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最强弃少 > 第九百二十一章: 故人

第九百二十一章: 故人

        距离通天河三十里外的一处荒山之中,虚空扭曲片刻,一个狼狈的身影从中跌出。

        此人一头白发,气息萎靡,连续喷出三口血,这才勉强抬起头,打量四周。

        “此地陌生,我之前没有来过……但虚空鼎传送的范围定然不远,此地不可久留,妖域追杀,片刻将至……”此人自然是张恒,他没有任何恢复的时间,直接爬起,朝着天空中飞遁而去。

        从樊笼之中脱困,对于他来说一件是喜事,但他却并没有任何喜色,因为他知道,此刻的妖主定然已经发狂,若是不能逃脱他的追杀,自己先前所做的一切,都将没有任何意义!

        “这一次,妖主被我坑苦了!”

        张恒回想自己所做之事,却是咧嘴一笑。

        他没有丝毫后悔,身为敌人,自当无所不用其极,就算将天魂融血丹留给妖主,难道妖主就会放过他吗?

        张恒驾驭着遁光,朝着正前方飞遁。

        他心中所想,很简单,那就是在妖域之人发现他之前,先拉开一定的距离。

        起码,也要给他喘息的时间。

        施展五帝伏魔神拳的后遗症非常严重,几乎让他瞬间变成了废人。

        而他的寿元,更是只剩下了八十年!

        对于绝大多数的修行者来说,这种打击,足以绝望。

        但是对于张恒而言,就算是八年,也已经足够,更别说八十年了……他只要活下去,提升修为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只要修为不断突破,寿元自然也会增长!

        “来了……”

        张恒飞出百里范围,但是却感觉到许多庞大的神念狂涌而来,将他锁定。

        与此同时,在通天河方向,妖气冲天,有一道道恐怖的杀机暴起,从四面八方冲他而来。

        妖族们已经发疯了……

        许多妖王一开始就现出了原形,无论如何,也要将张恒留下。

        张恒脸色略显苍白,生机,只有一线而已。

        如今他做到了自己所能做到的一切,若还是不能逃脱,那么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会认命。

        他的眼中涌出一抹决然,若真是到了万不得已,他即便是拼着陨落的代价,也要重创追兵!

        天无绝人之路,就在张恒酝酿着拼命之念的时候,一道强大的神念,忽然间如潮水般涌来,将他整个人吞没。

        “本来我都快要去妖域寻你了,没想到你居然自己逃出,有意思……看这些妖族疯狂的模样,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这声音之中,带着几分俏皮,几分好奇,唯独没有恐惧。

        就好像,发声之人,并没有将这些疯狂的妖族看在眼里。

        “前辈若是有疑问,还请保我安全,到时候,晚辈丁当为前辈解惑。”

        张恒不知此人身份,也不知是喜是忧,但他却毫不犹豫的踏前一步,拱手说道。

        起码可以确定的是,此人不是妖族。

        若是妖族,便不会对他这般和颜悦色。

        知道这一点,对于此刻的他来说,已经足够!

        “你是个聪明人。”

        发声之人,似乎知道张恒心中所想,却是赞赏说了一句。

        下一个瞬间,一道粉色的绸带,忽然间自远处飞来。

        “抓住它!”

        闻言,张恒一把拽住绸带,紧接着便感觉到一股沛然大力,将他整个人拽起。

        就看到一片彩色的霞光闪烁,张恒便消失不见。

        不到三个呼吸的功夫,方才张恒所站立之处,便有数道庞大气息降临。

        “人呢?”

        “突然间消失!”

        “到底去哪了?”

        各大妖王怒吼,煮熟的鸭子居然飞了,他们放出神念,但是却找不到张恒的半点踪迹。

        “有高人救他!”妖主脸色森冷,拳头一握,方圆百里的所有山川,草木,全部夷为平地。

        “张恒!!!”

        他不甘怒吼,却是在心中,永恒的烙印了一个名字。

        ……

        三千里之外的一座断崖之上,张恒落了下来。

        彩色的绸带飞回,被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握在手中,她回过头来,俏丽的容颜上浮现出一抹玩味之色。

        “又见面了。”

        张恒看到对方,眼中微微一惊,但旋即,又转为平静。

        “看来仙子已经恢复了记忆,再也不是当初浑浑噩噩的模样。”

        救他之人,严格来说,还算是他的故人。

        远古时期的瑶池神女,姚子禾。

        当初张恒将她从石王中切出的时候,姚子禾虽然也是绝美,但却显得有些迷茫和刻板,那时候的她记忆混乱,只有本能。

        但此刻却是灵动之极,一颦一笑之间都有一股让人心醉的魅力,她嘴角挂着一抹浅笑,乌黑的长发披肩,一袭粉色的宫装长裙,就像是花丛中的仙子,降临世间的精灵。

        “记忆,早在你进入衡芜洞天之前,就已经恢复。”姚子禾浅浅一笑,说道:“沉睡无数岁月,一朝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你,说起来,你倒是我的救命恩人。”

        闻言,张恒却是并不居功,他知道姚子禾没有恶念,所以也不拘束,盘膝坐下,吞下不少灵药,勉强恢复了些元气,这才说道。

        “仙子沉睡于石王之中,定然不会是巧合,想来,应该是早在远古时期就定下的算计……就算我不切开石王,仙子也会有自然苏醒的一天。”

        姚子禾眼波流转,似乎并不意外张恒能够猜出,浅笑道。

        “你说的不错,但我依然要念你的恩情,如果不是你将我从石王中切出,我起码还要在里面沉睡数十年。”

        她一身粉色长裙锤地,走动之时拂动地面,却丝毫不染尘埃,亮丽的粉色在他身上丝毫不会觉得艳,反倒是衬托的她愈发灵动和窈窕,高耸的酥胸,纤细的蛮腰,浑圆的臀部,挑不出丝毫的瑕疵,她钟天地灵秀,仿佛是上天完美的杰作。

        但张恒却是知道,她有一段悲惨的童年,她此生也并不快乐,虽然贵为瑶池神女,但是她却永远失去了自己的亲人。

        他想到了自己破剑祖大阵时看到的画面,直到临死之前,剑祖还在想着自己的妹妹。

        因为他知道的足够多,所以他对于姚子禾也并没有什么敬畏,反倒是有些亲近,或许她也是如此,因为被张恒从石王中切出,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他,于是才露出款款浅笑。

        此景若是在远古,定然会让许多人震惊,因为姚子禾素来冷漠,很少对人微笑。

        “仙子若是要念恩情,倒是不必,因为这次,本是必死局面,却是因为仙子的忽然出现,救了我的性命,如此来说,我们倒是两清了。”张恒说道。

        这一次着实是凶险,如果不是姚子禾到来,张恒很难活命。

        “说起来,你是个聪明人,聪明人不该干傻事,我不知道你在妖域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但是看那些妖族的模样,分明是气急败坏,要和你不死不休……在没有逃命的把握之前,你为何要将他们得罪到这一步?”

        姚子禾不施粉黛,肌肤却仍然雪白晶莹,她的眸子如同秋水一般,凝视着张恒。

        “很简单,我不希望自己的命运握在别人掌中……是生是死,岂能让妖族决定?所以我必须要争,哪怕生机只有一线,我也要争取……因为我不争,便连这一线也不会拥有。”张恒坦然说道。

        凡事不可能有百分百的把握,只是此事他不得不做,于是就不会去管什么把握。

        “有道理,若不是你争这一线生机,自己从妖域中逃出,我就要上门去要人了,不过这帮妖族,可不会给我面子,到时候,说不定还要有一番恶战……”姚子禾饱满的红唇轻启,轻声说道。

        “上门要人?”张恒一怔。

        “不错,其实我已经在此等你一年半了。”姚子禾说道。

  https://www.biqiuge.com/book/36921/276184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