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金庸 > 第六十六章意外之旅(求推荐!求收藏)

第六十六章意外之旅(求推荐!求收藏)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你吗?”古传侠如遭雷击,有些失态。这个声音是如此熟悉,午夜梦回多少次想起。

    竹舍打开,一身玄衣的少女背着双手走出来,身材修长,面容姣好,一对飞扬的眉毛和锐利的双眼,让她显得英姿勃发。

    但是古传侠却紧盯着少女唇下的那一点美人痣,神情有些恍惚。只是可惜···不是她。声音相似,还有那一点美人痣,但是不是···。

    “你是任盈盈?”数息之后,古传侠方才回过神来,用有些干涩的喉咙问道。

    少女爽朗一笑:“不!我不是!我可没有任姐姐漂亮!我叫谢瑛,你可以称呼我为瑛姑娘。我们见过的,在长宁城外!”

    “原来是你!铁面阎罗!”古传侠想了起来。

    “既然是瑛姑娘的朋友,圣姑请你们进去坐。”绿竹翁主动现身,躬身请古传侠和曲非烟进去。前后态度的差别十分明显。

    进得里屋,屋子里满是薄纱,隐隐有一道风姿绰约的人影隐在重重薄纱后面,应该就是魔教圣姑任盈盈。

    “圣姑!我爷爷被东方教主抓走了!教主那么疼你,你去帮我爷爷求求情吧!”曲非烟上来便求道。

    任盈盈坐在帘子后面,指尖轻轻的拂过琴弦:“你爷爷背叛神教,这是不可赦的重罪,我去求情又有什么用?”

    “圣姑,爷爷不是还教过您练琴吗?难道一点恩情都没有吗?”曲非烟站起身来,很有些愤怒,她虽然聪明,但是毕竟太小。

    任盈盈道:“曲长老于我有恩,但是辜负了神教,身为神教圣姑,我又岂可因私废公?”

    古传侠脸上挂着一丝冷笑,将曲洋留下的藏音盒打开。

    琴箫和鸣的声音从藏音盒中响起,悠扬而又回旋婉转,箫声渐响,恰似吹箫人一面吹,一面慢慢走近,箫声清丽,忽高忽低,忽轻忽响,低到极处之际,几个盘旋之后,又再低沉下去,虽极低极细,每个音节仍清晰可闻。

    琴声依稀,却正好配合着这逐渐高亢的萧声,宛如惊涛骇浪背后的狂风,虽然无形却是掀起巨浪的根本。

    二者配合,天衣无缝。

    就在此时,萧声和琴声曳然而止,而那藏音盒也猛然爆开,显然是无法再承受道音冲刷带来的负担。

    任盈盈浑身绷直,此刻忽然松懈下来,从重重屏障后走出来,仅仅以薄纱遮面。

    “想不到曲长老数十年苦心孤诣,终于练就了道音之境界,只可惜藏音盒毕竟只是凡物,藏不住这天地至音,否则日日听这道音,无论是琴道还是武道都会有很大的进益。”

    看着曲非烟,任盈盈抚摸着她的脑袋道:“放心吧!任姐姐会想办法帮你救出你爷爷的,不过我们需要耐心等待。”

    转头看着谢瑛,任盈盈道:“瑛姑娘!事情就这么说定了,希望到时候如果那一位真的插手,希望鹰王前辈可以出手相助。”

    瑛姑娘道:“这你放心!祖爷爷已经答应过我,他老人家一生最重承诺,既然答应了就绝不会反悔。”

    “竹翁!去将我爹留下的诸星盘拿来。”任盈盈对绿竹翁吩咐道。

    绿竹翁点头离开,不过一会便捧回来一个大匣子。

    打开匣子,里面空无一物。

    任盈盈以真气按照特殊的频率激活,匣子里五彩变幻,几条歹毒煞气形成的毒物在匣子里若隐若现,然后悄然散去。

    匣子里出现了一个巴掌大小的圆形铁盘。

    铁盘之上有着密密麻麻的星点,就像诸天星辰的纹路。

    将诸星盘递给谢瑛,任盈盈有些遗憾,却又松了一口气。

    谢瑛接过诸星盘,随手拨动着星盘上的星点,就有一股玄妙的气息露出来,仿佛有漫天繁星就在房间内旋转。

    “诸星引路,星光架桥!这是我父亲当年最珍视的宝贝,瑛姑娘我答应借给你,还望你信守承诺。”

    谢瑛道:“任姐姐请放心!”

    “你随我出来!我有话说。”谢瑛突然对古传侠说道。

    古传侠不知谢瑛葫芦里卖了什么药,但是还是跟着走了出去。

    走到竹林深处,谢瑛方才对着古传侠道:“任盈盈想要营救其父任我行,你是风清扬的传人,她一定会算计你。当然她会支付你酬劳,这个酬劳说不定就是她自己。任盈盈国色天香,你也不吃亏。”

    不等古传侠说话,谢瑛接着道:“但是我这里可以给你另外一个选择,那就是跟我走,不要问为什么,也不要问目的地。如果成功了,你会得到天大的好处。”

    “现在你怎么选?”

    “我跟你走!”古传侠脱口而出。

    紧接着却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孤寂之意,整个身体瞬间有些冰冷,心头的激动也迅速的冷却下来。

    谢瑛没有察觉到古传侠的异样,笑着道:“明智的选择。你不会为这一刻的决定后悔。说实话,如果不是你以意外的方式,也算是成为了我父亲的传人,并且学会了独孤九剑,对我有很大的帮助,这件事我不会找你。”

    “你父亲的传人?”古传侠一愣。

    “是了!你不知道,我父亲是张无忌,不过更多人称呼他为明尊。”谢瑛一语惊雷。

    “他还活着?”古传侠脱口而出,其实很久以前,古传侠就怀疑过,张无忌根本没死。

    “他当然还活着,朱元璋的算计虽然歹毒,但是却忽略了二者之间的差距。我父亲不过是厌倦了江湖和朝廷,借着这个机会丢下重担,和我母亲以及几位阿姨到世外隐居。”谢瑛直言不讳,没有隐瞒的意思。

    “你父亲既然是明尊,那为何姓谢?难道是化名?”古传侠好奇问道。

    谢瑛道:“不是!我本名就是谢瑛,我和我弟弟都被过继到了父亲的义父狮王谢逊的名下,继承谢家的香火。”

    辞别了任盈盈和曲非烟,在曲非烟依依不舍的目光下,古传侠将黑山交给她照顾,和谢瑛一起乘坐着巨大的神鹰离开了洛阳。

    一路往西行,越过了广袤的山河,神鹰停留在了原本的昆仑山脉以外。

    眼前的是一片一望无垠的森林,平淡的没有丝毫起伏,整个昆仑山就像是从地面上消失了,无影无踪。

    古传侠也知道了此行的目的,谢瑛竟然也是来寻找昆仑山张无忌当年留下的传承的。

    只是她身为张无忌的女儿,为何非要还来寻找张无忌留下的传承?

    站在神鹰背上,谢瑛拿出诸星盘,用手指滑动着星辰光点。

    “诸星引路,北斗为匙,散尽迷雾,真相始现。”

    星盘上,北斗七星亮起来。照应着天上的北斗七星,星光洒下,在虚幻与真实之间,倒映出一条蜿蜒曲折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