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金庸 > 第五十六章你说的白是什么白(求推荐)

第五十六章你说的白是什么白(求推荐)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仙武金庸最新章节!

    向大年转身对师父跪下磕头,咚咚几声将地面的石板都磕碎。

    “师父对不住了!即便是您日后要杀我,将我逐出师门,这件事我也必须要去做。”

    米为义也跟着跪下,同样向刘正风磕头。

    刘正风怒道:“孽徒!两个孽徒!你们要做什么?非非只是个小女孩,更何况她还是曲大哥的孙女。曲大哥为我而死,我若连他的孙女都保护不了,九泉之下有何面目去见他?”

    “师父!原谅徒儿的不孝!”

    “是的师父!这一次我们不能听您的!”

    向大年和米为义一咬牙,抽出腰间的长剑就要杀向曲非烟。

    刘正风右手一扬,就是要一掌拍出,将向大年和米为义拦住。

    “刘正风!休要妄动!”费彬三人围成三角,将刘正风困在中央,云端幼子的哭号声不断的动摇着他的心神。

    四道人影在纵向半空战成一团,有重山叠峦、九曲长河在半空中隐现,那是先天真气凝聚出的剑法真意,四人各自已经将本门的剑法催动到了极致。

    在费彬三人的压制下,刘正风节节败退,已然受伤不轻。

    另一边米为义和向大年围住了曲非烟,手中的剑锋虽然颤抖着,却刺向了曲非烟细嫩的脖子。

    “小妹妹!对不起了!”向大年一咬牙,长剑一挺便刺了出去。

    四周有阵阵惊呼之声,恒山派的定逸师太迟疑了几分,终究还是没有出手,颓丧的闭目念佛。

    “住手!”

    一道剑光纵来,向大年的长剑被那剑光弹开。

    向大年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丝轻松之色。

    米为义看着挡在自己师兄弟面前的华山弟子,不知是喜是怒:“这位华山的师兄!难道是想插手我衡山事务吗?”

    “哈哈!你衡山的事务?什么时候衡山的事务包括肆意对手无寸铁的小女孩挥剑了?”古传侠冷笑着反问道。

    “住嘴!”向大年恼羞成怒,一剑挥向古传侠。

    浩荡的先天真气激荡出来,数十道凝聚到一定程度的剑光刺向古传侠,封锁了他的周身空间,眼看着古传侠便要被这滚滚的剑气射成筛子。

    “天外飞龙!”

    古传侠手里的天虹剑射了出去,虚空中仿佛有一声龙吟,天虹剑化身游龙在那剑光抵达古传侠身前之前,直接震开了向大年手中的长剑。

    剑锋偏移,滚滚的剑气炸在一座假山之上,一瞬间那数丈高的假山便被化为齑粉。

    古传侠右手一引,一根细长的丝线拴在那天虹剑的剑柄上,将飞出去的天虹剑勾了回来。若不细看像极了先天之后的御剑手段。

    大堂一侧岳不群看了神色又冷淡几分。

    “古师弟好厉害!用天蚕丝拴住长剑,就可以提前施展御剑手段,甚至以天外飞龙这一招御敌···我怎么想不到。”陆猴儿兴奋叫道。

    岳不群冷声道:“不过是一些旁门左道,执迷剑法不修真气,早已走错了路,有什么好学习的?”

    陆猴儿脸上的兴奋瞬间凝固,踹踹不安的看着脸色发黑的老岳。

    古传侠这一招自然是在幻境中,向那些剑宗弟子们学来的。华山剑法很多杀招需要先天之后方能动用,以天蚕丝缠剑,用内力遥遥控制,却也能提前将这些杀招动用几分,向来是那些后天的剑宗弟子所喜好之手段。老岳认了出来,不喜是理所当然的。

    一剑破掉了向大年的攻击,战斗却只是刚刚开始。

    米为义顾不得江湖道义,插手打斗,凌空朝着曲非烟扑去,一剑又快又狠,显然毫不留情。

    两位先天高手逼近,古传侠已经不能再留手。

    独孤九剑悄然施展。

    剑锋之处破灭之意凝聚,昏昏暗暗,似有无穷微尘世界在剑锋之上被破灭。

    凝聚的先天真气也被古传侠的剑锋轻易破开,宛如庖丁解牛一般将其还原成最原始的天地灵气。

    米为义和向大年的剑法不弱,但是在古传侠的面前,却仿佛一瞬间变得破绽百出,他们不断的变招,却总是被古传侠一剑点在最薄弱处,不得不调转剑锋回防。

    “这小子剑法诡异,好似妖法。我们不要与他斗剑法,直接以御剑之术远远的击杀他。”米为义说道。

    向大年直接就施展衡山的御剑剑诀,手中的长剑绽放毫光,云雾顿生。

    一小片区域内雾气升腾,几乎难辨五指。

    而就在这雾气之中,米为义和向大年的长剑幻化出数十柄,纷纷如燕归林一般朝着古传侠刺去。

    古传侠双眼绽放剑芒,将手里的天虹急舞成一团白光,雾气中飞射来的每一柄长剑都被准确的弹飞出去,而一股破灭之意附着在那被弹飞的长剑上,米为义二人御使的长剑逐渐脱离了他们的控制。

    御剑乃是以先天真气交感天地,借助天地之力让长剑凌空而行,幻化万千。而古传侠的独孤九剑蕴含破灭之意,将飞来的长剑之中附着的先天真气破坏,让交感无法顺利进行。

    破气式正是这等御剑手段的克星。

    “岳师兄当真是好福气,麾下竟然有如此惊采绝艳之弟子,这剑法甚至有昔日剑宗长老风清扬的几分风范。”在场的不少高人眼神毒辣。少林寺一位方字辈的大师便如此说道。仿佛只是在感叹古传侠的剑法之精妙。

    岳不群原本发黑的脸色反而逐渐平淡下来,面带笑意道:“大师过奖了!华山从无剑气之别,弟子们各有机遇各有缘法,本就是华山之福。”

    岳灵珊插嘴道:“爹爹!我们华山还有这么厉害的剑法啊!我都不知道,爹爹你偏心只传给古传侠那个大坏蛋,都不交给我!”

    岳不群道:“你若想学,自向你古师兄学去。我却是不会的。”

    古传侠与米为义、向大年的战斗只是暂时的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真正让众人在意的是刘正风与衡山三位长老的战斗。

    此刻刘正风已经彻底被压制,双腿已经被费彬和陆伯打断,手中的断剑悲鸣,残缺的玉萧正吹奏着离魂之音。

    这离魂之音传开,云端的嵩山弟子纷纷抱头惨叫。就连大堂中的人也被余音波及。

    有长辈护持的自然被长辈们用先天真气保护起来,将这离魂之音隔离在外。苦的就是那些没有长辈保护之人。

    只觉得三魂七魄都已经离体,痛苦不堪。

    其中就有一人从人群中滚了出来,大声嚎叫:“爹、娘!孩儿不孝,都是孩儿惹祸,连累的镖局上下,满门被那可恨的余沧海灭绝。孩儿这就一死以求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