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假婚:萌妻不好惹 > 白月光

白月光


  “刚才没撞到你吧?”江一帆搭在方向盘上的手臂隐隐有些作痛。回忆了一下刚才被撞的经历,感觉分明是过来了一辆小坦克。

  “没事儿,谢谢啊。”名小楼迅速把搭在左臂上的手拿下来,道谢。

  “如此大恩,无以为报,只能算了?”那天名小楼的说辞他记得意外的牢固,此时拖出来,嘲笑名小楼。

  “你看看,台词都被你抢了。”名小楼笑了。许是因着喝了酒的原因,语气带着三分娇憨。

  “你们是怎么想着去招惹这么个庞然大物的,居然还没吃亏。”江一帆有些不解。

  “喝多了呗。平日里谁去平白无故地招惹她啊,顶多走远了啐上一口。”名小楼回答地极为坦然。

  “唉,我们搬家吧,我觉得她现在是恨透了我了,我怕她哪天给我来个灯下黑,一砖头拍我头上。我脑袋本来就被撞得不怎么结实。”名小楼揉了揉有些作痛的脑袋,心有余悸,积极地建议道。

  “你去惹事儿的时候,怎么没这样想?”江一帆奚落道。

  “我也没想到我这么能拉仇恨啊。明明一群人,偏偏记住我了。”她觉得很惆怅。

  “天通苑那里还有一处房子,你要是不嫌离你画室远,我们就搬过去吧。”江一帆问。

  “你的房子靠谱吗?别一打开,冒出一群亲戚,倒地上说我把他们气出脑淤血来了。多尴尬。”名小楼典型的嘴比脑子快。

  “我错了,搬家,明天就搬。”名小楼认错向来很积极。

  “我发现你这人别的优点不多,唯有惜命这一条。”江一帆调侃。

  “能从你嘴里听见句夸奖的话,着实不易。”名小楼自动忽略话里的讽刺。

  “对了,你怎么不出差了,这个月。”名小楼把萦绕在心头的疑惑问出来。

  “我,我们公司今年的工作重心开始有所调整。怎么,天天吃着我做的饭,你还迫不及待地赶我走,白眼狼是不是?”江一帆被名小楼问得略有些尴尬。好再还是很快圆了过去。

  “我只是怕习惯了房间里多上那么一个人。”名小楼叹了口气。

  江一帆的心跳莫名开始加快。

  “习惯不好吗?”他试探着问。

  “当然不行。我们总是要桥归桥路归路的,你娶你的白莲花,我找我的如意郎。你看我天天DISS你家那朵白莲花DISS到飞起,但是我知道要是哪一天你娶的不是她,我会更难过的。”

  “有时候我还挺羡慕甚至于嫉妒她的,就她那样的,凭什么有个那么爱她的人。所以,你一定要娶她,然后好好过一辈子,不然我都要对婚姻绝望了。”名小楼说得很是认真。许是醉意未消,平日里她是绝不会说这样的话的。

  像是兜头泼了一盆凉水,江一帆没有说话。显然名小楼也没有把话接下去的打算。闹腾了一个下午,体力彻底透支的她倚在玻璃上,睡着了。

  云澜之的书桌上,放着那个从醉花阴顺来的杯子。白色的杯体,刻的是缠枝莲花。

  书桌后边,所有字画都被摘掉,只余下那副背影图。孤零零地挂在那里。

  他倚靠在书桌上,看着那副画,发呆。这是最近他最常做的一件事,似乎想通过那些线条的勾勒,色彩的渲染,寻找她喜欢他的轨迹。

  当时收到画的时候,助理告诉他,一看就是个姑娘送的,感觉在画自己满腔的情意。

  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应了一声,助理赵久明推门进来,把泡好的菊花茶放到他的桌子上。看到桌子上的杯子,楞了一下。

  “我给您拿下去洗了吧。”赵久明指了下桌子上的杯子。

  云澜之有一瞬间有种被戳破心事的窘迫,于是点了点头。伸手拿起杯子来,犹豫了一下,还是递了出去。

  赵久明伸手去拿杯子,一个接,一个递,不知是他先松了手还是他接晚了,杯子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醉花阴的杯子都是用得上好的骨瓷杯,薄而透,掉在地上,瞬间裂成了两半。


  https://www.biqiuge.com/book/53475/599307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