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猛虎 > 第二百零七章 甘奇要杀人,要杀许多人!

第二百零七章 甘奇要杀人,要杀许多人!

  第二日,相扑场上午拳赛,下午梨园春队与盛兴牙行队的球赛,梨园春队也就是草上飞所在的队伍,甘奇一个人手上就有两支队,还有一支是巧儿成衣队。

  还有一支甘家村队,甘奇还在筹建之中,等着去与族中那些宿老们商量一番。

  上午的甘奇,在梨园春的戏院里讲课,在梨园春里讲了一堂预决算的课之后,甘奇便又往城内太学去讲了一堂管理学。

  中午在城内的宅子里吃了一顿饭之后,便出城来看球赛。

  草上飞自然不会让甘奇失望,拿着球满场飞奔,闪转腾挪,鲜少有人能阻挡他的脚步,得分得到手软。

  大胜之后,草上飞来到甘奇面前,拱手复命,没有让甘奇失望,也没有对不起他草上飞的名头。

  甘奇的目光却在草上飞那一身铁甲之上,这身铁甲是甘奇花钱打造的,式样上就是步人甲的模样。

  这一回甘奇一共在码头的好几个铁匠铺里打造了几十套铁甲,一套就要上百贯的价格,金属制品,即便是铁,在这个时代也是贵重物品,几十斤的铁加上人工费用,上百贯还真不贵。这大宋朝一年花几千万贯的军费,还真是很正常的事情。

  看完球赛,甘奇也并未离开,而是等在相扑场外。

  因为今天甘奇要见几个人。

  待得下午半晌,甘奇要见的人就来了。皇城司的押官李明带着禁军的几个军将从城外来见。

  李明与甘奇一一介绍起来:“甘先生,这位是捧日军下游击将军庞敢,这位是捧日军下昭武校尉朱干,这位是天武军振威校尉庞勇,这位是天武军游骑将军刘兆。庞敢与庞勇可是兄弟俩。这几位都是我的把兄弟,从小一起长大,一个个都是铁铮铮的汉子。”

  甘奇拱手一一致意,满脸是笑说道:“有劳诸位将军跑一趟了,在下甘奇甘道坚,见过诸位将军。”

  游击将军,游骑将军,听起来都是将军,其实也不过从五品,五品的军将,放在地方,那就是一个州府的主将了,甚至狄青因屡立战功升为一路兵马都总管的时候,也不过是五品。像游击将军庞敢,此时也能是从五品,大概也是因为在京城里,升迁比较容易许多。

  至于昭武校尉,这就是六品武官,与皇城司押官李明,差不多的品级。但是李明显然比这四人混得好上不少,就算庞敢是从五品,品级上比李明要高。但是李明任了那个勾当皇城司公事,就远远不是庞敢能比的。振威校尉品级就更低了,从六品。

  但是别小看这几人品级都不高,但都是实打实的京城禁军里面的实权人物。真正的武官阶层,其实五品就升到头了,再上去,就算有武官官职的,也不是纯粹的武官阶层了,大多都是读书阶层了,到最顶上枢密院这种机构,那就几乎没有一个武官了。

  狄青是个例外,只因为狄青在这大宋朝功勋实在太高。然后极为憋屈的当了四年枢密院副使,若是没有甘奇,狄青现在早已死了几个月了。

  也就是说,一个武将在大宋朝,五品官就当到头了。但是一般五品的武将,看到一个七品的文官,都得低眉顺眼,恭恭敬敬。就像一个道路兵马都总管,看到一个知县,做什么事情说什么话语,都得恭恭敬敬,有商有量。

  说到这里,便把大宋朝的地方行政划分略微说一下,从中央朝廷而下,各地先分出“路”,“路”大概就是后世的省,比如有京东、京西、河北、河东、陕西,淮南等等,此时大宋,一共分了十八路,也就是十八个省。

  路下面,就是州,州是统称,有些也称府,比如河南府,有些称军,就是军州,以往大多是军队驻扎的地方,多是军事要冲地带。当然也还有州,州是最普遍的,秦州渭州杭州类。

  这一级可以类比为后世的地级市。监一般比较小,下面管理的地方也不大,但是又比县要大,可以不严谨的类比为较大的县级市。

  州府下面,自然就是县了,这就不用多谈了,只说说县与县还有区别,按照户数多寡,还分为望县、紧县、上县、中县、中下县、下县。

  下县自然是户籍数最少的县,往往在五百户之下,什么概念?就是一个县的人口数,比甘奇所在的甘家村的人口多了不多少,一个县的人口只有五千人以下。但是这么少的人口,为何又要设县呢?因为地盘大,比如戈壁地带,比如山林地带,地广人稀。

  所以知县,也并非就一定是七品。其实七品知县,只有开封府地界才有。其他地方的知县,一律只是八品官,甚至从八品。真要算起来,绝大多数知县是从八品。

  常言道七品芝麻官,七品其实在宋朝,还真不是芝麻官。

  甘奇今日让李明把这几个将军找来,自然是有事,具体事情,李明倒是也与他的几个兄弟说过了。

  甘奇客气一番,是个军将自然也客气几番。

  客气之后,李明开口说道:“甘先生请放心,天武捧日两军,此时已然在遴选汉子,不得多久就有队伍前来参与球赛。”

  “多谢四位将军了。”第一次见面,自然少不了客气。

  “不敢不敢,我等都是粗鲁汉,能与甘先生这般的人物结交,乃是我等的荣幸,也是听得李明说甘先生对我等军汉甚是看重,我等自然也该鼎力支持甘先生之事,此番球赛,也是我等军汉为自己争名头的时候,以往我等军汉,在这汴梁城里哪里能有出彩的机会?说起来还要感谢甘先生。”庞敢大概是这几个人的头面,话语大多由他来说。

  “将军客气了,我还想举办一个射术比赛,到时候请诸位一定多多支持。”甘奇最近紧锣密鼓要准备射术比赛,其实还有其他目的。

  “那就再好不过了,以往我等都被这汴梁城的人小瞧得紧,此番借甘先生宝地,一定要让整个汴梁的人都好好看看我等军汉的威风。”庞敢稍显激动。

  甘奇却笑道:“将军可不要小瞧了民间高人,我麾下就有一个射术绝佳的好汉,到时候定要与禁军汉子一较长短。”

  “哦?甘先生麾下还有这等高人?不知是哪里的好汉?”庞敢问道。

  “陕西潼关人士,名唤周侗。”甘奇答道,西北那个地方,在大宋算是一个小小的例外,因为那里连年征战不休,那里的军汉在社会地位上,比其他地方稍稍要高上一点。

  强弓硬弩这种东西,在其他地方是万万不敢私藏的,但是在西北却是可以。甚至种家军如今的领头人种愕还规定,犯罪之人,只要不是罪大恶极,可以通过射箭免罪,犯罪之后,若是上校场射箭,射中靶心者,可以免罪。所以西北之人,习射者众多,射术好的自然也不少。周侗就是其中一个,周侗晚年的徒弟岳飞,也有一手好射术,能开三石硬弓。

  另外说一句,种家不是军汉世家,种家是读书人家。种家往上数两代,乃是宋朝初期的大儒种放,大儒之家。这也是狄青狄家为何一代就没落了,而种家却世世代代镇守西北的原因所在。

  庞敢听得是陕西人士,立马答道:“西北汉子,射术不凡倒也正常,不过甘先生可勿要小瞧了我东京禁军,我军中好汉多的是,百步穿杨者可也是有的。”

  庞敢是半开玩笑的话语,但是也自信非常,宋朝到底缺不缺少勇武?这个问题其实还真要两说,一说,就是宋朝也有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与英雄事迹,勇武为国者,不在少数。

  二说,自然要说宋朝的统治阶层,这个阶层,普遍缺乏勇武精神。

  甘奇却是说出了自己要举办射术比赛的目的:“倒是有一事需要将军们帮帮忙,我麾下空有射术高人,奈何少了军中的强弓硬弩,到时候还请将军想想办法。”

  庞敢闻言,大手一挥:“这有何难,我禁军皆是好汉,岂能胜之不武?明日,明日我就从军中借些弓弩与先生,让先生麾下高人比赛之前好好练习一番,如此才公平公正。”

  “好,那就多谢庞将军了。”甘奇目的已然达到,强弓硬弩这种东西,可不简单,民间哪里能有?民间最多是一些打猎的软弓,射鹿射兔勉强堪用。但是真要说杀敌用的好弓弩,唯有军中有,不仅是因为这种东西属于管制品,更因为能打造这种东西的匠人,大多都在军中管制。

  大宋的弓,比之西夏或者辽国,质量也好上几个档次,这也是大宋在极度缺少战马的情况下,能与这些虎狼之国抗衡的重要原意之一。从弓弩到甲胄,还有兵刃,乃至其他各种各样的军械,大宋制造的都比西夏与辽国的质量好许多,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科技生产力优势。

  甘奇如今,先是千方百计弄到的甲胄,又千方百计弄到了弓弩。他要做什么?

  这些东西,自然是杀人用的。

  甘奇要杀人!要杀许多人!

  https://www.biqiuge.com/book/46066/4768719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