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 第85章 小牛犊子

第85章 小牛犊子

        蔚家大房与二房早就分家,便是不曾分家,两房有仇的事情蔚家军中知道的人同样不少,尤其麒麟卫与伏虎营不仅是蔚家军的中坚力量,亦是蔚池的亲信。

        二房做的缺德事多了去了,蔚柚是蔚桓的亲女,还是个不受宠的,听郧阳说,以往没少针对蔚蓝,特别是大房出事之后,看蔚柚那迫不及待嫉妒得发狂的嘴脸,真真有恨不得蔚蓝和蔚栩能立即死了的架势。

        如此,丁丁对蔚柚自然没什么好脸色。即便蔚池和蔚蓝看起来已经原谅了她,白瑚和蓝一等人护送她前往安平镇是得到两位主子首肯的,丁丁心里同样不是滋味。只毕竟是主子发了话的,丁丁面上不好表现出来。但这并不影响他在心里吐槽不是?

        再说蔚柚那边,莫说丁丁觉得她是个麻烦了,就连她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的。决定离京之前,她就清楚自己以后要如何做,要怎样才能改变蔚蓝以及她身边人对她的印象,又要如何才能不枉费蔚池的一番苦心。

        因着目标坚定,蔚柚出发那日还雄心壮志的,不就是苦些累些么,蓝一和小飘等人与她年岁相仿,人家能坚持下去,她为什么就不能?若这还不能比,那蔚蓝只比她大一岁多,从小到大比她还养的娇贵,蔚蓝都能,她为什么就不能了?

        可想象很美好,现实却狠狠敲了她一记闷棍。最开始的几个时辰里摸黑前行,蔚柚既没让人背也没让人扶,大不了偶尔被蓝一等人拉上一把。可就这样在丛林中穿梭,不过短短几个时辰,蔚柚从头到脚变得跟个叫花子似的。

        头脸和衣服被刮的稀巴烂也就不说了,外在的形象和皮肉之苦她都能忍,让她无法忍受的是腿脚上的酸楚,越走越累,不仅双腿跟灌了铅似的,脚底板火辣辣的疼,嗓子眼跟要冒烟了似的。

        到翌日一早队伍停下来歇脚,蔚柚脱下靴子一看,脚底板上全是水泡,严重的地方已经破皮变得血肉模糊,与袜子粘在一起,稍微动动就钻心的疼。蔚柚疼得倒吸气,眼泪花都飙出来了。

        但她不甘心呀,白瑚和蓝一等人对她的态度她看在眼中,虽面上恭敬,但心里到底是有嫌隙的。她要是不争气点,还不得更加让人瞧不起?于是匆匆的换了袜子,咬着牙继续坚持。

        这场景蓝一和小飘几人自然是看到了,小飘原本还想上前帮忙,却被蓝一拦下了,只道:“收起你的烂好心,她不开口你别随意插手。”说着剜了小飘一眼,“别说你我同样是这样过来的了,就是小主子,吃过的苦也比这多。”

        小飘不忍,苦着脸欲言又止的,半晌后磨叽道:“可她毕竟是第一次,咱们这么做是不是太狠心了些?”

        “这才哪儿跟哪儿?你这就觉得狠了,那她以后还怎么过。”蔚柚去安平镇的目的蓝一心知肚明,嘴上这么说着,当即便一连串的问题抛了过去,“小主子去安平镇是干嘛的?安平镇是什么地方?”

        末了又道:“离开了蔚家二房,她想在西海郡站稳脚跟,能依靠的只有自己,若连这点苦头都吃不了,日后还怎么过,难道让将军和小主子照拂她一辈子?”

        说着白了小飘一眼,“再说你看她像是要服软的样子?”蓝一一开始固然是不喜蔚柚的,但却不能否认她的自尊与坚韧。有自知之明又独立坚强的人,走到哪里都很难让人讨厌。

        小飘闻言微愣。

        安平镇是边防重镇,民风粗狂彪悍,蔚柚要在安平镇立足,自然要将以前的娇小姐习惯都改过来。再说蔚蓝去安平镇是干嘛的,说得好听是接掌蔚家军,说的直白些,那就是将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扔到军营里去摸爬滚打,还须得上战场杀敌!

        就连她家小主子都如此了,蔚柚难道能比她家小主子还金贵?旋即歉然道:“是我犯糊涂了,幸好姐姐点醒了我。”

        “知道就好。”蓝一颔首,转身去与白瑚等人商议接下来的路线。

        小半个时辰后,一行人再次出发。

        蔚柚是在离京的第三日才彻底坚持不下去的,毕竟才刚开春还天寒地冻的,就算受伤的双脚她咬着牙能坚持,但沿途积雪才刚融化,山林里到处都湿漉漉的,衣服和鞋袜走不了多久就会湿透。

        白瑚一行就不说了,有内力护体,抵御寒湿之气完全不是问题。蓝一等人虽内力才刚入门,精骨却是淬炼得格外强健。唯有蔚柚,在此之前一直娇养在深闺,要啥啥没有,平日里多走几步路都嫌累,这不,寒气入体,以致于高热不退,直接就倒下了。

        到后来蔚柚烧的迷迷糊糊的,蓝一等人也没办法,只能背着人走。好在一行人长期在外行走,简单的药材全都有备,要不蔚柚哪里能坚持到卧龙山庄?便是真能坚持到,估计也会烧成傻子。

        等蔚柚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翌日早晨。

        给她看诊的是钟弋荀,见人醒来,从她身上拔下银针,捋着胡须与蓝一笑眯眯道:“行了,小姑娘底子不错,壮得跟牛犊子似的,吃饱喝足再好好睡上一觉,明日就能出发。”

        蔚柚才刚醒来有些迷糊,嗓子干得说不出话,原本还只是好奇的打量四周,闻言不由眉心一皱,下意识就看向说话之人。她觉得这人有些面熟,却一时之间记不起在哪里见过,但说自己像牛犊子,这不是戳她伤疤吗?

        当即就不干了,出声道:“你这老头,看诊就看诊,为何要说我像牛犊子,你见过像我这样的牛犊子,咳咳咳……”却因说得太快,自己把自己呛出了眼泪,脸色涨得通红。

        话说蓝一与蔚柚相处了好几日,一直觉得她是个挺能沉得住气的人,还没见她这么跟人急赤白脸的,尤其钟大夫还给她看诊。当下便有些不解,狐疑的看向钟弋荀。

        钟弋荀也不生气,闻言乐呵呵的,“嘿,你这小丫头,我可是记得你一个屁股蹲直接将你那嫡母撞得躺了好几个月……”说着冲蔚柚抖了抖眉,拖长音道:“难不成是老头子我记错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biqiuge.com/book/13888/268488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