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 841 打赌

841 打赌

        在华人的社会地位还没有提高到一定程度之前,李牧肯定不会开放骏马附属学校和斯普林菲尔德理工学院的教育资源,图书馆里的座位就那么多,白人学生或者黑人学生占据一个,或许就要有一个华人学生没办法在图书馆里舒舒服服的安静学习,学生公寓永远都不够住,斯普林菲尔德理工学院现在还是四个人一间,那肯定没有两个人一间或者一个人一间舒服。

        总之,不管到什么时候资源都是有限的,李牧手中的资源,肯定要优先满足华人的需求,然后才会考虑其他人。

        “你真是个独裁的家伙。”洛克菲勒哈哈大笑,他才不会在意斯普林菲尔德理工学院今年的新生中有多少华人,多少百人,那是詹姆斯·加菲尔德要头疼的问题。

        “独裁”这个词用在这里并不是贬义词,把这个词理解成一种感叹或者赞美更合适,李牧不是政客,不需要在乎别人怎么评价他,类似李牧和洛克菲勒这样的大资本家,其实在各自的领域内都是大独裁者。

        “少废话,骏马附属学校和斯普林菲尔德理工学院是我的,我说了算,如果某些人想让其他孩子也能拥有公平接受教育的机会,那他就自己去建一所学校得了,如果他愿意找我帮忙,我一定会让骏马建筑公司给他打一个八折,作为我对他伟大行为的支持。”李牧这话说的理直气壮,美国这一点特别好,对私人财产的保护非常到位,这是李牧和洛克菲勒他们这些人支持联邦政府的原因。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任何用“道德”或者“人性”等借口说服李牧的行为都是白搭,李牧不是圣母,也不是白莲花,帮助华人是因为同根同种,因为骏马集团大部分雇员都是华人,至于其他人,李牧没有这个义务,仔细算起来,这个世界上比美国贫民更加值得帮助的人多了,比如清帝国前两年旱灾中被饿死那些华人,但是李牧顾不过来,李牧的能力还没有到兼济天下那个份上,能尽可能帮助美国的华人,已经是李牧能力的最大范围。

        这当然也有华盛顿的原因,华盛顿一直都担心李牧和清帝国会产生过多联系,这或许会导致某种很严重的后果,任何一个美国人,都不希望看到李牧拿着在美国赚的钱去补贴清帝国的华人,这不符合这年头美国的普世价值观,其实李牧为骏马附属学校和斯普林菲尔德理工学院所做的一切已经够出格了,所有的大资本家有一个算一个,李牧是唯一一个愿意投资教育的人。

        无论怎样,骏马附属学校和斯普林菲尔德理工学院的学生都是美国人,这些学生将来毕业以后也会服务美利坚,这才是最关键的。

        “你和詹姆斯之间怎么了?”洛克菲勒也是看四下里没人才悄悄问起,这会李牧和洛克菲勒已经走到宴会厅外的花园里,梅森和洛克菲勒的助理很有眼力劲的躲得远远地,不用担心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很多事是瞒不了人的,大家都不是傻子,虽然李牧认为自己掩饰的很好,但是在洛克菲勒这样关系亲密的朋友眼中,或许从李牧的某一个眼神里,就能发现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有点小误会。”李牧不想说太多。

        “需不需要我帮忙?”洛克菲勒还想当好人。

        “没必要,我和詹姆斯已经沟通过了,其实都是些小问题。”李牧话没说完,如果不是有小人从中作祟,确实是都是小问题,现在不一样,小问题累积起来也有可能造成大·麻烦,李牧要更清晰的表明自己的态度,之后就看詹姆斯·加菲尔德如何选择了。

        就在李牧和洛克菲勒闲聊的同时,大厅的角落里,阿瑟也正在试图和艾赛亚·霍奇沟通。

        “听我的艾赛亚,别去惹里姆,那会导致你无法承受的后果,以后在詹姆斯面前,你要注意你说话的方式,以及你的措辞,有时候一个小小的用词不当,表达出来的意思却截然不同,这在你这里应该不是问题,你可是哈佛的高材生呢。”阿瑟警告艾赛亚·霍奇,别有事没事在詹姆斯·加菲尔德面前上李牧的眼药,惹恼了李牧,军火贩子解决问题的方式和政客截然不同,能动手的时候,军火贩子从来不比比。

        “不不不,州长先生,我从来没有招惹里姆先生的意思,不需要你提醒我也知道,里姆先生和我不是一个等量级,我已经向詹姆斯先生解释过了,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竞选服务,如果在全国推广骏马附属学校的方式对我们的选举有利,那么我们为什么不那样做呢?”艾赛亚·霍奇也有他的理由,听上去还挺合理,当然里面有没有夹带私货就只有艾赛亚·霍奇自己才知道。

        “呵呵,全国推广骏马附属学校的运营方式当然很不错,不止是你这么想,所有参观过骏马附属学校的人都知道这一点,问题是为什么只有你说出来?难道其他人都看不到骏马附属学校的运营方式比现在全美所有的公立学校都要更合理吗?别小看了其他人的智商,聪明人很多的。”阿瑟直截了当的提醒艾赛亚·霍奇,就艾赛亚·霍奇的这点小动作,任何人都看得出来。

        在全国推广骏马附属学校这种模式很不错,问题是美国政府根本没有全国推行的能力,这个“能力”的要求是多方面的,不仅仅是资金,也包括足够负责任的教师,强大的组织能力和协调能力,别说这个时代的美国政府,二十一世纪的美国政府也做不到。

        即便艾赛亚·霍奇没有挑衅李牧的意思,那么艾赛亚·霍奇这种直接将李牧和骏马附属学校推到前台的举动也不明智,了解骏马附属学校的人都知道骏马附属学校很好,李牧原本也没有大肆宣传的意思,就是在华人聚居区自己玩自己的,结果被艾赛亚·霍奇这么直接的点出来,那么让全美那么多无法享受骏马附属学校这样先进教育的孩子和家长怎么想?他们不仅仅会责怪政府,更有各种羡慕嫉妒恨,李牧和骏马附属学校要承受的压力无法想象。

        “我只是希望我们的孩子能接受更好的教育,我们的候选人能得到更多的支持,如果我的一些看法会对里姆先生和他的骏马附属学校造成影响,那么我会向里姆先生道歉。”艾赛亚·霍奇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这可以理解,因为艾赛亚·霍奇并不知道李牧有多么重视骏马附属学校,对于李牧来说,骏马附属学校绝不仅仅是为骏马集团员工服务的附属学校而已。

        在这个国家福利还不够丰富的年代,很多时候大企业实行的很多规定,就和未来国家提供的一部分福利是差不多的,比如退休金,比如福利分房,又比如子女教育,很多企业都会这样做,有些企业的员工终生服务于某家企业,而且还是子承父业的那种服务,所以企业提供更多的福利也是理所应当,骏马集团只是第一个这么做的大企业。

        “得了艾赛亚,我已经告诉你了,别去惹里姆——”阿瑟有点不耐烦,不管艾赛亚·霍奇是装傻还是真傻,阿瑟都不想管了,让这货自生自灭得了。

        “你们在聊什么?”詹姆斯·加菲尔德这时候来到阿瑟和艾赛亚·霍奇身边。

        阿瑟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艾赛亚·霍奇就把话题接过来:“我待会要向里姆先生去道个歉,因为我的问题,有可能对里姆先生和他的骏马附属学校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响,我可不想被里姆先生惦记上。”

        艾赛亚·霍奇自以为很幽默,但实际上已经被阿瑟在心底判了死刑,这家伙实在是不知死活,抱上未来总统的大腿就可以调侃李牧这样的大资本家吗?未来总统本人都不敢轻易调侃好不好。

        如果艾赛亚·霍奇真的聪明,这会儿就应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现在艾赛亚·霍奇直接说,要去找李牧道歉,这等于是又在詹姆斯·加菲尔德面前上眼药,这在詹姆斯·加菲尔德看来,李牧的脾气也实在是太大了,打狗还要看主人呢。

        “呵呵,里姆先生应该不会那么小心眼。”詹姆斯·加菲尔德心情不错,再过半个月选举就要开始,现在詹姆斯·加菲尔德的选情一路看涨,这当然是好事,詹姆斯·加菲尔德距离总统宫从来没有这么近过。

        或许是感觉自己的语气有点太随意,詹姆斯·加菲尔德还有补救:“对吧切斯特,你应该很了解里姆。”

        “是的,我很了解里姆,李牧虽然不是个宽宏大量的人,但是对人也从来不苛刻,尤其是对自己的朋友,里姆简直堪称慷慨。”阿瑟巴拉巴拉一大堆,其实重点在“他不是个宽宏大量的人”上。

        不过很明显詹姆斯·加菲尔德是误会了,或许詹姆斯·加菲尔德对于“朋友”的定义和李牧差距太大,所以詹姆斯·加菲尔德根本没当是回事:“那就好,我们必须重视和财团之间的关系,特别是里姆这样的大boss。”

        大boss的脾气比詹姆斯·加菲尔德想象中的大多了,艾赛亚·霍奇想向李牧道歉,结果根本无法靠近李牧,远远地看到李牧和洛克菲勒在花园,艾赛亚·霍奇刚想过去,就被梅森拦下来:“对不起,请稍等一下。”

        还真要等,哪怕艾赛亚·霍奇是詹姆斯·加菲尔德竞选团队的一份子,想要占用李牧的时间也是要预约的,或许艾赛亚·霍奇的时间不值钱,李牧的时间肯定是很值钱的,想来道歉,也要看李牧有没有心情接受。

        李牧是背对着艾赛亚·霍奇的,所以李牧并没有看到艾赛亚·霍奇想过来,倒是洛克菲勒发现了,而且也及时提醒了李牧:“怎么样?要不要给他个机会?”

        真的就是给机会了,或许艾赛亚·霍奇还不自知,但是在李牧这里,艾赛亚·霍奇这种人,真的是不值一提,李牧要对付的是詹姆斯·加菲尔德,只要詹姆斯·加菲尔德倒了,艾赛亚·霍奇会主动消失。

        当然也可能是被动的。

        “为什么要给他?我们不如打个赌好了,如果不让他过来,你觉得他的耐心能持续多久?”李牧根本不想给艾赛亚·霍奇机会,就像阿瑟说的一样,李牧从来就不是个宽宏大量的人,大概艾赛亚·霍奇只看到了李牧现在的风光,却忘记了李牧当初是怎么对付艾米斯和特威德的了。

        “我赌十分钟?”洛克菲勒也没把艾赛亚·霍奇当回事,也没有高估艾赛亚·霍奇的耐心,如果艾赛亚·霍奇是商人,或许洛克菲勒会多给艾赛亚·霍奇一些时间,政客就算了,有些政客有耐心,有些人没有,艾赛亚·霍奇就是没耐心的那种,否则也不会在詹姆斯·加菲尔德还没当选的时候,就迫不及待的开始在詹姆斯·加菲尔德面前上眼药。

        “你也太小气了,十分钟怎么够,最少十五分钟。”李牧尽量往高了说,只要艾赛亚·霍奇不想死,那艾赛亚·霍奇最好是乖乖等着。

        李牧看人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就在李牧的话音刚落,艾赛亚·霍奇就已经回头向宴会厅走去,这让洛克菲勒马上就笑逐颜开。

        想从李牧手里赢钱并不容易,特别是这种赌注,洛克菲勒这会儿的心情,比拿到帕德马纳巴史瓦米神庙地下宝藏还要兴奋。

        “真特么——”李牧张嘴就骂了一大堆“f”和“d”打头的单词,骂完了还是老老实实给钱,其实也不多,二十美元而已。

        让李牧输钱的后果是很严重的,当天晚上,艾赛亚·霍奇被发现死在自己的公寓门口,被人近距离用0.45英寸口径手枪打死。

  https://www.biqiuge.com/book/12636/269759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