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最强弃少 > 第五十二章:那又如何?

第五十二章:那又如何?

        自裁?

        听到这话,张恒嘴角露出些许笑意。

        “请问我为什么要自裁?”

        “也是,以你的智商,还想不明白,那我就给你解释解释。”张远看向张恒:“三公子死了,楚家很愤怒,他们需要发泄情绪,你明白?”

        “这与我何干?”张恒问道。

        “那一日不在现场的人,只有那个神秘青年和你,先不说那神秘青年如今在哪里,就算是找到了他又能如何?”

        张远满眼都是敬仰之色。

        “人家可是即将突破到武圣境界的绝世高手,楚家岂敢跟他作对?”

        “所以就要来找我的麻烦咯。”张恒问道。

        “楚家的怒火是一定要发泄的,堂堂三公子被人杀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不能抓出凶手,这有损楚家的威严,当日,你正好不在现场,又有动机!”张远的表叔站了出来,叹息说道。

        “其实,你哪有能耐杀三公子呢?我们都知道你是清白的。”

        “但是,楚家的怒火一定要宣泄,你若是不死,他们找到你,会连累张家。”

        “张家几十口人,还有几千靠张家吃饭的员工,你如果不死,就是张家人死,员工们丢饭碗。”

        表叔说到这,顿了顿,又再次开口:“所以,你这个时候自裁,就能解决所有麻烦。”

        张家担心被楚家迁怒,所以要让张恒先死为敬。

        这个逻辑,却是让张恒啼笑皆非。

        凭什么你们怕死,就要让我先死?

        “没记错的话,我已经被赶出张家了吧?”张恒淡淡说道。

        他坐着很舒展,面上风轻云淡,哪里有一点紧张感。

        他这副样子,让不少张家人皱眉。

        “你不要忘记你还姓张,还流着张家的血液!”

        “从小到大,张家也不知道为你擦了多少屁股,没有家族,你怎么活到今天?”

        “关键时刻,难道你还不愿意为张家做出牺牲吗?”

        众人纷纷开口指责。

        危急关头,谁都不想死,如果这个弃少死了能解决问题,他们自然是一万个愿意。

        “大哥,你还不劝劝他?”张承安忽然间开口。

        他眯着眼,看向张承业。

        “你可是张家的家主。”

        张承业身子一震,脸色陡然白了。

        他看向张恒,眼里满是挣扎,这可是他最后一个儿子,难道自己要把他送上死路吗?

        “家族重要,还是一个孽子重要?”张承安咄咄逼人。

        “罢了,罢了。”张承业衡量许久,深吸口气,他仿佛苍老了几十岁,疲惫说道:“恒儿,你按照他们说的做吧。”

        他一开口,长辈们的攻势瞬间强烈了数十倍。

        “你看看,你的亲生父亲都下命令了,难道你还敢违抗?”

        “张家已经因为你牺牲了很多,难道你还不愿意做出些贡献吗?”

        “反正你这样的人活着也是祸害,还不如去死了……”

        许多人说着说着,言辞变得恶毒了起来。

        这一瞬间,张恒被千夫所指,仿佛全世界都在针对他。

        然而,下一秒,他却是猛地抬头,眼里爆出冷色。

        “楚狂人是什么东西?他死了凭什么让我陪葬!”

        “你说什么?”

        谁也没有想到张恒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气氛陡然间僵住了,面对着张恒突然的爆发,许多人都有点懵,面对着这么狂傲的言辞,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混账东西,你竟然敢在这里大放厥词!”张承安霍然向前,眼中怒火喷薄:“你的命是张家给你的,关键时刻,你就要因为张家去死!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这样说三公子,留着你绝对是个祸害,这样的话你都敢说出口,真是没脑子!”

        面对着他的诘责,张恒冷笑一声。

        “让我来总结下,你们的意思是,楚狂人死了,担心楚家找麻烦,所以让我先死为敬。”

        “也就是说,楚家现在还没有来找麻烦!你们就已经忙着要让我先死了!”

        “当初赶我走的时候,你们千夫所指,如今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却又让我回来,继续对我千夫所指。”

        “敢问,这样的张家,凭什么让我牺牲?”

        这话实在是有些尖锐,许多人面面相觑,却是无法应对了。

        这该要怎么回答,毕竟张恒所言都是实话。

        他们为了一点点风险,就要让他去死,这换做是谁肯定都无法接受。

        “话也不是这么说的……”

        张远说了半句,却被张恒打断。

        “那是怎么说的?”

        “不要忘记,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我没有任何理由为张家去死!”

        张恒站了起来,眼里涌出傲然之色。

        “再者说,就算那楚狂人是我杀的又能如何?你们畏之如虎的楚家,在我眼中不值一提!”

        “他们若敢来寻我晦气,自然由我一肩担下!”

        “尔等无胆鼠辈,尽管退开便是!”

        此刻的张恒,傲气十足,眼中满是睥睨神彩,说话间透着一股凛然的威严。

        竟然让张家众人足足一分钟说不出话来。

        原先的败家子,心理素质极差,面对这种场面,肯定是早就吓得不知所措了。

        可是现在的他,却是锋芒毕露,一字一句中,都透着一股傲气。

        这还是那个败家子吗?

        “好,你现在长本事了,居然敢这么说话!”张承安气的浑身发抖:“再这样下去,你怕不是连我们都不放在眼里了。”

        “你们本来就狗屁不如。”张恒很不客气。

        忽然间踏前一步,伸手抓住张远的衣领。

        他的体型略显瘦弱,可抓起张远的时候却非常轻松。

        “把他放下,你想干什么!”张承安大惊。

        张恒没有理会,他冷冷的盯着张远。

        “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你再搞什么阴谋诡计害我,我必杀你!”

        话音落下,他将张远直接甩了出去。

        撞翻了一堆桌椅,在地面上滑行了七八秒,才吐出一口血,人事不省。

        “远儿!”二婶抓狂了,怒道:“你居然下这种毒手!”

        “毒手?”

        张恒深吸口气,眼中涌出几分杀意。

        “如果我没有记错,早些年,你们对红鲤姐做了什么?”

        “那一年,我母亲意外死亡,红鲤姐觉得不对劲,寻来要个说法。

        “却被你们这些人仗着长辈身份,罚她在大雨中跪了一夜!”

        “不光如此,你们还背地里撺掇江家,把她赶出了家中,很小的年纪就在社会上打拼……”

        张恒指着自己的脑门。

        “这一桩桩,一件件,我都记在心里。”

        “陈年旧事,你说来干什么?”张承安明显变了脸色,这件事情,当年闹得风波可不小。

        “我只想说,以前的她无人照料,现在的她,有我保护,若你们谁敢动她一根汗毛,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张恒看了他们一眼。

        这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杀意。

        几乎每一个人,都身子一冷,下意识的瑟缩。

        没有人觉得张恒是开玩笑。

        哪怕是出离愤怒的二婶,这个时候也说不出话来,她感觉自己就像是被猛虎盯上的猎物。

        张恒大踏步的离开西餐厅。

        足足过了三分钟,他们才恢复说话的能力。

        “这个孽障,还真是了不得了……”

        有人嘀咕。

        而张承业的眸子中却满满的都是震惊,他的双手,死死的握住椅子两侧的把手。

        出了门,张恒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江红鲤。

        说是在马路对面等待,可她终究还是不放心,偷偷来到了跟前。

        也就是说,里面的对话她都听到了。

        江红鲤看着张恒,眸子中泛着泪光。

        “姐,回家。”

        张恒摸了摸她的脑袋。

        “嗯。”

        她罕见的乖巧点头。

        二人往回走去。

  https://www.biqiuge.com/book/36921/225485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