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猛虎 > 第一章 大哥还是大哥

第一章 大哥还是大哥

  甘奇穿越了,已经在大门口坐着发了两天呆。久久不能接受,闭眼睁眼,还以为梦能醒来。

  好吧,醒不来了,是真穿越了,甘奇只能慢慢接受自己穿越到了另外一个甘奇身上,穿越到北宋仁宗皇帝嘉佑二年,也是仁宗皇帝在位的第三十五年,公元1057年。

  甘奇身后,站着一个双眼红肿却又微微带笑的妹子,说是妹子,其实还大甘奇一岁,今年有十九岁了,是甘奇表姐,名叫吴巧儿,长得那是眉清目秀,小脸蛋白嫩嫩粉扑扑的,婀娜多姿。以甘奇的话来说,这就是个古装文艺犯清秀大美人。

  当然,这仅仅是吴巧儿的外表,对于这个自小寄样在甘家的姑娘而言,她就是这个家的管家婆。

  甘奇的家,没有家徒四壁,也没有高利贷逼着还钱,这对作为穿越者甘奇来说,是个极好的事情,至少不用着急下一顿饭。

  只是这个甘家,人丁有点不兴旺,甘奇老爹是村里唯一的举人老爷,也算是书香门第,却只有一个独子,妻室早亡,妾室没有,几个月前也去世了。家里几个老仆,在甘奇死的时候,也遣散了。

  不小的甘家宅子里,只有甘奇与吴巧儿两人,好在甘奇死而复生,不然这个两眼红肿的表姐,怕也是难以支撑得住了。

  甘奇面前,还有七八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小伙,甘奇搜索着脑中的那些属于另外一个甘奇的记忆之后,也就知道这些人是谁了。

  最头前的一个胖子叫甘霸,个子不矮,一身肥膘,正在一脸义愤填膺说着:“大哥,我终于弄清楚了,那夜打你闷棍的就是码头黑虎帮的二当家刘宝山,头几日他还以为大哥死了,怕开封府拿他,所以他躲出去了,这两日知道大哥没死,又回来了,在码头上到处吹嘘,说大哥被他打成傻子了,大哥,此仇不报,兄弟们死也不甘休。”

  甘奇听得又是点头,又是叹气。

  这大宋朝的治安,真是出奇的乱,不说那些到处聚众为匪作乱起兵的江湖强人,就说这大宋首都汴京城,治安也是乱成了一锅粥,到处都是泼皮无赖,泼皮无赖上面,还有各种英雄好汉。

  乱宋乱宋,原来就是这么一个乱宋。

  以前甘奇只知道唐朝治安乱,唐朝那些游侠,在长安城里那都是横着走的人物,连什么巡防武侯拿他们都没办法,火并起来,吃亏的还是那些巡防武侯们。甚至唐朝的诗人都把他们用“侠”字写进诗里。

  说好的文风鼎盛大宋朝呢?

  甘奇抬头,远远还能看见那座百万人口的汴京城墙,城墙边上有一条汴河,这条汴河北通沧州,南到杭州,繁忙发达的航运支撑着汴京城的一切。

  汴河边上自然就是码头了,即便是城外的码头,也是店铺林立、街道交错,甘霸说的码头,也就是那里,离这个甘家村,不过两三里的路程。

  “大哥,抄家伙与他们干吧,一定要为大哥报仇雪恨。”甘霸已然手舞足蹈起来,可见心中是真的气愤得无以复加。

  甘奇的死,也就是喝醉了半夜被人几闷棍敲死了,所以才让现在的甘奇占了身体。

  坐在大门口的甘奇,看了一眼面前这八个人,问道:“黑虎帮里里外外加起来,有二百人吧?”

  “大哥,二百人又如何?弟兄们岂是那怕死的人?”甘霸答道。

  本来甘奇身边也有四五十个闲散汉跟着耍弄,只因为甘奇家中有点家业,出手也阔绰,谁知道人走茶凉,甘奇一死,四五十个人,就剩下眼前这八个人了。

  “报仇是小事,报是要报的,但也不着急。”甘奇开口说道,倒也不是他怕事,而是甘奇真觉得这是小事。

  因为甘奇上辈子活了四十岁,之所以穿越,是因为国泰民安的社会,容不下甘奇这种为祸一方的黑恶份子了,警察叔叔把早已是一方富豪的甘奇逮了起来,林林总总的罪名一大堆,法院二审定妥,一枪毙了。

  已经自诩是个文化人的甘奇,心中只觉得冤枉无比,那些打着他旗号的小弟们作奸犯科,甘奇连人都不认识,最后都成了甘奇的罪名。

  但是甘奇也知道,总体来说,他还是罪有应得。甘奇也是能接受的,因为他后面那些人,也一个个认罪伏法了。法制建设越来越完善,这是社会之福,年轻时候甘奇也有许多被逼无奈难以言说,对于最后的结局,甘奇其实在内心中是平静接受的,只愿社会越来越好。

  所以如今穿越后的甘奇,对于这些报仇的事情,当真只觉得的小事。

  但是话语听到甘霸耳中,甘霸立马一蹦三尺高,拔出腰间那柄刀,又道:“大哥,你可是信不过弟兄们?”

  甘奇从台阶上站起身来来,摆摆手道:“信得过信得过,几十人的场面,如今就剩下你们八个了,岂能信不过?疾风知劲草,你们都是我甘奇的好兄弟。”

  “大哥,那咱们就去与他们拼了!就算是死,也不能教人看扁了。”甘霸把刀一横,年轻人的血气方刚展露无疑。

  甘奇听到这里,心中其实很是感动,却还是摆摆手道:“多么好的时代啊,欧阳修、包拯、司马光、王安石、苏轼,大师辈出,大宋最好的时代。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岂能就这么死了?报仇的事情,我自有计较,你们也别着急。以后啊,我会带着你们真正享受一下人上人的日子。”

  甘霸听得愣了愣,说道:“大哥,人上人弟兄们就不多想了,不被人欺负就足够了。但凡被人欺负了,那就要拿命跟人拼了。”

  甘奇身后站着的吴巧儿终于说了一句话:“呆霸,我家乖官的命可金贵着,这回死里逃生,可不能再去做危险的事情了。”

  乖官,是长辈对小辈的爱称,大概是小乖乖、小官人的意思。吴巧儿从小这么称呼甘奇,一直到现在还没有改,可见吴巧儿与甘奇的感情有多深。

  吴巧儿不仅是甘奇的表姐,甚至也是甘奇的保姆,是这整个甘家的管家婆,十二三岁就开始管事,甘奇的父亲是个正统的文人,打理家业的事情,反倒是吴巧儿操心得更多。

  大概也是因为甘奇不太争气的缘故,小时候念书还好,到得十几岁的半大年纪,就开始在街面上逛荡。甘奇的父亲也就指望不了这个儿子考什么功名了,所以留着吴巧儿未嫁,兴许就是怕甘奇把这个家败了。

  若是多想一些,甘奇的父亲可能也有让吴巧儿嫁给甘奇的想法,只是想法还未实现就已撒手人寰。

  吴巧儿一开口,甘霸立马就偃旗息鼓了,欲言又止几番,终究没有再开口,而是一脸期盼看着甘奇,希望甘奇说一句提气的话语,比如“就是干”之类。

  甘奇早已过了年轻热血的年纪,也早已是什么事情都要深思熟虑、谋定后动的年纪,自然不会去说那些“就是干”的话语,而是转头看着吴巧儿笑了笑,说道:“巧儿姐,准备些酒菜吧。”

  “一个个饿死鬼投胎,家都给你们吃垮了。”吴巧儿埋怨着,却还是转头进了宅子去准备酒菜。

  https://www.biqiuge.com/book/46066/4324470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