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变异之音波奇侠 > 第89章为了朋友

第89章为了朋友

        方绍良答应了白雪要以她男朋友的身份去参加白天歌的生日派对,但是这对于方绍良来说并不容易,其原因就在于这不是简简单单的冒充,根据黑鹰女侠的资料来看,这次的白雪的“相亲大会”十分隆重,而且白家人也是铁了心要用白雪来换一份强援,这个时候来一出电视剧里边那些“人穷志不穷”之类的剧情都是扯蛋,别人不说就白雪的老妈也是铁了心要用白雪来钓一只大金鳖。

        白家人十分势利,如果他所宴请的宾客非富即贵,他们也之前就看到了白雪的照片,像白雪这样才貌双全的女人最是吸引人,所以方绍良这次虽是假扮,却要真真正正的跟这那些应征者来一场交锋。

        方绍良长叹一声,忽然觉得有一种压力山大的感觉。

        夜已深,蓬州城西龙山街。

        阿豹和他的两个马仔从一家普通的歌厅里走出来,他们都喝了不少酒;阿豹今天高兴,或者说他长了这么大从没有过想今天这么高兴过。

        之前他在寒江山接了一笔“大买卖”;这才不两天的工夫他就赚了六位数,这对于他这样的小混混来说是破天荒的头一回。那眼镜男所给他的东西不但货质上乘,而且携带便利,更重要的是隐匿性好,他从没见过这么好的货。

        就在临出歌厅之前,他悄悄的弄了一点擦在自己耳朵后边皮儿薄的位置,顿时就有一种甘露沁心般的感觉,此刻他的眼前的影像已经有了微微的扭曲,就像从水中看外边的世界一样;他的耳朵似乎也开始出现幻听,就想有一个海魔女一直在他的耳边不停的唱着动听的歌。

        只听“砰”的一声,他没注意脚下,一个铁桶被他踢翻,他不知道的是这个桶有数十斤重,而现在却被他像踢个易拉罐一样踢出了十几米远。

        正在这时,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忽然停在了阿豹三人面前,接着从车上下来了五六个人,这些人不由分说拿起黑口袋就把三人的脑袋蒙住,接着用勒死狗(电信行业用来固定各种信号线所用的高韧性塑料扎带,里边有卡槽,一旦收紧就无法解开,只有将其剪断才行)把三人的双手绑住,推推搡搡的将三人弄到了车里,接着车一打火一溜烟的不见影了。

        当阿豹头上的黑口袋被摘掉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里,自己的两名手下还像死猪一样倒在一边,显然还没醒,他们的脑袋上也套着和自己一样的黑口袋。

        在他眼前两米处坐着一个一脸横肉的男人,这个男人他认识,甚至应该说很熟悉。这男人姓王也是蓬州本地比较资格比较老的一位道上大哥。

        只听姓王的男人道:“阿豹,你小子长能耐了。竟然私自接活儿,不向道上的人汇报,想当初你大哥在的时候也没敢像你这么嚣张,你是活腻歪了么?”

        这样放在以往,这姓王的男人跟阿豹这么说话早就把这小子给吓筛糠了,可是今天这阿豹一点也没在意,只听阿豹冷笑道:“姓王的,你也知道我有大哥,现在我大哥虽然不在了,但我还没有投靠别人,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我了?”

        “我尼玛——”姓王的男人没想到阿豹敢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他上前一步就巴掌向阿豹扇了过来,这一巴掌挺狠,姓王的男人是一点没留手,他原本以为会把阿豹的脸打开花呢。

        一巴掌过后,阿月的脸似乎什么事儿都没有,而姓王的男人的手却肿了,只疼得姓王的男人一声惨叫,他的手上还带了个金镏子,这一下震得他的手直疼。

        “你……”姓王的男人很意外,他没想到阿豹的脸这么硬,就在他惊愕的时候,只听阿豹一声大吼,被反剪在背后的双手一较力,竟然将坚韧的勒死狗崩断。下一刻,阿豹就像被激怒的大狼狗一样向姓王的男人扑了过来,姓王的男人身边也有几名手下,见状急忙上前却被阿豹三拳两脚就全部打倒在地,姓王的男人一看这个场面登时就傻了。

        像姓王的男人这样的道上人物,身边都养了很多打手,今天他身边这几位都是个中的好手,一个都能打两三个的人,怎么这么容易就败了?而且更意外的是,他认识阿豹也有很长时间了,从来没听说过阿豹这么能打。而这阿豹打架的套路也十分诡异就像是野兽一样,连拳带脚偶尔还会上口去咬。

        就在他一犹豫的功夫,阿豹已经把他最后一名手下打倒,阿豹打倒那人后似乎还不解气,直接又在他那名手下的后背上踹了一脚,随着一声惨叫传来,姓王的男人分明听到自己那名手的叫声中夹杂了轻微的脆响。

        那是骨头被折断的声音。

        姓王的男人不由得丧胆亡魂,就在这时阿豹已经冲到他身前,只见阿豹轻轻一伸手就把体重超过180的他拎了起来,阿豹看着姓王的男人眼睛中有一丝狂热,只见他舔了舔舌头,“啊——”接着把抓着衣领靠近。

        “阿豹……兄弟,有话好说!你别动粗!你想怎么样……咱们可以谈!可以谈!”姓王的男人终于害怕了。

        “谈?”阿豹的眼中闪过一丝狂热,“你拿什么跟我谈?你的命都在老子的手里,你能拿什么谈?”

        姓王的男人道:“兄弟,你想怎么谈都行……哎你先放开,我喘不上气来了……”

        “说——!你能拿什么来跟老子谈?”阿豹吼道。

        “渠道!”姓王的男人已经崩溃,按说他能混到这种程度也是见过场面的,绝不会这么耸,可是此时的阿豹处处透着诡异,尤其是阿豹眼中的狂热,和时不时伸舌头舔嘴唇的动作,令姓王的男人觉得阿豹是想拿根签子把他给“撸”了。

        姓王的男人带着哭腔道:“老哥手里还有渠道,我可以把我的渠道给你,你弄了那么大的一批货,急切间应该消化不了,不如老哥把渠道借给你,你把手里的货先处理了,你看这样行不行?”

        “借?”阿豹冷笑道:“你到是跟我说说这个借是什么意思?”

        姓五的男人还没想好要怎么说,就听阿豹道:“姓王的,把你的渠道给我,然后滚出蓬州,我今天晚上就放过你,否则的话,嘿嘿……你休想活到明天早上!”

        “好好,我答应!”见捡了一条命,姓王的男人只得忍痛答应了阿豹,阿豹手一松姓王的男人终于松了一口气,结果由于过度紧张,他险些,虚脱过去。

        “以后蓬州就是我的地盘了!哈哈哈哈……”阿豹发出磔磔狂笑。

        两天后,安邦科技。

        今天就是白天歌的生日,对于晚上的这场“战斗”方绍良的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一但失误,白家人将公不顾一切逼白雪就范;而白雪天性善良,绝对无法拒绝,最终的结果就是白雪的一生被毁,而方绍良等人也会失去这个朋友。

        “你们这样忧虑是没有用的!”

        方绍良与孟白二人一抬头,竟是池中海从外边走了进来,一见池中海进来,方孟白三人似乎有了主心骨一样,他们立刻站起身迎接,池中海向三人摆了摆手,“我这次是来找何博士的。”

        孟朗急忙将池中海引到何志峰的办公室里,池中海开门见山,对何志峰道:“何博士,我这次来有两件事,首先,我想到了一个可以提升安邦科技的企业形象的项目,这是安邦科技争取到‘公政部门’支持的第一步。”

        何志峰一听非常感兴趣,不由问他是什么项目,可池中海却摇头道:“这个项目想要实施,我们必须得先解决安邦科技面临的一场‘人才危机’,否则这个项目根本无从谈起。”

        一听“人才危机”四个字,何志峰当场脸色就变了,接着他开始细心的听博士往下说……

        方绍良与孟白二人仍在外边讨论晚上的细节,可惜讨论不出个所以然来,一晃眼天就黑了下来,池中海从何志峰的办公室走出来,看着方绍良忽然道:“绍良,在这个世界上想要做成一件事有个先决条件,那就是‘信心’二字,我希望你能拿出信心来,只有必胜的信心才能帮助你顺利渡过一切的难关!”

        “博士您……”

        池中海摆了摆手,道:“你什么都不用说,你今晚要做的事情是对的!而且我深信你们都不是那种恋慕虚荣的孩子,但是今天晚上情况特殊,你必须要有一副堪比英格兰王子的派头,外边停了一辆三叉戟标识的双人小跑,上面搭载了自动驾驶系统,但是只有你和白雪可以激活,今晚你们就乘这辆车去。”

        “啊?噢!”方绍良木然的点了点头。

        “还有——”池中海很郑重的道:“你一定要把白雪带回来!”

        方绍良听了池中海的话心里一惊,看来池中海已经知道了今晚他们的事情,一时间众人不由得百感交集。

  https://www.biqiuge.com/book/36913/225448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