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假婚:萌妻不好惹 > 冷汗

冷汗


  “好了,别气了,这是你让我打的电话哈,自古红颜多祸水,你可别后悔。”名小楼看了他一眼,没什么犹豫地掏出手机来,拨通了肖柏梁的手机,顺手打开了免提。

  电话两声被接起来,“怎么了,小楼?”

  “你是不是玩手机游戏呢?不然爪子怎么这么犀利,瞬间就接起来了。”名小楼不客气地质问。

  “玩什么游戏,以为全世界都跟你一个德行?我刚接完一个电话,有什么事儿?快说。”肖柏梁没好气地说。

  “就那个,你们家卖的那堆破石头,代言人找到了没?”名小楼直奔主题。

  “什么破石头?”肖柏梁一头雾水。

  “就那个什么LOVE的,你说你一把年纪了,弄个商标怎么这么纯情啊?”名小楼吐槽。

  “我真该把你说这话录下来,给你爷爷听听,他孙女是怎么说话的,非把你腿打折了不可。”

  “我爷爷要是这么暴力,就你干那事儿,只要你踏进虞城,就是条蜈蚣,也能把你打成蚯蚓了。”名小楼丝毫不怕。

  “哪壶不开提哪壶是不是?本来还准备给你寄刚从北京墨宝斋托人淘过来的国画颜料,这下没有了啊。”肖柏梁换了个方式威胁。

  “别,我嘴欠,您别跟我一般见识。”名小楼认怂。

  “你到底有事儿没,要打电话给我就为了扯闲篇,那你改天再打,我先挂了,我这边忙死了。”被碰了伤心事儿的肖柏梁准备挂电话。

  “别,就是你家珠宝代言人,能不能用林可儿?”名小楼把目的和盘托出。

  “林可儿是谁?”肖柏梁听着这个名字耳熟,但是人和名字没办法重合起来。

  “我们家一帆他妹妹。”

  “妹妹?名小楼,你能偶尔长点儿心吗?”肖柏梁一下子想起这个林可儿是谁,跟江一帆关系不清不楚那个。

  “跟江一帆说,这事儿放哪都不成。名小楼,咱能不能别光长岁数不长脑子吗?人是你自己挑的,能上点心好好地过日子吗?”肖柏梁深吸了一口气,压住心头的火儿,尽量让语气没有起伏地把这话说完。

  “我这辈子,就我这造化,靠自己怕是好不了了,但求你们一个个都好好地,长命百岁,千年万年的当我的靠山,那我就肯定能好好的。

  你看我每逢初一十五跑那么老远去庙里烧香,其实我从来不给自己求,都是求着菩萨们能显灵显圣,保着你们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的。指望你们比指望我自己靠谱多了。”名小楼叹了口气,剩下的话虽然看上去滑稽,说得倒认真。

  “行吧,我们都努努力,好好地。千年万年地罩着你。才20出头的小丫头,别学人家拜佛求神那一套,该吃吃,该玩玩,天天穿得漂漂亮亮的,逛街,旅游,逛夜店,怎么开心怎么来。要是现在的日子觉得不开心了,那就离了,我们家的小丫头,没得委屈了自己。”肖柏梁心底里叹了口气,被她的话弄得心里有些发酸,情之一字,害人不浅,于他,于名小楼都是。

  “我离了婚你娶我啊?你那么大岁数我也不能嫁啊。”名小楼受不了这样的煽情,很快岔开了话题。他这个前姐夫,真的是在拿自己当闺女看。

  “滚,快滚,美死你。”肖柏梁被她弄得极其无语。

  “那代言人呢?”名小楼垂死挣扎一把。

  “不可能,太掉价。颜料我早寄出去了,大概明天就到了,到时候别忘去拿。我这边忙,先挂了。”肖柏梁说完先挂了电话。

  “唉,我今年怎么就23了,要是还19该多好。”挂了电话,名小楼掰着手指,说了句没头没尾的话。

  想起一边还站着江一帆,猛然抬头看他,“看看看,不是我不帮哈,人家嫌掉价。我连烧香拜佛这种大招都放了,可是,没有用。”她摊开手,摇了摇头。

  其实名小楼电话打通那一刻他一下子清醒过来,这种时候,怎么能让名小楼去打这样一个电话呢?关于自己捧林可儿,为她砸资源这件事,外界早已传言纷纷,名家肯定对此颇有微词,只是碍于名小楼的态度,连旁敲侧击地敲打他都没有。

  人家正愁着没机会提,他居然自己往枪口上撞!

  他把刚才的头脑发昏的举动归结于感冒了,大脑不清醒。整个人懊恼到不行。琢磨了一下名小楼打电话之前的话,总觉得她没认真拦他才导致这样的意外发生。

  “你是知道的吧?”他神色愠怒地看着名小楼,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知道什么?知道肖柏梁不帮忙?”她睁大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看到最后,江一帆猛然意识到,自己这是在无理取闹,这件事儿连迁怒都迁怒不到名小楼头上。

  “你当初如果没遇到我的话,会怎么样?”他又问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旨在挽回一下面子。

  “宝贝儿,如果没遇到我的话,你会娶了那朵盛世大白莲,然后养在假山水池里,等夏天到了,开出一池子的小白莲来,这样说,你觉得满意了吗?”名小楼看似答非所问,却让江一帆一下子泄了气。原本还有些倨傲的神色因着名小楼的话一点点崩塌,再也维持不下去。

  突然觉得自己这个问题问得有些自取其辱。这段婚姻里,谁占了谁的便宜,一目了然。名小楼就差直白地告诉他,你要是没有我,能死沙滩上。

  这个人情,名小楼愿意认,那就是人情。她要是不认,他得反过来叩谢她的恩情。

  “愣什么呢,不是说要出院吗?那我们回家吧,这个枕头真是超级不舒服。”名小楼气呼呼地把枕头从身后抽出来,扔在一边,全然忘记了刚才的对峙和不愉快,认认真真生枕头的气。

  这样的名小楼完全跟记忆里的她重合在一起,让江一帆在心底里松了一口气,他还是真怕名小楼会纠结在上一个问题上,一秒钟跟他撕破脸,针锋相对地把事情掰开揉碎地跟他对峙,把他最后的骄傲和自尊扯下来放地上踩。

  好再她没有。


  https://www.biqiuge.com/book/53475/601596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