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知最快乐之乌龟塔 > 3 老高和南哥(三)

3 老高和南哥(三)

  一阵大风吹来,树叶哗啦啦的响起,刚才南哥丢入绿化带中的易拉罐,被风吹落到水泥路面上滚动起来,看着随风摇曳的花丛,老高端着酒杯,怔怔的说:“起风了,好凉快啊......”

  “是啊,吹点风,脑子能清醒些......南哥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句。

  “嗯......我们反人性啊......反人性啊......”老高点点头,看了南哥一眼。

  “男人所追求的无非是事业和爱情,直白的说,就是钱和女人!”南哥已经明白老高话语中两个反人性的含义。

  “不,我追求的其实是小而确定的幸福!什么事业爱情都无关紧要,心境和你不一样......”老高若有所思的举起杯子,喝了一口酒。

  “装吧你,你难道真的是老了......”南哥也举起酒杯。

  “我可不喜欢老,鲁迅曾说,若是以老人自居,便是思想的堕落,这是他《故事新编》的《奔月》中说的,虽然是影射其它事情,但我一直挺欣赏这句话。”

  “看你这样子,不就是股票亏钱,多大点事吗?我宁可亏钱,也不愿意被周晓丹骂!”

  “说的对!不就是亏点钱,不就是被老婆骂吗?多大点事啊?”

  “想开了就好......”

  几杯小酒下肚,两人心头因为事业和爱情而产生的不快也逐渐消失,酒过三巡,两人又恢复了往日的风采,天南地北的吹牛乱侃起来,完全一副美好人生的欢喜模样,不知不觉到了下午五点左右,哗啦啦的下起大雨来。

  两人把酒菜刚搬到屋内,坤哥背着电脑包,拎着几个下酒菜回来了。他是设计部门的技术骨干,负责船舶和海洋平台设计,最近几天到海南出差,住在老高这里。

  坤哥见老高和南哥已经喝的晕晕乎乎,连忙又拿来一瓶酒打开,给他俩补个刀。看着杯中酒又被斟满,老高和南哥拉着坤哥碰杯就喝,就这样三人一起神吹海侃,不知不觉喝到天黑,头重脚轻的各自回屋睡觉。

  次日吃过早饭,看看时间已经过了9点,受老高邀请来海南避暑的几个朋友即将到达,坤哥忙了几天工作,需要出去钓鱼打鸟放松放松,于是老高就张罗着大家去机场接人,然后一起去快乐的玩耍。

  飞机11点半到美兰机场,接到朋友正好先吃午饭,下午就可以快乐的钓鱼。看着时间略有些宽裕,老高给钓友阿善打了个电话,约着同行,阿善是长流镇上渔具店的老板,海南本地人,少年时期搞过装修、跑过物流,然后又去混社会,去年浪子回头开个渔具店,当然,阿善钓鱼的水平比老高强了很多。

  阿善一礼拜不钓七次鱼就会身体不舒服,他老婆怀疑他体内感染了铁线虫病,该病常见于螳螂,到了铁线虫发育成熟的时候,螳螂就会在铁线虫的控制下飞到水里去淹死,然后铁线虫就可以出来进行繁殖。

  老高认为阿善的基因和正常人不一样,这导致他可能被铁线虫寄生,所以每天都要去河边,这是寄生虫感染后,宿主不由自主的行为。

  果然电话打过去,阿善已经在渔具店边上的小河钓了一早上鱼,可惜渔获不好,所以老高叫他换地方钓鱼,他就立刻收摊回渔具店等着老高到来。

  老高到渔具店,二话不说先搬了两箱纯净水,因为他车里没几瓶水了,随后又顺了阿善两包烟,南哥付钱的时候,遭到了阿善的白眼:“掏什么钱啊?你不拿我当朋友是吧?”

  “南哥这孩子啥都好,唯一不好的就是太有礼貌了!”老高说着南哥,伸手又从货架上取了个新线轮下来。

  “放下!这是我才进回来的新货!”阿善抄起门口靠着的铁锹,威胁老高。

  “放什么放啊?你这是不拿我当朋友了?”老高把线轮塞到裤兜里面,向门外走去。

  “老婆!你看一下店,我出去一下就回来!”阿善大喊一声,丢下铁锹跟着老高跑了。

  “不行!你又要跑什么地方去?进门连十分钟都不到,又要跑!”阿善老婆的声音从货架后传来,听起来很不高兴的样子。

  “赶紧跑啊!”阿善推了老高一把,飞快的钻到车里,把车门紧紧闭上。

  “你这工作就是钓鱼,活得真潇洒!”大家羡慕起阿善来。

  考虑今天人多,老高又租了辆越野车,然后一起到机场的停车场里等朋友们的到来。

  老高在到达口探头张望着,今天来的四个朋友,分别是陈帅哥、老翁、刘蒈和宋捷两口子。

  陈帅哥是老高大学同学,上学期间,叫他陈帅哥会比较容易得到回应,所以老高一直叫他陈帅哥,当然,人真的是长得帅!曾有女同学说他跟葛优神似,这令陈帅哥窝火了好几年。

  老翁是老高从小一起玩大的兄弟,多年来没少在一起整各种奇思妙想的事情,初中阶段曾经用化肥做的炸药去炸鱼,低估了爆炸威力和声响,被看鱼塘的发现后,追了几里路。

  刘蒈是老高的朋友,钓鱼打鸟的玩伴,喜好露营等户外活动,看着他那大号行李箱和鼓囊囊的背包就知道,这家伙又添置了不少装备,宋捷也很喜欢户外活动,所以祖国大江南北,两口子跑了不少地方。

  看着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到达大厅中,老高连忙挥手高呼,朋友们回应后,一起加快脚步匆忙赶到出口。

  “老翁,你现在可是越来越心灵手巧,经常看你微信朋友圈不是蒸包子就是烤面包,好像前几天还用三七粉包饺子,你这创新越来越牛!”

  “刘经理,你看起来还是这么精神,灿烂的笑容也无法掩饰你这花一样的容颜啊,真不愧是中国电信一朵不老的交际花。”

  “宋捷啊!你这是怎么长的啊,越长越年轻,这以后你跟刘蒈一起出门,人家还以为你带叔叔出来逛街呢!你看刘蒈这些年在你英明神武的领导下,成长的更加茁壮了,这腰围起码比前两年大了两寸啊!”

  “陈帅哥,半年不见,你还是那么帅,一点都没有老,我们大学同学里面,就你一个人是根长青树,真叫人羡慕嫉妒恨。”

  “去你的,有你这么夸人的吗?夸字,上大下亏,所以夸人就是大亏人!”陈帅哥不满的说道,他小时候就爱看书,所以文化底蕴比较好,尤其是他在初中时候竟然看《说文解字》这种专业书籍,很是令老高仰慕。

  大家哈哈笑了一阵,老高帮大家拎上行李,向停车场走去,途中还不忘问大家带什么好东西来分享。

  陈帅哥说带了几条充满着青春情怀的猴王烟,老翁说带了两瓶西凤酒,预备着中午好好的喝一顿,刘蒈说带了四只麻辣鸡,可以让老高吃个痛快,一想到麻辣味,老高顿时口水直冒,连忙加快了脚步,领着众人一路小跑的奔向停车场。

  阿善提议去火山口大道的农家乐吃午饭,那边有棋牌室、茶室等休闲娱乐项目,老高和阿善也经常在那里钓鱼,不钓鱼的人饭后可以打牌喝茶聊天。大家表示没有意见,于是南哥开奔驰载着坤哥和阿善,老高开越野车载着几个朋友,一前一后的出了停车场,上高速直奔火山口大道农家乐而去。

  “海口是宋代才有的称呼......叫海口浦,是琼山县的属地。”陈帅哥似乎真有点文化,他随口说出了海口的由来,令大家很佩服。

  “我去!我一直以为是琼州城呢!”老高感觉自己是白做了一年旅游工作,竟然连海口的由来都不知道。

  “快到农家乐了吧?”刘蒈心急火燎的问。

  “马上就到,现在我们已经在火山口大道了,这条路也叫绿色大道,是海口的骑行道,路两边景色很好,每天早上和下午,有很多人在这里骑车,现在中午太晒......不过呢,还是有些不正常的人会出来骑车,你看前面两个一蓝一白的骑车妹子,脑子肯定不正常,在这时间段骑车真是晒鱼干啊!看见前方路左面的花环拱门吗?那里就是农家乐!”老高说中间,已经可以看到农家乐大门上飘扬的旗帜。

  “你开慢点,叫我看看妹子长得怎么样?看背影身材还不错!”快要超越骑行妹时,坐在副驾驶位的陈帅哥戳了戳老高。

  这时,一辆大型拖拉机突然冒着黑烟从路边岔道里冲上马路,直奔内道,插在南哥车前,南哥连忙急刹车避免相撞,老高在后面也刹车减速,降低车速从内道变到外道。

  “嗨!美女!”陈帅哥如愿以偿的近距离看到了骑行妹子正脸,连忙伸手出去打招呼,两个妹子虽然都戴着太阳镜,看不清楚全貌,但看着脸型都还行,不过她们并不喜欢陈帅哥如此直白的搭讪,全都不屑的将头扭到了一旁。

  老高趁这个减速的空当,也扭头看了眼骑行妹,然后才骂了句拖拉机司机,一脚油门下去,准备加速离去。

  就在此时,天地间整个场景瞬间发生变化,周围变成一片茂密的荒草地,远远近近间歇分布着一棵棵高大的树木,原本的道路消失不见,车子正行进在半人高的草丛和胳膊粗细的灌木丛里,底盘被压倒的草木摩擦发出“克腾克腾”的声音,幸好车速不快,老高急忙停车,那辆原本并行的拖拉机继续向前冲去,噼里啪啦的不断压倒树丛,又冲了十几米才停下,南哥在老高的左后方几米停了下来。

  老高万万不会知道这瞬间场景变化对他的意义有多么重大!纵观历史,在那些里程碑式的事件中,小人物参与者,往往不知道自己正在做着后人看来惊天动地的事,这次事件中,老高如此,Ring也如此,多夫和吉恩更如此。

  https://www.biqiuge.com/book/46063/4337372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