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最强弃少 > 第九百八十四章: 自困樊笼

第九百八十四章: 自困樊笼

        “贱婢,你敢背叛瑶池?”王曼丽声音陡然尖锐了起来,她抬手一指,就要毙掉青泥,不给她开口说话的机会。

        “有我在,你也敢杀人,是活腻了吗?”张恒并指为剑,在空中一划。

        五色剑光冲霄而起,一股森然剑意从中逸散出来,人人变色,不敢与其争锋,王曼丽神色凝重,仓促抵挡,但是却被击退了十几步,脸色也变得煞白。

        “再有下一次,我直接斩你!”张恒指着她,丝毫不客气。

        王曼丽气得发抖,但却真的不敢做什么了,她只是死死的盯着青泥,恨不得用目光将其杀死。

        “你说你知道李念薇在哪里?”张恒问道。

        “是,我的确知道圣女的下落。”青泥眼中露出刻骨铭心的悲伤和恨意,说道:“我从小便被带到瑶池,成为了圣女的侍女,后来,我与日月宗的李慕白相识,两情相悦,私定终身……但这却触犯了门规,长老问罪下来,日月宗不敢担任罪责,逼死了慕白,平息了此事,而我,也被罚劳役三十年……”

        “但是这一次,他们想要李代桃僵,便将我提出来,欲要将我嫁给前辈。”

        “前辈心中固然不愿,而婢子我,也是满心恨意。”

        她简单的诉说,字里行间很是平淡,却是难掩她心中悲凉。

        看其模样,丝毫不像是伪装。

        “放肆,你触犯门规,竟然还敢怀恨在心,早知如此,当初就该将你直接毙掉!”一个瑶池女修勃然大怒。

        “我本来就不想活了,慕白已死,我又何必独活?”青泥惨笑,说道:“只是,我真的没有想到,堂堂瑶池圣地,竟然是这种嘴脸,一方面有森严门规,禁止弟子与男子接触,另一方面却又要将圣女嫁出,与人联姻……”

        “大胆!”

        王曼丽忍不住再次出手了,张恒侮辱瑶池也就罢了,青泥凭什么?她只不过是一个卑贱的婢女,狗一样的东西。

        她打出一件歹毒的古宝,上面有着阴损的歹毒诅咒,直接冲着青泥而来。

        “你当我的话是放屁吗?”张恒眼皮一抬,杀戮之矛投掷而出,滚滚雷光爆发,直接将诅咒之气泯灭,歹毒的古宝直接被杀戮之矛砸飞了出去,灵气消散,变成废铁。

        而张恒也是一步迈出,直接杀向王曼丽。

        他脚下在虚空中连踏九步,每一步都比之前更加沉重,九步之后,他的体内爆发出恐怖的力量。

        “人王印!”

        张恒背后浮现出人王虚影,然后径直砸了下去。

        王曼丽吐血,作为元婴修士,她竟然只有勉强招架之力。

        张恒咄咄逼人,越打越是强悍,他血气如火山,剑气如龙,手段频频而出,打的王曼丽口吐鲜血,节节败退。

        “张恒,你真的要为了一个下贱的婢女与瑶池结死仇吗?”她又惊又怒,挣扎问道。

        “你高估了自己的重要性,瑶池不会为了你与我彻底翻脸,因为她们对我仍然存有忌惮之心……反之,就算我做瑶池的狗,唯瑶池马首是瞻,可是有朝一日我的实力不足了,瑶池也会将我弃之如敝履!”张恒眼中闪烁着金色的神光,冷冷说道:“我早就说过,你再敢出手,我必然斩你!”

        话音落,他一脚踏出,力量完全爆发,将王曼丽再次从空中踩踏而下。

        但是这一次,相比于之前,却是动了真格。

        她的胸膛直接炸开,鲜血飞溅,身受重伤。

        张恒手掌一挥,魂幡闪烁而出,森罗鬼蜮瞬间将其覆盖,已经重伤的王曼丽没有办法反抗,无穷无尽的鬼物扑了上来,将她吞的干干净净……

        这一幕,让人毛骨悚然,瑶池众女修噤若寒蝉,再也不敢放肆,而那仅剩的元婴女修,也是脸颊煞白,眼中露出惊恐之色。

        张恒真的是一个疯子,他似乎不知道敬畏为何物,竟然真的就将王曼丽斩了!

        “现在你可以说圣女的下落了。”张恒看向青泥。

        “好,杀得好!”青泥露出快意之色,她似乎真的没什么好惧怕的了,一个存了死志的人,才是真正的无畏。

        “但我有个条件。”

        “你说。”

        张恒说道。

        “我告诉你之后,放我离去,我要去寻慕白孤坟,与其葬在一起。”她凄然说道。

        生不能同床,死也要同穴,她很坚定。

        “好。”张恒点头,眼中露出几分复杂之色。

        情之一字,最是难解。

        想必与他,已经用情极深的青泥,才是真的疯子。

        “我被逼穿上嫁衣的时候,曾听为我化妆的嬷嬷闲谈,圣女似乎也很不满瑶池的做法,曾与宗主争吵,最终无果,她干脆以巡视东郊坊市为理由,离开了宗门,想要眼不见为净。”青泥说道。

        “东郊坊市?”张恒瞥了一眼瑶池女修的神色,见她们脸色难看,便知道此事不假。

        于是他便点了点头,做出了个请的动作。

        青泥毫不留恋,直接离去。

        “你真的要去抓瑶池圣女吗?”独孤胜问道。

        “相比于蓬莱的直来直往,瑶池的阴险算计,更让我愤怒,所以我必须要让他们吃个大亏!”张恒冷笑,说道:“不过我不会对圣女怎么样,只是请她来逍遥谷做客一段时间。”

        做客?

        独孤胜神色诡异,张恒太狠了,是,他是不会对李念薇怎么样,可是外人会信吗?

        与他有婚约的瑶池圣女被他抢了去,在逍遥谷居住一段时间,这可真是黄泥巴掉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李念薇说不清,瑶池更说不清……

        “就应该这么干,娘的,瑶池实在是阴险,若不是我们警醒,前来验货,搞不好还真的要吃个暗亏!”独孤胜拍手称快,非常赞同此事。

        二人在此交谈,没有避讳瑶池女修。

        她们听着,却是觉得惊心动魄,有很多人眼神闪烁,已经在思索传信给瑶池和圣女,早早做准备了。

        但张恒却在想到了此事,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们。

        “怎么?想要报信?”

        众人心惊胆战,尤其是那几个正在打小算盘的,更是如见鬼一般,连忙低下了头。

        “我,我们没有这种想法……”有人哭丧着脸回应。

        她很恐惧,生怕张恒杀人。

        “之前还是一副你要跪求瑶池的姿态,现在怎么一个个都卑躬屈膝了呢?”独孤胜狂揭伤疤,嘲讽道。

        瑶池众人敢怒不敢言,蔫头耷脑。

        张恒并指为剑,直接在她们身侧留下一道道剑气,将她们围住。

        “想要离开或是给瑶池传信,就必须要破了我的剑气,但只要你们敢破,我便会杀回,无论天涯海角,定然把你们追杀致死,你们可以怀疑我的这句话。”张恒淡淡说道:“不过,你们也可以放心,只要你们老老实实,八个时辰后,剑气会自行消散。”

        说完这句话,他便拉着独孤胜,直接离去。

        瑶池女修们大眼瞪小眼,似乎不敢相信张恒真的就这么离开了。

        “我们,真的要在这里等待吗?”一个女修怯生生的问道。

        下意识的,大多数人都看向元婴女修。

        她脸色难看,僵在原地,久久不语。

        过了半晌,有人叹息,嘀咕了一声。

        “不留在这,又能怎么办呢?”

        一时之间,瑶池众人竟然有些茫然。

        怎么回事?

        她们可是瑶池的修士啊,地位崇高,身份尊贵,如今却遭到了这种待遇。

        如果说张恒布置阵法,将她们困住,她们倒还好受些。

        可是偏偏,这些剑气不强,她们随便一个人就能将其破去,张恒将选择权交到她们身上,这便让她们耻辱了。

        “宗主啊,这次你可能错了……”元婴女修心中叹息,喃喃说道。

  https://www.biqiuge.com/book/36921/278649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