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最强弃少 > 第九百四十三章: 生死之气

第九百四十三章: 生死之气

        “娘的,真晦气,早知道会被人吊在这个鬼地方,老子就不跟你来凑热闹了。”独孤胜很惆怅,埋怨了很久。

        偌大一座绝壁之上,寂静而又空旷,唯独他的声音,让此地多了些喧闹。

        而张恒,却是在打量此处。

        龙虎山悬棺是一处奇景,这块绝壁被称之为道葬之地,只有在龙虎山有地位,且做出贡献者,死后的才能葬在这里。

        一样望去,此地有无数悬棺,就在这绝壁之上平滑的摆放。

        此地群山陡峭险峻,山林之间没有任何野兽生存,因为有一股诡异的气息,在此地酝酿,使得没有活物敢轻易靠近。

        群山之下,是一块平滑的绝壁,张恒发现,这块绝壁就像是一面镜子,每当自己去看的时候,都能在绝壁上清晰的看到自己的倒影。

        这不是一个好现象,他感觉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绝壁之上笼罩,让人无法修行。

        无数悬浮在空中的悬棺缓慢的游荡,就像是宇宙之中的浮游物质,漫无目的,自由的摆动,唯独一口古老的青铜巨棺,平放在众多悬棺中间。

        它很巨大,足有数十米,是所有悬棺的中心,细细去观察,就可以看到其他悬棺的浮动,都是以青铜巨棺为中心的,没有丝毫的偏移。

        绝壁之下,是一条漆黑的大河,河流很安静,没有流水声,也没有任何的生机。

        张恒感觉到,这条河之中有大凶险,即便是元婴修士坠入其中,也要没命。

        “这个地方很不简单。”张恒感慨道。

        “废话,龙虎山的悬棺大阵,天下闻名,我爹曾经说,这里是一处绝地,除非有人能够打破生死的平衡,不然肯定要困死在这里,就算是龙虎山的老道士,也没有能耐把人从这里解脱出去。”独孤胜哭丧着脸:“我被挂在这里,跟个二傻子一样,幸好此地没有炽烈的阳光,不然我肯定要被晒得风干,随着岁月的流逝,变成一块风干的腊肉。”

        这不是虚言,许多被挂在绝壁之上的人,都是这种死法。

        “方才那几个老道的说的祖师预言,你怎么看?”

        张恒四肢展开,被无数道链条锁住,他显然是重点照顾对象。

        “龙虎山祖上出过许多赫赫有名的天师,能够预知后事,也在情理之中,看今天这阵势,他们的说法应该不假。”独孤胜说道。

        “你觉得我们会是预言中的夺剑之人吗?”张恒询问。

        “当然不会,我们压根就没有这种想法,怎么可能是我们。”独孤胜苦笑,说道:“何况,看他们那严阵以待的架势,这夺剑之人应该来头不小,再不济,也不至于被挂在这种鬼地方吧?”

        “我也认为我们不是预言中所说的夺剑之人,今日我们来此,应该只是巧合。”张恒眼中露出一抹感兴趣之色:“你说,会不会有一种可能,真正的夺剑之人,根本就没有出现,碰巧来借剑的我们,先给他们踩了雷?”

        “完全有可能……”独孤胜一惊,说道:“真正的夺剑之人,肯定蓄谋已久,本来龙湖山庄这帮老道士若是防备起来,他们或许还不会那么容易得逞,可是好巧不巧,老道士以为我们是夺剑之人,利用悬棺大阵将我们锁住,此刻他们定然放松了警惕,说不定这就给了夺剑之人机会!”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今天的事情,没有那么容易结束。”张恒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若龙虎山的老道士真的以为他们就是夺剑之人,那么八成要吃大亏。

        “这么一想,小爷倒是觉得心里头很畅快,这群不分青红皂白的老家伙,活该倒霉,可惜,要是能亲眼看到他们的倒霉样那就好了。”独孤胜先是得意,接着又郁闷:“不过想想,还是我们更倒霉,这帮老牛鼻子不识好歹也就罢了,可为何是我们两个倒霉?被挂在这鬼地方,这可是悬棺大阵啊,唉!”

        最后,他深深的叹息。

        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他无法动用灵力,四肢更是没有丝毫气力,只能被挂在这里。

        这是一种残酷的刑罚,时间越是流逝,煎熬越是难耐。

        总有一日,生机耗尽,风干在这里。

        “悬棺大阵,也未必不能破。”张恒眼中划过一抹精光,却是淡淡说道。

        “什么?”

        独孤胜瞬间亢奋了起来,眼中迸出狂喜之色。

        “哈哈,我就说嘛,你老张可是个怪物,为什么连反抗都不反抗,就被挂在了这里,原来你早就有破阵之法了……让我猜猜,你肯定是肚子里憋着坏水,等着老道士们吃大亏的时候去看好戏吧!”

        闻言,张恒轻轻摇头,却也不解释。

        等龙虎山吃大亏,然后再去看戏?

        他可没有这种闲情逸致。

        真正让张恒做出这种抉择的原因有二,第一,他心中也有几分怒意。

        这怒意,不仅仅是对龙虎山,更是对那夺剑之人。

        不管是巧合还是什么,总之,莫名其妙的替他人背锅,张恒当然不可能有什么好心情。

        他很想看看,这所谓的龙虎山大劫,以及龙虎山祖师预言的夺剑之人,究竟是什么样子?

        这世间,敢于算计龙虎山的势力,屈指可数。

        三大圣地,飘香楼,唯此而已。

        但,张恒却觉得,事情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先说蓬莱和飘香楼,逍遥谷一战,大败而逃,自身都焦头烂额,哪里还有闲情逸致布局算计龙虎山?

        再说瑶池,她们的精力仍然放在寻找姚子禾上。

        灵山,倒是有可能。

        但不要忘记,灵山素来有一副伪善的面孔,他们与龙虎山无冤无仇,做出这等事情的几率也不会很大。

        可,若不是这四方势力,天底下还有谁有这种实力算计龙虎山呢?

        这便是第一个原因,但对于张恒来说,第一个原因,只是次要。

        真正让他甘愿被悬棺大阵束缚的主要原因,其实是玄天树!

        自从吞噬了建木之后,玄天树就进入了沉睡期,按照张恒的预测,它早就应该醒来才对,可是如今快要两年的时间,玄天树依然毫无动静,这便让张恒不得不产生了担忧之情。

        可就在方才悬棺大阵发动的时候,他却忽然间感觉到,许久都没有的玄天树,竟然传出了一股渴望的讯号。

        它渴望的是什么?

        张恒之前还没有想明白,此刻,才恍然大悟。

        玄天树渴望的,不是其他,而是维持着悬棺大阵的生死之气!

        准确来说,其实是生气!

        “玄天树乃是天地之间第一奇树,一旦进入成长期,其枝蔓便可以触及到仙界,每隔一段时间,接引一缕仙气降临,这一缕仙气,正是我所要之物,也是我在资源贫瘠的地球,重返巅峰的希望所在……”张恒心中喃喃,将其中缘由猜测的七七八八:“但,我所拥有的这颗玄天树,其实并不完整,当初在拍卖会上得到的时候,它就已经奄奄一息,这是先天的不足,需要生气弥补。”

        “悬棺大阵之中,充斥着生死之气,玄天树只需要摒除死气,吸收生气,那么就能弥补先天的不足,从沉睡中苏醒,进入成长期!”

        “而生气被吸走,悬棺大阵的生死平衡,也会被打破,到时候,此阵,也就破了!”

        张恒眼中划过一抹精光,完整的计划,已经刻印于心。

        但是,他却并没有打算告诉独孤胜。

        玄天树的存在,不适合告诉人,在亲近的人也不行,怕的不是被出卖,而是有些事情,不知道反而是一种幸运,知道的太多,或许还会招来厄运。

        就在张恒此刻酝酿着吸收悬棺大阵之中的生气之时,此刻的龙虎山之中,却是渐渐的有一股血腥味弥漫。

        很淡,一阵风吹过,便已经消散。

  https://www.biqiuge.com/book/36921/277536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