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踏星 >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瘟神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瘟神


          陆隐直接喊住了他,云阳皱眉,想加快脚步离开,但速度却没有陆隐快,被陆隐堵在前面。
    周围,烟云宗弟子警惕而又愤怒的瞪着陆隐,白胖子心惊肉跳,这时候还找麻烦?
    远处,采舒也楞了一下,这时候找麻烦可太招眼了,他很确定四方天平在盯着云梯,唯恐星源液的事泄露出去,这时候谁找麻烦,谁倒霉,这个龙七不会这么蠢吧!
    “你要干什么?”云阳咬牙切齿,盯着陆隐。
    陆隐奇怪,“你跑什么?”。
    云阳低喝,“三长老已经死了,不想死的就滚开”。
    陆隐挑眉,“因为星源液?”。
    云阳一听,脸色煞的白了,他之所以能继续待在云梯,就是因为他知道了星源液的事,之前,这些事都是云三长老处理,然而昨天星源液暴露,导致寒仙宗损失极大,云三长老被处决,为了防止更多人知晓星源液,他这个知情人,而且又熟悉云梯的人就被安排在这里接替云三长老。
    其实他打死也不想接替云三长老,但没办法,不接替,就死。
    现在他就跟惊弓之鸟一样,谁敢在他面前提星源液三个字,他恨不得拼命,他很确信,一旦出问题,他就是最快死的那个。
    “你想死别拉上我,那三个字你还敢说?”云阳低吼,下意识看了看四周,忍不住让烟云宗弟子再次退远点。
    “哪三个字?星源液?”陆隐好笑,这家伙真是吓怕了,不过他也见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烟云宗堂堂一个长老居然就死了,就因为星源液暴露。
    云阳牙都快咬碎了,“龙七,你到底想怎么样?”。
    陆隐耸肩,“没什么,只是好奇你跑什么”。
    云阳沉默,就这么盯着他,他算是怕了这个人了,口无遮拦,这家伙就不懂这件事的严重性吗?
    陆隐没有再继续吓云阳,带着白胖子几人继续游览云梯,而云阳本来想躲的,看见他像见鬼一样,但突然想起了什么,脸色越加苍白,最后远远吊着陆隐一行人,那样子,像防贼。
    不一会,烟云宗那个星使级别的男子出现了,跟云阳说了几句话,然后警惕盯着陆隐一行人。
    堂堂星使级别的高手,就这么盯着陆隐他们,盯了一整天,直到陆隐他们离开云梯才停止。
    随后,第三天,陆隐又来了,继续游览云梯。
    云阳和那个星使级别的高手继续盯着,又盯了一整天。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直至过去一个星期,陆隐每天都在云梯闲逛,夏太笠早就不耐烦,也可能是顾忌什么,从第五天开始就不来了,白胖子也不想来,却被陆隐硬拉来,云阳都快恨死陆隐了,但凡陆隐出现,他就要跟防贼一样盯着。
    那个烟云宗星使级别的强者同样憋屈,他可是星使,不是保镖,每次陆隐他们来,他都要远远吊着,这种滋味相当不好受。
    云阳很想抓住陆隐狠揍一顿,问他为什么盯着云梯不放。
    采舒也想问陆隐,为什么
  盯着云梯不放,但陆隐是淮源寒门门主,他做什么,还真没人能干涉,即便清尘这位九门督主,也不能随意干涉其它门主的行动。
    这一天,陆隐继续在云梯闲逛,白胖子都麻木了,“兄弟,你说的暗子到底在哪?”。
    陆隐认真道,“我已经盯了他十几天了,放心,很快会有结果”。
    白胖子翻白眼,他已经不信了,当初在阴山区,这家伙见人家一面就直接抓捕,从来不顾及什么,星源液暴露后还敢随便闲逛,看见云阳就用星源液三个字打招呼,吓得云阳躲得更远了,怎么可能观察暗子十几天?
    他猜测是因为烟云宗的供奉没有孝敬,其实白胖子也纳闷,烟云宗怎么这么不开眼,到现在都没把供奉孝敬上来,难道是飘了?
    他都忍不住提醒云阳一次了。
    云阳也没办法,宗主闭关,这件事要等宗主出关再决定,他也跟陆隐解释了,陆隐就当没听懂,他也无奈啊。
    陆隐一跃来到一片云之陆地上,白胖子等人麻木的跟着,远处,云阳看的心一跳,下意识瞥了眼烟云宗那个星使级别的强者狂叔。
    狂叔眼睛眯起,手指下意识动了动。
    陆隐平静走着,看样子是想去下一片云之陆地,这十几天,他天天如此。
    然而这一次,陆隐却在云之陆地上一个男子面前停下了,对着男子一笑。
    看到这一幕,狂叔暗道不好,立刻出手,陆隐似乎早有准备,取出了——柳叶飞花。
    柳叶飞花是柳叶先生赠予他的防御性异宝,圈子在主宰界碎了,这个防御性异宝正好派上用场。
    柳叶飞花异宝如其名,出现的一刻形成柳叶幻影绕着周身旋转,柳叶之上盛开着一朵飞花,很是美丽。
    狂叔一手破开虚空,抓向陆隐身侧那个男子,却被柳叶飞花阻挡,一时无法寸进。
    这个变故即便远处采舒都没反应过来,不明白狂叔为什么出手,更不明白陆隐怎么反应那么快,竟取出了防御异宝。
    柳叶飞花尽管防住了狂叔一击,却对周边造成余波,将上清几人硬生生推开,甚至令脚底云之陆地都开裂。
    陆隐一把抓住那个男子,男子下意识反抗,然而此人为启蒙境,怎么可能反抗的了陆隐,被陆隐轻易抓住。
    采舒自虚空走出,挡在陆隐身前,而狂叔,同时出现,目光赤红盯着陆隐,“放了他”。
    采舒疑惑看向陆隐,有不好的预感。
    陆隐紧紧抓住男子,“不好意思,你是让我放了这个暗子?”。
    狂叔厉喝,“他是我烟云宗贵客,哪是什么暗子”。
    云阳来了,火急火燎的,脸色都白了,“龙七,放了他,快放了他”。
    陆隐瞪了过去,“我很确信这个人有鬼祟,很有可能是暗子,你烟云宗阻扰我抓人是什么意思?”。
    狂叔体表虚空都扭曲了,显然处于爆发的边缘。
    云阳目光一转,看向采舒,“那个人与十几天前那个人一样,还请
  放人”。
    采舒大惊,又是个运送星源液的,他看向陆隐,“龙七,放了吧,这个人不要动”。
    陆隐皱眉,“前辈,此人有问题”,说着,手掌用力,叠加劲道震荡,故意将男子震趴在地上,男子吃痛,怒吼,“小子,放了我,你在找死”。
    陆隐一巴掌抽过去,男子差点被打懵,整个人晕乎乎的。
    狂叔急了,“小辈,你在找死”。
    采舒脸皮一抽,也有点急了,“龙七,这个人真不能动,你忘了我说的话了吗?”。
    后面,白胖子心惊肉跳,又来了,又来了,他想回少祖星,哪怕被吊起来打也比死了好,这个龙七怎么专挑星源液下手,胆儿也太大了,这是找死啊。
    上清目光一闪,差不多了。
    陆隐皱眉,诧异看着采舒,“前辈,您是说,这个人也是运送”,“龙七”云阳和狂叔同时大喊,阻止了陆隐接下来的话。
    陆隐抿嘴,“真的假的?通过观人于微的本事,我确信这家伙有问题”。
    狂叔急道,“就是那个,别自误,快放人”。
    陆隐看向云阳,云阳都快哭了,“龙七,快放人呐,大家都不想死,你有什么条件就说”。
    他又看向采舒,采舒点了点头。
    陆隐呼出口气,松开手,“看来真是运送”,“龙七”几人再次大喊了一声。
    陆隐揉了揉耳朵,一脚将那个男子踹了出去,“行了,我哪知道是”,他顿了一下,看着云阳他们涨红的脸,摊开手,“误会”。
    云阳和狂叔松口气,还好,这个龙七不傻,他不是找星源液麻烦的,知道是运送星源液,立刻就放人了,这才对,白痴才找星源液麻烦,这段时间白担心了,以后运送星源液的人都没事了,这个龙七不敢怎么样。
    采舒也松口气,不过却也诧异看了看陆隐,他是怎么知道那个人有问题的?
    自从十几天前那件事发生后,但凡搜查凝空戒内的物品,都被隔开了视线,唯恐一些特殊的人被发现,但陆隐有场域,当然,隔开视线的材料自然也不是场域可以渗透的,他是凭场域观察人。
    之前,他骰子六点融入过第五大陆荣耀山的三两,三两是个人才,多年来学习心理学,对于人物动作揣摩的相当精准,陆隐看过他的记忆,也了解了几分。
    场域观察烟云宗弟子,发现这些弟子对那个男子相当恭敬,尽管没有表现出来,但细微的动作瞒不住陆隐,陆隐也正是凭着这点确认那个男子有问题。
    不过也存在赌的成分,无所谓,赌输了也没人说什么,大不了抓回去审讯一番再放了。
    不过他赌赢了。
    陆隐放人,皆大欢喜,白胖子都拍拍胸口,放松了下来。
    那个男子被陆隐一脚踹出去,怒极,转身就要大骂,却被狂叔拦住,狂叔低声说了什么,男子一听,脸色就变了,再看陆隐有种看瘟神的感觉,一句话不说,直接去了别的云之陆地。
    显然,他也被吓住了。


  https://www.biqiuge.com/book/31028/328181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