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战通天 > 第十四章 兽潮爆发

第十四章 兽潮爆发

  铁墙镇外

  铁墙镇与蛮兽森林之间,被城主府开出了一块长宽将近千米的空地,其中布置了一些陷阱,是抵御蛮兽的缓冲带。

  此时四大家族七百多精锐正与一百头后天境三品快脚豹在缓冲带上战斗,由于数量上有很大优势,不出半个时辰,快脚豹便已经全部被歼灭。

  看着满地快脚豹尸体,四大家主站到一起,聊着天。

  赵家主笑道:“马家主,你支开康正雄这招真是妙啊,不但显示了我们四大家族的大义,且让城主府落了个临阵脱逃之名。中州公子见城主府如此行懦弱,恐怕会转而扶持我们,真是一石三鸟啊。哈哈哈”

  其他三家主也是一同笑了起来。

  “吼!”

  只听见空地选处的蛮兽森林中,又是传来一阵兽吼,而且其威势比快脚豹来的更为凶猛。

  四大家主笑声戛然而止,一脸震惊的看着蛮兽森林,心中有不祥的预感。

  “轰隆隆。。。”

  地面开始震动,且幅度越来越大。

  “快集合,还有兽潮!”四大家主大喝,慌忙集结自己的精英到一处。

  只见由远到近,蛮兽森林中无数树木被撞倒,最终,数十头金角牛撞断最后一排大树,向众人冲来,其速度虽然比快脚豹慢了很多,但是身体高达三米,每冲出一步,地面都会随之震动,头上两只牛角呈金黄色,且异常锋利,撞断百棵树木也没有丝毫损伤,可见其硬。

  “不好,是后天境五品金角牛,不可正面对抗,大家后撤。”四大家主乃是后天境九品巅峰修为,体内三气已经完全凝出,距离先天境也只是一步之遥,面对十头金角牛自然无惧,但是自己家族内的年轻人修为不高,若是正面对抗,恐怕会吃大亏,于是命令其暂时后撤。

  “家主!铁墙城门已经被从内部锁上,我们回不去啊!”

  正在此时,一些欲返回铁墙后的战师突然发现铁墙出口竟然被从后方锁上,无法打开。

  “什么!”马家主突然意识到不对:“铁墙上的守军呢!”

  “守军也不知去向!”

  “混蛋!”此时马家主再笨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对其他三家主喝到:“我们中了康正雄那老混蛋的奸计了!”

  赵家主知道发生什么之后,心中大怒,但是金角牛在平地上冲锋,速度越来越快,那些简单的陷阱也只不过能稍微拦一下而已,根本没有实质性作用,眼看就要冲到面前了。

  “你们三个快爬上铁墙。家主们,金角牛马上杀到,现在不是发怒的时候,我们快先抵挡一阵!”刘家主年纪最大,立刻安排修为最高的三个人,用灵兵刺入铁墙作为台阶向上爬去,不一会便已经爬到二十米处,自己则抽出灵兵,站到最前面:“要算账也得先回去再说!”

  “哞!”金角牛如同一座移动的大山一般,看到四大家众人,速度更是快了三分,与众战师只有一步之遥。

  四家主也是身经百战之人,瞬间冷静下来:“金角牛力量巨大,不可正面硬接,缺乏灵活,马上散开!”

  各族精英虽然慌乱,但是对家主的命令立刻做出回应,在金角牛即将冲入之时,向左右跳去,避开其冲撞。

  “咚!。。。。”如同钟声,一连二十响,金角牛竟直接撞到铁墙之上,将其撞得凹陷下去,其震动之力让正在攀爬的三个战师险些掉落。

  由于撞击力太强,金角牛们就算头骨坚硬,也是如遭重击,身体一震,险些摔倒。

  就在此时,四家主同时喊出:“杀!”

  众精英紧握手中神兵,使出本源功法与战魂,杀向金角牛。

  “嗤嗤”,血肉撕开的声音不绝于耳,只见数十人站在金角牛身上,不断的进攻。

  金角牛不断发出怒吼,挣扎着想要将其甩下,但是却没有太大作用,加之四家主与几个后天境八品的长老在一旁相助。

  不一会金角牛便被众人击杀,倒在地上,但是四大家族也损失了一部分战力较低的战师。

  众人还没来得及欢呼,只见蛮兽森林中又是冲出了近两百只后天境五品蛮兽。

  看到如此数目的蛮兽,四大家主心又提了起来:“这么多!”

  赵家主看向铁墙顶端:“还没到吗!”

  只见之前攀爬的三个战师,此时已经到达顶端,向城下冲去,欲打开城门。

  “城门一开,立刻撤退。。。。”话还没说完,空中突然飞来五只金毛巨鹰,径直冲向铁墙顶部,也是后天境五品蛮兽。

  三个战师瞬间被包围,不一会就有一个葬身兽口。剩下的两个处境也是堪忧。

  “混蛋!”赵家主大骂一声:“众赵家战师听命,城主府暗算我等,陷于险境,此时已经无路可退,只能血战方有一线生机,我以家主身份命令你们,随我血战!若是能活,必定要城主府血债血偿!”

  “战!”赵家众战师也是有血性之人,纷纷上前与赵家主站成一排,准备战斗。

  其他三家主一听,也是知道了目前的情形,唯有共同战斗方有一线生机,不约而同的与各自的家主站成一线,直面冲锋而来的蛮兽,发起了冲锋。

  为了显示自身实力,这些家族精英们,都是最精锐的战力,且都装备了最好的灵兵,且不少人身上都习惯性的备着丹药,所以面对兽潮还不至于没有一战之力。

  不一会,战师与蛮兽汇向一处,开始了搏杀,只见一瞬间血肉横飞,有蛮兽的也有战师的,各种战魂穿梭于战场,只不过修为不足的战师很快便丧命兽口。

  一开始四大家族便损失了近五十人,但随着战斗的升温,战士们之间开始放下过往恩怨,互相配合掩护起来,反而越战越勇,每一头蛮兽在四五个战师的通力配合之下,很快便被击杀。

  “吼。。。”蛮兽森林中传出阵阵低吼,又是五十多只与金角牛一般大小的犀牛,犀牛身上竟然长着鳞片,锋利无比,紧随其后的是二十只全身白毛巨猿,巨猿身高五米,额头上长着四只眼,每只眼睛都泛着金光,一双巨臂上生长着白色外骨,而猿后则是三只高达十米的巨象,而在中央最高的巨象背上,站着一头不过两米高的金毛猿,不过与其他蛮兽不同的是,这金毛猿手中拿着两根手臂粗细的铁棒,身体散着淡淡白气,一双眼睛如同人一般,看着正在拼命抵挡的四大家族,嘴角一翘,挥舞手中铁棒,大吼一声。

  “嗷呜”身后又是冲出近三百头黑色巨狼,速度极快,从大型蛮兽队伍两侧冲锋,如同两柄尖刀向刺去。

  “快看那边!”赵家主将一头蛮兽脑袋砍下,首先发现了远处的蛮兽大军。

  马家主手持六品铁锤灵兵,也是砸死数只后天境四品蛮兽的脑袋,看到远处体型最大的蛮兽后,脸色苍白:“后天七品蛮兽龙鳞犀牛,八品骨猿,居然还有九品推山象!快看,推山象背上那只金毛猿难道是先天境蛮兽?”

  战到此时,众战师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血肉气的作用之下,不知疲倦,赵家主看到狂奔而来的黑狼群,对所有人大喝道:“所有战师散开!散开!躲开冲锋后,到铁墙下集合!”

  没有铁墙作为掩护,面对蛮兽冲锋,只能尽量散开,减少受冲面积,但是如此一来也将陷入被大量蛮兽的包围之中。

  七百战师此时已经战死将近两百人,遍地人尸兽尸残肢,鲜血染红地面,剩下的战师身上的丹药也将耗尽。

  蛮兽一旦突破到先天境,便会生出灵智,黄毛猿晋级先天境已经有一段时间,统合了蛮兽森林边缘大量蛮兽,发动这次兽潮,抢夺人类资源。

  命令黑狼群冲锋之后,命令周围最强的蛮兽停在原地。

  他们并没有注意到,铁墙上的五只巨鹰不知何时被人击杀,落在铁墙上。

  铁墙上站立着四人,正是凌羽、沈霄劫、胡尧与牛贲,凌羽看着正在奋力血战的四大家族:“求生的欲望,是溶解恨意的良药。”

  胡尧看着四大家族血战,双手抱拳道:“凌少爷,如此下去,四大家族很快便会战死,这。。。”

  虽然忠勇营多年来被康山城摒弃嘲笑,但是归根结底也同是康山城战师,若是眼睁睁看着四大家族战死,胡尧是万万做不到。

  一旁的牛贲也是看的双目赤红,他们当年也是为了抵御兽潮而受的重伤,现在看蛮兽屠杀人类,心中自然很不舒服,对凌羽抱拳道:“凌少爷,牛贲请战。”

  牛贲此时已经凝出五脏气,加之有灵石乳强化,又有九品丹药傍身,实力已经超越四大家主。

  凌羽看了看远处的黄毛猿:“现在战况胶着,若是我们出战,不论胜败,我的计划也都会付之东流。重情义是好事,但是别忘了你现在效忠与我,忠义两难全,小不忍则乱大谋。”

  “啪”胡尧给了牛贲一个耳光,将其打翻在地:“你这个蠢货,给我滚蛋!”

  “大哥,你!”牛贲被打得牙齿都碎了几颗,满嘴鲜血,惊诧的看着胡尧。

  “你闭嘴!”胡尧大喝一声,牛贲只得将话咽下:“别忘了你的身份。”

  说罢胡尧半跪于地对凌羽道:“凌少爷,牛贲从小无爹妈教养,说话多有冒犯,还请不要责怪。”

  凌羽笑道:“无妨。”

  此时黑狼群已经冲入战场,战师纷纷躲避,战线瞬间瓦解,各自为战。

  此时蛮兽的数量已经多于战师,有部分战师要同时面对两只蛮兽,虽然释放了战魂,但是始终不是长久之计。

  在家主的指挥之下,再度缓缓聚集,向铁墙下退去。

  只不过,大部分六品以下的战师,体内本源功力已经耗尽,战力大降,被一拥而上的黑狼撕咬分尸。

  如此苦战了半个时辰,战师的死亡速度大大加快。当退到铁墙之下时,只剩两百多人。

  这时凌羽方才转身,对胡尧与牛贲道:“好了,打开城门吧。”说罢与沈霄劫一同离开。

  “呼呼呼。”黄毛猿嘴里轻吼几声,身旁的黑狼王听后发出狼嚎,所有黑狼停下攻击,将众战师围了起来。

  所有战师聚到一起,背靠着紧闭的铁门,心中开始泛起绝望。

  赵家主将最后一颗疗伤丹给一个受了重伤的赵家战师服下,体内的本源功力也消耗了近一半,盯着黑狼群,眼中迸发出怒火,咬牙道:“岂能让这些畜牲羞辱!”

  “彭”忽而背后传来一声机关转动之声,战师们心中一颤,正是铁墙之门开门的声音。

  “快,快退!”赵家主见城门缓缓打开,立刻命令众战师后撤。

  打开铁墙门的正是胡尧与牛贲。

  众战师慌忙后撤,以最快的速度撤回铁墙内。

  “嗷呜!”黑狼王又发出一声,众黑狼听后,立刻追击。

  赵家主似乎下了决定一般,逆着人群,不退反进。

  “赵家主!”一旁的马家主看到赵家主如此,将其拦住:“你干什么!”

  赵家主此时浑身浴血,看了一眼马家主:“老马,这些年我赵家处处针对马家,对不住了。”

  马家主一听,心中一震:“你!”

  赵家主笑了笑,似乎是诀别,对马家主道:“我来断后,你们快撤。”

  仅剩的六个赵家长老与精锐,看到赵家主欲以一人之力断后,立刻来到赵家主身旁,抓起手中灵兵:“誓死追随赵家主!”

  赵家主见后,心中很是欣慰:“好好好。”

  七人走出人群,眼中凶光已凝成实质,大吼一声,挥舞灵兵与几头先至的黑狼战到一处。

  也不知是怀着必死之心还是如何,七人战力猛增,本身也是后天境八品以上修为,黑狼抵不过三招便被击杀。

  一连斩杀五头黑狼后,赵家主一个不慎,被咬中了驱干,长达一尺的狼牙刺入体内,穿破了其脏腑,口中吐出一道血箭。

  疼痛让他越发凶狠起来,高举手中灵刀,刺入黑狼后颈,而就在此时,另一头黑狼也冲了过来。

  “炎珠!”赵家主手中瞬间燃起脑袋般大小的红色火球,射向一头黑狼,在空中发生爆炸,将其炸开。

  本源功力离体外放,是先天境的象征。

  赵家主若是再有一个月时间,修为必定突破至先天境,只可惜此时陷入绝境。

  将黑狼只口掰开,只见腹部几个血洞血流如注。

  赵家主本源功法为二品“赤炎功”,本源功力本就不多,此时本源功力已经耗尽,加之伤势过重,体内力量如潮汐一般退去,半跪到地上,再无一战之力。

  五头黑狼见此情况,

  “家主!”

  

  https://www.biqiuge.com/book/48651/4846460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