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司礼监 > 第六百八十章 咱家真的很为难

第六百八十章 咱家真的很为难


        感谢pp197623大佬的百元打赏,骨头倍感振奋。

        ……

        千言万语一句话,体制的好处。

        身为体制中人,身为内廷中人,魏公公身上这身皮某种程度上是能“大吹”四方的。

        将在外,君命还有所不受。

        公公在外,扯皇爷的大旗吹吹牛皮还是成的。

        反正皇爷在几千里外,这年头没有手机电话,牛皮吹的再震天响,也不虞转眼被人揭穿。

        等到真相大白,他魏公公已经带着大明的皇家海军出海浪去了,到时候谁还能出海逮他不成。

        浪够了,有钱了,皇爷眼开了,再大的过错也能弥补了不是。

        上谕说了,叫你们都听魏某人的,今儿这事不干也得干了。

        魏公公环顾水营众军官,目光很是亲切。

        这些就是他浪的本钱,也是传播帝国福音的种子啊。

        视线落在得了自个二十万两的千总王大力脸上时,目光更是柔和。

        不过这柔和的目光却把王千总看的头皮发麻,他很清楚魏公公看自己的眼神代表着什么。

        对于中官所说的上谕,厅内一众水营军官是八成信的,因为眼面前这位魏公公身份肯定做不得假的。

        真要是个假货,外面那些骑兵如何个说法?

        骗子真能动用这么大本钱,还至于骗么,况骗的还是朝廷官军,这天底下有这么傻这么胆大的人么。

        对于皇帝突然将他们吴淞水营拨归这个魏公公管辖,设立什么海军处,众人心思倒是不一。

        但总体一点,怎么个设法,怎么个管法,不关这帮军官的事,反正上面的事他们也做不了主。

        要论实心话说,他们最关心的是转成海军后,他们的“薪资”待遇如何。

        魏公公的为人如何,也是众军官比较关心的一件事。

        因为,这决定他们是能吃肉,还是喝汤。

        当兵吃饷,不在于上阵杀敌,而在于是否跟对人。

        跟对了人,要什么有什么,跟不对,那可就惨了。姥姥不疼,爷爷不爱的,活受罪。

        这一点,广东水师出身的那众军官最是有切肤之感,同时,他们也是心里最有底数的一帮人。

        昨天夜里,王大力可是好生请他们吃喝嫖赌了一回,分到他们手中的银子也是他们这辈子都不敢想的。

        对于王大力所说的好事,众人可谓是热烈响应,窝囊了几年,好不容易有个出人头地的机会,用江南人的话说大牙痴才不干呢。

        就是,不知道姜游击是不是会遂了他们的愿。

        众人目光都若有深意的瞄向了尚未起身的游击将军姜良栋。

        ……..

        姜良栋肯定是听懂了,陛下的口谕那么直白,他能听不懂么。

        只是听懂归听懂,执行归执行。

        这是两码事,万不能混为一谈的。

        稍作沉思后,姜良栋从地上起身,然后以公事公办的口吻问道:“请问公公可有圣旨或手谕?”

        “此陛下口谕。”魏公公干笑一声,他有屁的明旨。

        姜良栋微一点头:“既无圣旨,那公公手中可有内守备厅公文示下?”

        这位游击大人的意思很明显,皇帝真要改吴淞水营为皇家海军,着由这位中官魏公公提调,他姜某人断然不敢抗旨。

        只是,按规矩他身为吴淞水营的代管游击,这么大的事岂能连正式公文都没有,就拱手将兵权相让的。

        没有圣旨可以,请出示南都守备衙门的公文和关防也可。只要手续全,他姜某人立时就奉旨执行。

        厅中众军官听了游击大人要求,倒也没能疑虑,皆认为是应该的。

        可魏公公有个屁啊,南都他都没去过,从哪弄内守备厅的公文。好在他脸皮厚,不耐摆手道:“咱家奉旨前来,有便宜行事之权,无须经南都方面,游击大人只管遵旨便是。”

        “嗯?”

        姜良栋眉头一挑,先前他只是怀疑,现在确是有八成确信了,这个中官小太监怕是奉了“中旨”行事,朝堂对此事根本不知。

        为了百分百确认,他不动声色的又问了声:“那公公可有应天抚臣行文,如有,请示下。”

        众军官听到这里,也觉不对,一个个看向坐在那的中官魏太监。

        王大力则是未看魏太监,只看姜游击,神情颇是复杂。

        “姜游击,咱家说了,奉旨行事,无须经南都任何方面,你但管奉旨便是,不必问东问西。”魏公公的语气明显不快起来。

        没想这话音刚落,那边姜良栋倒也干脆,直接抱拳道:“既然如此,末将不敢奉谕,还请公公速速离营!”

        “怎么,游击大人是要抗旨不遵!”魏公公拍案而起。

        “末将不敢抗旨不遵,只是若公公所宣陛下口谕为中旨,那末将是万万不敢奉诏的。”

        姜良栋不卑不亢,只要对方出示不了相关衙门公文和手续,他姜良栋便万错没有。事情报到抚臣那,也当得抚臣赞。

        魏公公嘴角突然咧了咧,露出淡淡的笑意,他知道面前这位游击将军所持依仗是什么。换作是他,也会以此为凭。

        这依仗就是程序——大明朝治国治军的程序。

        这程序也可以说是制度,凡事无制度不立,须知不管哪朝哪代,最忌皇帝破坏制度,中旨干涉军国大事。

        如当年宋太宗在雍熙北伐中,绕开宰相直接和枢密院制定作战方案,并直接指挥前线将领,便是犯了擅发中旨的忌讳,后来差点被弄得下不了台。

        而在南宋的绍兴北伐中,首相秦桧以朝廷名义发出撤军的诏令,宋高宗却发中旨要求诸将继续进攻。

        诸将均奉朝廷诏书撤军,只有岳飞奉中旨继续进攻。结果便是岳飞被免官下狱,死在狱中。

        此事固然天下人都知秦桧为大汉奸,但从朝廷法理程序上讲,这位大汉奸才是占据了法理的那一方,岳飞则是非法的那一方。

        无它,朝廷制度在。若说这制度不对,便要先亡这朝廷才行。

        到了本朝,成化帝倒是喜发中旨任官,是谓传奉,然而成化帝一死,这些传奉官无一不被罢免。当今皇帝万历虽被外朝逼的大遣太监出外办差,但经其中旨任官的到如今为止,也不过两人。

        一就是首倡开矿的屠夫程守训,二就是这首倡开海的魏良臣。

        几百年的“中旨”旧事,给世人一个血淋淋教训——如果奉中旨不奉诏令,皇帝最多丢下脸,奉旨的人就算是大英雄,百姓心目中的大救星,也难逃丢官甚至丢命的下场,皇帝都保不了他。

        所以,于当下文武而言,突然接到中旨,这旨令是奉呢还是不奉?

        姜良栋的选择明白无误,他不可能奉这莫名其妙的中旨。你魏太监打哪来还回哪,恕不远送。

        魏太监当然不可能就这么拍拍屁股滚蛋,他很是惆怅道:“游击大人不肯奉旨,咱家真的很为难啊。”


  https://www.biqiuge.com/book/26089/262856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