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唐人 >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漕户之冤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漕户之冤

        1086.漕户之冤

        食铺旁,李破军看得眉头紧皱,扬州…贪官……漕户,据李破军所知,这些漕户都是负责漕运的,朝廷水运需要大量人员疏浚河道,修缮漕渠,这些人就被称为漕户,一般漕户都是固定的,也是家传的,世代给朝廷的漕运衙门出工,算是“国企”人员了,一般来说也就是铁饭碗了,衙门会发放他们工钱的,这可比看年景过活的农户强多了。

        但是这些人为何会在此喊冤呢,贪官剥削、黑帮欺凌……李破军一瞬间就联想到了许多。

        这时,张文瓘也是皱眉看着那群漕户乞丐说道:“郎君,据《武德律》明文规定,越级上诉者,可是要先吃四十鞭啊,这群漕户沿路乞讨也要进京上诉,这是有很大的冤屈啊”。

        梁泽听了也是吧唧最直道:“四十鞭子啊,啧啧,要不是有天大的冤屈估计也不会这么不要命的”。

        “连命都活不下去的情况下,四十鞭子不算什么,我看他们眼中都带有绝望了”。陈康在一旁也是摇头叹道。

        李破军看了看张文瓘,张文瓘也是隐晦的点点头,李破军深吸一口气,直伸手喊道:“哎,那几位老兄且慢”。

        年长乞丐愣了愣,四下看了看,才指着自己迟疑的看着李破军道:“这位郎君,你是再叫我吗?”

        “你们且过来,这里有吃的,你们拿去吃”。李破军推了推手边的一碟麻球直笑道。

        几名乞丐闻言大喜,急忙过来拜谢,狼吞虎咽的吃着滚烫的麻球,看得李破军一阵心塞,

        几名乞丐风卷残云的吃着,年长乞丐到底稳重些,边吃着边拜谢道:“多谢郎君,你真是好人,多谢郎君……”。说着老人噎了一下。

        “先别说话,你们慢些吃”看见两碟子麻球很快就没了,李破军直伸手道:“店家,再炸五碟过来”。

        “慢些吃,吃完了还有”。李破军直跟白发老人和煦说道。

        “郎君破费了,我们、我们吃饱了,别再破费了”。白发老人咽下最后一口麻球,咽咽口水直说道。

        李破军看得暗自点头,老人家心地善良啊,直摆摆手不在意的笑道:“哎,不碍事,几个麻球而已,吃不穷我”。

        泪水混过老人家的脸颊,脸上沟壑显示着老人家的沧桑辛苦,看得出来李破军等人非富即贵,也不再多话,拿起滚烫的麻球也不怕烫就吃了起来,不大功夫,又是几盘麻球被几人吃光了。

        李破军这才问道:“敢问老丈是哪里人?如何称呼啊?”。

        老人道:“回郎君的话,我们是扬州人,你叫我鲁老二就成,这几人都我的同村族人”。

        李破军颔首,又是关心的问道:“方才听你们叙说,不顾越级上诉的四十鞭笞也要千里迢迢上京告状,想必是有很大的冤屈吧?”

        鲁老丈闻言便是一脸悲戚,直点头:“是啊,若非有天大冤屈,谁会跑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告状啊”。

        “不知你们有什么冤屈,告的又是何人呢”。李破军又是接连问道。反正他们几人沿街喊叫告状,也不怕人知道,又非什么隐秘。

        鲁老丈道:“好教郎君晓得,我们告的是扬州漕运衙门”。

        李破军一惊,和张文瓘对视一眼,“漕运衙门?”

        “是啊,我们是运河两岸的漕户,负责疏通河道,也受命拖船做纤夫,我们没有田地可耕种,世代以朝廷发放的护漕饷为生,可是你们不知道啊,漕运衙门那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朝廷下拨的护漕饷我们漕户是一个大钱都没见到啊,从前年起,我们就是一文护漕饷也没有收到啊,全被那些贪官给剥削去了,拖欠着一直不发,我们依靠护漕饷为生的漕户们完全是生活不下去了啊”。鲁老丈悲戚泣泪道,“我们漕户几辈子人都是在运河上谋生,没有田地,又没农具,现在连这赖以卫生的活计都不给我们发饷,这让我们怎么活得下去啊……”

        张文瓘听得大恨,直说道:“那你们怎么不去扬州刺史府告发?”

        “哎,怎么没去,我们全村人都去了,可是官府说我们是暴民,是刁民要造反,对我们动刀动枪的,还杀了我们村两名后生,说是刁民暴动,杀之以儆效尤,呜呜,柱子他们冤呐,老实了一辈子,到头来被官府给杀了……”。说着老丈已经是泣不成声。

        砰的一声,李破军一拳砸在案桌上,“着实可恨”说罢又看向老丈直和煦道:“你们可有状纸?”

        “有,有的,我们全村人凑钱请了个教书先生写了状纸”。鲁老丈连忙应着,从怀中掏出了一张视若珍宝的状纸。

        李破军接过看罢,已经是气得直发抖,“贪官污吏,该杀,该杀”。

        而后递给张文瓘,“稚圭,你看看”。

        梁泽在一旁愣愣看着,看向李破军的眼神有些琢磨不透,方才李破军发怒真切吓到他了,像这样的冤情又不干他事,为何他要这么气愤呢,梁泽有些不解。

        张文瓘看罢,思略了一番,正欲说话,却是看了看梁泽,欲言又止。

        梁泽也是一愣,这是什么意思,还要避着我不成。

        李破军压了压手,直说道:“老丈,你们放心,我认识一些正直的官员,他们可以受理你的状告”。

        鲁老丈一听愣住了,向后看了看,身后几人也是一副又惊又喜的不敢置信的模样,张文瓘直宽慰道:“我家郎君既然发话了,你们的事儿就管定了,几位尽管放心吧”。说罢在老丈耳边附耳低语了几声。

        “谢谢郎君,谢谢郎君大恩大德啊,我等……”。鲁老丈怔了一会儿,含着热泪忽的噗通一下跪在李破军面前行大礼叩拜,身后几名漕户也是跟着拜谢。

        李破军茫然起身让过,扶起老丈,“老丈放心,大家都请起,这事儿我管定了,你们的状纸我会递给相关有司的”。说着从怀中掏出几粒银稞子塞进老丈手中,“这些盘缠你们拿着先回乡,之后会有人去找你们取证调查的”。

  https://www.biqiuge.com/book/40995/269745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