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金庸 > 第五十四章死而复生(求推荐)

第五十四章死而复生(求推荐)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史登达抢上几步,又向天门道人、岳不群、定逸师太等人行礼,道:“嵩山门下弟子,拜见众位师伯、师叔。”其余四名黄衣汉子同时躬身行礼。

    期间史登达抬头看向古传侠,嘴角微微向上,似有深意。

    “传侠!去将韩少侠扶过来,为师先用先天紫气帮他压制住体内的青蜂毒。”岳不群忽然向古传侠吩咐道。

    陆猴儿最为跳脱,之前就已经对那韩守义钦佩不已,主动道:“师父!让我去吧!”

    岳不群冷眼扫视了陆猴儿一眼,兴奋的陆猴儿瞬间冷静下来。

    “还不快去?”

    古传侠从岳不群身后走出,走到大堂中央,朝着倒地不起的韩守义扶去。

    “且慢!这位可是华山派的古师弟?”史登达像是第一次认识古传侠一般询问。

    “正是!”古传侠半蹲在韩守义身边,此刻韩守义已经被剧毒麻痹了身体,似乎不能说话,只是眼神中却透露着焦急。

    “好!听闻师弟号称自古无敌,想来也该是英雄人物。但是师兄我却听闻,师弟曾经帮助魔教中人,在这衡山城内布置了一道魔教煞阵。不知可有此事?”史登达逼近一步,眼神灼灼的盯着古传侠。

    古传侠原本伸出,要去搀扶韩守义的双手顿住。

    “史师兄!你说这话可有证据?五岳剑派同气连枝,你若无证据胡说,可是会伤及五岳情面的。”大堂之中正道高人云集,古传侠明显感觉到史登达话语一出,数道凌厉的气息已经压向他。

    躺在地上的韩守义眼神稍微平淡下来,却依旧警惕的看着古传侠。

    “证据自然是有的,不过我倒是可以给师弟你一个机会,你只要把背后的主使者说出来,师兄我会在盟主面前替你求情,活罪难免,却可逃死劫。”史登达盯着古传侠说道。

    就在此时,刘正风身形一动,竟然趁着众人注意力都被古传侠与史登达二人吸引,双手已经伸向了金盆。

    史登达身子一晃,抢着拦在金盆之前,左手一掌拍出,直击刘正风胸腹,右手高举锦旗,说道:“刘师叔,我师父千叮万嘱,务请师叔暂缓金盆洗手。我师父言道,五岳剑派,同气连枝,大家情若兄弟。我师父传此旗令,既是顾全五岳剑派的情谊,亦为了维护武林中的正气,同时也是为刘师叔的好。”

    刘正风右手袖袍一挥,挡住了史登达的这一掌,袖口却掉落了一串串冰晶,这史登达竟然能够施展出左冷禅拿手的寒冰真气。

    “当年我五岳剑派结盟,约定攻守相助,维护武林中的正气,遇上和五派有关之事,大伙儿须得听盟主的号令。这面五色令旗是我五派所共制,见令旗如见盟主,原是不错。不过在下今日金盆洗手,是刘某的私事,既没违背武林的道义规矩,更与五岳剑派并不相干,那便不受盟主旗令约束。请史贤侄转告尊师,刘某不奉旗令,请左师兄恕罪。”

    说罢,刘正风的双手再次伸向金盆。

    史登达令旗一挥,天空中雷云震动,五座大山化为五行之域,朝着刘正风镇压下来。

    五座虚幻大山的重量超过万吨,一击镇压下来,刘正风身为先天凝形后期的强者也顶不住。

    “史登达!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五岳派共同制作这面旗帜,不是让你一个区区小辈来羞辱长辈的。”刘正风在五行神山下苦苦支持,大声呵斥。

    定逸师太也道:“史师侄!你滥用五岳令旗,袭击同盟长辈,当真是目无尊长,毫无法纪。”

    “史登达没资格管,那我总有资格管吧!”

    黄影晃动,但见云中跃下一人,右足一起,一道虚幻的足影往金盆底踹落,一只精金打造的金盆登时变成平平的一片。而盆中的深渊之水在脱离了精金盆之后迅速渗入地底消失无踪,已然返回了深渊。只见这人四十来岁,中等身材,瘦削异常,上唇留了两撇鼠须,拱手说道:“刘师兄,奉盟主号令,不许你金盆洗手。”

    与此同时,云中站出数千名嵩山弟子,乘坐五云华气,将整个衡山城团团围住。就在五云华气之上,刘正风的家人亲眷都被俘虏在上面,不断的向下呼号着自己父亲、丈夫的名字。

    “大嵩阳手···费彬!你欺人太甚!”刘正风被五行大山压着,双目圆瞪看着费彬。

    “你我无冤无仇,为何要如此害我?”

    “我何时要害你?我嵩山此举,却是为了整个武林的公义,刘正风!你勾结魔教长老曲洋的事被发现了。现在立刻交出你手中对衡山的控制权,不要妄想挣扎反抗。”费彬冷笑着说道。

    刘正风冷声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费彬你们嵩山派想要吞并五岳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终于忍不住,先向我衡山派下手了?”

    “今日我便让你知晓,我衡山派不是你嵩山派想欺负便能欺负的。”

    说罢刘正风从怀里掏出一个山状的剑令。

    有人立刻认了出来。

    “那是衡山剑令,据说是由上古时代的衡山山神印炼制改炼而成,能够凝聚整座衡山的威力,化作神剑。”

    “这衡山剑令怎么在刘正风这里?这不该是掌门莫大先生执掌吗?”

    “听说刘正风之前与莫大先生斗过一场,可能就是为了这衡山剑令,如此看来这斗剑是刘三爷胜了。”

    即使在嵩山的巨大压力面前,大堂之中依旧不少人低声议论。五岳派中人争权夺利,这些人看戏归看戏,却也不相信嵩山派敢冒着天下大不违,对他们如何。

    刘正风衡山剑令一出,整个衡山便虚化成了一柄巨大的剑影。

    剑影横空,五岳令旗化作的五行大山被掀翻。

    手持衡山剑令,刘正风朝着云端窜去,要救下自家夫人和妻儿。

    刘正风的两大弟子向大年和米为义也紧跟而上,双双剑气纵横,竟然也都是入了先天的好手。

    大嵩阳手费彬一双手掌迎风变大,通红如同烙铁,迎上了刘正风的衡山剑令。

    只是衡山剑令本质为山神印,在衡山脚下,这枚山神印借得大量的衡山之力,化作的剑锋几乎无坚不摧。

    费彬的嵩阳手直接被一剑刺穿,殷红中夹杂着灼热如岩浆的鲜血洒落下来,化作一阵火雨,不少被这鲜血落到身上的人,都感觉到了皮肤被烫伤。

    费彬落入下风,两声喝声同时响起:“刘正风!你勾结魔教还敢放肆!还不束手就擒。”

    风云卷动,东首出现的是个胖子,身材魁伟,几乎所有人都认出他是嵩山派掌门人的二师弟托塔天王丁勉,西首那人却极高极瘦,是嵩山派中坐第三把交椅的仙鹤神隐陆柏。

    三位先天凝形几近圆满的大高手围攻刘正风一人,即便刘正风手持衡山剑令,也难以抵挡。那浩瀚的衡山化为的剑影,在三位嵩山强者的围攻下摇摇欲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