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金庸 > 第六十二章五狱大阵(求推荐)

第六十二章五狱大阵(求推荐)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端之上,左冷禅独自对抗着东方不败的烈日法相,身后的冰河节节败退。无穷无尽的光线与白炙比黑暗更加恐怖。因为绝对的光与暗,带来的都是毁灭与绝望。

    坚冰一层层的粉碎,光线肆意的在冰层中穿梭着,它们汇聚成了火,从人心底里燃起,最后毁灭灵魂和肉身。

    “布五狱大阵!”左冷禅再次挑战东方不败失败,却并不颓丧,一挥收回来的五岳令旗,滚滚的五行之力汇聚。

    以左冷禅为核心,岳不群、莫大、定逸、天门道长分立四方,岳不群和莫大为法相高人,本身凝聚也是华山与衡山法相,两座巍峨的山峰升起,就仿佛这两座山就是他们本身。

    定逸手持恒山佛印幻化出一片恒山山水,天门道长手持神镜,以镜面折射出泰山风物。

    五岳之四齐齐耸立,连成一片,同气连枝。

    最后是左冷禅,他单手托天,撕裂了空间。遥远的嵩山竟然有一大半直接穿梭过来。

    左冷禅直接搬来了嵩山本身,这座巍峨的古老之山。

    当五岳练成一片。

    泰山之上一片青气,有磅礴树影。真实的衡山之下,被刘正风引发的地火再度冲出,将莫大身后的衡山法相点燃,整个衡山法相都化为了一片火焰之山。岳不群的身上浮现出紫金之色,一层层的金气镀在那华山法相之上,烈日下整个华山法相金光闪闪。恒山之上飞泉流瀑,暴雨滂沱。

    嵩山镇压水火金木,流转五行,厚德载物。

    五行五岳连成一片,如同割裂了一个单独的小天地。而在这小天地里,五行构成的磨盘磨灭着炙热的大日光线,不断的朝着东方不败逼近。

    “好!好一个五狱大阵!”东方不败朗声大笑。

    “相传上古有五狱之山,又名五行山,曾经镇压过盖世的妖魔,其后却崩毁。散落五方,便是今日之五岳。如今看来果然有些道理。五岳同气连枝,确实不假,或许真是同出一源。”东方不败指点江山,丝毫不见慌乱。

    左冷禅冷笑道:“五狱纵横,你便是仙佛再世也难逃被封印灭绝的下场。东方不败你的确厉害,但是却太过自傲。”

    东方不败道:“是吗?没有什么可以束缚住光!你又怎么知道,被封印住的就是我本身?”

    左冷禅的身后,又一个东方不败出现。

    而留在五狱大阵之中的东方不败化作光斑消散。

    “好快的移动速度!他什么时候打破了空间吗?”定逸师太境界稍低,见到东方不败毫不费力的逃出五狱大阵,惊出了一身冷汗。

    “不是他太快!而是因为他化作了光,无处不在。只要阳光照射的地方,他可以在他所想要去的地方任意往来。”岳不群眼神中露出惊艳、羡慕之色道。

    “五狱轮转,镇压苍冥!”左冷禅一挥手中的五岳令旗,整个五狱大阵在他的操控下动了起来。磅礴的五行之力化为一朵绚烂的五彩金莲,莲花绽放吐出花蕊,却是最极致的五行剑气。五行金莲倒转,用力一合,虚空震荡,竟然凭空挪移几分,再次将东方不败困入阵中。

    五行剑气无坚不摧,可以磨灭一切五行之中物,人称神仙皆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换句话你不是仙圣,就还在五行束缚之下,难逃其变化。

    东方不败手握着大日,化作一个巨大的法、轮。

    法、轮挥舞,五行剑气与法、轮进行碰撞,天地都仿佛要被撕裂。

    空间产生了层层叠叠的褶皱。

    林孝学急忙用王阳明的手书护住衡山城,否则的话整个衡山城都会在这股猛烈的碰撞下被撕碎,衡山城中的人没有一个还能活着。

    万寿疆看着手持大日法、轮的东方不败,神情古怪,像是敬畏又像是感叹和嘲讽。

    “林师!五岳高手与东方不败此战,你认为谁会胜?”朱谅被林孝学护在身后,低声问道。

    林孝学摇摇头道:“东方不败境界高出我太多,我甚至怀疑他已经走上了破命之路,我看不透他。五狱大阵传承很久远,时空被斩断,很多历史和真相遗失了,这门阵法究竟是怎么诞生的,只怕唯有那些破命而出,看透真正过去的人才知道。”

    “东方不败说五岳本是一体,为五行山镇压盖世妖魔。这仅仅是昔日五行山的一丝风范布置的阵法,就几乎足以盖压当世。也不知昔日那五行山该有多么恐怖,被镇压的妖魔又该如何凶威滔天。”

    “我曾经听老师说过,华山曾经又断过一次,被巨斧劈开。气与神离,其实华山后来分为剑气二宗,未尝不是有这原因在其中,冥冥中有些影响。”

    万寿疆神情诡异,忽然开口道:“义父曾经说过,说我们认知的世界是虚实相合的,其实很短暂。我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还是不要明白的好,老师也不曾向我吐露实情,说知道了没好处。看···他们要分出胜负了。”

    五狱大阵凝聚的五行磨盘与大日法、轮不断的碰撞,大日神光暗淡,而五岳之山也坍塌倾斜。最为关键之时,东方不败一道光束飞出,朝着刘正风刺去。

    组成大阵基石的衡山莫大神情一变,擅自脱离了大阵,拨动二胡琴弦,引无形音波剑气截住了那一道光束。

    音波和光束碰撞,光束却临时扭曲变向,循着莫大露出的破绽,将其背后的衡山虚影湮灭。

    衡山一失,五岳失衡,五狱大阵就要消散。

    “莫大!快以真实衡山为阵,重启五狱,不能让东方不败逃了。”左冷禅又怒又急,忍住了破口大骂的冲动。

    “左师兄!这样不行,五狱大阵要么一实四虚,要么五体皆实。二实三虚,则主次不明,五行之力会转为五行煞,一旦失控会流窜在天地间,形成一片死地。”天门道长大声道。

    “死地就死地!只要除了东方不败这个大魔头,即便是摧毁了半壁江山,那也在所不惜。”左冷禅道。

    林孝学面色一变,掏出一只玉笔,凌空书写了一个大字。

    大字汇聚着天地间的灵气,然后顺着五狱大阵的破绽打开了一个缺口。

    东方不败化身为光,只需一瞬便冲缺口处从容走出。

    “林孝学!”左冷禅怒目圆瞪,咬牙切齿恨不得将林孝学撕碎。

    “东方不败该死,但是万千百姓无辜。左冷禅你为了杀死东方不败,想要将千里江山化为绝地,我林孝学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