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最强弃少 > 第六百五十四章:假丹

第六百五十四章:假丹

  前世,张恒还只是个筑基修士的时候,当时曾经有一个名噪一时的人物。

    此人是“千门”之人,精通骗术,本是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却用妖丹施术,在自己的丹田内凝聚出一颗“假丹”,使自己拥有金丹修士的气息和气势。

    金丹修士,在一些相对贫瘠的小地方,已经是万人敬仰的存在。

    此人靠此“假丹之术”,流转于各地,招摇撞骗,横行霸道,也不知道敛了多少钱财,坏了多少女修的贞洁……但可惜,纸终究包不住火,终有一日,他与人为难,谁知道对方竟然很有胆气,匹夫之怒,血溅五步,这一动手,才发现他居然是个假货!

    如此一来,那些曾经被他欺骗过的人,自然是勃然大怒,到处搜寻他的下路,想要将他杀死。

    但此人到底还是有些能耐,竟然找了个地方躲避起来,苟延残喘了十几年。

    张恒是在意外的情况下,进入了他临时的洞府之中,此人当初避难的时候,已经身受重伤了,张恒见到他的时候,刚刚咽气不久,他临死之前,却是将自己的诸多骗术记录了下来,希望能够由有缘人传承下去。

    对大多骗术,张恒看不上眼,唯独那假丹之术,还算是有些名堂,所以张恒便将其记录了下来。

    拿了对方的假丹之术,张恒也算是受了此人恩惠,虽然他坏事做尽,但依然将其安葬了。

    而那假丹之术,张恒却是并没有找到机会使用,因为没有过多久,他便已经结丹了。

    此术自然也就随之搁置了下来,若不是突然间看到那颗妖丹,张恒也想不起来自己还会这么偏门的术法!

    “假丹之术,骗人是足够的,只要不与人动手,就不会露出破绽,气息变了,气势也变了,我再用易容之术将面貌做些改变,谁人还能认出我的身份?”张恒闭上双眸,脑海中浮现出假丹之术的施展方法。

    他先过了一遍,彻底熟悉后,确认无误,这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再次一挥手,七八味灵药飞出。

    假丹之术最重要的核心便是妖丹,其他的辅药都很常见,大部分张恒储物戒里是有存货,至于没有的一两味,再分析了其药性之后,张恒便选出了其他灵药替代。

    如此一来,施展假丹之术的条件就满足了。

    张恒屈指一弹,丹火熊熊燃烧,虚空鼎闪烁着乌光,自从炼制成功以来,此鼎头一回开始炼制东西。

    烈火焚烧,张恒掐动法决,使得火焰不断的炙烤妖丹,却又掌握的非常细致,只是炙烤,绝不伤害妖丹本源。

    这是一种很细微的技巧,不是炼丹高手,很难把握的好。

    大概过了两个时辰左右,妖丹开始变化了,首先它的表面,变得干燥,乌黑,甚至有了些裂痕。

    一缕缕绿色的妖异气体,开始从这些裂痕中逸散了出来。

    这是妖气,对于修行者来说,是剧毒。

    所以张恒要做的第一步,就是将假丹之中的妖气完全驱除了。

    这个过程持续了足足八个时辰,妖气时而浓郁,时而稀疏,有的时候隔了两个小时才出一缕,显得很是缓慢,但是张恒却稳坐钓鱼台,没有丝毫的急躁。

    八个时辰后,张恒终于睁眼,喃喃说道“应该已经没有妖气了!”

    他一挥手,将所有灵药投入虚空鼎之中。

    虚空鼎弥漫出一层浓郁的乌光,竟然有虚空之力在药鼎内参与,使得灵药融合的速度变得更快了……按照先后顺序,张恒掐动印决,一道道金色的光芒被打入到药鼎之中。

    若是有人此刻从鼎口俯瞰,定然会发现奇异的一幕,妖丹的所有裂痕处,全部透出神圣的金光,而已经融合的灵药,却是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吸引力,竟然投身到金光之中。

    浓郁的药汁一点点的渗透,进入到了裂痕里。

    咚!

    张恒将鼎盖合拢,舒了一口气,很顺利,已经到最后一步了。

    等到所有的药汁与妖丹融合,这颗妖丹,就会变成修行者的金丹。

    无论是从外表,还是从气息上来看,这颗金丹都没有丝毫的破绽。

    修行者想要改变容貌,这是非常容易的。

    当寻仇之时,怎么来辨别仇家呢?

    靠的就是看人的气息,常理来说,容貌可以变,外形可以变,唯独气息,是变不了的。

    因为气息与功法,与性格的关系很大,除非改修功法,或者是一个阴暗的人,忽然间变得阳光起来,气息才会有质的变化,但是这种事情显然是不太可能发生的。

    如瑶池圣女,妙音仙子这等大势力的天之骄子,身上都携带宝物,可以掩盖气息,这也是一种保护的措施。

    假丹已经在炼制了,剩下的便是火候了。

    张恒取出几颗灵石,握在手中,一心二用,一边吞噬灵石,一边注意着鼎里的假丹。

    足足过了一天一夜,鼎中终于涌出了一股浓郁的香味。

    “成了!”张恒目光一闪,抬手将鼎盖打开。

    轰!

    一道金光冲霄而起,气势磅礴,很容易让人想到金丹修士莅临。

    然而张恒早有准备,抬手打出一片光晕,将气息封住。

    鼎中,那原本的妖丹,此刻已经变成了璀璨的金丹。

    浑圆饱满,灵气四溢,小小的金丹里面,似乎蕴含着强大的力量。

    但张恒知道,这只是假象而已。

    他将虚空鼎收入到储物戒之中,把玩假丹少许,一口将其吞下。

    只等假丹融合,便是他脱身之时。

    出了通天城,那便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了!

    ……

    而此刻,五行门之中,正有一群贵客来临。

    “他还在静室里面修行吗?”

    姜凡坐在主位上,高高在上的说道。

    “还在,这几日他没有动过!”五行门管事拱手,显得很是谦卑“姜少,在下早就说过,张恒的死活,与我等无关,若你们要动手,尽管自便。”

    “你倒是很聪明。”姜凡饶有兴趣的问道“可是五行门静室一直以来,都有两个作用,一来,是供人闭关,二来,是让人躲避仇家,昔日也有不少人被人追杀,躲在你五行门静室之中,你们不也收留了吗?如今怎么却因为他破例了?”

    “五行门虽然也算是个一流宗门,门内有几位金丹修士坐镇,但在姜少等人眼中,其实并不算什么,我们之所以敢放言庇护他人,有两个原因,其一是我们只庇护能庇护的人,若是遇到圣地的仇人,我们肯定是避之不及的,二来,静室就在通天城之中,谁人敢在通天城内杀人?我们也不过是借用了灵山圣地的威风而已。”管事非常的谦虚,但说出的却是实情,这其实就是静室的秘密了,那些人之所以进入静室避难,其实心里头也知道这一点,为什么还愿意付出灵石呢?原因倒也简单,偌大一个通天城,很难给人安全感,倒是一座小小的静室,头顶有瓦片遮雨,四面有墙壁挡风,更容易给人以心灵上的安全感。

    “张恒我们庇护不了,也不敢庇护,他得罪了太多人,庇护他会让我们陷入万丈深渊。”

    管事深深拱手,示意五行门完全不想掺和到其中。

    “很好,你是个很识相的人。”姜凡笑了笑,说道“三日内,我们就要动手了,这段时间,你们的人从静室撤走吧,我会派人接管,等到杀了人后,你们自然可以回来。”

    “这是十万灵石,算是这三日内对你们的补偿吧。”

    姜凡抛出一个储物袋。

    五行门管事哪里敢收,双手奉还回去,连忙说道。

    “不过是小事一桩,何须灵石?别说三日,就是三十日,只要姜少开口,我都没有任何意见。”

    姜凡露出满意之色“你很不错。”

    管事终于放下心来,擦了把汗水,说道“自打张恒来静室的消息传出后,已经无人再来闭关了,原本闭关的人,多数也已经离开了,还剩下几人,还留在静室之中,他们都是筑基圆满的修士,距离突破金丹只差临门一脚,属于闭死关状态,暂时还不知道外面的事情,但我已经发出了传音符,等他们发现后,想必也会离开的,到时候还请姜少行个方便。”

    “这是自然。”

    姜凡满不在乎的说道。

    “这是那几人的名册,请姜少过目。”管事递过去一枚玉简。

    “你下去吧。”姜凡看也没看,随手丢在一边。

    管事再度拱手,转身离开。

    姜凡望着他的背影,冷笑连连。

    “张恒啊张恒,你以为你躲到静室就能安全了吗?这和鸵鸟把脑袋埋进沙子里又有什么区别?这次,你是瓮中之鳖,必死无疑!”

  https://www.biqiuge.com/book/36921/258951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