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裁决使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地狱无门有人闯

第三百七十八章 地狱无门有人闯


        金陵无人来。

        这当然是非常不合常理的一件事情。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莫小川八字与金陵犯冲。

        因为危来自金陵。

        而危与金陵裁决事务所的关系,对于在场的杨愿等人来说也不是秘密。

        尤其金陵派系硕果仅存的山海一脉强神,天吴,乃是危的生死之交。

        因此此番山海众强围剿西游洞,金陵方面不可能出工不出力。

        但他们去哪儿了?

        面对尹田的问题,不论是杨愿还是马宏腾都暗暗皱起了眉头。

        事有反常,则必有妖。

        “想要坐收渔翁之利?”徐幼斌提出了一个可能性。

        尹田对此不置可否,正欲再说些什么,却见不远处的天空中骤然炸开了数百道烟火,璀璨的光芒遮天蔽日,绵延无绝期,在顷刻间便结成了一个言简意赅的大字。

        山!

        一面十丈高的长旗随风而扬,以擎天之势直刺苍穹,旗面如骄阳,带着令人不敢直视的神圣之意,旗头似厚土,仿若一座气势磅礴的山岳,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对于杨愿这一辈人而言,着实从未见过如此盛景,但他们却知道这是什么。

        “山海裁决令!”

        马宏腾面沉如水,知道不能再这么耽搁下去了,急声道:“攻吧!”

        杨愿转头看了看尹田,后者的脸色同样不怎么好看,只是点头道:“动手!”

        于是四人即刻分开,各自召集人马,准备对西游洞发起第一波自杀性的冲锋。

        与此同时,老家伙正坐在西游洞洞口的一方大青石上,抬头看着洞外那炫目的白日焰火,怅然感慨道:“当真是许久未见了。”

        而莫小川则意气风发地站在老家伙身边,得意洋洋地开口道:“怎么样?帅不帅?”

        老家伙撇撇嘴,又抬手轻轻摩挲了一下腕间的月下独镯,低声道:“来了。”

        话音落下,十数道人影于洞外的树影下林林而立,看着洞口几人的目光中充斥着紧张、兴奋、嗜血等诸多情绪。

        能够杀死一位山海裁决使,这是一种能够被永载史册的无上荣光。

        即便他们只是这场战争序幕中的马前卒,也依旧有资格被世人所铭记。

        就如同过往那些年在中华大地上点燃的大大小小战役一样,没有人关心中间的过程如何惨烈,又有多少人马革裹尸,埋骨他乡,重要的是结果。

        以及,谁开的第一枪。

        牛定国只是这十几个人里面最不起眼的那个,他来自魔都,名不经传,论及实力,别说是跟杨愿相提并论,恐怕连那传说中的企鹅精都难以胜之。

        他知道自己活不了,却也没有退路。

        他这条命是杨愿给的,他的家人有杨愿照顾着,他可以放心去死了。

        但哪怕是死,也要轰轰烈烈。

        所以就在众人四目相接的这一刻,没有任何的试探,甚至没有人说话,牛定国第一个出手了。

        他的进攻方式非常直接,或者说是简单粗暴。

        双脚同时于地面一弹,牛定国尚在空中,已经俯下身来,随即四肢着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前奔袭而去。

        一支青色的玉角自牛定国的额间刺出,带着淡淡的腥风,仿若一杆久经沙场的长枪,直指莫小川的前胸。

        牛定国的速度不算快,但他的身形却很直。

        不论是奔袭路线,还是额间的那支青角。

        两点之间,直线也最短。

        如无意外,只需要三秒钟,牛定国就能杀到莫小川的身前。

        而在同一时间,牛定国的贸然出击便像是吹响了进攻的号角,剩余的十数道身影也争先恐后地动了。

        延绵不绝的云峰仍旧在空中绽放着盛大的光芒,白色的光晕落在众人身上,便如同给他们披上了一层模糊的轻甲,熠熠生辉。

        有人于肘尖生出了骨刺。

        有人从怀中拿出了仙宝。

        还有人自掌间拉开了一片光影。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群雄争功,则寸土不让。

        厮杀声不及遍野,但也算是声势浩大。

        三秒钟的时间很短,但牛定国还是慢了些,渐渐有人影从他身侧掠过,想要拔得头筹,亦或者,做那只率先化为青烟的飞蛾。

        对此,牛定国显得很平静,他的双眼始终盯着莫小川,希望后者能够给予自己一些尊重。

        对不畏死者的尊重。

        但很可惜的是,自始至终,莫小川都没有向那轰轰烈烈而来的人群投来半缕目光。

        他的视线落得更远,远到无人能看清。

        秦未央就站在莫小川的身后,恰到好处地隐去了自己的身形,以及那张倾国倾城的面容。

        按照计划,这些人不用她出手。

        首战当然是最大的荣光,但相比之下,胜利才是唯一的真理。

        因此下一刻,一道魁梧的身影走出了洞口,看起来虽然没有一夫当关的威慑,却依旧令人呼吸微窒。

        “滚!”

        一道惊雷自蒲牢的口中炸开,带起狂乱的沙石,轰然砸向迎头杀来的敌人。

        置身于旷野之中,蒲牢的长啸自然威力大打折扣,但即便如此,也绝非眼前这些小喽啰所能抵抗的。

        跑在最前头的三人根本连哀嚎的机会都没有,便在刹那间肝胆俱裂,七道血痕自其面孔上喷涌而出,惨烈无比。

        落后的几人运气好一些,甚至已经各施手段来抵挡那恐怖的音波,却依旧纷纷栽倒在地。

        牛定国是第一个出手的,现如今却落在了第二集团与第三集团中间,初闻那惊天雷鸣,额间的青角便险些被生生震碎,他下意识地恢复了直立姿态,双手拦于身前,坚韧的皮甲就像是竖起了一道肉墙,抵挡着那撕心裂肺的痛楚。

        下一刻,牛定国的身形被狠狠地向后拖了五米,他的双脚于地面划出两道深痕,却总算是勉强保住了性命。

        而对方仅仅才喊了一个字。

        一字之威,便生出了这般令人绝望的鸿沟!

        但牛定国并没有放弃,而是再度屈膝蹬地,再次如出膛的炮弹一般轰向莫小川!

        只是很可惜,还不等他进到莫小川身前十米,便有一丝锥心之痛从他的胸前传来。

        即便是牛定国最引以为豪的皮甲,也终究抵挡不过钦原之刺。

        春姐一击得手,不再恋战,干脆利落地将指尖从牛定国的胸口处抽出,背后翅翼急急而振,转向朝下一人杀去。

        牛定国倒在松软的泥土上,临死之前仍旧用模糊的双眼死死地瞪着莫小川。

        “这只是一个开始……”


  https://www.biqiuge.com/book/26067/248585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