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最强弃少 > 第九百五十章: 元气大伤

第九百五十章: 元气大伤

        老者自然无法给出回应,但他的眼中,却是露出了强烈的惊恐之意。

        自认为能够以元婴实力行走天下的他,不认为有人能是他的对手,但如今,却在张恒的手下,吃了大亏。

        这一幕,不仅仅让他无法接受,更让那些背叛了龙虎山,拿他当神明看待的老道们如丧考妣。

        怎么会这样?

        神使大人败了!

        神也会失败吗?

        他们六神无主,身子晃动,眼里满是茫然。

        局面的翻转,让他们很难有什么主意,一时之间,每个人仿佛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神使大人都变成了这样,那么作为叛徒的他们,又是什么下场?

        此事,他们不去想,不敢去想,但是心里隐隐,却是有某种觉悟。

        竟然胜了!

        这老者的实力,虽然只是元婴初期,但是他肉身强悍,又有第三只竖眼,其实力,接近中期,但是却败给了张恒!

        此子难道是天人转世吗?

        龙虎山老道们想要欢呼,但是喜悦之情到了嘴边,却是又生生咽了回去。

        他们怎么高兴的起来?

        本来,龙虎山与张恒关系不错,此次共患难后,更该建立牢靠的关系。

        可是,他们却喊打喊杀,把事情弄成了这样,更是将张恒坑到了悬棺大阵里,险些丢掉性命

        君不见方才张恒所言,与龙虎山的恩怨,已经一笔勾销!

        此番,他已经不欠龙虎山丝毫,反倒是龙虎山,欠了他一笔天大的人情债!

        可惜,可惜啊

        明池道人吞下几颗丹药,慢慢的恢复着,可是他的心情,却并没有多好。

        看着远处的张恒,他的眼里满是复杂。

        哈哈哈哈,老鬼,你说让谁当奴仆来着?独孤胜狂笑,落井下石,狂踹老者。

        老者气的连连咳血,但是却动弹不得。

        如今的他,有一种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感觉。

        而张恒,却是一步步的朝着天师大殿的方向走来。

        不好了,他过来了!

        有叛徒老道大吼!

        他们是惊弓之鸟,看见张恒,根本没有战意,而是如同看到了阎罗王一般,有一种大限将至的感觉,他们连连后退,脸色惨白。

        阁下请住手,有话好好说!

        一个老道壮着胆子开口,想要与张恒讲和。

        咻!

        张恒沉默向前,并指为剑,斜斜的一剑斩落,一大片鲜血迭起,这个老道当场被屁成两半,哼都没有哼一声,就直接变成两半尸体。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有老道跪下,痛哭流涕。

        我愿意做牛做马,终生侍奉前辈!

        他很卑微,只想活命。

        但张恒只思考了一瞬间,便直接将其杀死。

        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天地大变,元婴恢复实力,此人是元婴境界,不好控制,留下他,很有可能反水。

        说起来,还是死人比较好。

        死人还能炼制傀儡,这么多强者的尸体,对于他来说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起码数十金丹傀儡,再加上这些元婴修士,他们死后只怕是傀儡级别到达不了元婴,这也是限制之一,没有任何办法,但是用他们尸体炼制,至少也会是金丹大圆满。

        这对于逍遥谷的实力,是巨大的补充。

        他们当然不知道张恒的想法,若是知道,定然会更加的绝望。

        有人浑身冒冷汗,选择铤而走险,拔剑指着龙虎山众人,威胁道。

        你停下,若是再往前走,我就杀了他们!

        张恒的回应很平淡,也很随意。

        杀吧。

        众人一惊。

        什么?

        张恒淡淡说道。

        我不欠龙虎山,是他们欠我,你要杀他们,威胁不到我。

        他甚至做了个请的动作,让对方快点杀。

        但越是如此,对方越是崩溃。

        他看着张恒淡然的模样,心中笃定,他不是在虚张声势,而是真的不在乎这些老道士的生死。

        既然如此,那这种威胁还有什么意义呢?

        很多人都瘫软了下来,张恒如入无人之境,每走一步,便杀一个人。

        张道友请住手,既然你不帮龙虎山,那么与我等也无仇,我们可没有害过你!几个老道哭诉。

        你们是神族的走狗,我很讨厌神族,但我如今应当还不是那个所谓神王的对手,我只能杀你们这几条狗出气。张恒回答的很坦然。

        若是他实力足够,这便杀去神族大本营了,可是他实力不足,那么就只能杀死这些叛徒了。

        这群人在他眼中全部都有取死之道,勾结外族,残害同门,放到哪里,都是死罪。

        张道友,我错了,求求你给我一次机会!

        他们哭诉的声音更大。

        你们修行了这么多年,又不是小孩子,竟然还让我给机会?

        张恒摇了摇头,一步杀一人,如同闲庭散步一般,鲜血飞溅,不断有人倒下。

        我和你拼了!

        有人暴起,想要与张恒搏杀。

        但是张恒一指点出,直接将其脑袋打碎,脑浆都迸射了出来,非常的凄惨。

        老道们战意来得快,去的也快,犹如待宰猪羊,张恒将他们全部杀光,不过只用了片刻时间。

        他杀人之时,如同艺术,一滴血液也没有沾染到自己,此刻依然显得非常干净。

        这分潇洒,让龙虎山众人心头凉。

        尤其是明德道人,更是低下头,生怕张恒杀他泄愤。

        在他们眼中,此刻张恒就是不折不扣的魔王,哪怕他拯救了龙虎山,但是却心肠冷硬,若是有足够的理由,或许连他们也会杀死。

        但张恒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们一眼,便取出储物戒,收走了这些尸体。

        要知道,这些尸体上都带着储物戒,死去的修士,都是龙虎山强者,他们身家不俗,对于张恒来说,是一笔巨大的横财。

        其中,或许还有不少龙虎山的功法和机密,但是现在,却没有人在乎这些了。

        即便是有人想到,也不敢说。

        张恒捡起了天师剑,抚摸着黑色的皮质剑鞘,喃喃说道:这剑鞘有古怪。

        器灵明显沉睡了,不知道外界生的一切。

        原因不需要多想,定然是这些修士接近了天师剑,用剑鞘将其制服。

        他们谋划了这么多年,这最关键的一步,自然考虑的很是详尽。

        张恒看向王腾,问道:你可知道这剑鞘是什么材质?

        王腾是他唯一没有杀之人。

        主要是没有价值,拿他炼制傀儡,都太弱,张恒懒得动手,便留下了他的命。

        王腾两股战战,丝毫不敢隐瞒,说道:这是用神王的皮炼制而成的剑鞘,可以隔绝器灵的感知。

        神王的皮?

        张恒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之色,却是直接将天师剑拔出。

        天师剑刚刚重见天日,器灵便立即苏醒了。

        生了什么?

        它感觉到了强烈的血腥味。

        其实在沉睡之前,它就意识到了不对,但是已经晚了。

        天师剑苏醒,带给龙虎山众人极大的底气,很多道士瞬间扑了过去,眼泪横流。

        在众人的哭诉之中,天师剑知道了生的一切。

        该死的三眼神族!

        天师剑暴怒了,一股强烈的气势冲天而起,险些将天师大殿掀翻。

        器灵显化,是一个老者形象,他一挥手,剑气四射,那些沉睡的龙虎山强者,此刻都苏醒了过来,却是如梦初醒。

        这是混乱的场面,等到所有人都得知生了什么事情后,自然是引起了更为强烈的情绪波动。

        但张恒,从头到尾都没有参与其中,他抱着双臂,静静等待众人安静。

        这一次,龙虎山损失的有点大,接近一半的高端战力,尽数灭绝。

        就连当代天师,也死了。

        没办法,作为天师,他一定是要目标。

        至于金丹,也是损失惨重。

        这种损失,称得上伤筋动骨,足以让龙虎山从顶级层次跌落

        天师剑器灵显然明白这一切,他脸色很是难看,长叹一声,看向了张恒,眼中,露出许多的不可思议。

        真难以想象,昔日刚刚入金丹的小子,却成了我龙虎山的大恩人。

  https://www.biqiuge.com/book/36921/277917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