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荒海有龙女 > 430.第三十五片龙鳞(十五)

430.第三十五片龙鳞(十五)

        此为防盗章  但自打她得罪玲珑,  让玲珑不开心了之后,  初芷就失去了那个精美的房间,被放到下人房去了。大丫鬟们各自要好住在一起,  根本没有她的位置,她只好跟些普通丫鬟挤在一起,  这会儿双膝鲜血淋漓青紫肿胀,她平躺在床上疼得面色白,房里住的人多,  来来去去,  却没人敢问她一句。

        如今府里的人都知道,初芷姑娘让夫人厌恶了,  再也不是那个地位仅次主子之下的大丫鬟了,  她们若还想在侯府过下去,就得明哲保身。夫人都不喜欢的下人,她们怎么能上杆子去讨好,那岂不是做了傻事,  惹人笑话。更何况这位初芷姑娘,平日里架子摆的忒大,见了她们这些小婢子,  那是鼻孔长在脑门上,  压根儿不拿正眼看她们。

        所以初芷疼得在床上哼哼唧唧满头大汗,竟然没有一个人来问一声。

        说起来也是她自己造的孽。仗着得侯爷的宠爱,  早就将自己视为这侯府的主人了,  虽然暂时还要在夫人手下忍气吞声,  可早晚有一日,她会光明正大的站在侯爷身边。本来一切都按照她预期的展,可谁想到,夫人突然性情大变,对自己不再信任,初芷又不敢去试探——万一夫人真的知道了,她将一切捅出来,那不是自个儿送死么!

        现在夫人愿意阴阳怪气的惩罚她,她咬咬牙也就忍了,待到侯爷回府,她定会求侯爷做主。横竖只是忍一时之辱,她能撑住。

        初芷在房里思绪万千,玲珑可完全不在意,她忙着吃,怎么会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初芷这样的人身上。腿都成那副模样了竟然还想着翻身,想得倒是好。

        初霜啊。

        奴婢在。

        初芷在的时候是不怎么做事的,等着被伺候,活似自己真是什么千金小姐。真正照料侯夫人衣食起居的,从来都是初霜等几个大丫鬟,眼下初芷被夫人厌恶,她们才算是真的出头。其实过去初霜等人也觉得不妥,她们这些婢子是从小被相府买下进行专门的调|教与训练,确认她们能够伺候贵人了,才让她们正式出师。

        可你看初芷,她哪里有婢子的模样?那仪态那身段,活脱脱就是匹妖妖娆娆的瘦马,跟大户人家专门媚主的小妾无异。小姐嫁入侯府成了夫人后,初霜就觉得初芷瞧侯爷的眼神不大对,可她又不敢同夫人讲,夫人把初芷视为姐妹,不许人说一句坏话。好在如今夫人醒悟,将初芷赶出了房。现在初芷住在下人房,想和侯爷幽会那就是难上加难了。

        初芷如今怎样了?

        回夫人,下人房阴冷难耐,奴婢问了与初芷同房的小丫头,她们说初芷的腿快要冻坏了。本就伤痕累累,又被寒气侵蚀,再加上得不到及时的处理和治疗,怕是要落下病根了。

        是吗,那可真是惹人怜惜啊。玲珑心软的叹了口气,我想起过往一起长大,见她这样,总是有些于心不忍。

        初霜一听,夫人

        罢了罢了,还是叫大夫去给看看吧,好好个美人儿,若是这样叫我折腾死了,我还不得内疚一辈子?玲珑唱作俱佳的表演着。去,请城东的文大夫来。

        初霜不敢反驳,立刻差人去请文大夫。

        这位文大夫医术卓绝,唯独有个缺钱,没什么医德。只要给了足够的银子,什么手脚都敢做。他跪在地上给夫人见礼,战战兢兢的起身后,却觉这位貌美的夫人格外温和好说话。文大夫不必惊慌,想必今日请你来的目的,下人应该同你说了吧?

        回夫人,说了说了。

        来啊。

        初雪立刻捧上一个被锦布盖起来的托盘,玲珑慢条斯理地将锦布掀开,满满一托盘的金子明晃晃金灿灿,闪瞎了文大夫的眼。他贪婪又饥渴的盯着那些金子,咽了口唾沫:夫夫人有什么吩咐,小的,小的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文大夫这就言重了,我不过是个深闺妇人,哪有什么事儿能叫您赴汤蹈火呀。玲珑掩嘴娇笑。不过我还真有件小事儿,得请文大夫帮个忙。

        夫人请讲,请讲。只要给钱,他什么都敢干。

        我呢,身边有个自小一起长大的婢子,这婢子呀,最近手脚不大干净,我一时来气,便罚她在雪地里跪了会儿,这寒气侵蚀,一连好几天没能下得来床。我这人呢,又最是心软,念着过往的情分,才请医术出众的文大夫来帮忙看看。说着,玲珑又出一声忧伤的叹息。文大夫最是聪明,想必能明白我的意思,对吧?

        文大夫连连点头,小的明白,小的明白,夫人放心,小的办事最为利落,定能叫夫人满意。

        那就好,去吧。

        心思最为细腻的初霜已经懂了夫人的意思,再看玲珑的眼神就不由得带了些敬畏。从前的夫人为人和善,简直可以说是没有原则的烂好人,如今却大不相同,难道是初芷的心思暴露了,叫夫人不悦了?这些初霜不得而知,她只知道,日后要更加小心谨慎忠诚地伺候,否则一旦有二心,夫人再不会像过去那样好说话了。

        文大夫给初芷看完诊,留下方子跟药膏,喜滋滋的领了金子走了。初芷见夫人尚肯为自己找大夫,心里也不由得松了口气,觉得夫人应该还不知道自己同侯爷的事,眼下最重要的是先将腿养好,否则没了这一身细如白瓷的肌肤,拿什么留住侯爷的心呢?

        可她万万没想到,这文大夫的药膏抹了,药也喝了,腿的确是很快就不疼了,可膝盖那两处地方简直变成了两坨烂肉,不仅如此,一走起路便不由自主的一瘸一拐,稍微走快点便要踉跄,这是寒气入骨,治不好了!

        不行,这怎么可以!绝不能这样!初芷急的快疯了,她拿出私房钱,悄悄请大夫看了一回,大夫却说她用了虎狼之药,如今尚能行走已是万幸,治不好了!

        虎狼之药什么虎狼之药?!

        初芷几乎是立刻就想起了文大夫。文大夫是夫人叫来的,也就是说,是夫人要害她!

        不管再怎么自欺欺人,现在初芷也必须承认,夫人什么都知道了,夫人这是要教训她,她在这侯府待不下去了!侯爷她得去找侯爷,一定得去找侯爷,只有侯爷能救她!

        可自打她搬进下人房,夫人又不要她在身边伺候,见到侯爷的次数就屈指可数,如今府里人人都恨不得过来踩她一脚,又哪里会有人帮她!

        那边初芷火急火燎,玲珑仍旧悠闲自在的过着她奢华舒服的日子。晚上没人没她点加料的安神香,睡觉都比过往更熟了,而且因为浅眠,非常容易惊醒。永安侯数次想要半夜去见初芷,结果都不小心吵醒了妻子,白日他又要去当差,其实也抽不出多少时间来,久而久之,他竟是快一个月不曾见过初芷了。

        这日他心中着实是惦念,便装作不经意的模样问道:许久不见初芷,她的伤可好了?

        玲珑正在让初霜为自己更衣,听闻,似笑非笑道:侯爷怎地突然问起一个下人来了,我都没想着,侯爷倒是想着呢。

        永安侯笑道:只是随口问问,往日你们二人总是形影不离,近些日子没见着初芷,夫人竟然也适应了?

        有什么不适应的,不过一个婢子而已,离了她难不成我还不活了?玲珑语带嘲讽,只是这嘲讽很快便消散了,化作娇态。侯爷可不要在我面前提其它女子,就算是初芷,我也会吃醋的,难道她比我还好么?

        最近这段时间,永安侯几乎连命都要扑到她身上,本有些刻板呆滞的木头美人妻子突然变得热情娇媚,他自然也是喜欢的,更何况玲珑的确生了一副绝美的容貌。眼下见娇妻嗔怪,立刻道:自然比不上你,这世上谁也比不上我的爱妻。

        侯爷嘴儿真甜。玲珑笑弯了一双美目,好啦,侯爷快些出门去吧,可别迟到了。

        永安侯一走,玲珑面上的笑容就消失了,目睹这一切的初霜只觉得打心底毛,脊背上油然而生一股寒气。她赶紧低下头,老老实实地伺候夫人梳洗,较之往日更加小心谨慎。

        夫人似乎真的和从前不一样了,看着跟侯爷鹣鲽情深夫妻和鸣,却对侯爷并无几分真心。那双眼睛里的凉薄冷淡,令人见之胆寒。

        只是这内里究竟如何,就只有当事人自个儿知晓了。

        侯爷身上满是落雪,若是往常,夫人早担忧地起来为他褪下大氅,可今日夫人却仍旧懒洋洋地斜倚在美人榻上,眸色清淡,侯爷进来了,她竟是动也不动,与素日里的贤妻模样判若两人。

        初芷是犯了什么错,这样的天气,夫人竟叫她跪在外头?永安侯轻笑,来到妻子身边坐下,就着她的手想吃她的葡萄,夫人却笑吟吟地收回手,饱满的果肉在侯爷薄唇上轻轻一擦,便掠过放入自己口中。

        朱唇玉齿,汁水四溢,只这份倾城色,就叫侯爷喉头微动。夫人将他神情纳入眼中,不免有几分轻视,答道:她自是犯了错,惹了妾身不快。侯爷可不许心疼她,要心疼,也得心疼妾身才是。

        这是自然。侯爷轻笑,黑眸深沉。只她跟你多年,你们二人又情同姐妹,我才过问一声。

        多会说话的男人呀,竟然以这种方式来委婉提醒她与初芷姐妹情深,若真是那位天真心软的侯夫人,倒真会悔恨惩罚初芷了。玲珑又懒懒地剥了颗葡萄,杏眼睨向侯爷:侯爷这说的什么话,跟妾身多年的婢子多了去了,焉能都与妾身称姐道妹?侯爷且问问这在场的婢子,她们敢是不敢?

        奴婢不敢!

        有眼色的婢子们跪了一地,心中都暗自惊疑。虽说她们都是陪嫁来的大丫鬟,可夫人在闺中时便与初芷要好,初芷名义上是婢女,实则与小姐也差不离,只近日侯爷外出办差,夫人突然对初芷挑剔起来,今日一早还特意把人罚出去跪着。

        玲珑笑起来:侯爷日后可莫要将妾身和卑贱的婢子拿到一起比了。怎么说,妾身也是丞相之女,比不上金枝玉叶,亦是娇生惯养,跟婢子相提并论,侯爷不是糟践妾身么。

        说着,她将剥好的葡萄送入侯爷口中,摸了摸他英俊的面容,颇为欣赏。她来到这个世界时,永安侯正好被天家派去办差,今儿个还是头一回见,只瞧这脸,玲珑是喜爱的。她是耿直的颜控,长得好看的人,她总会对他仁慈一些,毕竟美貌的食物能够掩盖一些味道上的瑕疵。

        她太饿了。

        于荒海归墟沉睡数百年,玲珑现在饥饿的程度,已经接近到想吞噬所有遇见的灵魂。

        腹中那个懦弱的女人灵魂,实在是充不了饥,只是叫她维持着清醒的姿态。幸而原主的身份还算可以,让她吃了些人间食物,只可惜满足了口福,却仍无饱腹之感。

        永安侯听玲珑说初芷身份卑贱,眉头微微皱了一皱,只是妻子娇媚异常,丝毫不见平日的贤惠温婉,叫他奇怪之余,又有一种莫名的新鲜感。是为夫的错,我的爱妻,自然是千娇百贵。

        玲珑笑起来,挥手道:既然侯爷为初芷求情,妾身自然要给侯爷面子,初霜,去叫初芷进来。

        是。

        片刻后,在冰天雪地跪了快两个时辰,一张清丽小脸已经惨白的初芷进来了,她的双膝因为跪的时间太久,走路颤抖,一进来便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配合着孱弱的身躯,楚楚可怜的神情,真是我见犹怜,叫人心都化了。玲珑看向永安侯,男人眼中闪现过一抹怜惜,她心中冷笑,却不想叫他们好过,伸手揽住永安侯的颈项,居高临下地看向初芷:今儿个我罚你,你可有不服?

        初芷美目含泪,卑微地匍匐在地:奴婢不敢,夫人心情不愉,是奴婢伺候不周,还请夫人重罚。

        她轻巧一句话,便告诉了永安侯,自己受罚纯粹是侯夫人无理取闹,又表现了自己的委曲求全,永安侯怎能不更怜惜她。若非顾忌妻子,怕是已经上去将佳人拥在怀中安抚怜爱了。

        玲珑却不给她这机会,这么点小手段,大概也只有原主才瞧不出,傻乎乎的给他人做嫁衣裳,最终连灵魂都被她吞噬。不过玲珑从来不吃免费的午餐,她吃了侯夫人的灵魂,就会消除她记忆中的遗憾——否则吃下去不能消化,真是难受极了,她又不用排泄。

        瞧你这话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在侯爷面前给我上眼药呢。玲珑取过一颗葡萄,她有一双美手,自幼娇生惯养,肤质细腻滑嫩宛若凝脂,剥开葡萄果皮的动作当真是美丽之极。否则你倒是给我说说,你那块暖玉佩从何而来?我可没赏过你,难道不是你偷的?你无父无母,自幼跟随于我,你若是说出那块玉佩的来历,我便不罚你了,可你又不肯说,我那嫁妆单子素来叫你掌管,却不曾想你监守自盗。侯爷,你说妾身罚的对不对?似这等手脚不干净的婢子,在其他人家,怕是要打杀的。

        永安侯神色如常,虽心中怜惜初芷,却不能告诉妻子那块玉佩是他千方百计寻来送与初芷的,只因为她天生体寒,他担忧她平素手脚冰冷,才费尽心机寻来一块暖玉赠予,不曾想却被妻子现。你说的都对,只是念在她初犯,便饶了她这回吧。

        他言语温存,可话里话外都在维护初芷,也只有原主才听不出来,明明这两人的苗头已经如此清晰了。

        玲珑微笑:妾身都听侯爷的。她将那块暖玉拿起来,只是这东西,既然叫她带了,妾身也瞧不上了,还是毁了的好。说着随手一抛,丢入火盆之中,那价值千金的暖玉,瞬间就碎裂开来。

        永安侯只觉她看似娇纵,神色间却稚纯的可爱,他的这位夫人,容貌过人,向来人尽皆知。日后我再为你寻一块更好的

        话未说完就叫玲珑打断了:侯爷不必挂心,妾身的东西,别人戴过了,妾身就不喜欢了。她说完,突然又嫣然一笑。不过侯爷挂怀于妾身,妾身心中着实欢喜。

        初芷跪在地上,只觉得齿冷。

        与她海誓山盟的男人,她仰望的神,如今在她面前,和另外一个女子情深意浓。即使知道那是假的,是逢场作戏,她心中也仍然难受的要崩溃。

        上天何其不公。明明她与侯爷相识在先,相爱在先,却要眼睁睁看着他娶妻,卑微地等待他短暂的怜惜,迄今都不能光明正大的站在他身边。如今他们夫妻二人高高在上,却叫她跪在地上,膝盖冷的透骨,心却更冷。

        玲珑瞧见初芷哀戚的眼神,似笑非笑,这两人,一个都别想逃过,毕竟她可是收了原主的献祭,若是不能满足原主心愿,她要饿的更久了。行了,瞧你那丧门星的模样,我看着便不舒服,下去吧,外头伺候着。

        初芷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似是不经意看了永安侯一眼,一瘸一拐的走了。永安侯薄唇微动,正准备再求求情,玲珑便先开了口:当初母亲让她陪嫁,就是看她老实本分,不曾想是个手脚长的。

        没偷别的,倒是偷了原主的丈夫。

        这两人,一个比一个叫人作呕。初芷幼年孤苦,是原主将她留在身边做了大丫鬟,吃穿用度,寻常人家的小姐都比不得,岂知这初芷不思回报,竟与小姐的未婚夫看对了眼。两人一来二去,郎情妾意,若是真爱,永安侯去相府退婚求娶初芷,倒也能叫人高看一眼,偏他忌惮丞相,娶其爱女,却要瞒着原主,又与初芷暗中来往。待到时机成熟,便理所当然的叫原主暴毙,原主死后,又作出一副深情的模样不肯续娶,过了几年,便以怀念亡妻的名义娶了妻子的陪嫁丫鬟,与初芷双栖双飞。

        赚了美名,也赚了丞相的看重,还让丞相将初芷当作了逝去女儿的化身。

        真是好一出大戏。

        瞧初芷那表情,似乎还在心底怨恨原主后来居上呢,她倒是不想想,永安侯跟原主的婚约可是打娘胎里来的!似这等毫无感恩之心,恩将仇报之人,给她一点甜头,就忘了自己什么身份了。

        啧,真是感人。

        废太子本不想理会她,可不知何时,已经有宫人送来了热水,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浴桶。玲珑自个儿是干干净净的,她爱干净,本身生活在荒海之中,所以特别不喜欢自己身边的人脏兮兮,看着都碍眼。

        你是自己进去呢,还是我帮你呢?玲珑露出分外天真的笑容,有礼貌的询问废太子。

  https://www.biqiuge.com/book/29634/278208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