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猛虎 > 第二百二十三章 甘奇是戏精,这是无解的

第二百二十三章 甘奇是戏精,这是无解的

  太学里,要以生死许国的读书人,着实不少。回到太学时候,当真有不少人左右与同窗说着要与甘奇同赴战场的想法,虽然冲动,但是这种冲动之情一时之间难以遏制。显然这些年轻士子,都受到了民间百姓的影响。

  底层的百姓,有一个很好的品质,就是恩怨是非极为分明。这个品质,有时候很好,其实有时候也不好,看问题容易两极化,所有的问题,都容易两极化,不是好就是坏,不是对就是错。

  但是有些问题,反而适合两极化来看待,特别是这大宋朝的兵事问题,早已容不得前后去想那么多了,再不硬起来,就无路可退了,亡国就在不远。

  在那些底层百姓群情激愤的氛围中,太学的这些年轻士子们,是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但是这些士子真要去上阵,其实还有许多阻力,不说其他,就是家庭,谁人都有父母,甚至许多人还有家小,这些人又岂能让他们真的啥也不管提刀去杀敌?

  梨园春的剧院里,今日甘奇本准备说决算之法,反而学生们却主动开口说邕州之事。

  “先生,您当真要去邕州吗?”

  甘奇停了讲课,开口答道:“邕州大战连连,邕州知州肖注疲于应付,就在六年前,邕州城就曾经被火峒蛮打破了,此番更是岌岌可危。若是朝廷派兵去剿,我不仅要随军去邕州,更要亲自上阵杀敌,愿身死阵前!”

  满场士子皆沉默了下来,甘奇当真要上阵赴死,这种事情,众人心中虽然激动不已,却也难以说出那一句跟随而去的话语。

  毕竟是生死!

  甘奇看得满场沉默,便又加了一把火:“士不可不弘毅,吾辈士子若是贪生怕死,岂有脸面去教导那些士卒为国赴死?”

  读书人,其实自古就只有一个任务,那就是教化众生。读书也好,做官也好,其实都是这个目的,教育百姓要有道德,教育百姓要忠君爱国。其实读书人,某种角度而言,与宗教的传教士,是一个道理。

  贪生怕死,人之常情,只是甘奇这个老师,榜样实在太好。让许多内心里贪生怕死的读书人,此时多少有点面红耳赤的感觉。

  有人开口说道:“先生,学生自是愿意随您去的,就是家中父母都在,还有小儿绕膝,怕是难以成行!”

  甘奇摆摆手:“父母在,不远游,我是孑然一身,上无父母要养,下无妻儿要顾,尔等不必与我来比。我便是死在战场,也是忠孝两全。”

  甘奇虽然话语在这么说,却还是在做思想工作。甘奇心中,便是知道自己不是要害人,火峒蛮本不是大敌,别人带兵不好说,但是狄青带兵去,那更是不在话下,哪里真的需要这些文人士子真的去冲锋陷阵?

  所以甘奇必须要把这思想工作做下去,要带着一批士子去看看打仗,对这些文人士子来说,亲眼见一见战阵,有百利而无一害,甚至都能成为他们将来的政治资本,大宋有几个文官敢说自己用命许过国的?

  来日这些人若是当官,他们就敢这么说,说自己用命许过国,就是比一般文官高了一筹。这不是忠心,什么是忠心?

  果然有人开口答道:“先生,学生也是无牵无挂孑然一身,学生随您去,死便罢了。”

  “先生,学生父母虽在,但却在九百里外,家中也有兄弟八人,死我一个算不得什么,学生也陪先生去。”

  甘奇很是欣慰,却还摆手说道:“此去生死两茫茫,诸位不必随我去,好好读书进学,来日东华门外唱了名,自有为国效力之日。”

  甘奇是戏精,这是无解的。

  “先生,我孑然一身,今日不为国,还待哪日?考那进士,也不知猴年马月,说不得一辈子也无缘,愿随先生去,读书为报国,就在今朝。”

  要说这大宋朝,北宋南宋,并非真无有骨气的读书人,哪怕是南宋灭国之时,依旧还有文天祥为代表的一大批人。只是这一批人,终究还是少数。

  虽然开口要陪甘奇去的人并不十分多,还有更多的人低头不言不语,但是甘奇已然很满意。他也并未想过真要带着几千读书人上阵杀敌,只要这些读书人在态度上支持自己,就已经足够了。

  报纸一期接着一期,甘奇也不断写文,之后的文,就不是头前那般单纯带节奏的文章了,而是真正开始详细分析邕州战局之事,甘奇身后也有高人,这个高人自然就是曾经在邕州剿灭侬智高的狄青。

  报纸之文,不仅甘奇在写,更有许多其他年轻士子在写,甘奇是来者不拒,连孔子祥都提笔写了一篇文章,详谈羁縻政策上的事情,见解高低倒是两说。

  几日之后,皇城,垂拱殿内。

  今日朝会,所以垂拱殿内文武上百,列班站好。

  仁宗的龙椅,并不华贵,甚至都算不上金光灿灿,反而材料多是木头,与其他朝代的龙椅相比,显得稀松平常,连仁宗坐的高台,也并不很高,只有几个台阶。

  所以朝会上的皇帝,也就并不显得那么高高在上,这不知道是不是赵宋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原因所致。

  就连大宋的皇城,比起汉唐,甚至比起明清,也显得小了许多,建筑的雄伟之感更差了不少。

  仁宗赵祯白发越发的多了起来,环看一番,慢慢开口:“众卿近几日可曾看过报纸?”

  报纸是什么东西?满朝文武,其实都是知道的,就是太学一众学生弄的一个邸报一样的东西。但是真要问他们看不看,只能说偶尔看了一眼,也是当时文彦博之事甚嚣尘上的时候看的,吃瓜群众不少。

  但要问最近他们看没看?还真没有几个人看,他们一个个每天在衙门里公文都看不过来,哪里有心思去看什么战球比赛与开封府的案件侦查。

  所以皇帝这么一问,满朝诸公,多是一头雾水,不明所以。却也有人真的就看了最近的报纸,比如包拯,所以包拯答道:“陛下,老臣倒是多有阅览。”

  仁宗点了点头,笑道:“看来众卿大多是没有看过了,朕倒是喜欢看这报纸,说一些民间之事,百姓娱乐,案件侦查,倒是极有乐趣。”

  仁宗是皇帝,与这些大臣不一样,平常一年出不得几次皇宫,对于民间之事自然比这些大臣们有兴趣得多,更重要的是,这报纸可是仁宗从内库里拿钱资助的,他自然没事要看看。

  刚刚接替文彦博升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的韩琦,此时上前接道:“陛下心怀黎民,对于民间之事如此上心,这是万民之福,更是江山社稷之福。臣当以陛下为楷模,往后也多多关心百姓之事,这报纸,从今日起,臣当每期必看。”

  仁宗闻言点了点头,又道:“韩卿,头几期的报纸,你也当寻来看看。实未想到,如今百姓对邕州战事也如此关心,普通百姓也能如此心系社稷,这是好事。”

  “哦?邕州战事?不知哪里有报纸,臣也看上一看。”韩琦又道。

  仁宗倒是显出几分高兴,抬手示意身边太监去寻报纸,口中还有话语:“最先议论写文议论此事的本是太学甘奇,后来议论的文章越发多了起来,最近一期报纸,连续七八篇文章,皆是各处士子学生议论之文,虽然见解不一,有深有浅,但是有些还说得很有见地,众卿回去之后都可读上一读。年轻士子们多论国事,此为朝廷言路开明之见证,集思广益,兼听则明,江山带有人才出啊,极好极好。”

  韩琦闻言,连连点头,却是这头在点,心中却不以为然,并不觉得这些年轻读书人有什么见识,反倒是韩琦频频抬头去看皇帝赵祯,年轻士子有什么见地不重要,皇帝赵祯的态度才重要。

  (老祝为本书开了一个VIP群,群号:679950743,管理员位置十个,先到先得,时不时发点红包照片什么的。来水。再谢huajunren兄弟的盟主!)

  https://www.biqiuge.com/book/46066/4759463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