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猛虎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厮高俅,治国本质

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厮高俅,治国本质

  甘奇有一个疑问,直到今日才解开,那就是古人会集体鼓掌吗?就是那种雷鸣般激烈的掌声,是不是只有后世才有?

  今天甘奇见识到了,古人也是会激烈鼓掌的。苏轼一堂课讲了一个多时辰,掌声激烈,众人齐齐作揖拜谢。

  求知若渴,在这个时代是一种普遍现象,之所以这个时代的人会普遍性求知若渴,其实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获取知识的渠道实在太少,获取知识的难度也极高。

  读书,从书开始,就是一种奢侈,老师,也是一种奢侈,一个真正有水平的老师,那更是一般人接触不到从存在。而且读书,还是这个时代唯一获取社会主流知识的渠道。

  后世之人,其实再也不能懂得“求知若渴”的含义了,当获取知识变得容易了,绝大多数人,再也不会“渴”了,再也不把获取知识当成一种人生最重要的追求来看待了。

  苏轼收获了掌声,收获了众人的拜谢,有那么一瞬间,苏轼自己都有一种巨大的成就感。

  带着这种成就感,苏轼下到后场,忽然觉得心情大好,落座开口呼喊一语:“来人,上杯茶来。”

  一个在门外候着的小厮飞奔而入,开口问道:“主人要什么茶?”

  “清茶。”苏轼答了一语,如今这泡清茶的饮茶之法是真流行起来了,连苏轼都开始喝清茶了。

  “主人稍待片刻。”小厮飞奔而出。

  甘奇看着奔出去的小厮,忽然多看了几眼,这个小厮只有八九岁模样,今日跟着苏轼而来,在苏轼身边左右伺候,很是机灵,头前甘奇倒也没有在意这个小孩子,此时注意了几眼,便问:“子瞻兄,如何身边带着个小孩童伺候了?”

  其实甘奇是觉得苏轼这么大一个人了,弄一个童工在身边伺候,多少有些不符合甘奇的思想。

  苏轼笑着答道:“这小厮是在路边买的,本是见他可怜,买回来之后养上一口饭,不至于教他活不大,未想这孩童极为聪慧,又讨人喜欢,便带在身边了,教一些启蒙文字,将来大了,能学文断字的,不想他将来考试做官,识了字也能寻一份不错的营生。”

  苏轼这是心善,这个时代的苦命人多的是,满大街都是,苏轼买了一个下人奴仆,还给教读书,倒也比绝大多数人心地善良得多。

  如此甘奇也就没有觉得这童工伺候苏轼有什么不合适了,随口问得一语:“这孩童唤个何名?”

  “高俅。”苏轼随口一答。

  “高俅?”甘奇微微有些惊讶,这尼玛,真是高俅?

  高俅是何许人也?《水浒传》里那个大名鼎鼎的反派人物,抢林冲媳妇的高衙内,就是他的养子。来日大宋朝的殿前司太尉,权力中心的顶尖官员。

  苏辙还答了一语:“嗯,是叫高俅这个名,小家伙机灵得紧。”

  甘奇回头想了想,似乎也想起来以前看过有人评论《水浒传》的一些杂文,高俅还真是苏轼身边的小厮出身,不仅读书不错,甚至还学了一手吹拉弹唱的技艺。

  这手吹管、拉弦、弹琴、唱曲的技艺,大概也是平时里伺候苏轼所用,高俅也深受苏轼喜欢,不然高俅后来也不可能脱离了小厮的身份,正儿八经得了官身。

  看来这高俅也是真倒霉,小厮出身,苏轼亲自带大的,在苏轼身边耳濡目染学了的诗文,努力混成了大宋朝顶级的官员,多么励志的故事,多么励志的人物。却被一本小说《水浒传》黑得不成样子,编出一个故事让他成为了彻头彻尾的大反派。

  小高俅不得片刻匆匆而回,恭恭敬敬给苏轼奉茶,又老老实实站在苏轼身边等候吩咐。

  甘奇莫名有些可怜这个被黑得不成样子的历史人物,不免又多看了高俅几眼。

  苏轼见得甘奇连连去看高俅,笑道:“道坚兄若是喜欢,我便把他送给你如何?”

  “罢了,子瞻兄自己留着吧。”甘奇倒也不想破坏了高俅的人生轨迹,却见甘奇起身,说道:“我上台去了,二位多多听我之言。”

  说完甘奇便出得后场之门,从台阶而上,满场议论之声早已止住,皆是起身作揖的身形,所有人的目光里都带着一种求知若渴的真诚。

  “不必多礼了,今日开讲,也是被你们烦得无可奈何,但也是被你们诚心所感,要说与人为师,我甘道坚举人资格都未有,却是没有这个资格的。”

  “先生过谦,先生过谦了……”

  甘奇压压手,又道:“不必奉承,读书考试为做官,没有功名,便算不得把书读好了。闲言少叙,今日我要讲的就是当官治国之本质,诸位细细听,细细想,与诸位有大益。”

  甘奇要说的这个题目,实在太大,也太过托大,一开口就是“治国本质”,把满场众人听得是目瞪口呆。

  后场的苏轼苏辙两人也是对视一眼,惊讶非常。

  苏辙有些疑惑问道:“兄长,道坚兄这题目,实在是……就是当朝宰相,也不敢轻易谈这般题目啊,治国本质,实在骇人。”

  苏轼也说:“是啊,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圣人教导治国之道,也不是一时半刻能说得清楚的,道坚又岂能在这讲堂之上论清?”

  苏辙是担忧甘奇说不好,但是苏辙却是担心甘奇说不清楚。这种话题,还有一个麻烦,那就是容易引起争论,治国理政之道,本就是这样,你说这样好,我觉得那样好,那就得争起来了。

  却听头前甘奇又道:“如今策论,历次科考,多以实实在在的治国理政之道为考题,此般考题,苦读经史典籍虽然有用,但也不是光读这些就能考好的。所以我才要与诸位谈一谈这治国的本质,诸位也不用想太多,今日说的不是治国理政之道,道者,终究是手段。今日说的是本质,本质看清晰了,手段才能用在点子上。”

  此时的苏家兄弟,已然起身走到门口,看着讲台上的甘奇,似乎真被甘奇几语给吸引了,更想知道甘奇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满场众人,却还有点云里雾里,治国理政之道,从古至今,各种学派,各种说法,各种理论,各种历史史实,几乎都极为详尽了,甘奇却还要说其中本质?

  这要是没说好,那就是贻笑大方,必然满堂争论而起,甘奇这被人捧得高高的先生身份,怕就成了臭狗屎。

  如果,甘奇要是说得众人醍醐灌顶,心服口服,那甘奇今日,几乎就是传道解惑之圣人了。

  满场众人,包括苏轼与苏辙,不仅有期待,其实还在担心甘奇会不会才刚刚爬上一个小小的“神坛”,立马就跌落下来,成了贻笑大方。

  https://www.biqiuge.com/book/46066/4790513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