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点阴灯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天罗伞

第三百五十三章 天罗伞

        我刚到雀山县,王霞给我安排的副局长,就是遮掩视线的,让我在雀山县做事的时候,方便些。在局里边,一个正局长,下面四五个副局长,都是各管一摊子工作,一个萝卜一个坑,我刚来几天,在局里面根本就没吊事,整天闲在办公室,没一个人找我聊工作的。

        不来找我更好,我又不是要实实在在当官的,副局长就是个过渡,办完事情我就闪人,修行中人,官场没有什么好眷恋的。

        一个驾车,开往雀山县的太尉乡,古墓就在太尉乡王台村的附近的山上,开着车顺着盘山路,从到下午三点多,才从县城走到王台村,远远的我的车子就被部队设的卡拦住了,检查了我的证件,设卡的军人也不放行,只是说,前面军事演习,任何人不准通行。

        我没有去争持,开着车绕了个大圈子,把车子停在偏僻的地方,我身形晃动,窜进了山里。古墓的入口,是考古专家们发现的,正对着王台村,我要进去的地方,是另一个入口,王霞提供的线索,在王台村山上的对面,一刻钟不到,我就上到了山上,仔细按照图纸,找到了入口。

        入口是个不大的孔洞,只有水桶粗细,我试探了一下,勉强可以进去,没有犹豫,探头钻了进去,里面曲曲弯弯,转折了好多弯道,才进入了墓室中,我四处看看,刚好是第一个古墓和第二个古墓相连处,闪身进了第二个古墓,古墓里面,打开的墓门关闭着,我眉头就是一皱,这个古墓,出来特勤处的人,一般人不会进来,特勤处的人,也不会无言无故的把开着的石门关闭。

        我走过去,缓缓的打开第一道石门,刚要向里面仔细看,黑暗中,一个猴子的身影扑了过来,我侧身闪过,右手随手挥出大愤怒冥王剑气,黑影被剑气一分为二,向地下剽去,我心中大事疑惑,怎么会,大愤怒冥王剑气初次使用,难道威力这么大,不可能啊,怎么尸体落在地上,怎么没有声音呢。

        一道照明符咒弹到空中,墓室里被照亮,地上四处空空,哪里有什么猴子的尸体,毛都没一根,我四处打量一下,整个墓室都是空的。挥手招出二十一猴子怪,围堵在第二道石门前,我把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四鬼也招了出来,护住我的周身。抽出照明符箓,捏在手里,推开石门,一道火光照亮了墓室,两只猴子怪从里面窜出,被我身前的猴子怪挡住,双方厮杀在一起,顷刻间,从墓室里出来的猴子怪已经被撕成碎片,我这次看的清楚,猴子怪被撕碎后,化作青烟,飘散在空中。

        我心中顿时欢呼雀跃,好宝贝,能够幻化虚实的法宝,这个墓室里的宝贝,并不是墓室里面的古董金银财物,而是这些猴子怪和猴子怪死后,仍然被幻化出来的宝物。忍不想仰天大笑,这次真是值回价票了,只要能得到里面的幻化影像的宝物,我手下的就能解决身份问题,可以光明正大的行走在世以光明正大的行走在世间。

        催促猴儿们,立刻向下一道石门而去,我毫不停歇,一口气,打通到第十个石门前面,李叶说过,上次他们就是到了第十道石门,被阻挡住,不能前进。

        毫不犹豫,我推开石门,退在一旁,手下的猴儿们冲进去,墓室里,怪叫声,扑打声,乱做一团,我站在门口,四鬼护住我的四周,我观看片刻,里面的十只猴子怪,被围攻的跌落下风,我挥手把墓室里所有的猴子怪,全部收入到莲花里,嘿嘿,关上石门,四鬼在我周围护法,进入莲花,联合所有的手下,全力度化十指猴子怪,手下越多,度化的威力越大,时间不大,第十道石门里面的十只猴子怪被度化,我手下的猴子怪增加到三十一只。

        跳出莲花,我心中志得意满,手一挥,三十一只猴儿,在身边围着,哈哈哈,心里痛快,继续继续,下一个石门,推开第十一道石门。推开石门,没等照明符箓照亮墓室,我就惊呆了,这个墓室里,里面珠光宝气,财物无数,照耀的墓室,犹如白昼一般,中间有五只高大的巨猿,站立在墓室中间,墓室的最里面,是一个高大的宝座,整个宝座由白色的骷髅头制作而成,骷髅头里磷光闪烁,一个虚幻的身影在宝座上坐着,看不清楚脸庞,只见他,头戴乌沙,脚蹬蟒靴,身穿紫色的蟒絡袍,紫金色的腰带,手里拿着把二尺长的折扇,折扇上是合着的,拿在右手里,左手上拿着顶伞盖。

        我倒吸了口冷气,法宝啊,法宝,这个宝座一看就是个法宝,比着法器更强大的,更高级,宝走到了门口,只差临门一脚,没有好犹豫的,命令三十一只猴儿,冲上去,先搞定五只高大的巨猿再说,这五只巨猿,每一只都有四米多高,比着两个正常人的身高还要高出一截,三十一只猴儿,跳过去,围着五只巨猿,撕扯在一起。

        五六只猴儿对付一个巨猿,撕斗的声响,响彻墓室,我抽出狼牙棒,运起龙象大力神通,神足通,闪身到了巨猿脚下,一棒子砸在巨猿的脚面上,巨猿无声的嚎叫着,躺倒在地,没得说收起来吧,到手的实惠才使实惠,这五只巨猿,依着法子,比葫芦画瓢,全部收入进莲花里。没急着度化巨猿,我向墓室里面走去,里面的骷髅宝座,实在是太吸引人了,不弄到手,心里不舒服。

        走近宝座,宝座前面放着一张长条几,上面放着一卷道书,两个瓷瓶,一柄宝剑,没怎么仔细看,全收起来,墓室里面,不要说是宝座,所有的金银珠宝,财物瓷器,一丝一毫都没放过,直接把墓室里全部搬空。在墓室里面,仔细搜寻了好几趟,没再发现丝毫有价值的东西,迅速从来的洞口窜了出去,借着夜色掩护,很快下了山,找到放在偏僻处的奥迪车,发动车子,连夜赶回雀山县县城。

        回到家里,进入房间,我并没有急着处理墓室里得到的东西,而是脱下身上的衣服,洗了个澡,把换下来的衣服收进莲花里,换好睡衣,躺在床上,打开电视,看了一会,睡着过去。早上起来,在局里饭堂吃了早餐,回到办公室,关死门窗,连窗帘都拉上,进入莲花,把五只巨猿都用佛法度化没有去动骷髅宝座,先把道书拿了出来,翻开道书,并不是修炼的功法,而是炼化骷髅宝座的方法,骷髅宝座穿梭阴阳,蟒絡袍,天罗伞,阴阳伞,遮掩天机,幻化虚实,行走阴阳两界,随心所欲,无说不能。

        傻眼了,几件宝贝,都是法宝,想炼化,都需要水磨的功夫,不是三几天能搞定的。我思考再三,都放进莲花里,让我的手下,先慢慢的炼化着,道书上还提到两个瓷瓶,一个瓷瓶里,装的是驻颜丹,无论男女,吃上一粒,将会永驻青春,容颜不老,永远年轻漂亮。另一个瓷瓶里,装着的是起死回生丹,无论多危险的伤势,吃上一粒,将会起死回生,死了三天都能够就活过来,不管是不是道书上说的这么神奇,先放着吧,用的时候再说。

        余下的都是些黄金,宝玉,珍珠玛瑙,这些东西,在我手里也是个苦恼,不能变现,我存着也没用,等等见到王霞的时候,让她帮我出手了,变现成现金才是正理。收拾好古墓里的所得,我打开屋里的窗帘,开开门,泡了杯茶,慢慢的喝了起来,在整个雀山县县警局里,我虽说是个副局长的职位,但是来了这么多天了,除了头一天,和局里的同事喝了顿酒,见了一次正局长钟金发,几天来,姓钟的也没给我安排我主管的业务,局里原来有四个副局长,各管一摊,都分好各自的管区,加上我都是第五个副局长了,一个小县城,警局里五个副局长,不要说别人,我自己都心里想不明白,要这么多领导,天天不干事,上班净混日子的,在一起很有意思吗。

        不给我安排工作,我也没意见,我才十八岁,来就是混日子的,只要不欺负我,你们想怎么着都可以,闲着无聊,去靶场玩玩,整天在办公室待着,太无聊了。想到就去,去了局里设置的靶场,领了子弹,枪械,找个靶子,砰砰的练了起来,靶场里人不多,我来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等我打空二十几个弹夹,三三两两,进来几个同事,人都没意思,我把靶场的枪还回去,正往办公室走,打算坐一会,就去饭堂吃饭,快中午了,无聊一下,一天又要过去了,小日子太写意了。

        刚走到办公室门口,钟金发的秘书过来喊我,叫道:“孙局长,钟局长请你去开会,很重要的会议,请你务必马上去。”我转头看看他,钟金发的秘书,大概有三十多岁了,叫米小天,戴着一副近视眼镜,很文气的一个人,我看着他笑笑,说:“好,我马上过去。”“好的,孙局长,你先去办公室,我还要去通知其他几个局里领导,就不陪你一起去了。”米小天说着,转身走了。这个秘书不错,我比他年轻多了,不管他心里咋想的,对我还是很尊重的,见了我都不喊副局长,直接叫局长,几句话,说的我对他好感大增,人才啊,人才。

        办公室不用去了,去局里会议室吧,看看钟局长有何指示。去到会议室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好几个人,正局长钟金发,管理刑侦的刘副局长,李副局长,钱副局长,王长钟金发,管理刑侦的刘副局长,李副局长,钱副局长,王副局长,加上我,孙副局长,办公室李主任,刑侦队田大队长,都面熟,喝过一顿酒,都是来的第一天见过,我的手下败将们。县局里面所有的领导都开会,这个局面我还是第一次见,我进会议室后,找到写着我名字的座位坐下,没人和我打招呼,我也懒得理他们。

        没多大一会儿,人都到齐,钟金发开始讲话,我听不懂他说的啥,只看到他讲话讲的口吐白沫,气势高涨,地下开会的人,都是昏昏欲睡,我正感觉到无聊,钟金发突然问道:“孙飞副局,你同意我所说的观点吗?”我一愣,问我,我知道你说的什么屁话,但是当着这么多人,我也怎么说也得给这个孙子点面子,我毫不犹豫的说道:“同意,当然同意钟局长的观点,我坚决支持钟局长,我向大家保证,只要是钟局长提出的意见,我坚决支持。”底下坐的局里领导都是听的一愣一愣的,我丝毫不顾忌他们的感受,我就是混日子,谁找我说话,让我支持谁,我都乐意,反正过几个月,我拍拍屁股走人了,你们这些人都和我没任何关系。

        “嗯!孙飞副局的讲话你们都听到了,下面你们都谁还有意见吗?”钟金发问道。下面的人都在昏昏欲睡中,乱哄哄的发言,大致的意思,都是说同意,同意同意。这次是我进入单位以来,第一次正经的坐在座位上,体会会议室的气氛,没想到,罗里吧嗦,开会一直开到中午一点多钟,散了会,饿了,我准备去饭堂随便吃点,哪知午一点多钟,散了会,饿了,我准备去饭堂随便吃点,哪知道刚走下楼,秘书米小天喊住我“孙局长,钟局长想中午请你吃顿饭。”

        说的我一愣神,姓钟的请我,好啊,请就去吃,有人请不去吃,是傻的不成,我笑着说:“好啊,米秘书,去哪个地方吃。”“钟局长先走了,我开车带你去。”米小天说道。“好,那,走吧。”我说着跟着米小天就走。离着警局不太远,一个雅致的饭店,粮丰园,很清静的餐馆,我进去的时候,钟金发已经在屋里了,桌子上,已经点满了菜。

        “孙局,来,坐坐坐,今天我请客,你来了几天了,咱们也没好好的聊聊,咱们今天边吃边聊,联络联络感情。”钟金发说道。“谢谢,钟局长了,我就不客气了,今天你请客,你说了算。”我往桌子上一坐,开吃。“哈哈哈!孙局,豪气,爽快,我看你也像是部队上下来的,说话做事和我一样,都是爽快的很。来来来,咱们喝点。”说着话,钟金发举着酒杯和我碰了一杯,一口喝干了。

        我和钟金发连续碰了三杯,才开始吃菜,吃了一会,钟金发说道:“小米,你等下记着,给孙局安排好车子,秘书,警卫员,都要安排好,小米,不是我说你,这些都是你的失误,我年纪大了,事情也多,我记不住,你怎么不提醒我,让孙局来了好几天了,都是一个人,你工作没做好啊,小米。”

  https://www.biqiuge.com/book/37986/241272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