有怨念的看着宁远的后背,就像要戳出两个洞来。

  有了异性没人性的家伙!

  本来还以为宁远会与众不同呢,结果对上许渺渺,宁远什么原则都没有了。

  兄弟啊,追女生也不是这样追的,宠女生呢,也不是这样宠的。

  将来许渺渺和宁远真的在一起了,莫飞可以想像,两人的地位是绝对不对等的。

  校门口,学生们都朝许渺渺和宁远看过来,交头接耳的议论着。

  许渺渺和宁远是不是谈恋爱,他们觉得是的。

  许渺渺从初中就在一中了,从来没跟哪个男生有过多的接触,宁远是唯一一个。

  还为宁远讲题,还在上课的时候,为了宁远顶撞老师,这不是许渺渺能做出来的事情。

  李文昊听到别人在议论许渺渺和宁远,许渺渺三个字入耳,李文昊就像打了鸡血一般。

  “许渺渺,许渺渺在哪?”那眼里闪着狂热,倒是把学生吓了一跳。

  他的同学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最开始接触李文昊的时候,他只觉得李文昊就像是画中走出来的美少年,气质出众,斯文无害。接触了才知道,逗逼,缺心眼,二货,自恋,说的就是他。

  “姐姐,姐姐,姐姐……”一迭声的叫唤,李文昊迈开腿追起来,喊了好多声,许渺渺都没有反应,谁知道是在叫她。

  “渺渺姐姐。”许渺渺这下有反应了,身后传来脚步声。

  眼前的少年,稚嫩得可以,虽然个子很高,但看起来,嗯,好像小学生。

  眉眼飞扬,脸上带了红晕,一双眼睛充满狂热的光芒,有点欣喜,又像有点害羞。

  “姐姐?你叫的我?”许渺渺指着自己。

  “渺渺姐姐,我是你的偶像,不,你是我的偶像。我看了你暑假的那一场比赛。”

  李文昊自来熟,跟许渺渺聊了起来。旁边宁远的脸色倒是越来越黑了。

  同学追上来了,看着宁远,有点害怕的扯了扯李文昊:“大,大魔头也在。”

  宁远一个冷冷的眼神扫过来,李文昊却像是见了亲哥哥一样,自来熟的套热乎:“哥哥,你也在啊。”

  “渺渺姐姐,你真的太厉害了。我手上正好也有一道题,你要不要帮我看一看?我的解法是三道,但我想你肯定还可以想出更多的解法。”

  许渺渺看着眼前唇红齿白的少年,觉得这少年似曾相识,这厚脸皮,这自来熟的功夫,像谁呢?那个答案好像呼之欲出。

  许渺渺一拍脑门,想起来了,“宁远,这李文昊莫不是你失散多年的弟弟?你们两人的厚脸皮如出一辙啊。”

  她本意是调侃,话音落,宁远的脸色就黑了下来,很阴沉。这样的宁远,许渺渺从来没见过。

  宁远上手拉着许渺渺的手就往外走:“别理他,许渺渺,我们回家。”

  唯一的妈妈已经被他争走了,难道现在还要来争渺渺?他绝对不允许。

  宁远知道自己这醋意来得莫名其妙。

  李文昊今年不过十一来岁,还是个小屁孩,有他宁远在,不说李文昊,任何男的都别想走进许渺渺的心。

  李文昊急了:“渺渺姐姐,你看的不看看这题?”

  他翻着书包,将题展开在许渺渺的眼前。

  许渺渺扫了一眼,来了点兴趣。

  “宁远,等一下。”

  许渺渺喜欢做题,尤其是数学题。李文昊给的这道题,就是高年级的学生都不一定解得出来,但李文昊居然想出了三道解法。

  “有笔吗?”

  李文昊连忙递上去。许渺渺接过来,对宁远说:“靠过来。”

  宁远不解,许渺渺上前一步,将本子抵在宁远的背上,刷刷刷的写了起来。

  同学的眼睛都看直了,霸气啊霸气。

  背对着许渺渺的宁远,脸色渐渐柔和了起来。

  看吧,许渺渺对他终究是不同的。许渺渺已经开始渐渐的依赖他了。他刚刚心里的那点不爽,很快烟消云散。

  许渺渺将纸笔递还给李文昊,说:“看看我的解法。”

  李文昊眼前一亮,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渺渺姐姐,我想邀请你去我家做客。我还收集了好多题型,你有兴趣来看看吧?”眨巴眨巴眼,少年的眼睛是星星眼了,崇拜的,全身心的期待的。

  如果是一个充满母性的女生,绝对是没法拒绝的。

  许渺渺嘴角勾了起来,声音清冷:“小弟弟,你是见人就邀请人去做客?这个习惯可不好哦。”

  “我有名字的,渺渺姐姐,我叫李文昊,木子李,文学的文,日天的昊!”李文昊的话音落,许渺渺嘴角抽了抽,日天呢,你咋不上天呢。

  尴尬的笑了笑,对着宁远,她还能嬉笑怒骂,对着小弟弟,不客气的话,总感觉在欺负人。

  “女孩子不会随便去别人家做客的。”尤其是不熟的那种。

  许渺渺的话音落,宁远的眼睛就亮晶晶的看着许渺渺。

  许渺渺可是去过他家的,许渺渺可是跟他单独呆过一室的。

  嗯,许渺渺对他肯定也是有感情的,只是她没发现。

  许渺渺搓了搓手臂,宁远这样的目光,熟悉的毛毛的感觉又来了,害得她手上都起了鸡皮疙瘩了。

  “这样看我做什么?”

  “许渺渺,看你好看啊。”宁远说完,李文昊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

  嘿嘿,哥哥喜欢姐姐啊,挺好的。他现在不知道什么叫喜欢,可是读小学的时候,班上的男生好几个都有小女朋友呢。

  四人笑闹着走出了教室,李文昊朝着门口挥了挥手:“妈。”

  本来在逗着许渺渺玩的宁远,脚步停了下来,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

  许渺渺也不解的停下了脚步,顺着宁远的目光看过去。

  安柔从一辆私家车上下来了,正笑吟吟的看着李文昊,眼里泛着的都是母爱的柔情光辉。

  李文昊跟安柔说了一句什么,安柔目光看过来,全身僵直,有些摇摇欲坠。

  远远,是远远吧,她的孩子,十一年未见的孩子。

  李文昊觉得妈妈的脸色不对,好苍白,像是受了巨大的打击。

  “妈妈~”

  安柔没理会他,朝宁远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宁远一直站在那里,神色渐渐阴沉,一双眼睛越来越黑,嘴角却是噙着嘲讽的笑容,看着安柔朝他走过来。

  就算许渺渺再后知后觉,也反应过来了。

  宁远跟她提过安柔的事情。她反应过来了,安柔就是宁远的妈妈吧。

  看着安柔的样子,许渺渺真的很难想像,一个当母亲的,能够狠心抛下自己的亲生儿子。

  “远远~”

  一声远远唤出,安柔就哽咽了。

  宁远撇开目光,说:“你认错人了。”

  他拉着许渺渺的手就往前走。

  他的手劲很大,握着她纤细的手腕有一些用力,许渺渺觉得有点疼,但她什么也没说。

  宁远拉着她大步往前走,许渺渺边走边往回看,安柔已经捂着嘴哭了起来,李文昊不知所措。

  许渺渺只觉得宁远的手更加的冰,比那天晚上他受伤时拉住她手腕还要冰。

  许渺渺将自行车锁解开,推出来,骑了上去,宁远坐了上来。

  许渺渺问:“你不回家?”

  “我去你家吃饭。”宁远说。

  “哦。好吧。”

  自行车后座坐了这么大一个人,踩起来肯定不轻松,但许渺渺平常帮家里搞卫生,丢垃圾搞惯了,不是那种娇滴滴的女生,倒也带得动。

  风徐徐的吹来,十月的Z市才渐渐入秋。傍晚的风很凉爽,驱散了暑意。

  两边的树木往后倒退。

  宁远抬头望了望天空,天特别特别的蓝。

  骑了一段路之后,许渺渺只觉得后背一沉,脚下差点打滑。

  宁远的头靠了过来,一双修长结实的手臂环过她纤细的腰,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闷闷的:“许渺渺,借我靠一靠。”

  许渺渺真想把这人给颠下去。想了想,忍住了。

  身后的宁远,脸靠着少女的背,纤细的背,却是挺得笔直的。许渺渺看起来挺瘦,可是这样靠着,却让人觉得心里很安宁,很有满足感呢。

  那手臂一点一点的收紧,跟他梦中的感觉一样。宁远想,有一天,他终究会正大光明的拥她入怀,而不需要用这蹩脚的借口。

  “喂,差不多得了啊。宁远,你再不松手我就翻脸了。”抱一下就行了,一直抱着像什么话。

  许渺渺当然是不干了。她也觉得自己是鬼迷心窍了。若是按往常,宁远敢抱她一下,她绝对毫不客气的一脚踢翻对方!

  宁远见好就收,松开了手,人也坐直了,摸了摸脸颊的位置。

  “许渺渺,有没有人跟你说,你不说话就是一美女,一开口就是一女汉子。”

  “要你管,我是什么样的就是什么样的,我才不会在乎别人的看法,也不会为了迎合别人而改变自己。”

  身后又没了声音,许渺渺专心的骑着自行车。

  要她安慰宁远做不到,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安慰人。

  像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是刷题,刷出一道一又一道,就开心了。

  经过一个小店,许渺渺将车停了下来。

  “下来吧,我请你喝绿豆沙。”许渺渺指了指店里面。

  一碗绿豆沙五块钱,一小碗,带冰的。夏天吃起来特别美。虽然现在是十月了,但也不冷不是么。

  宁远嘴角带着笑,许渺渺啊,还说不关心他呢。

  “好啊。”宁远跟着走上去。

  店外面摆了桌子,许渺渺和宁远就坐在外面的桌子。

  “老板,来两碗绿豆沙。”

  “好呢。”店老板爽快的应了一声,很快将两碗绿豆沙送过来。

  老板娘的目光不由多看了两人一眼。

  都穿着一中的校服呢,很显眼。样貌也长得挺显眼的。

  许渺渺吃下一口,只觉得透心凉,很惬意。

  她额前沁出细密的汗珠,带了宁远一段,不出汗才怪。

  宁远从桌子上的纸巾盒抽出纸巾,给许渺渺擦汗。

  许渺渺连忙挡了一下,说:“我自己来就好。”

  何双双没想到自己不过是跟同学随意逛到这里来,就看到这一幕。

  “那不是宁远嘛~”同学故意戳着何双双的伤口。

  “我看那个女生像是他的女朋友,长得可真好。”

  何双双的心都要碎掉了。原来男人不管什么年纪,都是外貌协会来着的,就连宁远都是。

  宁远似有所感,看过来,跟何双双四目相对,然后眼神冷了几分。

  许渺渺也看过来,脸色也冷淡了几分。

  何家这一对兄妹,呵,还真是阴魂不散呢。

  ------题外话------

  哈哈,今天加更一章哦。么么哒。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啊?宝贝九月份上学之后,到时有时间码字了,花花会时不时给大家加更哈。

  qquser9479360送了1张评价票

  qquser9479360送了2张月票

  冰心2008送了1张月票,谢谢亲们。

  你们两个也来啦,哈哈,开心哦。


  https://www.biqiuge.com/book/56760/718301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