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金庸 > 第六十八章章无忌的儿子女儿们

第六十八章章无忌的儿子女儿们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仙武金庸最新章节!

    “七妹!这就是你的仆从?区区一个后天圆满?看来鹰王他老人家对你也未必多好,就送了你一个小白脸。”张天骄肆无忌惮的嘲笑着谢瑛。

    谢瑛道:“古兄是我请来帮我的朋友,张天骄你若是再胡说八道,我可不念你是我哥哥。”

    谢瑛的眼神锐利,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谢瑛!你竟敢带着外人进来?去寻找父亲的传承?”张天骄尖叫道。

    “他得到了父亲留在日月神教的一些传承,算是父亲的弟子,有资格进入这里,这是父亲定下的规矩。三哥你不会是想反驳父亲吧!”谢瑛冷眼说道。

    张天骄看了看谢瑛和古传侠头顶的鹰纱,又看了看自己等人头顶的华盖,华盖已经破损了一半,几个站在那里的手下已经负伤不轻,手持巨大金弓的哲别双臂肌肉已经充血,显然到了极限。

    “七妹!别怪三哥没有提醒你,老二、老五、老六还有老九都进来了。特别是老二和老九你可要担心了,他们的母亲当年可是差点杀了你娘,这次遇到你绝不会如我这般手软。就凭你们两个,遇到了他们只能是送死。”

    “在昆仑被杀死,就连父亲也看不穿真相···。”

    张天骄丢下这么两句话,带着一众蒙古高手快速离去,显然是去寻找进入昆仑的办法。

    谢瑛看着张天骄等人远去的背影,眼神冰冷:“敏姨智计无双,几乎可以与女诸葛黄蓉黄帮主媲美,却生了这么一个草包儿子,当真是造化弄人,也难怪敏姨每次看到他都大动肝火。”

    “不过他有句话倒是说的对,我们要快点了,否则撞到二姐和九弟,他们一定会找我们的麻烦。我母亲和他们的母亲可是很不对付的。”谢瑛说道。

    古传侠听谢瑛和张天骄的对话,可以肯定张无忌的儿子女儿不少,并且乱成了一锅粥。仔细想想,这也是开后宫的必然结果。张无忌即便是九阳大成,拥有神鞭镇压后宫,但是下场就是儿女一大堆,孩子长大了都有私心,斗起来那是必然不过的事情。

    何况张无忌的那群后宫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相比起来韦小宝的后宫应该会稍微和谐一点,有颜值的没脑子,有脑子的没武力,有武力的心肠又软。

    想想张无忌的隐居生活,或许以修罗场形容更加合适···。

    穿过一座冰原,寒冷刺骨的冷风穿过千疮百孔的鹰纱,几乎要将人冻成冰棍。

    就在冰原的尽头,一个巨大的冰缝下是一条蜿蜒的岩浆长河。

    谢瑛收起诸星盘,看着星光化作的桥梁直通岩浆河底。

    “看来通往昆仑的道路就在这条岩浆河底部,你以独孤九剑应该可以破坏掉这条岩浆河的流向,打开通道。”谢瑛说道。

    古传侠哭笑不得的看着蜿蜒无尽,从虚无中来到虚无中去,宽有数千米的巨大岩浆长河。

    “大姐!我的独孤九剑不是无所不能神剑,就算是我看透了破绽,以我的实力也做不大一剑刺破阵法节点。”

    谢瑛道:“这我当然知道,我的乾坤大挪移神功只有两层境界,不过也够用了。我会临时将我的先天真气挪移给你,你体内似乎已经有了一道意志,你便以意志之力操控真气,破开节点。”

    “记住要快,节点一旦被打破,我们就只有三十息时间,三十息一过,阵法陡变,一切全都不一样了。”

    谢瑛身上阴阳五行之气颠倒运转,一股莫名之力已经转移到了古传侠的身上。

    一瞬间古传侠感觉自己已经成为了先天,并且几乎凝形,这种感觉十分奇妙,先天真气不像是别人渡过来的,反而像是自行修炼所得,指挥调动起来,完全不会吃力困难。

    “好神奇的乾坤大挪移。”

    “可惜即便是刚才一瞬间心开百窍,也没有抓住谢瑛施展乾坤大挪移的奥妙根本所在。看来这样的神功,想要偷学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心神急转,古传侠手上却不停。

    以五岳剑意为引,发动独孤九剑总决式,一瞬间看透了那岩浆长河的虚实。

    凌空飞起,古传侠全部的力量都集中在一剑之上。

    破气式!

    气存在于万物之间,无形无质却是一切的根本,所谓破气便是破除根本。

    岩浆长河波澜不兴,但是气机已改。

    滚滚岩浆长河之中忽然凹陷处一个黑黝黝的空洞。

    面色有些发白的谢瑛一把抓住古传侠,纵身跃入那黑黝黝的空洞里去。

    眨眼功夫,空洞重新闭合,岩浆的长河消失无踪,原处的冰原也融化成水,滚滚的巨浪掀起,狂猛的飓风吹动,描绘出一道狰狞的水龙。

    几个头顶着金色巨大斗笠,身披银色蓑衣的人影急速行来,看着已经变化的场景,其中一人手持莲花金灯,面有不甘。

    “不知是哪个这么快行动!竟然比我的佛火心灯指路还要快些。哼!”

    “我们走!佛火心灯!心灵引路!”

    那莲花金灯上的金色火焰高涨,一点火光映入众人的眼孔,每个人都感觉到一股灼热的疼痛。而在这疼痛的刺激下,他们会不自觉的朝着一个方向移动。

    紧接着又有两拨人赶到,却发现气机早已变化,阵法隐匿起来,重新排列,只能再找。

    拉着谢瑛的手,二人遁入了昆仑之中。

    巍峨昆仑,在烈日下闪烁着神圣的银辉,整片山林都充满着一种难言的神异。

    “我们已经进入昆仑了!昆仑自古多神异!注意不要乱闯,我们只要按照地图走,找到我父亲到过的秘境便好。”谢瑛说着已经摊开了一张兽皮。

    兽皮之上描绘着线路,而线路的一端,有一个可以移动的箭头,似乎代表着她本人。

    “这是用白狌皮制成的活地图,有了它我们就能很快到达秘境···前提是不遇到什么阻碍。昆仑山上的精怪可都不好惹。”谢瑛一手拿着地图,另外一只手上已经自动灵活的套上了尖锐如鹰爪的铁指。

    一道流光从二人的头顶划过。

    流光中笼罩的是一位面如寒霜,却貌美似仙的女子。

    女子的后面却有长着四只羊角,形状如羊却周身漆黑巨大的怪兽紧追。怪兽脚踩着诡异、强大的黑色火焰,所过之处万物凋零。

    “小心!是土蝼!上古神话时代便在昆仑一带活动的凶猛妖兽,想不到时至今日还有。”谢瑛以一个黑色的斗篷笼罩住她自己和古传侠,二人紧贴在一起,躲避着土蝼那凶厉的视线。

    “她···应该是你的姐妹吧!不管她?”古传侠问道。

    “哼!那个贱人的女儿,死了最好不过。”谢瑛冷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