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古仙穹 > 第三十二章 弈斗生死台

第三十二章 弈斗生死台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无忧谷!

    古海走出灵泉山洞,但山谷众人却谁也没有注意这忽然多出来的几个人。

    用焦木掩盖好洞口,几人就向着巨坟另一面的众人处走去。

    “好恐怖的气息,这乌云之中,我感到一柄刀悬在头顶!”高仙芝脸色难看的看看天空。

    “这是阵法?无忧谷被阵法笼罩了?这是什么阵法?”陈天山脸色一变道。

    古海看着天空,天空乌云密布,一道道好似点缀在夜幕中的星辰射下星光一般,远处中心之地,更是有着两道最为炙亮的光柱直冲中心之地。

    中心之地有着一个巨大的平台,四周围着两千多人,个个面露惊恐之色,看着那巨大的平台。

    平台之下有着几百具的尸体,尸体尽数从眉心被竖劈了两半,五脏六腑滑落而出,血染四方,悚然无比。

    两千多人看着这些尸体,却是惊悚颤栗,一些女子更是不断哭泣,掩盖心中的恐惧。

    人群之中,古海看到了宋青书。

    宋青书此刻也是眼中惊疑不定,盯着巨大的平台。

    平台之上,是一盘围棋,星光却是照向围棋盘上的一枚枚棋子,两道最大的光束,却是笼罩着两个下棋人。

    在尸海之上,二人对弈之中,四周两千多人,个个惊悚中盯着那棋盘。

    “他们在干什么?”小柔费解的看着这一幕。

    “那下棋的是,一品堂土舵主,蒙泰?”陈天山眼睛一亮道。

    “蒙泰?”古海顺着陈天山所指望去。

    却看到一个虬须大汉坐在棋盘的一边,操纵着白子落下。

    古海双眼微眯,还记得当初流年大师离开前那意味深长的提醒。

    执黑子的却是一个白衣男子,男子此刻惊骇的盯着棋盘之上,眼露惊慌之色。

    “不,不,刚才明明是我赢的,明明是我赢的!”白衣男子惊叫道。

    蒙泰深吸口气道:“胜负已定,不好意思了,只怪时间不够!”

    “啪!”

    蒙泰一枚白子落下。

    “轰!”

    棋盘之上,大片的黑子被围,瞬间被提而出。

    “嘭!”

    黑子骤然消散,胜负瞬间分出。

    “白子胜!”乌云之中陡然传来一声轰鸣。

    “蒙舵主赢了?”很多人叫了起来。

    “不,蒙泰,你阴我,你阴我,我要杀了你!”白衣男子瞪眼跳起,抓起一剑就要向着蒙泰刺来。

    “轰!”蒙泰一拳撞向剑尖。顿时撞回了长剑。

    白衣男子面露狰狞,还要再刺,可这时,乌云之中陡然响起一道刀鸣之声。

    “呲吟!”

    好似长刀出鞘,一道百丈长的巨大刀气向着白衣男子直冲而去。

    一股撕裂虚空的尖锐声音,刺的古海耳膜都是一阵疼痛。刀气所向,所向披靡,直冲白衣男子而来,太快了。

    白衣男子根本来不及再战蒙泰,只能仓促之间一剑迎天而上,同时,面露扭曲的狰狞惊恐。

    “不!”一声绝望的嘶吼,长剑冲天。

    “轰!”

    剑气、长剑,根本抵挡不了百丈刀气的凶猛,一瞬间尽数炸开,更是在白衣男子惨叫声中,一瞬间将其劈成了两半,五脏六腑随着鲜血爆出,炸散在四方,落在方形平台之下。

    “啊!”四周又是一阵惊叫声。

    “这是?”陈天山等人一阵头皮发麻。

    输了一局棋,就被大阵凝聚的刀气劈死了?

    古海、高仙芝、小柔尽是脸色一变。

    四周惊叫,却没人离开。

    却看到棋盘之上,陡然间棋子变幻,变出了一副围棋残局。

    “又是这盘残局?天刀生死局?”

    “被大阵选中,不下是死,超过三十息不落子,死!败者,死?这,这怎么办啊?”

    “我不想死啊!”

    ……………………

    ………………

    ……

    四周心里脆弱的人,都惊恐不已。

    古海听着众人的惊恐,也是脸色一变。抬头望着天空,这是一个绝阵?

    “舵主?”一众一品堂弟子焦急道。

    蒙泰深吸口气道:“无碍,此界规矩,弈天阁残存弟子是不允许对我们出手的,外面的人,肯定是犯了规矩,弈天阁残余弟子很快就会通知大长老的,只要拖下去,就有人来治他们。”

    “可是?”众一品堂人焦急道。

    “天刀生死局?我倒要看看,弈道天下第一的观棋老人的随手之作,到底有多厉害!”蒙泰冷冷道。

    “呲吟!”

    陡然,乌云中冒出一柄百丈长的刀气,刀锋所指,直对蒙泰,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直冲而来,蒙泰脸色一变,手中白子不敢迟疑。

    “啪!”

    一枚白子落在棋盘之上。

    “好像,三十息了,三十息不落子,天刀就斩下了!”宋青书脸色一变道。

    古海却是盯着棋盘,眼中一凝:“天刀生死局?”

    “啪!”

    陡然,一枚黑子好似受到星光的牵引,骤然落在棋盘之上。

    所有人都盯着蒙泰,蒙泰抓着一枚白子,盯着棋盘,整个人的心神都沉浸进去了一般,一柄天刀悬在头顶上空,好似只待时间一到,就直斩而下一般。

    蒙泰额头冒出一丝冷汗,好似已经想好了落子的地方,只是拖着时间,直到快要三十息的时候。

    “啪!”

    白子落下。

    “啪!”

    黑子自动落下。

    棋局在缓缓变动之中。

    “这是在和观棋老人对弈?”陈天山露出惊诧之色。

    古海静静的看着棋盘,看着棋局。

    其他人却是期待的看着蒙泰,落了十八子后,蒙泰陡然脸上一喜。

    “啪!”

    一枚白子落下,陡然间,将一颗黑子围了起来。

    “什么?黑棋被围了?”谷中无数修者顿时露出惊诧之色。

    “观棋老人的黑棋被围了?怎么可能?”

    “太好了,太好了,黑子被提了,难道可以赢?”

    “蒙舵主会赢吗?会赢的,这只是观棋老人的随手之作,而且观棋老人已死,这只是一个预留局而已,并不是观棋老人本人,一定会赢的,太好了!”

    …………………………

    ………………

    ……

    所有人都看到了曙光一般,兴奋莫名,有一线生机,所有人都捏着拳头。

    果然,随着一阵轰鸣,天空乌云一阵滚动,棋盘之上,被围了的黑棋骤然飞出,飞到了蒙泰之处,好似被提子了一般。

    而天空之上,那柄天刀也直冲蒙泰而来。

    “不好!”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

    “昂!”

    蒙泰体内,陡然一声龙吟之声,却是真气幻化出一条十丈长的褐色龙形真气环绕蒙泰身体,迎向天刀。

    这一次,天刀却是并没有斩向蒙泰,而是好似被提子了一般,被龙形真气吞食了。

    “昂!”

    百丈天刀被十丈龙形真气吞食,真龙慢慢的涨大了一点点。

    “被提子,以壮己声势?”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

    “太好了,蒙舵主要赢了,这是要赢了啊!”很多人都欢呼了起来。

    蒙泰也是露出一丝亢奋之色一般。

    “啪!”“啪!”………………

    两方落子继续,每隔几颗棋子,蒙泰都要吃下一枚黑子,落子越来越多。

    “昂!”“昂!”“昂!”………………

    龙形真气越来越大,短短时间,已经吞食十三柄天刀了,五十丈的龙形真气,迎天长啸,好似要与头顶大阵一争雌雄一般。

    短短时间,蒙泰胜战连连,好似马上就要大胜了一般。

    “蒙舵主,万岁!”

    “蒙舵主,快赢啊!”

    “要赢了,要赢了!终于不用死了!”

    ……………………

    ………………

    ……

    一众修者高呼而起,形势一片大好,眼看就要胜了。得救了,自己得救了?所有人看向蒙泰都是感激涕零的目光。一品堂弟子个个兴奋不已。

    而人群之外,古海却是双眼微眯,自语道:“错了,蒙泰从一开始就下错棋了!”

    “什么?”陈天山一旁疑惑的看向古海。

    古海摇了摇头,没有理会。

    果然,在蒙泰吞下第十五枚黑子的时候,陡然脸色一变。脸上刷的一下,变的惨白一片。

    “蒙舵主,快落子啊!”众人焦急的呼喊着。

    节节胜利,蒙泰的龙形真气一具吞下十五柄天刀,此刻已经壮大到了六十丈之长,气势狰狞,咆哮天地。

    可蒙泰却是满头大汗,手中白子,怎么也落不下了一般。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蒙泰惊骇的看着棋盘。

    “蒙舵主,快啊!”众人焦急道。

    “闭嘴!”蒙泰一声怒斥,所有人的兴奋都停了下来,疑惑的看向蒙泰。

    “呲吟!”

    三十息时间很快就要到了,一柄天刀骤然悬在了蒙泰的头顶。此刻必须落子。蒙泰不得已快速一枚白子落下。

    “啪!”

    白子落下,一枚黑子也骤然出现。

    “屠龙?”高仙芝脸色一变。

    “啊?什么屠龙?是屠杀龙形真气吗?”小柔不解道。

    “不,屠龙是围棋的术语,意思是蒙泰要有一大片的白子,要被对方瞬间绞杀了!”高仙芝解释道。

    果然,随着那枚黑子落下。

    “嘭!”“嘭!”“嘭!”………………

    大片大片的白子被提了起来,被黑子吃掉,转眼间,风云变幻,刚才蒙泰还赢了十五枚棋子呢,这一瞬之间,全变了。

    蒙泰是分十五次,每次吞一枚黑子。

    可是观棋老人却只用一次,一次吞了对方三十八枚子。

    一下子,胜负分出来了。

    吞吃了三十八枚子后,黑棋形势更是压倒性的胜出了,那一瞬间,白子无处可逃一般,转眼间,就一败涂地,一溃千里了。

    “不!”

    “怎么会这样?刚才还是赢来着的!”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

    …………

    ……

    无数修者呆若木鸡,惊恐的看着棋盘之上。

    蒙泰也是面露骇然,自己一瞬间被屠龙了?

    “哈哈哈哈哈,黑子胜!”乌云之中传来九公子的一声朗笑之声。

    笑声中充满了蔑视,好似对蒙泰的不屑一般。

    “轰!”

    骤然间,乌云之中出现了三十八柄天刀。

    庞大的天刀群一出,一股凌冽的杀气直冲而出,虚空骤然被杀气冻结出了霜雪一般。

    三十八柄天刀带着一股大气势,要一瞬间将蒙泰斩尽杀绝一般。

    “不!混账,我是一品堂土舵主,你敢!”蒙泰惊叫道。

    “轰!”

    三十八柄天刀,轰然间直冲而下,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一瞬间冲到了蒙泰面前。

    “昂!”

    蒙泰的龙形真气轰然冲天而上,六十丈的龙形真气,带着一股狰狞,直冲一众天刀。

    “轰!”

    一声巨响,碰撞出滔天炙亮,刺的所有人都忽然睁不开了眼睛,狂暴的气息,更是掀起一股风暴一般,所有人都瞬间被掀飞了出去。

    “轰隆隆!”

    爆炸中心,轰鸣之声不止。

    “昂呜呜!”

    一声龙吟的悲鸣声音传来,古海隐约间看到废墟之中一条褐色真龙爆碎而开。

    “轰!”

    最后一声巨响过后,平静了下来,两千多修者从地上爬起来,惊恐的看着滚滚烟尘的中心。

    方形棋台还在,蒙泰在三十八道天刀的斩杀之下,居然没死。

    但,蒙泰此刻,却已经血肉模糊了,好似肉体遭受了千刀万剐一般跌落在一旁大坑之中。

    大坑之中,还有着一块土黄色的盾牌一般,只是,那土黄色盾牌,此刻已经布满了蛛网般的裂纹。

    “蒙舵主还活着?”

    “那是一品堂的土神盾?元婴级法宝中,也是最强防御的啊!”

    “土神盾,保护了蒙舵主?但,土神盾却是碎了?土神盾都不行了?”

    ……………………

    ………………

    …………

    众人露出惊恐之色。

    “舵主!”一众一品堂弟子快速扑了过去,扶起蒙泰,并且快速喂入丹药。

    “噗!”蒙泰一口鲜血喷出。

    面露惊骇的看着乌云之上,身形一阵抽搐,好似再有一点力量,就能瞬间让其毙命一般。

    滚滚乌云一阵翻腾:“哼,一品堂的土神盾?不过如此,这一次因为土神盾,算你走运,但,游戏还没结束,等着吧,很快又会轮到你了,我倒要看看,你有几块土神盾!”

    蒙泰一阵抽搐之中。

    “舵主,现在怎么办啊?”一品堂弟子担心道。

    所有人都看向蒙泰,他是唯一一个活下来的,虽然伤的惨不忍睹。

    “拖,拖时间,弈天阁不会、不会不管的!”蒙泰艰难的说了出来。

    说完,蒙泰好似已经不能再动弹了一般,含了一粒丹药,瘫软了下来。

    一众一品堂弟子快速给蒙泰护法。

    大阵中的所有人看看头顶,都露出一股绝望之色。输的越惨,来自大阵的绝杀也越惨烈?

    下一个,轮到谁?

    “没事的,舵主说了,拖时间,一定要拖下去!”宋青书在一旁叫着。

    众人点点头,但眼中依旧是绝望之色。等待弈天阁大长老的救援?可能吗?——

    先天残局界,一间大殿口。

    大殿大门打开,但内部阴暗无比,看不清内部分毫,大殿之外,单膝跪着一名黑衣男子。

    “大长老,九公子用天刀生死局围困了两千多外来者,就在无忧谷,诸位长老分歧很大,请大长老抉择!”黑衣男子恭敬道。

    幽暗的大殿之中,一阵沉默一般,过了好一会才有一个幽幽的声音传来。

    “小九的事情,我知道了,我弈天阁是不插手他们的事情,但,此次他们的确做得太过了!”幽幽的声音传来。

    “大长老,要阻止九公子吗?”黑衣人恭敬道。

    “不必了,等无忧谷事情结束,再通知小九不要出手了,也要教教这群外来者规矩了,阁主虽然殒落,我弈天阁毕竟也曾是过上宗门,任何人来此,也不得放肆!”幽幽的声音传来。

    “是,属下明白!”——

    无忧谷中。

    “不,不,不是我,不是我!”

    一道光束笼罩一个灰衣男子,那男子当场就崩溃了一般,惊恐不已。

    灰衣男子惊恐之中,并没有踏上棋台,惊恐的对着乌云喊着,跪地求饶,求外界之人放其一马。

    “轰!”

    一道天刀瞬间斩下,那灰衣男子还没来得及惨叫,就瞬间被一斩两半,血肉模糊了。

    谷中顿时再度传来惊恐嘶吼之声。无尽的绝望笼罩众人。

    “绝望吧,我就喜欢听这种绝望的声音,哈哈哈哈哈,再来!”乌云中传来一股阴邪的笑声。

    “嗡!”

    陡然又一道光束直冲而下,瞬间笼罩了一人。

    “宋青书?”陈天山在不远处惊叫道。

    光芒笼罩了宋青书,宋青书被选为下一个要死的人?

    “不?蒙舵主,救命啊,救我啊!怎么是我?我不要死!”宋青书顿时惊叫道。

    “拖时间!照着我之前棋谱下,等弈天阁人出手!”调息中的艰难的说了一句,再度入定了起来。

    “拖时间?”宋青书脸色难看的缓缓踏上棋台。

    踏上棋台,一瞬间,所有人都忽然低下了头,好似害怕与宋青书目光接触一般。

    宋青书站在台上,脸色难看的扫视着下方,目光所到,很多人都纷纷躲开,好似逃瘟神一般。

    “必须在三十息内挑选对手,挑谁呢?谁呢?”宋青书一阵焦急。

    目光不经意间在蒙泰身上看了一眼,或许,蒙泰已经不能下棋了,选他,他肯定输,自己可以多拖点时间,可是,又能拖多久?而且……。

    宋青书强忍着这股欲望,目光继续扫视众人,陡然间,宋青书脸色一变,看到了古海一行。

    “古海?”宋青书陡然眼睛一瞪怒道。

    “嗯?”下方,古海眉头微皱。

    古海四周的修者们,纷纷躲开,转眼,古海一行暴露在了所有人前。

    “我选他,选他,古海!”宋青书指着古海大喊道。

    “嗡!”

    陡然,乌云中一道星光落在了古海身上。古海成了被选中的人。

    “小子,快到台上去,不然,天刀就要斩向你了!”有人好心的叫道。

    “宋青书,你大胆,你想让舵主送死?”陈天山脸色一变,瞪眼道。

    宋青书脸色狰狞道:“选谁,都要死一个,我先死还是他先死!哼,古海,你认命吧,我的弈道,比蒙舵主不如,可比你这三十年没下过棋的人,肯定要强,你死吧!我要你死!”

    古海面露一丝冷笑:“宋青书,我已经给过你三次机会了,这是第四次!”

    古海缓缓踏步走向棋台。

    “三十年都没和人下过棋了,你难道还想赢我?”宋青书冷冷道——

    先天残局界外,白云号飞舟之上。

    龙婉清和流年大师对弈之中。

    “不对啊,大师,古海说他三十年没下过棋了,他是不是在敷衍我啊?他布局能力那么强?”龙婉清皱眉问道。

    流年大师摇了摇头道:“他没敷衍你,只是不想赢你!”

    “那他是骗我?”龙婉清皱眉道。

    “也没有,只是你没听懂他说的话而已!”流年大师摇了摇头笑道。

    “哦?”

    “他说三十年没和人下过棋了,并不是说他三十年没下棋了!”流年大师笑道。

    “这不一样吗?”龙婉清疑惑道。

    “这不一样!”流年大师摇了摇头。

    <!——fuck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