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金庸 > 第四十五章寒冰眠掌(求推荐)

第四十五章寒冰眠掌(求推荐)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仙武金庸最新章节!

    “你既然已经闭门思过,之前的事情就既往不咎。半年前福州福威镖局被灭门,林震南夫妇和独自林平之依旧不知所踪。为师怀疑他们已落入魔教妖邪之手。”

    “八月十五,你衡山师叔刘正风将要金盆洗手退出江湖,到时候很多正道高人都会出席,如果林家还有人在,一定会在那时出现,请正道高人为他们讨回公道。”

    “你现在就沿着福州到衡山这条路去找,尽量找到林家的人,并且沿途保护他们,不可让他们遭了毒手。”

    岳不群也不客气,直接将古传侠当牛马使唤,下了思过崖连口热汤都没喝就派他去办事。

    “是!弟子遵命!”古传侠说着,却抬头看着岳不群,并没有退出气剑冲宵堂。

    “知道还不快去,还杵在这里做什么?”岳不群看着古传侠就来气,相比起除了习武资质,其它方面都是一滩烂泥的令狐冲,古传侠无疑要有培养价值的多,奈何···却是个间谍。

    “师父!这一路上山高路险,只怕有不少艰难。弟子虽然竭力想要完成师父交代的任务,怕只怕力有未逮,丢了小命是小,有负师父所托却是大麻烦。”古传侠一本正经的说道。

    岳不群脸上紫气浮现,养气功夫再好也被古传侠这不要脸的话气到了。从来只有师父赏赐弟子好处,哪有弟子自己讨要的?并且还要的这么理直气壮。

    深吸一口气,将翻滚的紫霞真气压制下去。岳不群面露微笑道:“这倒是为师考虑不周,这里有一瓶紫云丹,无论是内用还是外敷都有疗伤奇效,你且拿去用吧!”

    说着老岳从袖子里掏出一小瓶丹药,轻轻一掌送到古传侠的手边。脸上还有一丝丝肉疼之色。

    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老岳独力支撑着破落的华山,攒点好东西不容易。

    握住药瓶,古传侠撇了撇嘴,看着份量,瓶子里怕也就两三粒丹药。又想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老岳的算盘倒是打的精。

    别了老岳,又在内门与秋道长等人好好吃喝了一顿,古传侠牵着黑山下了华山。

    出了华阴县之后,古传侠直奔古家商会的大本营。

    先来见古传侠的是老管家古泉。

    “少爷!青城派的人吃像很难看,半年已经吞了我们三成的产业,而且没有收手的趋势。”

    古传侠笑道:“让他们吃!青城派的宝宝们心里苦,又不能说,当然只能这样发泄一下,找点补偿了···。”

    对于古家商会,古传侠并不太过看重,他若想要发财,随时可以重新立起一个新的古家商会来,赚取更多的钱财。只是修炼到了一定的程度,再想要更进一步,需要的物质就不是寻常的金银可以买到的了。青城、华山这样的门派不同,他们有很多底层弟子要养,钱财还是很有用处的。

    “龟儿子的古传侠!你这一把可是把我们青城派坑的好苦。”说话间,余人彦已经大步走了进来,一激动口音就出来了一点点。

    “记住!你现在是古氏商会的人!”古传侠不咸不淡道。

    古传侠可以打赌,如果余人彦打得过他,此刻定然已经拔剑。

    “那个杨天豪就是一个大坑,你晓不晓得,我们青城派为了成功的用他交易到寒冰绵掌损失了多少弟子,还连累一位刚出关的长老身受重伤,现在还躺在床上,半死不活。”

    “而且···。”余人彦的脸上杀机隐现:“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半途中嵩山派的人会杀出来,并且下手狠辣,毫不顾忌正道同盟之谊?”

    古传侠打了个哈哈道:“嵩山霸道不是一天两天了,或许是收到了风,知道你们要换寒冰绵掌,怕你们另有所图,这才出手。”

    余人彦十分聪慧,知道古传侠只是敷衍,却更知道从古传侠口中他问不出真话。

    古传侠此刻是憋了一肚子的笑。

    史登达的身份令牌就在那杨天豪的身上,嵩山派的人找过来,发现青城派的人在和魔教中人做交易,不火冒三丈那才是怪事。

    同时史登达这口黑锅就暂时甩到了魔教和青城派的身上,当然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左冷禅是一代枭雄,真相早晚被他洞悉。但是古传侠需要的就是成长的时间,独孤九剑在手,只要成就先天,古传侠就有把握在左冷禅手中逃得性命。

    “少废话!你们青城已经吃了我三成的产业。还贪心不足···现在我要的东西可以给我了吧!”

    余人彦道:“寒冰绵掌是魔教歹毒的功夫,若无至阳真气镇压心肺,则每日需要饮用活人血来调和体内的毒寒之气,你要这门武功做什么?”

    余人彦这话说的正气凛然,好一副正道中人,担忧苍生的摸样。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这是在套古传侠的话。被古传侠坑了一次,吃了个哑巴亏,他显然不想再被坑第二次。

    “我们华山与嵩山终有一战,左冷禅的寒冰真气冰封三千里,简直无法匹敌。这寒冰绵掌也是以寒冰之气催动掌法,深入解析或许可以找到一些针对寒冰真气的办法。”古传侠实话实说。只是这实话只是一部分而已。

    “我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如果我知道你在骗我。你要知道···我们青城也不是好欺负的。”余人彦丢出一枚冰玉符,转身离开。曾经说过要效忠古传侠的话,此刻却像是一阵清风,拂过之后便了无痕迹。

    古传侠也不以为意,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余人彦是余沧海的儿子,就算是比他老子聪明,也不会比他老子善良。满肚子坏水,真以为他古传侠看不出来?若是真相信了他的效忠,只怕分分钟要被他背后下刀子。

    手握着冰玉符,一股清凉之意一直在手心徘徊。

    将冰玉符贴在额头,瞬间一股意识侵入古传侠的识海,却被五岳剑意镇压碾碎。

    “好一个青城派!竟然还敢暗下毒手。”古传侠面色发冷,却记下了冰玉符中记载的寒冰绵掌口诀、招式。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果然这寒冰绵掌和寒冰真气应该不同,虽然都是御使冰霜,但是寒冰真气应该已经触及了寒冰规则,是真正的直指本源。而寒冰绵掌却只是借助天地间一些奇特的冰煞、冰(毒)练功,也难怪会被这些毒煞反噬,需要每日饮用活人心头热血,用以驱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