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最强弃少 > 第七百四十四章: 污人清白?

第七百四十四章: 污人清白?

        一战灭绝十个金丹初期修士,还有两个金丹中期修士,此等战绩,绝对算得上是显赫了!

        最关键的是,张恒仅仅只有金丹初期,还只是个结丹不久的年轻人……如此一来,这一战就算得上是震古烁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世间能被称之为人杰者,若是与此子相比,都将黯淡无光。”

        “只怕是圣地的圣子和圣女,也要逊色几分啊!”

        “此子堪称古往今来第一奇才!”

        人们看着张恒,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他们感觉,自己正在见证一段神话的诞生。

        “丹丘和莲儿与此子交好,只怕是我丹鼎派最大的福源!”丹云子在短暂的震惊之后,却是本能的,站在了宗门的角度上去思考问题。

        少许之后,他的脸上露出了庆幸的笑容。

        还好,在牛耳山遇到危机的时候,丹丘力排众议,选择雪中送炭,如今来看,丹鼎派很有可能因为此事,而得到极大的好处。

        就算是没有好处,能与张恒这样前途无限的人缔结关系,那也是巨大的收获。

        当然,他看的出来,张恒恩怨分明,绝对不是那种有恩不报的人。

        “丹丘果然适合做掌教,很多事情,他看的比我清楚的多……”

        丁不二心里头的那点小小意见,此刻也消散了,转为对丹丘的佩服。

        事实上,想到这一点的人很多,许多人都以赞叹的眼神看向丹丘,认为他真是眼光独到,早早就看出了张恒的潜力。

        感受着众人的眼光,丹丘却是哭笑不得。

        “哪里是我的眼光好,非要说识人之明,那还得是莲儿……”

        丹丘看向了自己的弟子。

        她绝世而独立,犹如九天之上降临的仙子,堪称是国色无双了。

        可是,她偏偏看上了这样一个优秀的男子……

        丹丘轻叹,对于自家弟子的感情,他是彻底的没有办法帮忙了,张恒的优秀,已经出了他的想象……

        然而青莲仙子却没有想那么多,她只是怔怔的看着张恒,眼里没有敬畏,也没有担忧。

        她的脑海中,闪烁出一幅幅二人的画面。

        说实话,不算是很多。

        可是每一幅画面,她都记得很清楚。

        她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女子,寻常男人岂能入她的法眼?

        见过了这等优秀的奇男子,她更不可能对别人倾心了,这是她的幸运,也是她最大的不幸。

        终于,张恒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目光。

        忽然转头,二人相隔很远对视,最终相视一笑。

        ……

        打扫战场的事情,不需要张恒来做。

        剑宗金丹都已经死了,剩下的筑基,自然也逃不了,早就有丹鼎派愤怒的修士前去追杀了。

        而张恒,却是坐在丹鼎派的大殿之中,品着上好的茶水。

        偌大丹鼎派,却是因为战斗的余波,而变得满目疮痍了,原本秀丽的风光和建筑,摧毁了七七八八,一眼望去,只有废墟。

        唯独完好的,也就是这座用来招待贵宾的主要大殿了。

        大殿之中,丹云子坐在主位,丹鼎派金丹们齐齐坐在右侧,至于左侧位,坐着,欧阳大师恭恭敬敬的立在他的身后,其他四个金丹,坐在他的下处。

        大殿两侧,有冉冉檀香升起,以至于使得这里的气氛,也变得安宁祥和了起来。

        谁能想象,这群看起来很是平静的人们,方才险些经历灭门之祸。

        事实上,丹鼎派众人的心情远没有他们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很多握着茶盏的手,仍然还在微微的抖。

        尤其是丁不二,他算是心情最为复杂的那一个。

        “今日,若不是张道友前来,我丹鼎派只怕是要有灭门之灾。”

        主位上的丹云子打破了沉默,他起身,冲着张恒拱

        手。

        这一声道友,让许多人心头一震。

        丹云子的辈分很高,而且还是金丹中期的修士,却主动称呼一个年轻人为道友,说起来,有些荒谬。

        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反对,他们在短暂的惊讶之余,选择了默认,打心眼里,觉得这样的称呼没有问题。

        在修行界,强者为尊,也就是张恒和丹鼎派的关系还算不错,若是陌生人,为了不得罪他,就算是称呼前辈,也不会有人觉得有什么问题。

        “前辈此言差矣,在你面前,不敢称道友,若是前辈不弃,称呼一声小子即可。”张恒态度很好,完全没有之前大杀四方时候的霸气和冷漠,他站了起来,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却是说道:“若是没有丹鼎派相助,只怕是牛耳山早就已经倾覆了,说起来,今日前来,不过是为了报恩而已。”

        闻言,所有人的眼神都看向了丹丘。

        丹丘起身,上下打量着张恒,却是叹了口气,说道:“你这小子,每次见你都没有好事。”

        上一回,张恒来到丹鼎派,把丹药交流大会弄得一塌糊涂不说,还在丹墓里胡乱斩杀妖兽,临走还拔走了金雷竹,把丁不二心疼的几乎要翻脸。

        这一回来,丹鼎派几乎毁灭,本来的繁华景象,只剩下这么一座孤零零的大殿了。

        他半开玩笑的埋怨口吻,听在张恒的耳朵里还没有什么,但是其他丹鼎派的修士们,却是心头一跳,很多人差点就要开口呵斥……怎么能这样跟此子说话?万一开罪了对方,谁人能承担得起后果?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张恒却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

        “我会想办法弥补前辈的。”

        一句话,却是让众人的喉咙里的言语憋了回去。

        他们又安安稳稳的坐好,心思却是各不相同,但有一点,却是清楚了,那就是丹丘和此子的关系非常不错。

        仅凭这一点,他的掌教之位,也会稳如泰山了。

        之前众人还在讨论,要让他卸任,甚至是自裁谢罪的念头,此刻早就抛在了脑后,忘得干干净净,若是有人提起,也绝对不会有人承认。

        可偏偏,丹丘这老小子认死理,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个时候了,居然还真的提起了此事。

        “师叔祖,我因为个人感情,枉顾了宗门利益,险些酿成大祸,却是不太适合做掌教了,我愿领罪受罚,还请师叔祖另选贤明。”

        说着,他拱手说道。

        “哦?”丹云子闻言,却是并不着急,他乐呵呵的看向其他金丹修士,问道:“你们意下如何。”

        “回禀师叔祖,在我看来,没有人比丹丘更合适了,他可没有枉顾宗门利益,张恒道友与我丹鼎派素来相交匪浅,如今他出了事,我等岂能袖手旁观?他的做法,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丁不二第一个开口,一副义正言辞的态度,末了,还眼睛一瞪,说道。

        “谁要是因为此事开罪丹丘掌教,丁某绝对不服!”

        砰!

        当即就有人拍了桌子,扯鼻子瞪眼的说道。

        “我也是这个说法,丹丘是大智大勇之人,还有人能比他更合适吗?”

        哐当!

        有人把自己的长剑按在了桌面上,咬牙切齿的说道。

        “丹丘干得好,干的秒,干的呱呱叫,谁说他做错了,老子也不服!”

        一时之间,丹鼎派金丹们像是唱堂会似得,争先恐后的出声,表达了对丹丘的支持。

        “你看看,既然大家都是这个意见,我想应该没有多说什么了吧。”丹云子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微笑说道。

        “可是之前……”丹丘懵了,半天没回过神来。

        “之前怎么了?”丁不二脸色涨得通红:“你可不要凭空污人清白!”

        说话间,他眼角的余光一个劲的去瞥张恒。

        丹丘陡然间明悟了过来,却是心中一叹,没想到,自己还是沾了光。

        他只好拱手,满心复杂的说道。

        “丹丘领命。”

  https://www.biqiuge.com/book/36921/273253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