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采红 > 13第12章

13第12章


        那姑娘脸色由红转白,真可谓精彩绝伦。

        周红红一时没了反应,揣测着程意意图。

        然后那姑娘讪笑了声,找了借口便退下。

        程意把周红红拽了过来,“你可是正主儿,也不伶俐些。”

        “什么?”她没搞清楚状况。

        “还是说,你就欢喜别个垂涎你男人好来彰显你眼光独到?”

        这下总算明白过来,她挣开他手,怒视他。“明明是你自己招来,还借我来挡箭。”

        他瞥向那姑娘方向,“你没见是她自己过来?”

        “那是你对人乱放电。”

        “怎么放电?我又不是发电机。”他顿住,斜瞅她,然后语气转了转,沉了嗓音,带着明显诱惑意味。“还是说,你自个儿早就被我迷晕了,见我什么表情都觉得放电是吧?”

        周红红恨他这个调调。“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她说完后,才察觉有几个路人窃窃私语地望向他们俩。

        程意不回话,慢条斯理继续向前走,她唯有默默地跟上。

        到了程家,老太爷见这两人一前一后,一左一右,都没肢体接触,就咳了下,说现民风开放啦,手还是可以牵。

        程意是老太爷说什么做什么,当下就拉了周红红手。

        她尴尬得不行。她和他虽然有过拉扯,然而实际意义牵手却是没有。

        后来老太爷出了厅里,程意抓着她掌心磨搓了几下,周红红都还没来得及害羞,他就凉凉地说:“你真是个淳朴村姑。”

        “什么意思?”她警觉了,听他这语气,就知道吐不出好字儿来。

        他继续搓。“就你这手,我妈那年纪都比你嫩。你平时是用手拖地呢,粗糙成这样。”

        “你!”周红红气急了,大力甩开他手,“你去吃/屎吧!”

        他当场笑得不行。“咱俩现是要一道去吃,我吃什么你吃什么。你居然能说出这么损人不利己话,过脑子了么。”

        周红红平素里都要做家务,手确实是比较粗糙。她见班上女生,也都是要干活,二姨太这种得天独厚,少之又少。

        吃饭期间,她看了下二姨太手,确实是青葱玉指。

        她从没有像此刻这么庆幸程家就餐时那沉闷气氛。程意偶尔给她夹菜,她都想赌气不理,但是顾及到老太爷场,只好硬着头皮道。“谢谢……”本来是想回:谢谢程意哥。后来那三个字却怎么也蹦不出口了。

        他虚伪地笑。“不客气。”

        饭后,老太爷询问了周红红一些学习上事,她都如实回答。老太爷道。“你星期六也要补课,不用经常过来这边了,程意你那边住也行,我派个人去照顾,你先把心思放学业上。”

        周红红心里恼火,这程意还不肯回家么。她悄悄瞪他,却正对上他视线,于是她又转过头去。

        回去时候,他牵起她手,老太爷面前俨然是体贴模样,才刚出程家大门,他就松开了。

        周红红不禁地看了眼自己手,然后握拳,静静地跟他后面。

        走到半路,程意突然停住脚步,回头道:“行了,你先回去吧。”

        “啊?”她心里想事,被他打断,有些茫然,问道:“你呢?”

        “我要去看电影。”

        她愣住。“你跑这么老远,万一老太爷有事找呢。”

        他奇怪地看她。“我跑哪去?”

        “你不是要去邬山镇?”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去那。”

        “不是看电影么?”

        “我说是看我们镇电影。”

        周红红一时没拐过弯来,脱口而出。“这里有什么看啊?”

        这话一出,他又露出那邪气笑。“想去看不?咱俩一块儿?”

        她这才恍悟过来,顿时咬牙切齿,但大街上不好发作,只得愤愤留下一句。“你保重身体。”

        回到家后,她房里大吼了一句。“流/氓!”

        那时候周红红对男/女/之/事一知半解。她想,他看了那种电影,会不会牵一发而动全身?他伤也没有好全。可是任她这边想破头也不得他法,她便告诉自己,不管他,考大学才是正经事!

        那次以后好一阵子,她都不去找程意。当然,他也不会来找她。

        某天,周红红放学回家,碰巧遇到了程意。他和那群流氓党一起,见到她,他只是笑了笑。

        其中一人起了哄。“程哥,这是你媳妇儿啊。”

        他摇头否认道。“不是。”

        周红红低下头,直直地往前走。

        是和不是,他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这话传到老太爷耳里,挨揍是他。

        那个星期天,老太爷让程意带周红红回家吃午饭,程意这才去找她。

        周妈妈不家,周红红听了他来意以后,一肚子气,推脱道。“我还有好多试题要做,没空当你棋子。”

        程意掏出烟盒,晃出一根烟,却不急着点燃,而且夹着它把玩,“这棋子说法打哪听来?”

        “本来就是。”她说完补了一句,“我真好多作业要做,我等会打个电话给老太爷就是。”

        他把手里烟转着圈,想起什么,玩味地笑。“因为我那天不承认你是我媳妇儿?”

        “你扯吧你,谁理你说什么。”周红红赶着他。“我忙得很,你走吧。”

        他却拉过她手,一施力,她就踉跄着跌到他怀里。

        她慌了,又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急急道:“你就不能好好说话!”

        程意制止她挣扎,勾起她下巴,轻佻地道。“我连你洞都没钻过,你算我哪门子媳妇儿。”

        见她似乎没听懂,他用那支烟点了点她洞位置。

        周红红五秒后才反应过来他意思,红了一脸。“下/流!”

        他很应景,笑得流/里/流/气,贴近她耳边低低地说:“你以后会爱死我这下/流劲儿。”

        她又羞又气。“你真不要脸!”

        “我哪敢不要,你不就喜欢我这张脸。”

        “你!”周红红气得都说不出话来。

        “你还不承认?”他凝视她,勾着嘴角。“那天我说你不是我媳妇儿,你委屈了吧,我看你那样都要哭了。”

        “我没有!”她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什么表情了,她当时所有思维都想他说那两个字。

        “承认喜欢我又没什么大不了,搞不懂你坚持什么。”程意说完就松开了她,点燃了那根烟。

        周红红赶紧逃离他几米远。

        他微敛笑容。“还想跑?我要抓你还不是容易得很。”

        “你说话就说话,不要动手动脚。”

        他讽刺地笑。“呵,我这样就叫动手动脚?那程昊对你算什么?”

        周红红未料他突然又说起程昊,怔了怔,“你又提他干什么……”

        程意吸一口烟,转了话题,“好了,你要不想去老爷子那,就给他打个电话,免得他甩脸色给我看。”

        她点点头。“我知道,我等会就打。”

        “行,我可仰仗着你,周红红,给我上点心啊。”他以非常没有诚意语气说完这句话,然后就叼着烟走了。

        周红红自己房间贴满了“学习!”。有时候走神了,看到这两个字,她就清醒过来。

        程意又一段时间没有来找她茬。她看他上次就已经伤全好了,却还是赖大舅那房子里。

        第二次程意又因为老太爷命令来找周红红,这下他冷脸了。“你还真是忙得连吃顿饭时间都没了?”

        周红红见他心情不佳,便也不再拒绝了。

        到程家时候,程意拉起她手。

        这下,周红红发现了他小动作,他总是磨搓她掌心,也不知道是不是找她茧。她被他磨得痒了,有点想躲,他就不磨了。可过了没一会儿,又开始了。

        老太爷见到两人牵着手出现,非常满意,对程意态度挺友善。

        老太爷照例问了些周红红学习上事,知道她功课忙,很就让她回去了。

        回去时候,出了程家好一段距离后,程意还是拉着她手不松开。

        周红红自己运力想抽出来,却被他扣得牢牢,她不得不提醒他。“程意,我们走出程家好远了。”

        程意显得有点心不焉。“管家后面。”

        她一惊,赶紧走近他,悄声道:“老太爷是怀疑我们了么?”

        他侧头看她,平平地道:“你演技确实很烂,不过有我救场,死不了。管家只是出来办事,正好和我们一路。”

        两人并肩走了一条街,程意手却突然松了。

        周红红不敢回头看管家还不,她怕老太爷一点风吹草动就大动干戈,只好轻轻地勾住他尾指。

        结果,这程意好好大路不走,四处兜晃着,从东走到西,又从西走到南。

        周红红心里摸不准他想法,急了。“你这是要去哪儿?”

        他意味深长地看着她。“我这不让你宣告主权么。”

        她顿时望向四周,果然是神色各异人群。

        程意尾指动了动,“满意了不?你可是正室。”

        周红红觉得他就是有本事把任何话都用着一种极其讽刺语气说出来。

        这天,由于两人牵手逛了一大圈,于是,前阵子传起他俩感情出现危机谣言被击破。

        作者有话要说:




  https://www.biqiuge.com/book/29302/181151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