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假婚:萌妻不好惹 > 生变

生变


  王照琴是晚上九点醒过来的。整个人虚弱的如同一张洇湿的宣纸,连说话声像是从遥远的地平线传过来的一般,总觉得她张嘴到传到你耳朵里有一个时间差,以至于断断续续,你总要使劲猜一下,结合解读她的唇语你才能知道她说些什么。

  但是到底苏醒了过来,按照医生的话来说,已经暂时脱离了危险。江维洲把重点放在了脱离了危险,很是松了一口气。脸上的颜色顿时和缓了下来。江一帆则是只听到了暂时,跟出去询问具体情况。

  名小楼很是自觉地坐在病房外边,手里是已经空空如也的保温桶。这种时候,本是她这个儿媳表现一番的时候,她却不这么想,她从江家父子的只言片语以及素日里对林可儿人品的极度不信任已经大致猜测到了王照琴犯病的原因,此刻她刚醒,她可不愿在她眼前晃,生怕再把她气背过气去。

  江一帆神色凝重地从值班大夫的办公室里出来,看到名小楼孤零零坐在病房外的排椅上,并没有玩手机,好像是在发呆。然后长长地打了一个哈欠,手指在排椅上划来划去。

  “要不你先回去睡觉吧,这里有我和爸,明天雇的护工也来了,用不到你的。”江一帆有些不忍心,快走了几步,坐她旁边说道。

  “那行吧,明早过来给你们送饭。”名小楼又打了个哈欠,把车钥匙递给江一帆。

  “你开回去吧,这么晚了,打车不安全。”江一帆没有收,最近几天出了好几起单身女子打车结果遇害的社会新闻,他实在不放心她自己以身试险。

  名小楼也没推辞,把钥匙重新揣回兜里,起身准备离开。

  “你就别送了,你妈还在病房里等着你呢。就这三步路,迷不了路的。”名小楼的话成功把江一帆的送人的意向给打消了,目送她进了电梯,然后被不锈钢色的电梯门缓缓地挡在自己的视线外。

  不知为什么,江一帆有种错觉,感觉一道电梯把两人隔成了两个完全没有交集的世界。

  名小楼拿到车,并没有立即回家。一路风驰电掣,然后车子停在了凤凰山脚。

  山腰的知秋居灯火通明,像是一个灯塔,暖黄色的灯光温柔地让人有些想哭。

  她下午的时候忍不住联系了赵久明,她承认她没办法完全对他的消息视而不见,听说他要靠卖知秋居渡过资金难关时她忍不住想要出手帮帮他。

  但是得到的消息让她有些震惊,云澜之卖了知秋居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把所有的积蓄拿出来买了她对门那个贵到离谱的房子。

  “名小姐,我跟你说这些别无他意,先生搬到您对面也无意叨扰,只是想离您近一些,能听听您声音而已。为此,他不惜跟我们所有人闹翻。我开始不理解,但是现在我理解了,知秋居再漂亮,不过是一间房子而已,他在里面住的远没有现在这么开心。您就当您的隔壁还是一个陌生人。不必觉得有什么。”

  既然知道了,怎么会不觉得有什么,怎么会把对面当成一个陌生人?!名小楼第一反应是不是吧,这些天跟那群姐姐们肆无忌惮地坐露台上聊八卦,自己很是尖酸刻薄,很可能被云澜之全都听了去。顿时觉得生无可恋。

  仔细把自己最近在露台上的谈话捋了一遍,能讲的,不能讲的,都说了。估计自己不把云澜之当陌生人,云澜之也该把自己当陌生人了。

  等无数地不会吧,怎么办,丢死人了在自己脑海里做弹幕刷屏了一整个下午,她又开始忍不住骂那个男人是个傻子。离近点又能怎么样?!她不是都跟他讲清楚,他也没再给自己打过电话,发过信息吗?不是说好了相忘于江湖吗?凭什么每次食言地总是他。

  她有点恨最近自己的胳膊恢复良好,已经不太会痛彻骨髓了,不然心底里冒出的甜和失序的心跳是怎么回事儿?

  她对着暖黄色的知秋居发了半天呆,终于留下一句带着七分狠意三分娇嗔的傻子踩着油门,朝兰亭居一路驶去。


  https://www.biqiuge.com/book/53475/568182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