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睡镜子 > 第六十八章 王立的结局

第六十八章 王立的结局

  转眼间,阿乌的本魂和贺鬼才就在这座废弃的识海空间里,又呆了三个月有余。

  这三个月里,两人不仅交换了两个世界几乎所有的信息,还制定了寻找纪少瑜的全盘计划。

  这一天。

  昏暗的海面上,贺鬼才正望着死灰色的天空,怔怔发神,忽转头看向不远处的阿乌本魂,喃喃问道:“夫人,七日后,王立的怨念就该到平息的日子了吧?”

  阿乌本魂正在闭目调息自身魂力,闻听此话,意外的睁眼道:“是的,刚好就是七日后,鬼才兄是如何推算出来的?”

  贺鬼才又一次黯然:“当夫人给我提起每一年王立都会平静十五日的时候,我就大概猜到了。”

  “七日后,正是夏至,也就是王立和苗果阿兰订婚的日子,苗果一家居住的沙石河域有一个习俗,订婚之后要摆十五日的宴席,也是给一个时间,好让路途遥远的亲朋好友前来祝贺。”

  “所以,每一年的这十五日,王立应该是陷入了往事之中,是为悼念苗果阿兰,我们这个时候趁人之危,合适吗?”

  “是个痴情的汉子。”阿乌的本魂也有所感触,肯定了一句。

  但随即忽然又十分坚定的说道:

  “不过我倒要看看,是王立对他的未婚妻更为痴情,还是我们救少瑜之心更为坚定!”

  贺鬼才又一次怔怔的看着阿乌的本魂,这个梦主夫人的本魂,思维方式好清奇啊,按照她的逻辑,好像永远都没有负罪感一样。

  这其实是贺鬼才以己度人了,关于王立和苗果阿兰的死,阿乌本魂根本就没有参与,她只知道这个王立是少瑜的敌人,哪儿来的什么负罪感。

  七日后。

  果然,在阿乌本魂和贺鬼才的探查下,主识海空间那暴戾的怨气真的平息了一大半。

  此时,阿乌盘着双腿,坐在木筏上,双手掐着一个奇怪的手诀,并且嘴里正叨念着什么咒语一般,浑身上下散发出深深暗金色的幽光,整个场景特别像一个得道高僧在坐禅,只是女儿身。

  而贺鬼才正悬浮在半空之中,四处张望,为其护法,看其神色,极为凝重。

  不一会儿,两人褪去了人形,化为了两团暗金色的灵体,蓦然腾空飞起,渐渐消失在了死灰色的天空边际。

  再次睁开眼时,贺鬼才发现自己突然置身于一个相似的识海空间之中,这个识海空间较之前的稍微明亮一些,处处弥漫着黑紫色的煞气,只吸一口,便顿生烦躁之感。

  他大袖一挥,一道护体银光顿时绕周身一圈,神色便恢复了清明。

  而观之阿乌本魂,对此地显然是非常的熟悉了,此时正四处踱步打量,看其样子,应该是在寻找王立的怨念核心所在。

  “鬼才兄,那边!”只听得阿乌本魂转头向贺鬼才大呼一声,便立即向一个方向疾飞而去。

  看着一道暗金色长虹消失在紫黑色的天际,贺鬼才忽然有一种十分犹豫的情结在心里酝酿,但随即摇了摇头,镇定了一下心神,也跟了上去。

  阿乌本魂的意思,既然王立的真身已经死了,那么这里的怨念便是无依无靠的孤魂野鬼,能量在这几千年来没有补充,理应会越来越少,正是猎杀它的最佳机会。

  其实这点贺鬼才在第二次与梦境刺客交手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这个梦境刺客的弱点是神识,神识之力极为薄弱,真正难以对付的是她的身法,而身法应该是肉身的记忆带来的。

  这具肉身极为珍贵,若是夺舍成功,将会是梦主的一大助力。

  ……

  一头野兽出现在他们眼前。

  说是一头野兽,是因为眼前这个王立,已经完全没有了人形,毛发长时间没有打理,就这样披散在身上,遮住了大半的脸。

  但仍然能看见他血红色的双眼里有深深的悲痛萦绕,瞳孔涣散,喉咙里发出“赫赫赫”的沙哑怪声,像在哭泣,此刻正在一座坟茔面前,耐心的整理着什么。

  稍微走近之后才看清楚,坟茔顶上放置着一件鲜红的女子婚衣,有三根香,四周虽没有杂草之类的东西,但弯着腰的王立还是在用手抓着空白地方,做出在整理杂草的动作。

  完全没有戾气散出,就像一个落寞的老人,在祭奠自己死去的妻子。

  “鬼才兄。”阿乌本魂在贺鬼才的身边轻轻的唤了一声。

  贺鬼才这才回过神来,似乎被吓了一跳一样,但立刻就恢复了平静,恭敬回道:“梦主夫人,什么时候开始?”

  “我能暂时控制住这个怨灵的能量流动,大约能坚持五息,也有可能是三息,总之,你要抓住机会,直接把他灵体的环状结构破坏了,使其能量不能循环。”阿乌本魂没有看到贺鬼才的神色变化,用极其微弱的声音吩咐道:“接下来,就由不得他了。”

  贺鬼才默然的点了点头。

  “就是现在!”阿乌的本魂大喝了一声。

  只见王立落寞的宽厚背景突然一滞,渐渐地颤抖起来,王立背对着两人,但也能看出,他忽然失去了行动能力。

  “快!”阿乌本魂见贺鬼才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十分急切的又喝了一声。

  一道暗金色虚影蓦然出现在王立背后一丈外,正准备出手,却见本应该被控制住的王立,瞬间挣脱了阿乌本魂的束缚,转过了身来。

  只定住了一息!阿乌本魂的预测还是乐观了。

  但贺鬼才本来就是大能修士,速度极快,右手两指在王立转身的一刹那,便已穿透了王立的脑门。

  四目相对,似曾相识,那浓烈不甘的眼神。

  贺鬼才本就有所犹豫,此刻更是惭愧无比,接着右手化指为掌,看样子是改变了攻击模式。

  阿乌本魂也看出来了,但却是不动声色的站在一旁,没有阻止。

  她想起了贺鬼才曾经给自己提过的一个方案,但她听后便直接否决了,此刻,她心中知道贺鬼才到底在干什么。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阿乌本魂和王立并无瓜葛,无精神负担,但是她也尊重贺鬼才的选择。

  贺鬼才浑身光芒大作,一股浩然的时间法则之力蓦然绽放,竟是一股股暗金色的能量不断涌入了王立的体内,王立虽神志不清,但也感觉到了对方并没有威胁自己的行为,怔怔望着贺鬼才,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

  贺鬼才默然回避了王立的眼神,但没过多久,他的灵体却急剧缩小,渐渐的黯淡了下来。

  只几息之后。

  再看王立时,那个地方却只剩一片空荡荡的坟茔。

  王立的怨灵消失了。

  而贺鬼才也变成了一团微弱的小光点虚影,再难化作人形,无法开口说话,就在即将溃散的边缘。

  他在千钧一发之际,将王立的怨灵传送回了不知多少万年前的世界,但这种程度的时间法则运用,却是将自己所有的能量全部耗尽,几乎是自杀的行为。

  但这也是他能想到的唯一的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从此,王立再不属于这一界,而自己,也斩断了此间因果。

  时间界限一旦被跨越,那么王立的怨灵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遇到的任何人或事,将与自己再无瓜葛。

  阿乌本魂看见空荡荡的世界,神情复杂,接着伸手一抓,便将贺鬼才已经虚弱不堪的灵体寄放在了自己的一支发钗之中,那是一种可以短时间储存灵体的梦器。

  “少瑜,你梦里的人儿和你一样愚蠢啊。”阿乌神色有些悲伤,自言自语道:“斩断了这个世间的因果,却给另一个平行世界带去了灾祸。

  “虽然愚蠢,但不知道为何,我却没有心力去阻止。”

  ……

  无人区,一座湖泊岸边的废墟之中。

  梦境刺客睁开了双眼,那是一双明亮而又清澈的眼睛,辨识了一下方向,随即就消失在了原地。

  https://www.biqiuge.com/book/45924/4824451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