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神,撩了请负责 > 第1049章 履行承诺(9)

第1049章 履行承诺(9)

        在严希进房间后,慕然也打电话去问了,想知道盘问有没有出结果。

        虽然他不觉得以那人的身手偷袭真的能伤到严希,但如果少点防备的话,还是可能被偷袭到的,因此他才要尽快查出背后指使的人。

        然而问到的结果却同之前几次一样,都是拿钱办事,却连出钱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那个在背后一直找人对付严希的家伙,倒是聪明得很,每次都没有留下线索。

        这么等着被偷袭,然后找线索实在太被动了,他觉得是时候该主动了。

        所以他用了排除法,最后圈了几个有可疑的。

        而后他也想了几个方法,如何从这几可疑的中揪出一直找人对付严希的那一个,甚至可能不止一个也不一定。

        就这样他夜里四点多才睡着,但哪怕睡眠再少,也没有影响他第二天准时醒来。

        虽然他醒来,严希还没从房里出来。

        但他也没再睡,去洗了脸然后等严希从房里出来。

        就这样等了差不多有一小时,严希出来了。

        然后他打电话让人把早餐送过来。

        他没有和严希一起坐下用餐,从他再到严希身边,一直都是如此。

        严希用餐的时候,他会另外有一份简单的食物,他也会很快就吃完,然后等着严希慢慢吃完。

        在以前,虽然他是有目的靠近严希,但身份也确实是严希的保镖,但那时他和严希却直接是朋友间的相处。

        换到现在,他其实只是跟着严希,不算手下也不算保镖,但与严希的相处反而像是手下又或是保镖。

        虽然他没想要跟严希回到以前,但却也很清楚和严希已经回不到以前了。

        一直等到严希用完餐,他才跟严希讲了昨晚花了好几个小时用排除法圈出的几个可疑的,以及揪出来的方法。

        他以为严希也会想揪出那个人,但严希的反应却令他不解。

        这些不需要你来想更不需要你来做,你只要把我保护好就行。

        改变后的严希确实一次次让他猜不透,像这一次,他不知道严希是不信任他且不想他管太多,还是严希其实并不是真的想把那人揪出来。

        那个会威胁到自已的人,严希怎么可能不想揪出来?

        可这几天严希的完全不做为,完全任由的态度又真的让他怀疑严希是真的没想去揪出那个人。

        是严希早就已经猜到是谁,只在等一个时机

        又或是

        严希其实是不想他好过?

        毕竟他跟在严希身边,要负责保护严希的安全,只要有人对付严希,那么先就要先过他这关

        但究竟是哪个可能,他竟然完全猜不到。

        现在的严希心思深到他根本窥1视不到。

        而对于慕然的‘不解’,乔严希并没有给任何解释。

        他依旧是让慕然跟着他,让慕然替他出手,但就是不去揪出背后指使的那人。

        就这样严希勉强坐稳着这个老大的位置,却又似乎在等着什么。

        而隐约的,慕然渐渐也猜到了,但他一个字也没有说。

        身边少了严希的百里湛,每次下班回去都是一个人,这令他越来越不想回去,也因此,不管加班或没加班,只要不是太晚,他都会去酒吧坐一下。

        奇怪的是,这几天酒保居然不‘说媒’了。

        酒保不说媒当然好,但偶尔他也能感觉酒保看他的眼神怪怪的。

        直到今晚,酒保在周围没人的时候,眼神怪怪的小声问他,你那个朋友怎么不来了?

        他正奇怪哪个朋友,毕竟他每次来都是一个人,就只有一次刚好碰到乔简念

        对了,还有他约严希那次。

        不知道酒保指的是哪个,他也随口答了,他在忙。

        是太忙了把你冷落了,你就每天来喝酒?

        一开始他没觉得酒保的话有什么问题,直到他抓住‘冷落’二字,再加上此刻酒保看他的眼神仍是怪怪的,他一下子懂了。

        大概那天他见到严希,忍不住抱了严希,被酒保看到误会了,难怪最近酒保不叫他追沈晚且看他眼神也变了。

        做你的工作去,不要想太多了。他冲酒保说。

        酒保倒也知趣,毕竟客人的隐私,他可以自来熟的聊几句,但客人摆明不想说了,他再追着不放把客人惹到了那可是有可能要丢了工作的。

        虽然酒保没再来说什么了,但百里湛这酒也越喝越不是滋味。

        不是介意被误会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要误会不误会他才懒得介意,他只是自已突然就没了心情。

        不知道严希现在怎么样,但严希至少身边有慕然陪着。

        而他呢?

        不知道心里是不是放下了以寒,却也不想去尝试一个新的开始,就这样一直是一个人

        一年,两年

        他甚至不知道要这样到什么时候。

        一个人无聊了只能跑这里来喝酒,和他说话的是一个他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酒保

        不想再呆下去,他准备付了钱离开,却在这时有个女人坐了过来,要一起喝酒吗?

        其实他坐在这里,是经常会被搭讪,只是他每次都是礼貌的拒绝了。

        但这一次,他突然不想拒绝。

        他为什么不尝试新的开始?

        也许他早就把以寒放下了呢?

        不去尝试,又怎么知道自已是不是放下了?

        就算没有放下,以寒也不可能属于他,他也可以随心所欲一点不是吗?

        所以他没离开,也没有拒绝这个女人的搭讪。

        他跟这个女人喝酒,一杯接一杯。

        到最后,女人似乎有点醉了,主动靠在他身上,手也放在他胸口上,慢慢的一点点往下,然后他听到她带许醉意的说,好累哦,你带我去休息嘛~

        他很清楚女人的意思,其实看得出女人并没有真的醉,只是有一点醉意而已,借着醉意想跟他更进一步

        可他却没有答应,他拿开了女人的手。

        抱歉,你找别人吧。

        女人却贴他贴更近了,对他撒着娇。

        他其实不是没一点感觉,就算没有心动,身体还是会有反应的,可他并不想。

        所以他扶女人靠在吧台上,这下女人不再装醉了,直接坐起来冲他说了:你什么意思,跟我喝酒却不跟我上床,你耍我玩的?

  https://www.biqiuge.com/book/32324/278212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