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最强弃少 >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因为他是张恒!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因为他是张恒!

        没有人会为了这点“小事”而拒绝许芷晴,即便是太一宫宫主,也只是用淡漠的目光瞥了张恒一眼,便不再理会。

        在她眼中,张恒就如同尘埃一般,显然是不需要在乎他的。

        一艘飞舟,腾空而起。

        飞舟之下,是连绵的云海,犹如浪潮一般,送着飞舟向前。

        许芷晴站在边缘,目光眺望着远方。

        “师尊现在等到了千载难逢的机会,要让我亲手杀张恒,你便没有利用价值了……所以,你不适合在太一宫久留,你太渺小,人人都无视你,这是好事,可是假如有一天,有人心情不好,拿你撒气,那么也不会有人为你说半句话……所以,等到了地方,你便直接离去吧。”

        她低沉的声音传来,这才是她真正的目的,带上张恒,为的是放他离去。

        “也好。”这一次,张恒没有拒绝,而是直接答应。

        只是他的目光却很是复杂,等到他的真正身份暴露之后,天知道许芷晴,会有什么反应。

        情之一字,最是难解。

        “希望他没事……”

        许芷晴幽幽说道,内心很是紧张。

        “少宫主此言差矣,这一次,他死定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

        却是走过来一个白衣女子,她面色冷漠之极,眸子里更是涌动着怨毒之意。

        “那个该死的家伙,这一次注定无处可逃,他会死,而且会死的很惨!”

        张恒看到来人,倒是不意外她为何会有这般强烈的怨气。

        此女,正是冷若霜。

        昔日在衡芜洞天,张恒曾经将其重创,掳走她的亲妹妹,之后更是将其杀死。

        这等仇恨,堪称滔天,冷若霜记挂到现在,一点也不奇怪。

        “师叔还在恨他吗?”

        许芷晴转过身子,看向冷若霜。

        她对于太一宫宫主,是敬畏而又尊重,对待冷若霜,显然是平等的姿态,眼眸之中疏离之意很明显。

        “我恨,我恨他不死!”冷若霜咬牙切齿,双眸如同钩子一般在许芷晴身上掠过,冷笑说道:“我知道,少宫主对他还是余情未了,所以,我要给你一个忠告,无论是公也好,私也好,你和张恒,都没有结果……即便是今日太虚老祖不去杀他,就凭他杀死了我妹妹,太一宫也要与他势不两立!”

        “据我所知,当初在衡芜洞天,是师叔等人,想要杀人夺宝,张恒不过是反击而已。”许芷晴针锋相对。

        她是少宫主,更修行了太上忘情录,要说是地位,更甚冷若霜,自然不惧她。

        “可她杀死了我妹妹!”冷若霜咬牙切齿。

        “难道你要他不反抗,站在原地被你杀吗?你要杀人夺宝,错在你,而不是他!”许芷晴说道。

        “少宫主,看来你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你竟然为太一宫的仇人说话……”冷若霜面目狰狞,她被许芷晴辩的哑口无言,在道理上占不到丝毫优势,于是她便不讲道理,幸灾乐祸的说道:“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少宫主再怎么支持他,也不能改变他的结果,太虚老祖,那可是化神强者,他亲自上门,斩杀张恒,乃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张恒一死,隐藏在暗中,迫于他的名声而不敢轻举妄动的人,将会倾巢而出,将逍遥谷,也夷为平地!”

        “你会看到,张恒创立的基业彻底湮灭!”

        “你更会看到,张恒死无全尸!”

        冷若霜看着许芷晴苍白的面色,仰天笑了两声,却是得意的朝着一边走去。

        望着她的背影,张恒微微眯着眼睛,说道。

        “蝼蚁岂能揣度巨龙?你不必把她的话当一回事。”

        “你不必安慰我,其实我也知道,张恒此次,凶多吉少,也正因为如此,我才要来,若是他真的有事,我便与他同行……”许芷晴摇头,闭上了眼眸。

        张恒斜斜的靠在栏杆上,心中却是冷笑。

        太虚老祖?

        倒是好大的派头。

        不过,他已经今非昔比,元婴之内无敌,至于化神,也未必就不能战!

        ……

        就在太一宫的飞舟在急速前进的时候,这个时候的逍遥谷上方天空,已经被一道道密密麻麻的长虹遮盖,这些长虹之上,更是有一道道阴影。

        这些阴影,正是飞舟这类飞行法器。

        许多宗门的修士,就站在飞舟之上。

        而那些长虹,则是普通修行者的遁光,他们早已听说了今日会有大战,于是赶来一观。

        “这里就是逍遥谷?倒是一个不错的修行之地。”

        几个性格桀骜的修士,抱着双臂,扫视着脚下的山谷。

        “只可惜,今日就要毁于一旦!”

        几声冷笑传来,说话之人,袖口处绣着姬家的族徽,显然是姬家之人。

        张恒的仇人,遍布天下。

        暗中看他不爽,嫉恨他的人,更是不少。

        今日齐聚于此,自然冷嘲热讽,无限看衰。

        一个金丹修士,看到山谷入口处有一座庞大的雕像,这座雕像足有百丈,其面目有些眼熟,细细一看,才发现雕刻的正是张恒。

        这座雕像,乃是逍遥谷弟子,花费半月时间,方才雕琢而成,不仅栩栩如生,更有几分聚灵效果,乃是逍遥谷的标志。

        看到张恒的雕像,便代表着到达了逍遥谷。

        这个金丹修士冷哼一声,路过之时,抬手就要毁掉这座雕像。

        但就在他即将出手的刹那,一个声音却是传来。

        “住手!”

        这修士一愣,回头看去,却是看到了一个男子。

        “班定边,你是什么意思?难道还要为那张恒助力吗?”

        此人,正是班定边,当初与张恒在衡芜洞天相识,有过一段短暂的交情。

        “不是。”班定边不敢犯众怒,直接否认,顿了顿后才说道:“这座雕像,雕刻的是张恒,你确定你要将其毁去?你就不怕他事后报复吗?”

        “哈哈哈,报复?你在说什么笑话?今日太虚老祖亲自杀他,难道他还能活下来不成?”许多人大笑。

        “为何不能?”班定边反问。

        “为何能?”众人问道。

        “因为他是张恒!”班定边斩钉截铁的说道。

        一句话,却是让众人愣住。

        因为他是张恒……

        许多人都沉默了。

        无论他们恨也好,怨也罢,都不可否认,张恒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物。

        就比如说这一次,在蓬莱掀起了轩然大波,震惊天下。

        这种事情,虽然是胆大包天,但要是没实力,他又岂能做得到?

        人们已经记不清楚,张恒多少次在逆境中崛起,每当人们认为他不行的时候,他总是能够触底反弹,创造出一个个奇迹。

        所以说,这一次,哪怕是太虚老祖要亲自杀他,可张恒,也未必就没有胜算。

        不为别的,就因为他是张恒。

        “就算他是张恒,可对方是化神啊……”

        刚刚那个金丹修士嘴巴上还不是很不服气,嘟囔了几句,气焰显然弱了许多。

        他也不提毁掉雕像了,摸着鼻子,从一侧绕开。

        毁雕像这种事情,还是交给太虚老祖这种强者去干吧……

        在修行界,张恒天然便携带着巨大的“流量”,有关于他的事情,往往都能轰传天下,而如今,更是化神强者亲自出手,要来杀他,自然是引得无数人前来围观。

        当然,这些人里面,也不缺少居心叵测,等着他落败后,随着杀入逍遥谷,捞取好处的投机者。

        人们在等待,而逍遥谷内,一片寂静,他们也在等待。

        半个时辰后,逍遥谷上方的那一片虚空,忽然一阵扭曲,一个青衣老者,从中一步踏出。

        “太虚老祖来了!”

        众人惊呼。

        太虚老祖出现,当即便冷哼了一声,他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挥手,朝着底下狠狠的一按!

  https://www.biqiuge.com/book/36921/279918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