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最强弃少 > 第二百三十三章:敬畏之心

第二百三十三章:敬畏之心

        “年轻人,你当真没有任何敬畏之心吗?”

        聂教授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冷冷说道。

        他对于张恒不满是有充足理由的,首先一个搞科学的,名满天下的教授,对于什么“仙师”,“神婆”之类的称呼,自然没有任何好感。

        无论别人说的怎么玄乎,在他眼中,张恒都难以脱离装神弄鬼的嫌疑。

        另外,则就是何家了。

        何家的诚惶诚恐,他看在眼里,对于何家,他本能上是亲近的,一来是有交情,二来都是文化人。

        想想在知道张恒要登门后,何家众人惊慌失措,几乎要收拾细软逃跑的画面,想想何老太爷一把年纪颤颤巍巍,几乎站不起来的可怜相,他心中的不满便发酵了起来。

        更别说,张恒完全没有受教的态度,反而狂傲的紧。

        “敬畏之心?”张恒反问一句:“聂教授觉得世间有什么值得敬畏的呢?”

        “可敬畏者有三,一,为礼法,仁义礼智信都是礼法,对于师长,对于父母,对于长辈,都应当有敬畏之心。”

        “二,为天地,人生在天地之间,当知道顺天而行,这个世间充斥着各种秘密,妄图逆天之人,迟早会被淘汰,顺应天理,遵守规矩,恪守底线,才是正理。”

        “三,为强者,对于比自己强大的人,必须要敬畏,不然,对方可以教训你,甚至让你吃大亏。”

        聂教授意有所指的说完,发出几声冷哼。

        他身边的人,也都是露出了幸灾乐祸之色,教授又要教训人了。

        年纪上来后,他总是喜欢对人耳提面命,如今盯上了张恒,算是他的晦气。

        只不过,这个小子,也该教训!

        许多人心里想着。

        洛依然和江红鲤则没有这种感觉,她们了解张恒,知道他自己心里有信奉的东西,聂教授的这一套逻辑,恐怕并不能让他有认同之感。

        果不其然,张恒只是笑了笑,却没有回答。

        “你为什么不说话?不屑么?”聂教授早就盯着呢,看到这一幕,脸色发寒。

        “我怕我说了你会生气,所以还是不说了吧。”张恒微笑。

        他对于聂远征教授并没有恶感,此人虽然略显古板,但的确是对人类,对社会有着极大贡献,最重要的是,连江红鲤都拿他当偶像,说明此人当真是不坏。

        所以,他也不想和他弄得很僵。

        “你不说我才会生气。”聂教授抱着双臂,一副悉听尊便的架势。

        “那我就说说吧。”张恒脸上的笑意渐渐收敛,他背着双手,淡淡说道。

        “礼法,在我眼中如狗屁!”

        只是一句话,就让聂教授眉头紧皱。

        “你说仁义礼智信,我且问你,古往今来的帝皇,哪一个具备这些条件呢?难道说他们就是人渣,是失败者吗?每一个成功者,在成功的路上,都必须要舍弃很多东西,你能否认么?”

        “至于父母,我不说他人,我只说自己,母亲过早夭折,自己被人冤枉,父亲将我逐出门户,自生自灭,若不是另有际遇,只怕是已经饿死街头,我且问你,敬畏之心何来?我再说我所收的弟子,从小被父母冷漠对待,后来欠了债务后,更将她送上柜台,当做货物拍卖,我且问你,这样的父母是否值得敬畏?”

        “至于长辈,坏人变老了就不是怀人了吗?国家可会因为老人杀人而将其放过?敬畏与否,全看一心,礼法都是桎梏,遵循礼法之人,都是顽固。”

        张恒说完,抿嘴微笑。

        洛依然和江红鲤惊奇的看着张恒,谁也没想到,他居然这么能说。

        而聂教授的弟子们,却是露出了深思之色。

        张恒所言,也有道理。

        聂教授眉头皱的很深,其实他原本也并不是多么固执的人,张恒所说的道理,他未必不知道,只不过教训人的时候,他却是将这些大道理拿了出来,何曾想到,这个年轻人居然会与他辩驳,顿时就让他的道理站不住脚了。

        “遵循礼法之人,都是顽固,难不成说我是老顽固吗?”

        怎么想,他都觉得张恒最后一句话是说他,心中火起,可偏偏又想不到反驳的理由,只能寒着脸说道。

        “继续!”

        张恒起身,走到门口,仰望苍穹。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我凭什么要敬畏天地?”

        简短的一句话,让聂教授怒火喷涌。

        “放肆!”

        他只觉得,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已经狂妄到没边了!

        “你生气了吧。”张恒叹息说道。

        “没有!”聂教授明显是气得够呛了,但还是咬着牙,继续说道:“我还想听听你第三个高论!”

        他心里想来,弱肉强食,世间真理。

        强者总该值得敬畏吧?

        这总不能辩驳了吧?

        张恒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看出了他心中所想,他背着手,走到大堂中间,淡淡说道。

        “强者,的确值得敬畏。”

        聂教授脸色缓和了些许,露出了一抹冷笑。

        然而不等他得意,张恒的下文便说了出来。

        “但我,还是不会去敬畏。”

        “因为,我就是强者。”

        “只会是别人敬畏我,而不是我敬畏别人!”

        听了这话,聂教授已经出离愤怒了,他看张恒,如同看一个疯子。

        “你真是狂妄自大到了极致,年轻人,我看你莫不是疯了吧!”

        就连他的弟子们,也都摇了摇头。

        之前听张恒言论,还觉得有些许道理,如今却是将仅存的认同感丢弃了,看张恒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傻子。

        “你们又不了解我,如何能确定我不是强者?”张恒坐了下来,倒是跟没事人一样,依然云淡风轻。

        “我知道你有些本事,可那又怎么样?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怎么可能是世间的最强者?”聂教授冷笑连连。

        “不瞒你说,我现在的确不是,但是迟早有一日,我会是的。”张恒顿了顿,说道:“毕竟,世界太小,强者有限,不是么?”

        他这句话,是肺腑之言。

        地球太小了,强者能有多强?

        不说仙人了,只怕是渡劫期的修士都没有吧?

        就算有,应该也只有三两个。

        那么这怎么可能和他永恒仙尊比?他现在虽然只是筑基,但他却是坚信,自己迟早会恢复巅峰修为,因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可他的言语,在旁人听来,无疑是疯话。

        聂教授甚至有些后悔,早知道这小子是个白痴,他如何会浪费口水?

        就在这个气氛僵硬的时候,何老太爷跟何亮走了进来。

        二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到这个场面,有些奇怪。

        “聂老?”何老太爷低声询问。

        何亮古怪的看了张恒一眼,莫不是又闹矛盾了?

        这个场面他熟悉啊,张恒和人闹矛盾的时候,总是自己风轻云淡,跟没事人一样,而对方却是气得要死,正如此刻的聂教授。

        “没事。”聂教授摆了摆手,说道:“只是今天老眼昏花,和一个不知所谓的人说了几句废话罢了。”

        “好吧……”何老太爷识趣的跳过这个话题。

        他冲着张恒拱了拱手,赔笑道。

        “张仙师,您应该也听说了,聂老要带自己实验室的人去玄武湖探索,已经获得了政府的审批,当然,您作为地主,要是肯点头,就更好了。”

        他这句话一语双关,看起来是在和张恒商量,实际上却是透露出了一个讯息,就是聂教授已经有了探索的资格。

        这一点上,张恒是没有办法给他们制造麻烦的。

        之所以这么说,他是希望两不得罪,把事情说明白了,以免引火烧身。

        张恒本来也没有拒绝的意思,他想了想,说道。

        “对于玄武湖,我也有兴趣,我希望如果你们有发现,能通知我一声。”

        他倒是想自己去。

        可问题是,马上就要去武圣山参加圣尊继任典礼了,所以想了想,也只能让聂教授他们代劳,有信息的话,分享给他。

        “你也想参与?”聂教授冷冷的看着张恒,点头说道。

        “行啊,我到时候会通知你的,我倒要看看,你这个自诩的强者,究竟有什么能耐。”

        “多谢。”张恒起身离开。

        他知道自己不受欢迎,没必要久留。

        出门后,江红鲤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就问吧。”张恒说道。

        “你真的没有什么敬畏的吗?”江红鲤好奇询问。

        “有!”

        张恒止步,眼中露出深邃之色。

        这世间,对于他来说,这世间,只有一人值得敬畏!

        那就是他自己……

        事实上,对于每个人来说都一样。

        因为谁也不知道,自己身上蕴藏着怎样的力量,有的时候,爆发起来,惊天动地!

  https://www.biqiuge.com/book/36921/225538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