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婚期渺渺随远而安 > 078,渺渺说,呸,谁担心你了!

078,渺渺说,呸,谁担心你了!


  许渺渺记性好,识路。

  她来宁远家,就宁远被何辽捅刀子的那次,来过两次。

  许渺渺不用莫飞在前面带路,朝宁远家门口率先走去。

  有工作人员拦住了他们。

  “这里要拆迁了,没看到这个牌子吗?别进去。”

  许渺渺停下脚步,脸上带了笑:“你好,大哥,我有个同学是住这里的。他们人呢?”

  “谁知道,都搬走了吧。现在这一片区都搬了,早就没有人住了。前面有个办事处,你们去那里问问。”

  许渺渺和莫飞对视了一眼,心里一沉。

  前几天宁远在学校的时候,还没表现出什么异常。

  这家伙!

  莫飞真恨不能见到宁远就给他一拳,然后狠狠骂一顿。难道他就这么不值得依靠吗?两人十几年的友谊就是闹着玩的?

  办事处那里,提起宁家,办事的大姐终于有了反应。

  “你们问的是宁学海家啊。听说他那个后老婆,把赔偿款全部给卷走了,现在宁学海正到处找人要去把她追回来,要打官司呢。”

  许渺渺心里一沉,面上却不显:“莫飞,我记得宁远家有个姑姑的,她姑姑住哪里,你知道吗?”

  莫飞反应过来,带着许渺渺去宁冰苹家,跑了一个空。

  宁冰苹这是第一次见到许渺渺,传说中的许渺渺。见到她,宁冰苹格外热情。

  她想起,有一次,宁远过来吃饭。

  宁冰苹得知宁远的成绩之后,特别的高兴。

  她觉得以后宁远的未来就有盼头了,至少不用像她那样。

  那时宁远的神情就很温柔,说着有这样一个女孩子,因为她,他想试试自己的潜力有多少,想试试自己能走多远。

  就是眼前的女孩子吧。

  “你们找宁远?阿远怎么了?他这一时间都没来我这里。”

  宁冰苹对现状很满足,拆迁时赔了一套房子,还拿了点现金。

  宁奶奶三十个平方的房子,也得到了赔偿,赔了个八十平方的。就跟她同一层楼。以后就有个照应了。

  明天就是高考,宁冰苹也着急了。

  如果宁远缺席,那以后怎么办?

  许渺渺和莫飞跑了好几个地方,都没找到宁远。

  宁远就像突然消失了一般。

  许渺渺心里装着事,回到家里,都已经八点了。

  梁会见着面,想挤兑许渺渺几句,但许渺渺一个眼色看过来,梁会就闭了嘴。

  明天许渺渺就高考了,她这时打击许渺渺没任何好处。她还指望着许渺渺能够考上一个好的大学。

  许渺渺拿出数学题来,刷了两道,就停下了笔。

  她以前刷数学题都是很愉悦的,可是现在突然也没了心情。

  宁远呢,宁远去哪里了?

  许渺渺的手紧紧握成拳。

  宁远,你这混蛋!

  如果明天他临阵逃脱,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钱卷跑了就卷跑了,没地方睡,可以先投奔姑姑家。再不济,还有安柔。

  许渺渺从客厅里站起来,来回踱步。

  客厅很小,没走几步就到墙,许渺渺转过身来,继续走。

  她想出去,外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她。

  许渺渺现在就是这种强烈的念头。

  刚打开门,梁会的声音传来:“许渺渺,你搞什么鬼!明天要高考了,你还要去哪里骚?”

  “你闭嘴!”许渺渺心情不好,恶狠狠的还嘴。

  现在她和梁会之间,与其说是像母女,不如说是像仇人。

  梁会对着她没好脸色,她一样。

  惹到她,就像现在这样,许渺渺也毫不客气的还回去。

  许光辉也是狠狠的瞪了梁会一眼:“阿会,你别管!渺渺有分寸。”

  许光辉心里有一种淡淡的哀伤。

  如果许渺渺就是他的亲生女儿该多好。

  他和梁会生了四个,生了这么多。表面上看来许渺渺是最冷漠的,但实际上这个老幺却是最有情的。

  她看似冷漠无情,但实则重情重义。

  许光辉有些害怕,没法想像,如果有一天,许渺渺得知自己的身世,还会认他这个爸认梁会这个妈吗?

  他不由打了一个冷颤,看着梁会一字一顿的说:“阿会,你给我记住了!这孩子从来没有欠过我们。是我们欠她的!如果你还想让她对我们好,还认我们为父母,你就要对她好一点!否则,你就看吧!”

  许光辉以前多憨厚多老实的一个人,腿断了之后,性情有一些大变。

  看着许光辉这阴沉的表情,梁会再不满,也只是嘴里嘟囔了几句。

  他们这个年代的,结合不是什么爱不爱的,而是合适。合适了,就在一起了。

  都生了四个孩子了,还能怎样。她就算想把许光辉抛弃,也不可能再找到好的男人要她。再说了,许光辉现在确实也是腿断了,但他也在学着振作了。

  许光辉是打算,等到他的腿彻底好利索了,他就出去摆个鞋摊,为人补鞋,擦鞋。梁会就在旁边摆个补衣摊。帮人车一个破口,改一条裤腿,也能有几块钱赚。一天下来,生意好的时候,一百多块也是有的。只要人勤快肯吃苦,饿不死。

  这个是许渺渺跟他说的。

  父女俩商量好之后,许光辉的眼睛就亮了。

  他开了十几年的餐馆,就是能吃苦,不怕吃苦的类型。

  许渺渺一说,许光辉就觉得可行。这样至少许渺渺上大学的这几年,他们夫妻俩也能保持个温饱。运气好的话,还能帮衬点许渺渺的学费。

  那天,父女俩聊了许久。

  许光辉现在是越来越遗憾,为什么许渺渺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呢。

  当年他被蒙在鼓里,别人还打趣过,他许光辉是不是走了狗屎运,许家祖坟是不是冒青烟了,否则怎会生出一个这样优秀的女儿。

  别人甚至还说,是不是梁会偷偷瞒着他出轨了,许光辉真的跟人大打出手过。

  许光辉是A型血,梁会是B型血,许渺渺是AB型血,怎么可能不是他的女儿呢?

  许光辉从未怀疑过。

  但命运却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不是他出轨,也不是梁会出轨,而是当年居然是这样一回事。

  天大的嘲讽啊!

  如果那时他知道,毫不犹豫就抱着孩子追上去了。

  可是,十八年了,两个孩子错乱的人生,怎么可能再继续回归原位?

  他能做的就是,对许渺渺好一点。

  所以,现在梁会只要敢对许渺渺大呼小叫,许光辉这里也是拿着什么东西都往梁会身上招呼!

  现在,许渺渺想出门,那就出门吧。

  许光辉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渺渺,你出去别太久了,注意安全。”

  “嗯,爸,我知道了。”许渺渺应道,在门口换鞋。

  家里的鞋柜就是那种二三十块的,简易的几根塑料管拼接起来的。

  许渺渺换了鞋走到院子里,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明天应该会是晴天。

  隐隐约约的星子在天空闪耀,不知名的虫子在叫唤。

  她在院子里静静站了一小会儿,微微叹了一口气。

  许渺渺不喜欢叹气,她总觉得叹气,会把一个人的运气给叹光了。

  任何事情,都是有转机,有希望的,只要心存希望不放弃,未来总会向着美好前进。

  轻轻叹了一口气,想到宁远,许渺渺的唇紧抿着。

  打开了院子的门,老式的木门,里面还是用的木门栓。

  门吱呀一声开了,许渺渺只踏出一步,就下意识朝右边围墙看过去。

  许渺渺眼眸一缩,是宁远。

  宁远就这样靠着墙角,坐在那里。

  许渺渺怔了怔,宁远已经抬起头来,朝许渺渺挥了挥手:“哟,许渺渺~”

  话音刚落,许渺渺走过去,上手就给了宁远几拳,砸在宁远的肩上,第一拳很用力,第二拳很三拳就轻了。

  宁远嘴角一直带着笑,带着笑。

  许渺渺的眼眶有些发红,骂道:“宁远,你要死就滚远点!你现在又跑到我家门口来做什么!这两天你不去学校,人也找不到你!明天就高考了,你的东西也不来拿,你想做什么!”

  害得她这样担心,害得她以为宁远明天的高考就不来了。

  宁远懒洋洋的站起身来,伸手一拉,就将许渺渺拉入了自己的怀里。

  许渺渺没提防他这样的动作,整个人撞入了宁远的怀里,结实,带着温暖,安全又可靠。他将她圈在了怀里,自成一方天地,像是把所有的一切阻碍不愉快,都挡在了他的怀抱之外。

  许渺渺脸都红了,绝对是气红的。

  她在谴责他,他居然还有心情抱她。

  许渺渺挣扎着,想从宁远的怀里挣脱出来。

  宁远却把头低了下来,埋在了她的颈窝。

  “别动,许渺渺,让我抱抱你。”

  他的声音里带着,一点点疲倦,一点点依赖,还有一点点不易察觉的脆弱……

    许渺渺安静了。

  此时月凉如水,路灯昏暗,两人的身影紧紧相偎,宁远将许渺渺搂在怀里。

  许渺渺的两只手,有点无措的举在空中,良久,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有点点无奈,有点点自己也未觉察的心疼,然后,回抱住了宁远。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车轮的声音惊醒了两人,许渺渺率先从宁远的怀里退出来,脸颊有点点发热。

  她跟宁远刚刚拥抱了……

  宁远伸出手,亲昵地刮了一下许渺渺的鼻子,说:“怎么,你是不是也爱上我了?还不承认呢。刚刚是不是担心得要哭了?我看你的眼睛都红了。”

  许渺渺真的是要被宁远给气死了。

  她担心他,他还有心思说些有的没有。

  许渺渺气得转身就要进去。

  宁远急了,伸手拉住许渺渺的手腕:“好了,好了,你别气了。好渺渺,我不该让你担心,我不该最后一天也不出现。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将来不管我去哪里,我都会告诉你一声,绝对不让你担心,好不好?”

  “呸,谁担心你了!”许渺渺啐他。

  宁远捏着鼻子,将嗓音变得细细的,一字不漏的学着许渺渺刚刚说的话:“宁远,你要死就滚远点!你现在又跑到我家门口来做什么!这两天你不去学校,人也找不到你!明天就高考了,你的东西也不来拿,你想做什么!”

  许渺渺伸手去打宁远,脸上却绷不住,忍不住笑了。

  宁远也笑了。他眼里闪烁着的光,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明亮。

  “许渺渺,你也听说了,关莲把钱卷走了。我无所谓。但是我爸接受不了。他又开始酗酒了。关莲已经被通缉了,但我看很悬吧。到时打官司,关莲手上有钱,我爸手上没钱,这官司谁输谁赢,已经早就有了结局。”

  而这几天,他去了哪里,宁远绝口不提。

  有一些事情,自己承受就可以了。

  “别担心,明天我会去参加高考。准考证那些,你帮我领了?我的考场跟你一样吗?”

  许渺渺说:“我们两同一个考场。我给你收着,你等着,我去拿。”

  许渺渺走到房间,把宁远的准考证那些拿了出来。她用一个笔袋装着的。宁远接过来,发现有点沉。

  打开一看,宁远发现,许渺渺什么都准备好了。

  考试用的尺子,笔,橡皮擦等文具,全部一应俱全。

  宁远有一些珍惜的轻轻摩娑了一下这笔袋,心里有点甜丝丝,有一些感动。

  莫飞就问过,许渺渺有什么好的呢?因为是学霸?因为长得漂亮?

  不是,这些统统都是表像。

  他喜欢的是许渺渺这些外表之下的灵魂。这是一个不屈的坚韧的灵魂,从来不抱怨。你跟她在一起,永远不惧未来,永远都能走向光明。

  “宁远,明天我会在考场门口等你,如果你不来,我就不进去。”许渺渺认真的看着宁远,说出这样一句,跟她平时个性根本不相符合的话。

  宁远失笑。

  他伸出手摸了一下许渺渺的头,说:“好。明天见,不见不散。”

    两人聊了一会天,宁远看着许渺渺,说:“许渺渺,进去吧。早点睡。我还等着你成为高考状元呢。”

  他觉得许渺渺完全有这个实力。

  以前他觉得活在底层的人,很难爬上去。这个诚然是事实,但却不是不该努力的借口。

  许渺渺,努力冲吧,让所有人都看看,他宁远喜欢的女孩子,注定是万众瞩目的。

  *

  清晨五点,天已放晴。晴空万里,天亮得特别的早。

  院子里的人都知道,许家幺女许渺渺要高考了。

  许渺渺起床把早餐都做好了,六点钟,院子里的人陆陆续续起来,小巷外面也传来人声,车轮声,叫卖声,市井的生活,普通又热闹的一天周而复始的开始了。

  吃了早餐,梁会上手收拾碗筷。

  许光辉看着许渺渺,嘴动了动,说:“渺渺啊,加油,不要有心理压力,好好的考,把你学过的尽情发挥出来。”

  梁会想说点什么,许光辉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渺渺,这点钱你拿着,中午的话,你就在外面吃一顿好的。你妈做饭不好吃,而我现在也没有机会给你做饭了。”

  许渺渺没接:“我打工赚的钱还有。爸,你留着吧,我走了。”

  许渺渺打开院子的大门,就看到宁远站在那里,对她展颜一笑:“许渺渺,早。”

  许渺渺眼里瞬间迸发出亮光,眼里喜悦的笑容,感染了宁远。

  宁远拍了拍自行车后座,说:“上来吧。你个傻瓜。既然是同一个考场的,为什么要考场门口见呢?”

  “你吃过早餐了吗?”许渺渺问。

  宁远出现在这里,嗯,挺惊喜的。

  “吃了。”

  她坐在宁远的自行车后座上,一路绕开拥堵的人群和车流,带着许渺渺来到了考场门口。


  https://www.biqiuge.com/book/56760/714704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