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采红 > 23第222章(修)

23第222章(修)


        不管怎么说,幸亏这大妈,总算有了钭沛消息。

        钭沛被大舅接回来后,很淡定,只说自己隐形眼镜掉了,看不见路,手机又没电。

        众人虽有埋怨,却又不敢言。况且,钭沛头发、衣服都湿了,看得出确实是那澄河岸边淋了很久雨。

        这事闹腾完,周红红便给钭沛热了菜,原想着,他不会又不吃吧。

        谁知,他这次倒是动了筷。

        周红红和他没什么话可说,于是准备坐回到收银台。钭沛却莫名来了一句,“表姐,澄河黄昏很美。”

        她愣了下,然后肯定地回答,“是。我喜欢那里了。”

        澄河颜色本就有些昏黄,傍晚天光绚丽,是增色不少。

        她真非常喜欢那条宁静河。她刚来黄溪镇时候,她经常坐那岸边,想着自己和程意这么多年纠缠。虽然想来想去也就这么样了,可是心情总是会平静些。而且她想,也许过一阵子,她又得跑那河边去追求心灵上某些安宁。

        钭沛抬头看她,微微笑了。原本淡漠神情因着这笑容而舒展开来,瞬时从孤傲大男孩过渡为阳光少年。

        周红红稍稍怔了下,然后回之一笑。

        这种青春年纪,玩什么深沉呢,就这样笑才是好看。

        ----

        第二天钭沛又是第一个下楼来,独自出去。周红红看着他背影,想着可别又眼镜掉了才好。

        下午,她就觉得自己真是乌鸦嘴。

        没错,他眼镜又掉了。

        还是澄河岸边,还是那个大妈。只是这个大妈今天却记得清楚了,据说是钭沛给了她双倍报酬。

        大妈过来捎信那会,还不到吃饭点,大舅碰巧等着与某个菜贩子结帐,走不开,便让周红红去接钭沛回来。

        周红红看这天又要下雨,拿了两把伞往澄河走。还未到那地点,就远远见到有几个人围着看什么。直到走近了,才知道他们瞧钭沛画。

        她这个角度看不到画,她看是钭沛。他坐石阶上,膝盖上托放着画板,低头凝视自己作品。

        虽然由于天气原因,河景比平时暗色,但是钭沛和澄河背景结合,周红红看来,已经是一副画了。她以前就觉得艺术系男生特别有气质,这钭沛同学演绎是独具一格。

        她向前唤了句。“同学。”

        钭沛抬头往她这个方向,还是那悠远眼神。

        周红红对上他那种眼神,才想起自己忘记带他眼镜过来了,暗自叫糟。

        钭沛待人群散去后,才开口,“表姐好。”

        “我们回去吧。”周红红注意到他语气比初时见他,平和了些。

        “好。”他放下画板,直勾勾地看她,“表姐,我眼镜呢?”

        “我走得急,忘记了。”周红红解释完,就见钭沛听了这话反而轻勾了下嘴角,随即掩去,得让她以为是错觉。

        “没有眼镜我连脚下路都看不清。”

        她也懊恼自己不周全,“那你这等等,我回去拿好了。不远。”

        “这天。”他眯眼看了看天空,“下雨了吧。”

        “对,伞给你,我回去。”递伞过去瞬间,周红红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脱口道,“要不我拉着你回去好了。”

        这话一出,钭沛突然变得冷淡了。“我不随便牵手。”

        “同学,我们用伞,各拉一端就行。”她连忙摆手澄清。她现也知道自己刚刚那话欠妥。就他条件,倒贴女孩子肯定排长队,说不定他以为她要啃他这嫩草。

        “这样可以。”钭沛这时欣然接受,他弯下/身/子,拾起画板,再摸着把画笔收好。

        周红红看着他动作,想帮忙,却还是止住了,怕他又误会。

        待他慢慢地收拾好工具,她把伞柄轻轻地碰了他手一下。

        他领悟过来,用食指勾住了那伞柄。

        周红红转身握好伞端,提醒他,“同学,这里有三级台阶,你慢着点。”

        钭沛她背后无声地笑了下。

        周红红拉着他走时候,觉得自己很像导盲者,于是禁不住地问,“同学,你近视这么严重,怎么不去做手术?”

        他眯眼,看着她背影,“我有朋友做过手术。”

        “嗯?效果不好么?”

        “确实不好,后果挺严重。”

        周红红疑惑地回头,“我有同学去做过,恢复得不错呢。”

        “我朋友没做那手术前还算帅。后来虽然恢复了视力,但容貌大打折扣。”

        “……”

        ----

        直到周红红把钭沛带过去他房间,她才知道,昨天凌晨大战另有其人。因为钭沛换了房间。而且和他换房间,不是别人,正是她家表弟刘一卓。

        周红红听到后石化当场。

        钭沛靠近她,要去摸她脸,她才惊醒过来,“你说……这两晚睡那房是刘一卓?”

        他放下手,淡淡一笑,“表姐,你有什么话等我戴上眼镜再问。”

        她匆匆地走去桌子旁边,那里依然散着一堆色彩斑斓东西。她抓起眼镜盒递给他,“刘一卓他……”

        钭沛戴上眼镜,直接回道,“住隔壁是他。”

        周红红万万没料到是刘一卓。虽然她自己高三就被强/迫与程意发生了关系,但是她一时接受不了表弟行为。她很想自我安慰,表弟也是大学生了,交女朋友都是正常事。正常。

        钭沛看着她有些失措样子,挂起一抹玩味笑。“表姐早上起床真是早。”

        周红红一僵。她现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了。明明不是自己欢/爱被偷听,她却有种羞/耻/感。

        “要不,我给你再换个房间。”她拉不下脸去和刘一卓说他动作吵到同学了,便想着让钭沛挪个位。

        “那倒不用。”钭沛推推眼镜,还是那种笑,“都成年人了,这种事见怪不怪。”

        相对于他坦然,周红红还是很困窘。但转念一想,这个大男孩自己套/子都乱放一堆,估计也是个浪/荡性格。只是看着他衣食住行是个挑剔主,却不想到了这男/女关系上,男人都是一样。

        话说,周红红有个坏习惯。她一旦遇到什么八卦事,就要扯着程意说。

        就好比现,她都才刚出钭沛房间,就想着要和程意说刘一卓事。

        他有女朋友了,而且上/床了。

        ----

        当年程意和周红红摆酒那会儿,舅母父亲身体不好,大舅和舅母都医院照料,于是让大儿子和小儿子去喝喜酒。

        刘一卓对于程意给自己大哥支招搞掂大嫂这件事,很是崇拜。

        周红红见状,就私下叮嘱程意,“你可别把我表弟带坏了。”

        程意嗤笑了一声,“让你表弟管好那根东西吧。”

        她驳道:“你自己都管不住,有什么资格说别人。”

        他抓住她胸一阵揉/捏,“我要管不住,你还能去高考?”

        她就焉了。

        ----

        周红红现很有冲动想给程意发短信。

        她其实一直很想他,可是这份想念带着不甘。

        就她准备要按发送时候,突然一声“红姐”,把她吓了一跳。手机没抓稳,就这么摔地上。

        刘一卓也吓到,赶紧帮忙捡起手机,“红姐,想什么呢?”

        “没……你们都回来啦。”周红红现下见到刘一卓有些尴尬,她接过手机,便要往楼下走。

        “嗯,下雨,就回来了。”刘一卓打着哈欠,“我先去洗个澡,等会吃饭叫我啊。”

        “嗯。”

        周红红下了几步楼梯,突然回头,正好看到刘一卓进了右边第二间。然后她继续往下走,遇到那两个女孩子上楼来。两女同学每次见到周红红都甜甜地叫。

        周红红笑着应答。

        这天,是钭沛第一次和大家一起吃晚饭。

        不知道是不是大舅把原材料质量提高了缘故,他这次好歹吃下了一碗饭。但是他吃相太过优雅,反而让其他人拘谨了。

        周红红饭桌上看着刘一卓和那两个女同学交谈,猜测着哪位是表弟女朋友。

        钭沛状似无意,看了下周红红,然后往那两个女同学位置上扫了眼,带着些不屑。

        晚饭后,周红红把厨房收拾完毕,准备回房拿衣服,刚上到楼,就看到钭沛低着头,站他房间门口。

        他一手捂着脸,一手扶住墙。

        周红红迟疑地唤道:“同学?”

        钭沛微微往她方向抬头。

        她看他样子不太对劲,连忙问,“怎么了?”

        他缓缓走近她,“表姐……”

        周红红借着灯光,看到他左眼,很是骇然。

        他左眼……

        一片通红。




  https://www.biqiuge.com/book/29302/181152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