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长孙 > 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五章

        第75章

        窦氏还不至于惊慌失措,  那应该不是与大房很相关的事。长宁道:“您不急慢慢说,  出什么事了?”

        窦氏低语:“娘路上跟你说,  不过你要马上去正房。你祖父、父亲正等着你。”

        路上赵长宁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人揭发二叔在监修皇陵时中饱私囊,  还说他谋害右春坊谕德谢大人,  将贪墨的罪名栽赃到他身,  致使其砍头示众。人证物证俱在。

        二叔还没从詹事府出来就被锦衣卫秘密抓了,  收押都察院,留待候审。

        长宁听到这里沉思,二叔虽然不如周承礼足智多谋,  混迹官场多年,却也绝不是粗心大意之辈,能让人抓到证据,  应该是有人刻意为之!他们这些都是朱明炽登基的功臣,  非万不得已不会有人敢动,敢动他的必定也是功臣。她觉得是宋宜诚做的手脚,  宋宜诚早与赵家不和,  他有一学生要晋升礼部侍郎,  但二叔也正准备晋升此职,  两家一直在较力,前不久宋家还授意刑部给事中参她一本,  不过被朱明炽给拦下来了。

        二叔毕竟是正三品,  若皇上没有点头同意的话,  锦衣卫是不敢随便抓人的。亦或许锦衣卫指挥使陈昭也与宋家有勾结,毕竟陈昭也不喜欢赵家,  觉得她是□□余孽,死不足惜,此人心狠手辣,敢将老皇帝拉下马,应该干得出来。

        正堂里祖父和父亲二人已经等着了,赶紧让他坐下来。随后赵老太爷问她:“你二叔的事你都知道了吧?”

        “孙儿知道。”长宁先喝了口热茶,在嘴里转了圈咽下。

        “都是手足血亲的。你二叔现在出了事,咱们不得不帮。”赵承义说,“你现在在大理寺为官,你二叔这事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可知道?怎么连审问都没有就被抓起来了?”

        “若只是贪墨,倒也不是很大的罪,念在二叔是功臣的面子上,皇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但皇上刚说了要重法治理贪污,二叔贪的是修建皇陵的工款,岂不是对皇上的大不敬,恐怕皇上不会轻饶。最难的是还有个陷害同僚的罪。”长宁沉思了一下说。

        赵承义怔住了,赵老太爷则问长宁:“如此你可有办法?”

        长宁抬头,瞧着两双望着他的眼睛,缓缓摇头:“我管大理寺,却管不了都察院,如果是七叔在的话会好办许多,那毕竟是他的地盘。我暂时没有什么办法,需要时间。犯人不会一直留在都察院的,总要转手到大理寺,只能到时候再看。”

        赵老太爷未免失望,坐在凳上半天回不过神来。毕竟是手把手带大的亲儿子,前一刻还是朝廷命官,下一刻就身陷囹圄,他怎么能接受!

        长宁不好劝他,屋内一时寂静。

        赵长淮从户部回来了。

        他踏进屋内,把斗篷递给旁边的丫头。随后他看了赵长宁一眼,兄长的神情和以往一样,没什么波动。赵长淮给老太爷请安,说:“我听说二叔出事就立刻回来了,父亲长兄可有办法?”

        赵承义摇头:“你哥哥说甚是难办,毕竟贪污的是修建皇陵的饷银。如今不知道都察院怎么审理的,咱们也没有应对的办法。”

        赵长淮叹了口气:“可惜我为户部主事,手伸得再长也管不到都察院的事。倒是……”赵长淮对长宁道,“长兄身为大理寺丞,也应该帮一帮二叔。毕竟都是赵家的人,二叔惯常也帮了长兄不少。”

        长宁抬头,只见这弟弟英挺笔直,风姿翩翩地微笑。心想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他还是喜欢针对自己。难不成还瞧着他嫡长孙这个身份,手里的管家权?长宁嘴角微扯,淡淡道:“二弟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吧。我这大理寺丞的位置给你来做,你试试怎么救?”

        赵长淮却仍然笑:“在其位谋其事,我可不敢顶哥哥的职。”

        赵老太爷知道他们兄弟二人一向不和,出言道:“好了。长宁,如今你二叔出事,家里的一切都得指着你。试试能不能找到你七叔,他常神出鬼没的,以前也就你二叔能找到他。”

        长宁颔首道:“祖父放心,孙儿若有办法,自当尽力。”父亲唯诺无用,二叔出事,七叔不见踪影,家里自然只能由她撑着。

        没在赵老太爷这里呆很久,赵长宁就回了竹山居,叫了家中豢养的护卫过来。一是先吩咐打探七叔的下落,如果能找到七叔,周承礼的法子肯定比她多。但要是不能找到的话……只能她这边想办法。首先得想办法进都察院打探,事情究竟严重到那种程度,如果二叔贪墨的钱财多,甚至能到直接问斩的地步。到时候就算进了大理寺终审,她也没有办法,二叔是她的亲眷,她必须要避嫌。

        长宁叹了口气,烛光忽闪之间,她瞧见窦氏由宋嬷嬷陪着过来了。

        “你大姐要赶回真定,所以先走了。”窦氏在长宁身边坐下,叫宋嬷嬷把食盒打开,从里面端出一碗莲米红枣银耳来。“大姐临走的时候给你做的,你小时候最爱喝她炖的银耳,尝尝看是不是那个味道。”

        长宁尝了口,入口香浓柔滑,果然是儿时的味道。“大姐竟走了。”她轻叹,“家里事多,都来不及招待她。”

        “你大姐也明白的,不会在意这点小事。长宁,”窦氏唤了她一声,“为娘有一句话要跟你讲,你的姐姐妹妹毕竟都嫁出去了,家里的男孩才是一家人,娘看着长淮与你,还是嫌隙颇深的样子。”窦氏黯然地叹了口气,“也怪为娘的,当年怕他挡了你的路。如果好生待他,你在家里也有个亲密的兄弟,凡事能商量着来,长旭去了边陲历练,不知道哪年能回来。其实当年若将你当女孩养大,这一切便是长淮的了,唯一的庶长子……”

        “娘。”长宁见她越说越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握住母亲的手,语气有些严肃,“你断不可说这些。”

        没有什么庶长子,她现在是家里的嫡长子。

        窦氏勉强一笑:“是不该说了。娘是想让你好生考量你二叔的事,虽然你二叔以前待咱们不好,毕竟也是一家的人。”

        “娘,您不明白。”长宁继续喝着银耳羹,“此事棘手,我不能轻易应承。”

        窦氏看着她,长宁就摇了摇头。如果七叔还在,想必都察院他控制没问题,可惜他不在。她手再长也伸不到都察院去。

        次日长宁就找人打探过了。赵承廉被关在都察院里,一直禁止探视,消息传不进去也递不出来,连她打探送的几件薄袄都没递得进去,看来是要下死手整他了。长宁本想设法见他一面,但被沈练察觉到了,找她过去问话。

        “我知道你家二叔最近出事了。”沈练淡淡地道,“赵长宁,你素日聪明,知道这事不好牵扯。如果我是你,我会独善其身,否则你这顶乌纱帽也可能不保。修建皇陵也敢贪污……你二叔胆子也太大了。”

        赵长宁苦笑片刻道:“毕竟是家里的二叔,所以不好不管。”

        沈练看长宁一眼,虽然他经常磋磨赵长宁,但未必没有历练他的意思,自然不会放任长宁出错的。赵长宁本来就与大理寺卿董耘不合了,虽然这个董耘他也不喜欢,但赵长宁得罪了顶头上司,一旦被抓住马脚就是生死之间的事。

        “你二叔的事本来就过头了,被人发现端倪后,竟然还想嫁祸到别人头上。我知道你跟皇上应该有些交情,否则就算是我力荐,你恐怕也当不上这个大理寺丞。但此事皇上不会容忍的,你也别求到皇上头上去,自己惹祸。”沈练继续说。

        赵长宁心道这个才是真的厉害,沈练平时什么都不说,却把什么都看得一清二楚。看来能以三十岁的年纪坐上大理寺少卿的位置,的确非等闲之辈。

        “多谢沈大人指点,下官明白了。”赵长宁拱手道。

        正准备退出沈练的值房,沈练又叫住了他。长宁就抬头看他。

        少年的面容落在光里,淡雅秀致,神态从容平静。沈练嘴角微动:“你要是真的出事,大理寺丞几天就能选个新的,自己掂量着吧。”

        赵长宁沉默后微微一笑,一言不发地离开了。从沈练这里出来,门外有一辆马车在等着她,赵长宁进了马车,陈蛮正在马车里等着她,看到她后将手里的信封交给她:“大人,您的回信。”

        长宁这两年也培养了一些能人,可以算是豢养幕僚,不过她的幕僚都不留在府中,故没有人知道。赵长宁暗中有些事都会交给他们去做。长宁打开一看,缓缓合上信封。

        当初赵承廉和右春坊谕德谢楠一起监管皇陵修建,工部有官员发现皇陵修建有端倪,紧接着发现贪污的事,但只逮捕了谢楠,前几日才斩首。所以才有现在这出事。难怪沈练让他别管!赵承廉是被其詹事府的亲信揭发的,他手头还有赵承廉贪污的证据,铁证如山,翻不了身!如果半月之内不能解决问题,赵承廉很有可能也是被斩首示众!

        这时候为他求情,自然也是不理智的。更何况……她去向朱明炽求情,实在是不好。

        长宁的手指微微扣着,陈蛮低声问:“大人,可有不妥?”

        长宁微微摇头问:“联系上七叔了吗?”

        陈蛮道:“没有,听说七爷去了湖广。等收到消息……恐怕就晚了。”

        怎么这个时候去湖广,朱明炽也想在湖广杀掉朱明熙,倒是撞到一堆去了。家里的事恐怕也只能靠她了,既然七叔靠不住,那她得动用一些特殊的人才行,否则都察院被宋家弄得像个铁桶一般,是怎么也进不去的。

        都四天过去了,连个点心都送不进去。长宁还是进宫给朱明炽请安,想打探一下朱明炽的态度。

        她去的时候,朱明炽正忙着见兵部的人。听到说赵长宁来请安,他也没说什么,等兵部尚书见完,才让她进去。其实她这个级别的官员,随便见皇上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什么事?”朱明炽头也没抬,态度似乎冷淡了一些。

        长宁请安后道:“微臣是来给皇上请安的。”

        请安?自他登基这三个月来,赵长宁从来没有主动来向他请安过。不就是看着她二叔出事了,所以来打探消息的么。朱明炽向后靠着扶手,淡淡说:“赵长宁,当初朕见他无事,才将修建皇陵的事交给了他,他却贪污修建皇陵的银两,又恰好撞在了这个关头上,锦衣卫抓他,是朕授意了的。”

        赵长宁抬起头,朱明炽的神情冷漠,这才是帝王的样子。

        就算二叔是有功之臣,如果有害于他,他也是会毫不犹豫地除去的——

        “微臣没有给二叔求情的意思。不过是天气冷了,想给二叔送些薄袄进去。想来皇上体恤功臣也不会拒绝的。”赵长宁道。

        朱明炽看她一会儿,淡淡道:“既然不是给你二叔求情的。就退下吧,都察院不会冷着他的。”又叫住她说,“你二叔的事你不准再管,朕不会牵连你们赵家的。”

        赵长宁看那张熟悉的俊颜,今日似乎的确冷淡许多。她微微扯起一丝笑容,才应喏退下。

        朱明炽对她比以前冷淡,怕还是在意那日之事的。

        听朱明炽的意思,恐怕二叔这次难逃其错。朱明炽不会因为是她求情就轻易改变主意的,所以赵长宁不会求情。犯下如此大错,朝中也无人帮赵承廉说话。赵长宁也按兵不动,明面上自然什么都没做过,不能打草惊蛇,只能在暗地里算计。

        前面已经到了赵府。赵长宁去正房看祖父,结果看到家里人几乎都在。

        已经关押了四天没有消息,什么东西都送不进去,大家自然着急。

        还没有入正堂,赵长宁就看到二婶徐氏带着赵长松在正堂外面等她。一看到赵长宁回来,徐氏几步走到她面前,扑通一声就跪下了。旁边的窦氏、四婶立刻过来扶:“你这是做什么,有话好好说就是了!”

        “都是一家人,宁哥儿能帮自然会帮你的!你快起来!”

        徐氏却扯着长宁的衣袖哭着说:“宁哥儿,你可要救救你二叔!你二叔这可都是为了咱们家啊!”徐氏哭得泣不成声,丈夫是她的天,丈夫被关起来这几天里她饱受煎熬,整个人都显得老了许多。

        “二婶起吧,我受不得您这一拜。”赵长宁示意母亲扶她起来,她朝堂屋内走去。

        赵家的人来得挺齐全的,赵老太爷上座,长宁坐在他下方的位置。看到旁边另几房的人也来齐全了。才说:“二叔所犯之错的确太大,都察院也不是大理寺能管辖的地方,我无法插手。”

        家中的人面面相觑,最后也只能看着长宁。

        徐氏到赵长宁面前来哀求:“宁哥儿,你肯定有办法的。不如你去求求皇上,他肯定能够网开一面的。你不能什么都不做啊!你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二叔丧命啊!”

        赵长宁道:“二叔所犯之事不简单。修建皇陵的时候行贪污之事,是对皇上的大不敬,且还嫁祸了旁人。满朝文武如今没有人敢提这件事,即便我求情也没用,反而会牵连自身。”

        徐氏听了赵长宁的话,语气却更急了:“宁哥儿,你二婶是内宅妇人,也不懂这些弯弯绕绕的。你且说你进官场这些年,你二叔他什么没有帮过你。家里这么多年的开销,也是你二叔在拿银子。你不能只为了你个人安危而置你二叔于不顾啊,你不去试试,如何知道不能求皇上网开一面呢!做人可不能忘恩负义啊!”

        徐氏说得已经有点过分了。这时候去求情无异于犯蠢,把自己牵连进去,赵家就全完了,赵长宁不能去求情。

        “二嫂哪里来的忘恩负义的说法,我倒是不明白了,你给过长宁什么恩,你不是还差点害他丢官帽吗,还有什么恩情可提!”三婶冷笑道。

        徐氏冷冷地瞪了她一眼,抓着赵长宁的手说:“二婶虽然曾对不起你,但那也是过去的事了,一家人哪有隔夜的仇!眼下你二叔出事,你必须救救他啊,你不是管审案子的吗……你使个手段,找个人给你二叔顶罪吧!”

        “二嫂虽是个妇道人家,却也是救夫心切,说话不无道理。”一直不怎么出众的四叔也在旁边帮着劝:“长宁,毕竟出事的是你亲叔叔。你不能不管啊,至少去向皇上求情,或者找个你的人替他顶罪总能做到吧。”

        还找个人顶二叔罪?他们当真觉得三司法都是她说了算的吗!赵长宁语气冷淡地道:“这件事我不能求皇上,更不能找人给二叔顶罪。”

        徐氏瘫坐在地上,人家跟她说进了审讯都要脱一层皮,多挨一天,赵承廉就要多受一天的苦。原以为赵长宁会向皇上求情,或者用他大理寺的人脉救出赵承廉。没想到他却是不想去做!他怎么这么心硬!

        徐氏有些崩溃,含着眼泪道:“什么不能求,我看就是你不愿意去救罢了。你就是贪生怕死,冷血无情!你想着原来咱们二房对你不好,所以你才报复!”

        赵长宁握着茶杯喝茶,她没说话。

        赵长松也难受得紧,只恨自己不争气,不是当官的。他去扶母亲起来,道:“娘,您别求他了!这样的白眼狼,求他也没用!”

        父亲赵承义见闹成这样,脸上有些挂不住,侧头同赵长宁说话:“长宁,你看看这事情是不是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毕竟也是你二叔,你也不能不帮吧,不如你哪天去求求皇上……我看你平日见皇上也不少……”

        四叔更是在旁边冷笑一声:“不过是忘恩负义罢了,却也没什么稀奇的!我看他成天在外面跑,真正有没有做什么谁知道,怕只是做个样子罢了。”

        赵长松心里也堵着一口气,跟徐氏说:“大不了儿子去告御状,再怎么不济,儿子身上也有个举人的功名……头破血流的,总比别人不愿意帮忙的好!”

        “行了!”赵长宁的茶杯放在桌上,突然出声打断了所有人的话。

        以至于当她抬头一扫在场诸人,所有人都不敢说话。

        赵长宁从来不发火,他基本就是沉默稳重,但当他真正出声的时候,没有人能够忽视他。

        她余怒未消,看了一眼在场诸人。一个个明里暗里都来指责她的不是,可明白这件事有多复杂。长宁冰冷地道:“我不妨告诉你们,如今二叔出事,赵家最有权力的就是我。你们不准干涉我的事,也不准私自行动!”

        她站起来,背着手走到了赵长松面前:“你要是想害得你父亲永无翻身的机会,尽管给我去告!”

        赵长松从来没看到过这样的赵长宁,他一向是谦和尔雅,沉默都是彬彬有礼的。

        “还有在场诸位,谁要是觉得我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想说的尽管说!但我这个人也没有什么容人的雅量,日后有什么事也别来找我,那这句忘恩负义——我也认了!”

        赵长宁扫视一眼,终于没有人说话了。

        徐氏嘴唇微动,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看向了一直沉默的赵老太爷,自从儿子出事之后,他一直郁郁寡欢,方才就一句话都没说过。赵长宁这话不算越俎代庖,管家权本来就在她手,能惩罚谁也是她说了算的。

        赵长宁果然还是有出息了!

        赵老太爷抬起头,叹了口气说:“长宁是家中的嫡长孙,我以后他做什么事情,也不许你们干涉。”

        “老太爷……”徐氏不愿意,低声出言。

        赵老太爷摆手:“你的确是妇人之见。不许闹长宁,官场上的事他比你明白——”

        赵长宁胸口的怒气平息下来。她对赵老太爷拱手:“孙儿心里有定夺,也不会放二叔的事情于不顾的,想必祖父心里也明白。如此孙儿还有事,先告退了。”

        她走出正堂,入秋的夜风已经很冷了,陈蛮把披风披在了他肩上。

        长宁站定后沉思了一会儿,闭上了眼睛,然后说,“我记得去年时,我曾审理都察院的一个人,放了他一马,他这次参与了二叔的审问。你现在联系他,我要见他。”

        陈蛮微惊,道:“大人,您可是想……但您私自这么做,被发现了可是要被治罪的!”

        赵长宁霍地睁开眼睛,然后她轻轻地说:“没事,去联系吧。”

        就算朱明炽知道了也不会动她,赵长宁心里很清楚。毕竟二叔再怎么不是也是功臣。而且朱明炽不会动她,连她差点想杀他的时候……朱明炽都没有动她,每次一想到这点,她其实总会蓦地心软。但现在她必须要知道审讯内容。

        **

        赵长淮回来后,一道口令传到他院内,如今家里做什么大事都要通过赵长宁那边确定。从回事处支取三百两以上的银子,调集护卫出府,开库取府中的贵重物品。都不能私下做。

        他啧了一声:“长兄这是要把管家权真的控制到手上啊,他也不嫌累得慌。”

        伺候的丫头柔声说:“府里现在出事,闹得人心惶惶的。奴婢听说今天在正房,二夫人还和大少爷起了争执,让大少爷去求皇上,但是大少爷却不同意。”

        “这个节骨眼撞到皇上那里是送死,他又不蠢,自然不会同意了。”赵长淮慢悠悠地说。

        “二少爷,您当真不帮帮大少爷,奴婢听说他今天被二夫人指着骂,四爷也骂他……受了好大的委屈。”大丫头一直致力于劝赵长淮跟长宁修好关系,两兄弟和和美美的比什么不好。

        赵长淮手里转着两枚核桃,却说:“就算我能帮,我也不会帮的——祖父不是一早说了家里靠他吗!我倒要看他究竟有多大的能耐。”说着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我这个哥哥啊,一向优柔寡断成不了大事,妇人之仁。现终于拿出几分谱了,咱们好好看着吧。”

        丫头不好再劝,她知道二少爷一向不满家里大少爷更受重视,虽然觉得大少爷不容易,但也只能服侍着二少爷先睡下了。

        “您若真的有办法,倒不如帮一帮二爷。毕竟二爷也是家里的顶梁柱……”

        赵长淮摇了摇头,问:“此事的确棘手,长兄虽然优柔寡断,但他却是个十足的聪明人,他没办法是真没办法。但这不是原因,你知道我究竟为什么不帮吗?”

        丫头自然不明白了。

        赵长淮笑了笑:“一则我得看看我这哥哥究竟什么实力,二则,二叔如果真的升任礼部侍郎,他如今不过四十岁,为官二十年没有问题。在这二十年之内,赵家便无人能再坐上正五品以上的官,赵长宁的大理寺丞已经是极限了,想再往上升绝无可能。所以只有二叔下去了,我们才能起来……”

        丫头一时震惊,似乎是没明白过来,看着赵长淮许久。

        赵长淮却闭上了眼睛,似乎刚才那番话不是他说的一样。

        这才是真正心狠的人啊。


  https://www.biqiuge.com/book/17048/118458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