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金庸 > 第五十一章儒家剑修(求推荐)

第五十一章儒家剑修(求推荐)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仙武金庸最新章节!

    果然不出古传侠所料,大同赌坊和衙门县衙他都遇到了实力不弱的对手,侥幸古传侠已经略通独孤九剑的皮毛,即便对方是先天高手,依旧奈何不得古传侠,反而让古传侠偷偷安放好了法器。

    衡山书院是大儒林孝学所创立,在衡山城已有百年历史。

    化作一道黑影掠过墙头,古传侠直往书院宿舍而去,想将法器放置在宿舍的某个角落之中。

    才刚刚将法器放好,一声冷哼忽而传出。

    “何方鼠辈!竟敢擅闯书院!”

    一身儒裳的中年手持经纶挡住了古传侠的去路。

    “你又是何人?”古传侠压低了声线问道。

    儒裳中年昂首道:“衡山书院射御教习方求玉。”

    君子有六艺,射御为武,简单的说方求玉便是衡山书院的武术老师。

    “在下不过是仰慕书院风光,故而不问自来前来观赏一番罢了。先生谦谦君子,应该不会介意吧!”古传侠说道。

    “哼!满口胡言,夜行黑衣,定行鬼祟之事,待我将你擒拿,交由院长处置。”说罢那中年单手手持经纶,右手一引,书卷之中飞出一行大字,竟然化作一柄文字法剑。

    文字法剑闪耀着灼灼白光,其中夹杂着一种浩然的意志。

    吾性自足,不假外求!

    这是文字法剑中流动的八个大字,八个字重若泰山。古传侠以破剑式可以破解文字法剑的剑招,却很难破掉这八个字中的浩然之气。

    这实则不是剑法,而是一种先天浩然之气的运用,想要破掉需当独孤九剑破气式再上一个层次,领悟到破灭的真意。

    “想不到竟然是王圣门徒。”古传侠以金雁功横飞,躲开了浩荡的剑气。

    “好犀利的剑法!是最上乘的剑道之剑,这样的剑法天下间屈指可数,只可惜明珠暗投,竟然让尔等这般卑劣小人学会。”方求玉冷声说道。

    “有来无往非礼也!接我一剑!”古传侠不再保留,独孤九剑全力出手。

    一瞬间在古传侠的剑尖仿佛有无数微尘般的世界湮灭、破败,这只是一种剑法造成的假象,但是一股无比锋锐的气势却已经酝酿。

    “既然是知晓礼数之人,怎可藏头露尾,给我露出你的真面目!”方求玉松开左手的书册,双手如同写大字一般挥舞,一个个文字浮现出来,然后在半空中组成一柄柄文字长剑。

    这些文字剑纷纷绽放文墨馨香,拥有着一股浩然之气。方求玉御剑而行,攻击方式倒是和华山气宗很是接近。只是气宗的气是一股天然的内家真气,而方求玉所养的却是一股浩然之气。

    数十柄文字法剑与古传侠手中的天虹碰撞在一起,破气式和破剑式并用,剑发于敌前,攻敌必自救。这不是单纯的速度,更是一种以破灭一切为目的的颠倒因果。

    世上速度之快永无巅峰,一山总比一山高,唯有占据了因果理论上的先机,以一种霸道之势,我就是破灭了你的剑,在你出剑之前。

    数十柄文字法剑在古传侠的剑下破灭,重新化为天地间零散的灵气。

    对于独孤九剑古传侠有了一丝更加深入的领悟,逐渐有点掌握片面的精髓。

    法剑被破,方求玉面色大变,他修的是王阳明的心学,但是他并不是王阳明,被包装的只是表象,当古传侠的剑破灭了他的意志,那么自然露出内在的怯弱。

    一重重的大字化作屏障,仅仅的护在身前,不再轻易进攻。

    这就是攻敌必自救,破灭了敌人的意志,以毁灭敌人的气势,让敌人失去分寸。

    长剑凌空,直刺方求玉,七八重的文字屏障,也挡不住古传侠迅疾的一剑。剑锋所指,必定是屏障最为薄弱的地方。

    剑锋直指咽喉。

    杀敌破灭之剑,以古传侠的修为,极难收手。

    “住手吧!”一个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空间仿佛凝固,古传侠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凝固在冰块里的小鱼。独孤九剑那噬人的凶焰逐渐的熄灭下去。当古传侠觉得自己能够重新掌握手中之剑时,空间的凝固也自然消失。

    归剑入鞘,方求玉面色难看的对古传侠道:“歪门邪道!伤人伤己。院长请你去一趟,老实点。”

    古传侠不能拒绝这个邀请,因为那位神秘的院长绝对是岳不群级别的高手。

    衡山书院后院书房内,古传侠见到了这位院长。

    他看起来就和寻常的老教书匠没太多区别,唯有身上有一股硬朗不屈的精神。

    “你身上有我们儒家剑修的影子,是华山派的吧!”老人只是看了古传侠一眼,便一口道出了古传侠的来历。

    古传侠知道老人说的是养吾剑。

    拉开面罩,古传侠行礼道:“华山古传侠见过老先生。”

    老人点点头,没有停下手上正在批阅的文章。

    “华山岳先生我也是见过的,是理学大儒。想不到教出来的弟子,儒家剑法中竟然是大同派的影子。不过你的剑法凶狠、凌厉,有一股破灭一切的味道在其中,不是儒更不是佛、道,而是纯粹的剑之道,看来是另有传承在身。”

    三言两语几乎将古传侠的根底全都掏出来。

    “你今夜所为何来,老夫早已知晓,只是你的所作所为并无任何意义。”

    古传侠听了并不吃惊,反而道:“晚辈自然知道,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道理,怎么会不明白。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只管做好我要做的,剩下的不归我管。”

    老人抬起头看着古传侠,轻声询问:“岂非掩耳盗铃呼?”

    “九煞七转,养煞杀人,你可知道其中会有多少杀孽?”

    “有人用剑杀人,有人用笔杀人,有人用流言蜚语杀人。皆是杀人,煞气又有何异?老先生通达世情,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古传侠说道。

    老人第一次正视古传侠,脸上却露出一缕微笑。

    “说的不错!的确没有分别。老师常教导我等知行合一,不可常以标准要求别人而不控制自己。这衡山城风云变幻,怕是有一场大杀戮,前些日子我已经让诸位教习带着学生们出城游学去了,这法器放在这也就放在这了,也没什么用处。”

    古传侠暗道一声‘姜果然是老的辣’。只是这阵法究竟成与不成与古传侠实在关系不大。说实在被曲洋和刘正风双重威胁,他也不快的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