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变异之音波奇侠 > 第61章色厉内荏

第61章色厉内荏

        钟跃明杀了两名张伟东的手下,令其他人为之胆寒,再也没有一个人敢随便说话了;而且现在剩下的十个人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要尽快远离这个杀星。

        “啊呜——”

        钟跃明一声咆哮,“你们看到了么?再有谁敢胡乱出声,他们就是下场!”随即双手一振,墨绿光波再次使出将这两具枯骨震成了粉末。

        钟跃明没有注意到,此时在此处的十名张伟东的手下,个个都是一副悲愤的神色。

        城南的中海工作室里池中海正在的忙碌着,昨晚上救了方绍良却没令他的心中有半点的高兴,而今“泰坦之眼”已失,方绍良如果再受这么重的伤恐怕就绝对无法保住他的命;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可以说是煞费苦恼,但是到目前为止博士已经在心里熟思了不下20条计划却是无一可行,正当他为此事而心焦时,他左腕上的手表传出了嘀嘀的提示音,紧接着表盘上亮起了橙色的光芒。

        手表闪光正是小鹏有事情要向他报告,一般来说表盘闪光的颜色按照事情的轻重缓急程度分为四等,即蓝、黄、橙以及红色,这其中的提示音也有所不同;红色为最急,一般都是天大的急事时才会出现,这种颜色的紧急事件从博士来到蓬州还没发生过;蓝色则为最缓,遇到这种情况博士可以一个小时之后再来见面商议的。

        表盘闪出的是橙色光芒说明这是二级紧急事件,池中海放下手头的工作,打开广播道:“曼琳,我要休息一会儿,半个小时之内我不会见任何人。”

        “是的博士!”

        得到曼琳的确认信息后,池中海走到镜子前一按,之后走入密室中。

        见博士走了进来,小鹏急忙躬身道:“很抱歉博士,我不该这时打扰的。”

        “有事就说吧。”池中海的声音无喜无悲。

        小鹏道:“一个小时前东北区张伟东部长的手下联系了我,他们说‘绿妖’情况失控,希望可以得到您的帮助。”说着从衣袋里拿出了一个闪存盘。

        “这里有他们记录的关于绿妖变异后的所有数据。”

        池中海接过闪存盘在旁边的USB接口上一插,经过快速高效的病毒扫描之后,一系列的数据资料就通过全息屏幕放了出来。

        张伟东虽然是个草包,但他的手下还是有能人的,这个闪存盘把钟跃明从变异开始,所有的数据和信息都记录整理得很详细,池中海很认真的看了两分钟,对这些数据已经心中有数。

        在操作界面上按了几下,博士就将这个闪存盘拔了下来,“你告诉他不论钟跃明杀死的是他的什么人,我都会为其讨回公道,还有就是让他速速联系张伟东,因为我华东区不能收留他。”

        说着就把这个闪存盘扔给了小鹏。

        博士这一句话就堵住了小鹏的嘴,之前张伟东那名手下曾希望投靠池中海,并且请小鹏替他引荐,小鹏这边也觉得对方比较机灵是个可以协助自己为博士做事的人,但现在博士的话已经说出口就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

        “啊……是!”小鹏只得答应道。

        “你去吧!”

        面对博士咄咄的目光,小鹏竟没来由的出了一头冷汗,急忙转身乘秘密电梯离开。

        小鹏走后,池中海将莉莉召唤了出来,目前来说莉莉的存在还是极其神秘的,小鹏虽是博士的得力助手却不知道这个AI的存在。

        莉莉道:“上午好博士。”

        “但愿还好吧!”池中海的语气中有三分苦笑。

        莉莉续道:“那跟您通报个好消息,那12具干尸我已经做了处理,保证再也不会有人能找到了。”

        “这是个非常好的消息……但是,但是还远不足以让我高兴。”池中海调整了一下情绪,道,“莉莉,给我分析一下钟跃明的弱点。”

        刚刚插闪存盘的时候,博士就已经秘密的将钟跃明被变异后的所有资料和数据执行了拷贝操作。

        莉莉的对资料和数据进行了横向和纵向的对比,莉莉道:“哇哦,博士,这些数据还真是浩如烟海啊;我恐怕要久一点才能完成。”

        “仔细一点,因为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我们恐怕很快就要和这个钟跃明正面对刚了。”

        时间过得极快,一转眼就到了晚上。今天晚上的天气很不好,乌云盖顶不说,在云层之中还时时闪过电光,之后就发出隆隆的雷声。

        然而打了两个小时的雷却是一滴雨都没下,似乎老天都在做表面文章。这样的天气,无疑是人们最讨厌的。

        蓬州的市中心是个非常繁华的地段,这附近也矗立了不少的摩天大厦;而有能力在这置下不动产的人,无疑都是顶尖的富豪或是能呼风唤雨的道上人物。

        离中心转盘不到两百米处有一家十六层高的KTV,其名为“乐豪”,名字虽带着三分土气,昭示着其背后老板的糟糕品味,但开业数年从未在这里乱子。

        这里不但是个高消费的K哥场所,同时还兼做一些皮肉买卖。李正民之前也对这里进行过突击检查,但是这里边的管理人颇有些门路,竟然每次都在李正民行动之前收到消息,导致李正民的行动无功而返;久而久之也让在这里工作的人逐渐养成了骄狂跋扈的性格。

        但今天晚上,这里却出现了一场规模颇大的骚动。

        此时在八楼的某个包间里边,有五六个年轻的‘内保’正围着一个中年男人虎视眈眈的,而中年男人对这些内保则是一脸的蔑视。

        “麻个痹的,你们这帮小崽子比老子的儿子年纪都小还敢跟老子照量,再有谁敢跟老子狂,老子砸断他的腿!”

        这时有个服务生领班站出来道:“我擦咧,你个老流氓点了我们的‘公主’折腾这么长时间,提起裤子了你才跟我们说没钱?你也不打听打听,在蓬州有谁敢在‘林叔’的场子里白玩儿?老流氓你听好了,今天你要不把账结了,我们就把你弄死然后填了矿坑。”

        这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钟跃明的老子,老钟。这老家伙之前跟钟跃明闹翻了,本来应该回龙城老家的,但是陆教授对他这个外甥还是了解的,知道他就算回了龙城也干不了什么正事。于是就找了他的一个朋友给老钟安排了一份工作。

        但是老钟这些年潇洒散慢惯了,如何能习惯这种捧人饭碗服人管的日子;不到三天就和管事儿的闹僵了。别看老钟已经是快50岁的人了,却仍如年轻时一样好勇斗狠,直接一板儿砖就给人拍了个脑震荡。当时正是钟跃明进入新能源项目的时候,陆教授一厢情愿的为钟跃明着想,只得私下里给对方做了赔偿,把这事儿给平了;要不然的话老钟早就进号子里蹲着了。

        然而这事之后张伟东出于拉拢钟跃明的目的又给老钟甩了20万,老钟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多钱,立时就不知道怎么花了,这段时间他过的是夜夜笙歌的日子,直到今天终于把这20万给败光了。

        今天的事其实远到不了这个程度,说穿了就是玩儿了人家的姑娘,却付不出钱来而已,乐豪之前也不是没遇到过这种事儿,大多数都是低调解决的。但是由于老钟其人长得面目可憎,乐豪的人早已看他不顺眼,今天出了这事正好顺了他们的意,他们打算先狠狠的修理老钟一顿再说。

        但老钟不是善茬,说僵了后就抄起啤酒瓶先抡倒了两个服务生,这一下彻底激怒了乐豪的人,这才有了眼前这一幕。

        “麻个痹的你们这帮小崽子听好了,老子在蓬州住的是总统套房来这消费是看得起你们老板,就你们几个小崽子跟我咋呼,我一巴掌一个呼你们那去……”

        老钟的话还没说完就有两个内保听不下去了,他们互相打了一个眼色就一左一右的冲了过来,接着一拳一脚之后就把毫无防备的老钟打倒在地上。

        看来老钟的一张嘴虽然硬,但他的手却并不硬,那俩内保三拳两脚后老钟就一脸是血;坦白说老钟的个头虽然不高但是身材健壮而且很有力量,但是乐豪的老板正是之前图谋安邦科技的林汉昌,像老做这种买卖的人必须得养一帮能打的手下;他场子里也不会少这样的人。

        这俩内保也没客气抡圆了胳膊大腿,就给老钟一顿暴打,老钟初时还能抵挡两下,过了一会儿就只能双手抱头了,等到最后的时候场面更是没法看,老钟竟然跪在地上管这两个比钟跃明年纪还小的人叫了大哥。

        “大哥大哥,你们别打了,我服了……”

        老钟这话一出口,屋里的人全愣了,他们还以为老钟这么好斗的人应该能有几分血性死不求饶呢,结果对方不断求了饶还求得这么下作,动手的俩小哥更是风中零乱。

        色厉内荏正是钟氏父子最明显的特征。

        “我儿子有钱,我给他打电话让他来送钱来。”老钟说出的话里已经带了哭腔。

        内保的队长跟领班打个眼色,就把老钟的手机拿了出来,老钟哆哆嗦嗦的按了一串子号,第一次拨过去直接被挂断,直到第二次对方才接,只听听筒里传来钟跃明不耐烦的声音:

        “你特么又干什么?”

        一听钟跃明的声音,老钟立刻就哭了出来,“跃明啊,你快救命!不然你老爸就要被人打死了!”

  https://www.biqiuge.com/book/36913/225448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