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古仙穹 > 第六十章 逍遥离去

第六十章 逍遥离去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先天残局界入口处!

    近万修者聚集,分为好多的势力群,将出口入口雾区包围起来,无论古海从哪里出来,都能第一时间找到。

    众修者眼睛红红。有些是想报仇,更多的却是为了那枚百寿蟠桃。古海带的走吗?

    “出来了,又有人出来!”

    “抓起来!”

    “搜搜看!”

    ……………………

    ………………

    ……

    轰!

    刚出来之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大群修者抓了起来,无数目光看了过来。

    “干什么?抓我们干什么?”

    “我师兄本身就有病,被古海重创,伤上加伤,快不行了,我们要回岛找师尊救治!”

    “让我们走,你们干什么?”

    ……………………

    …………

    ……

    刚出来一群人一阵焦急。

    “原来是三七岛的弟子,哼,看错了,他们不是古海!”有人认了出来。

    “哼!”

    四方扫兴的修者顿时一阵冷哼。

    同样的场景不断出现,陆陆续续有修者进进出出,进去的不管,出来的自然要好好检查一遍。

    可越等越烦躁。

    “古海不打算出来了?”

    “怎么等了几天,还没有他消息?”

    “肯定是知道我们在这里守着他,他不敢出来了!”

    “哼,不出来,早晚要死在里面,我看他出不出来!”

    ……………………

    …………

    ……

    无数修者铁了心守在这里,特别是金丹境修者,金丹境修者进入先天残局界没有任何优势,反而压制修为,风险比利益大多了,还不如守着古海。

    无数修者耐心等候。

    忽然,从里面冲出来十几个修者。

    外围修者眼睛一亮,审视这十几个修者,想要找出古海。

    “不好了,古海来了,古海来了!”冲出来的修者顿时叫道。

    “哗啦啦啦!”

    近万修者顿时眼睛一瞪站了起来。

    “古海来了?在哪!”有人叫道。

    “在里面,古海疯了,在里面操纵千军万马,正在驱赶我们,我们就是被赶出来的!”一个修者叫道。

    “什么?操纵千军万马?”很多人都是脸色一变。

    犹记得当初千军万马的凶威。而千军万马只有古海能召唤,自然是古海无疑了。

    此刻,先天残局界之内。

    “轰隆隆!”

    果然,大雾弥漫之下,千军万马奔腾之中,此刻,大量云兽将士手执刀剑,指着一众修者和云兽。

    “古海,你要干什么?”

    “古海,你真要与我们不死不休吗?”

    “古海,你敢!”

    ……………………

    ………………

    …………

    数千的修者被驱赶之中,即便各自有着云兽,也只能被驱赶,千军万马,生生不息,根本挡不住。

    “诸位,得罪了!”大雾之中,传来古海的朗喝之声。

    “哼!”无数修者怒哼中被驱赶到了出口之处。

    千军万马凶唳异常,无数修者无法抵挡,只能慢慢含恨中被逼出了先天残局界。千军万马大雾笼罩四方,蛮横异常。顿时将出入口包围起来。

    四方,还有大量修者观望此地,但,却没人敢靠近,只是远远看着那滚滚的云雾之中。

    被驱赶出先天残局界的修者,无不骂骂咧咧。

    “古海,哼,等你出来,要你好看!”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出来!”

    “古海,我与你不死不休!”

    ……………………

    ………………

    ……

    出了先天残局界,数千修者骂骂咧咧,凶怒异常。

    而守在外面的修者也渐渐看明白了,古海还在里面,而且正摆出千军万马大阵。

    于是,对于被驱赶出来的修者们,也就不再怀疑,当然,也有怀疑的,不过已经不是那么剧烈了。

    “古海他到底要干什么?”很多修者皱眉不解。

    就这样,一直僵持了一天。

    外界修者只要跨入小世界,顿时看到千军万马的云雾大阵,立刻吓了回来。而内部,无数修者看着千军万马大阵,也不敢这时候触古海眉头。

    可,千军万马就守在内部,没有动静了。

    无数修者心中疑惑越来越重,越来越烦躁。

    “古海他到底要干什么?不准人进去?又驱赶人出来?”好多修者露出不解。

    又过了两天。千军万马大阵依旧平静无比,古海没有继续的动作。

    外界,一个老头修者陡然脸色一变:“不好,快,快进去看看,我们可能中计了!”

    “什么?”很多修者露出不解之色。

    那老头修者快速冲入内部,大量修者跟随其中。

    老头却是不怕千军万马大阵一般,顿时闯入其中。

    “灵石?果然,这是灵石布置的阵法!”老头修者一声惊叫。

    陡然敲碎一块铺在地上的灵石。

    “轰!”

    灵石敲碎,整个千军万马大阵轰然散开,不,根本不是千军万马大阵,而是一个大雾阵而已,是用灵石摆出的一个普通的云雾阵。

    看着空旷的四周,近乎所有修者都是倒吸口冷气。

    “嘶!”

    “骗子!”

    “古海摆出云雾大阵,是骗我们的?”

    “古海根本不在这里!”

    ……………………

    ………………

    ……

    所有修者都看明白了,古海到这里摆个云雾大阵,就撤了千军万马大阵,这只是一个骗局,用这个骗局,骗的大阵内外的修者不敢妄动。

    整整三天?

    “古海为什么要骗我们?”

    “古海去哪了?”

    “啊,骗子,骗子,古海你这个大骗子!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古海三天前,和第一批被驱赶的人,已经出了先天残局界了!”

    “制造骗局,让我们以为古海一直在这里,他却早就出逃了?”

    “调虎离山?”

    “吼!”

    ……………………

    ………………

    ……

    四方一连串的愤怒声响起,所有修者都怒了。

    谁会想到,古海居然摆了个骗局,让所有人上当?

    三天前,和几千个修者大摇大摆的已经出去了,害的他们还在这里傻等着。

    “古海已经逃了,快,快,往海边追!”

    “完了,等我们追到,古海已经出海了!”

    “古海已经逃了?”

    ……………………

    ………………

    ……

    上了如此一个大当,所有人已经不仅仅是为了蟠桃了,更多的是恼怒,太伤自尊了。

    “轰隆隆!”

    明白真相的修者,纷纷冲出先天残局界。

    “快,给我想想,这几天,出来的修者们,都往哪里去了?”

    “他们肯定要出岛,快,快追!”

    “古海他们逃出去了,但,逃哪里去了?”

    “九五岛?”

    “不会吧,古海还敢回九五岛吗?”

    “谁记得,谁记得,离开的那些人,去了哪些方向?”

    ……………………

    …………

    ……

    冲出先天残局界的修者们,焦怒不已。

    “我记得,那个方向有!”

    “追!”

    “那个方向也有!”

    “追!”

    “好像那个方向也有!”

    “快追!”

    ……………………

    ………………

    ……

    无数修者焦急的向着各个方向追去。

    先天残局界内部的修者们得到消息,也纷纷追了出去。很多人眼中,或许从古海手中抢夺蟠桃,比先天残局界得到的好处机率大。那还不如追古海。

    出了先天残局界,古海算得了什么?

    越来越多的修者追了出去。

    先天残局界出口之处,一时间人流不息。

    而此刻,先天残局界一个小树林中,缓缓走出来三个身影。三个颇为苍老的面容,但声音却很年轻。

    “舵主,我一开始还真以为是调虎离山呢,没想到你让我们不要走!”陈天山的声音带着一丝兴奋道。

    “真亦假来假亦真!走吧,待会声音压的沙哑一点,跟着人流走!”古海声音沉声道。

    “是!”陈天山声音兴奋道。

    一行三人,做了乔装,虽然依旧难以全部伪装,但,所有人心中,古海三人早已逃出岛了,谁会想到,三人还在先天残局界内?

    一行三人顺着人流,跟着人流一起追。一直追了几日,追到了海边。

    海边,此刻正有着几艘巨大的海船,海船之上,有着大量阵法,显然是用于航海的。

    “坐船了啊,去九五岛,追古海一行,上我大船,坐满就走,坐满就走!”有个船家吆喝道。

    “古海包船,往三七岛去了,我们去三七岛,坐满就走,坐满就走!”

    “古海肯定去了九五岛,追古海的坐我们的船,坐满就走!”

    “古海去了南方群岛,坐满就走啊!”

    ……………………

    …………

    ……

    一连串的船家吆喝之中,不停的解释,数日前,第一批古海走的方向。

    谁也不知道古海去了哪个方向,一众船家自然也不知道,但,不妨碍他们拉客啊,管他呢,只要能坐自己的船,给自己灵石就行了。

    先天残局界追来的修者,纷纷皱眉无语之中。

    “不管了,赌了,我去九五岛方向,船家,你快点追,别被前面的人追到了!”

    “船家,你快点追,我上你船!”

    ……………………

    ………………

    ……

    一连串的吵嚷之中,古海三人给了三十块灵石,上了一艘前往九五岛的大船,而且还要了个包间。

    去九五岛船的生意最为红火,转眼就坐满了。

    “开船了!”

    船家一声吆喝,古海坐在船上的包间里,悠闲的等着大船快速向九五岛驶去了。

    陈天山面色一阵古怪:“我还以为,要经历一场生死搏杀,杀出一条血路才能逃出来呢!”

    <!——fuck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