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金庸 > 第四十章魔月高悬(求推荐)

第四十章魔月高悬(求推荐)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连五个月,古传侠周游于五岳神山之间,不是在华山修炼,学习诸多华山失传绝学,便是周游其余四岳,与四岳弟子比武,逐渐尽得五岳剑法真传。

    假体的十二正经与奇经八脉皆已打通,待到五岳剑法融会贯通,逐渐融为一炉互相配合施展之时,遂凝练出了一股五岳剑意。

    剑意为引,假体突破了天人屏障,循环不休的小周天接引天地灵气,人体与天地构成一个大循环,至此大周天成步入先天。

    先天之后可接引天地灵气为己用,内外混合淬炼真气。而意志的强弱,决定了起初能接引天地灵气的范围。古传侠的假体凝练的是五岳剑意,相比起寻常的一脉剑意强上不少,按照先天意志等级划分,这算是玄级意志,初入便可操控方圆百里内的天地灵气。

    就在古传侠身成先天的那一日,古传侠如今的师叔祖龙剑老人将剑宗绝学夺命三仙剑传给了他,这三仙剑为御剑绝学,当然也可作为剑招使用。

    此三剑为天剑、人剑、地剑,练到巅峰,剑气与天地相合,人剑一动,天地皆挥剑,万物杀机,瞬间就能将敌人困入无穷剑气之中,化为齑粉。故而此剑杀伐极重,等闲不能动用。

    之后的剑气二宗打出真火,与此剑杀伐极重不无关系,以这样的剑法切磋,简直就是不给对手活路,气宗弟子死伤多了,心生怨恨也是正常。

    “传侠!你如今身成先天,师叔祖我也该传你凝练剑元,身与剑合,御剑乘风,一息万里的本事了。”龙剑老人兴奋的说道。

    古传侠也是心中鼓动,对于御剑飞行他早就羡慕已久,如今虽然只是在虚幻世界中实现,却也多少能提前体验,满足一下好奇心。

    “记住了,所谓御剑飞行,就是以大周天循环催动真气或者剑元,身与剑合,借助天地之力而行。其实这样的法门,不仅仅应对于御剑,剑法、轻功、掌法、拳法,皆可通用。一破先天,天人不同。一切都要重新开始,重新掌握。”龙剑老人说道。

    “剑元是剑意结合真气所产生的异种真气,相比起一般的真气,更加的迅猛且杀伤力十足,是我等剑道武修的根本。缺点就是剑元刚猛,却失了连绵、醇和以及疗伤之能。下面华山的小辈们搞什么剑宗、气宗区别就在这里。有几个小家伙觉得剑元威力强大,一剑可破万法,自然该将真气全部转化为剑元,最终凝聚剑道法相。而有些小家伙觉得真气为根本,十全十美不应更改,可塑性更强。”

    龙剑老人一撇嘴,不屑道:“这些小家伙见识浅薄,其实剑元、真气有何区别?需要剑元时就凝练剑元,需要真气时就将剑元重新转化回去就是了,左右不过是费些功夫,争的那么起劲,却让外人看了笑话。”

    古传侠终于理解了剑气纷争的一些由来。

    这剑元与真气之争,只怕也是相当占有份量。怪只怪华山剑法太强,形成剑元以剑元催动华山剑法更强,这也让很多底层弟子不明所以,过分的追逐剑元,失了根基。

    古传侠试着用剑意裹住真气,凝练出一缕五岳剑元,以剑元催动剑法。

    一剑挥出,白虹贯日。

    宛如晴天霹雳,不过一瞬,一只大雁便被古传侠凌空射中,在高空之中便化为血沫。

    “嘶···好强的杀伤力!”

    古传侠握了握拳头:“而且很难掌控,若是控制不好,很容易造成不必要的杀戮。这剑元就像难以控制的野马。”

    体内的内力已经尽数化为真气,此时呈现气态,若是全部液化便是先天后期,若是凝聚成一枚真丹,吞入丹田气海之中,则意志可化形,为真气凝形。

    这一日古传侠在朝阳之巅苦练剑法,让剑法招式逐渐习惯剑元和真气的威力,相比起以真气替代内力的迅速上手,剑元想要收发由心,就困难了许多。

    忽然天地一片昏暗,烈日无光。

    就在天边一轮紫黑色的月亮在白日下升起,逐渐取代了烈日的光芒。

    日月同辉,月却掩盖了日。

    “嗡!嗡!嗡!”

    华山顶峰的古老大钟发出急促的嗡鸣。

    一道道剑芒从其余四岳窜来,如同炸开的烟花,却朝着一个方向投射。

    五岳的高人汇集在一处,抬头看着上空的黑紫色月轮,面色阴沉、苦涩。

    “魔月高悬!是魔教的人出动了,他们这一来必定是大举进攻,一场杀戮在所难免。”一位恒山的师太叹息说道。

    “来就来!怕他作甚?”嵩山的高手手持巨剑,一身战场杀伐之气肆意传开,凶威猎猎,身上都似乎燃烧起了一层血炎。

    龙剑老人道:“魔教日兴,十大长老各个都是人中龙凤,无一不是心智高超之辈。听闻他们联手破解了我们五岳的所有剑法,对上他们只怕束手无策。”

    泰山派的一位道长道:“这不可能!我等剑法皆是传承千年,经过无数先人打磨、修改而成,实乃千锤百炼。那十大长老天赋才情再高,也不可能尽破我等五岳之剑···。”

    “有什么不可能的!独孤剑魔破尽了天下武学,北宋有神功小无相,更可模仿天下一切绝技,无有不通。我等虽然贵为一派长老,却也不能坐井观天,小看了天下英雄。”衡山派的高手双手负背,背上背着七色琴弦的瑶琴。

    “柳长之!你什么意思?临战之前,却尽是扬敌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莫非你是想投效魔教不成?”泰山道人怒道。

    衡山高手柳长之,凌风而立,长发不羁,风中狂舞,总之就是很有艺术家气质那种。

    “事实就是事实,怎可避而不谈?现在要做的是先想好对策。魔月既出,那就代表着魔教大举进攻,不死不休。此战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亡,自欺欺人有何用处?”

    “柳长之说的不错!白阳道长!且消消气。无论别派剑法如何,你泰山派的岱宗如何岂是那么容易被破的?寻常高手见了,只怕究竟都看不明白。”华山一位长老出来说道。却不知门下已有弟子将这门岱宗如何偷学走了。

    果然华山长老这么一说,泰山派的人也都觉得有道理,逐渐心平气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