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采红 > 10第9章

10第9章


        程意不知情情况下当了小三。

        --

        时婕艺还没认识程意之前喜欢过一个男。

        按她说法,那叫一个玉树临风,星眉剑目,丰神俊朗,面如冠玉,诸如等等。

        此男是来邬山镇亲戚家玩,只待了一个暑假,后来就回城里去了。时婕艺与他一见倾心,他离开后,两人保持书信交往了一段时间。

        这男由于相貌好,风流成性,爱这沾沾那摸摸,对时婕艺忽冷忽热。

        时婕艺虽然伤春悲秋,可就是无法放手,心情随着他而起起伏伏。

        这时候,程意出现了。

        他开始追求时婕艺。

        时婕艺正好那时候被那男冷落了好一阵子,又加上看了些青春蛋疼忧伤文,痛定思痛,誓要走出情伤。

        治疗一段感情好方法就是开始恋情,于是她就接受了程意。

        后来两人慢慢地交往,程意对她很好,很温柔,她感觉挺喜欢程意。

        出了周红红那档子事时候,程意挺不屑,老太爷摆明让他捡破鞋。

        可是时婕艺觉得这是他跟老太爷关系一个转折点,跟他说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程意向来对她没辙,见她都不介意,后还是答应了。

        时婕艺一直以为自己很爱很爱程意。她父母不答应,她就努力争取。

        她觉得她会跟程意过下去。

        可是就老太爷去时家那天,她收到了那个高富帅一封信——他要出国了。

        她突然不知怎,顿时陷入了一种莫大悲伤中,感觉心中某个地方都崩塌了。那份心痛,连她看见周红红跟程意一起时十倍都比不上。

        这时候,青春蛋疼忧伤文起了一个很大作用,她看完某篇文后哭得泣不成声,突然就想不开了,吞食了安眠药。

        全世界都以为她是为了程意而自杀,甚至连程意自己也是这么认为。

        她住院期间,她想了很多很多。

        程意就像是小说里男配,对她极好极好,她对着他也很轻松很温暖,但就是没有对男主那份刻骨铭心。

        即便男主再渣,男配再好。女主后都是选择男主。

        时婕艺知道程意为了她,而遭了一顿毒打后,加内疚——她不能再拖累程意了。

        她主动地跟程意坦白了事情经过,后说道:“程意,对不起。”

        --

        程意说完时候,周红红好半天回不过神来。屋子里陷入了一阵沉寂。

        这个故事太让周红红意外了。她重理了一遍后,涩涩地问道:“那男真很帅吗?”

        程意捻了烟,瞪了她一眼,觉得她这个听后感毫无价值。“我怎么知道,我又没见过。”

        大抵是她喜欢正气,所以欣赏不来妖孽款型。周红红很想这么说,却忍住了。

        她又沉默了一会,才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程意冷冷地道:“能怎么办,这状况不正合老爷子心意。”

        “你是说那我们……”

        “就继续演下去呗。”说完,他对周红红扬了扬嘴角,满是奚弄姿态。“周红红,我又是你男人了。”

        “……”周红红对着他敌意说不出话来,但他失恋他大。她只好说:“你好好休息吧,先把身体养好。”

        说完她就起身想走。

        程意喊住了她。“别跟其他人说我那事。”

        “知道了。”

        周红红踏出屋子,又去了院子里坐。

        她抬头望程意窗户,还是关着。

        她知道,时婕艺对程意打击很大,不然他也不会对她来倾诉。他俩远没有要好到这种程度。

        周红红早些年也看过小言,类似情节见怪不怪。但是她都是站女主就应该爱男主角度去看,甚至说,她不乐意见到男配上位。

        而今,真身边发生这种事,却又是另一种心境。就像二姨太说那句话——这世上真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就好了。

        --

        程意爱面子,即使他失恋,可也还是表现得没事人一样。

        周红红看眼里也不晓得该如何安慰,不过他抽烟时候她就去抢。程意骨折地方还没完全长好,怕又错位,不敢乱动,只能任她抢。次数多了,他也就懒得吸烟了。

        周红红有天问他能走动时候是不是去老太爷那里求求情。

        他很无所谓地说:“随便。”

        伤筋动骨一百天。程意伤虽然好转,但是比较缓慢。

        周红红想,反正老太爷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不急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程意因为太无聊了,就让周红红念些书给他听,或者陪他聊天什么。两人相处慢慢地熟稔起来。

        但是周红红觉得,他对她越来越放肆。

        那天,大舅子给周妈妈来了个电话,气急败坏地把自家儿子骂了个狗血喷头。

        后来周妈妈转述给周红红听,周红红都惊住了。

        大舅子儿子跟一个姑娘家交往了半年多,双方都见过家长了。有一天花前月下情意绵绵,就那个啥了。

        可是没过几天,女方家人闹上了门,说男是强/奸,要告他。

        周红红表哥争辩说两人是情投意合,谁料到了这阵仗,那姑娘却不肯出面。

        女方家人提出了金钱赔偿,大舅子一时凑不足数,她们就嚷嚷着要上法院。大舅子急得团团转。

        周妈妈借了大舅子一笔钱,让他先去安抚女方家人,量息事宁人。

        周红红给程意念书时候提了下这事。

        他突然笑了。

        周红红有点生气。“这事有什么好笑。一个不好,我表哥就得进牢里了。”

        程意懒懒地倚床边。“你表哥长得如何?”

        “一般啊,就普通人啊。”周红红觉得他真莫名其妙。

        “你表哥有钱?”

        “怎么可能……”

        “那没戏了。”他下了结论。

        “你——什么意思你?”

        “我是说,你那表哥,长相普通没个钱不单止,连床技也差。”

        周红红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他说什么,当下红了脸,结结巴巴地道:“你……下……下流!”

        他笑了下。“既然是情侣,他要是让那女爽到了,那女欲/仙/欲/死还能去告他?”

        她羞得都说不出话。

        他却仍继续说道:“跟你表哥说,好好锻炼,再去把那女搞一次,她舒服了就心甘情愿了。”

        “你要不要脸!”

        “切,老子好心给你提建议。”程意见她连耳根都红了,嗤笑着。

        周红红把书甩到他身上。“你自己念去吧。”

        程意看着她落荒而逃背影,冷哼道。“都不是处了,还装什么纯情。”

        后来周红红尴尬地回来问他:“你说得能行得通?”

        他邪邪地笑着,不回答她。

        周红红实没忍住,就给表哥拨了个电话,然后把电话递给程意。“你跟他说。”说完她就自己出了屋子。

        不知道程意跟表哥是不是说了那样话,反正这事算是平息了。

        继这件事之后,程意对着周红红愈发口无遮拦,什么下流词都对着她蹦。

        她又羞又恼,有时候真是恨得想揍他一顿。

        郑大夫见程意原先骨折地方复位后愈合得不错,也不再那么容易移位了,便建议他多多活动,增加血液循环,防止肌肉萎缩。

        于是程意开始院子里走动。

        周红红想,过了一个多月了,老太爷应该脾气消了吧。她问他。“要不我们一块去老太爷那?”

        他斜睨她一眼,不正经地笑。“你那么想我做你男人啊。”

        “我跟你说正事。”她要气死了。她都不知道自己干嘛这么为他操心。

        “呵,你正事不就是跟老爷子说我俩又一起了么。不就是要我做你男人?”

        “你说话能不能不要难听。”

        “你想怎么好听?你崩以为收留了我跟我妈,我就得给你以身相许。”程意又浮现出那嘲弄神态。“我这档子事上有洁癖,你都让程昊奸过了。”

        听了这话,周红红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禁不住身子开始发抖。

        她从来不知道程意是这么看她。

        她心力地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她见不得他独个儿那情伤,陪着他说这说那。郑大夫药包需要加酒搅拌,她为了让药包不稀也不稠,蒸药过程中,她一刻都不敢离开药煲。她知道二姨太干不来家务活,她几乎包揽了所有事。她这个暑假都围着他转。

        漫天悲伤向周红红袭来,面前程意讥讽神情,让她觉得自己就是个天大笑话。

        她抖着抖着,就是说不出话。终,她咽下自己喉间哽咽,默默地转身走了出去。

        她不要他面前哭。

        周红红还是继续给程意蒸药,因为二姨太根本把握不住度。

        但是她不再见程意。她自己家把药包弄好,就送了过去。她借口自己要升学,功课压力大,待了自己屋子。

        二姨太不好意思耽误周红红学业,加上自己厨艺已经有所长进,基本都能做些了,所以对于周红红改变没放心上。

        有天,周红红送药包过去,碰巧二姨太没家。她想放下就走人,可是院子里被程意挡住了。

        “我上次那么说你是我不对,你别这样子。”程意看着她僵硬表情,稍微有点温和了些。

        “我家里还有事。得先回去了。”周红红根本不想谈上次事,便要越过他。

        他往她方向移了下,堵住了她道。

        “我跟你去老爷子那,我们继续演下去。”

        “……你这是何必呢。”周红红苦笑道。“你想哄老太爷了,就拉我一块。哪天看我不顺眼,又踢我走。程意,我不是你东西。”

        程意似有似无地叹了一声。“要不,周红红你跟了我吧。”

        作者有话要说:




  https://www.biqiuge.com/book/29302/181151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