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金庸 > 第三十六章计上思过崖(求推荐)

第三十六章计上思过崖(求推荐)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孽徒!看你做的好事!”气剑冲宵堂,岳不群一掌拍在檀木桌上,座椅不动一股无形气势却扫荡出去,将古传侠震的一个踉跄跪倒在地。

    “青城派的余掌门来信,说你无故殴打他的弟子门人,且辱骂青城派,有损青城数千年的颜面。孽徒!你可知错?”岳不群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古传侠杀死史进东,虽然让他被左冷禅责问,但是那算是杀敌,岳不群嘴上不乐意,心里却是暗爽。

    但是古传侠开罪了青城派,这却与他一贯的交好武林各大派的行事风格背道而驰。虽然无关大计,却也如同吃了苍蝇般恶心。

    “弟子知错!请师父责罚!”古传侠大方认错。

    “爹爹!别怪古师兄,他是为了我才这么做的。”岳灵珊化作碧光冲了进来,对岳不群说道。

    岳不群老脸一黑:“胡闹!气剑冲宵堂是什么地方?岂容你胡闹,给我滚出去!”

    岳灵珊脸上带着怯色,却还是壮胆道:“爹爹不讲道理!古师兄救了我,你不嘉奖他也就罢了,却要责罚他,这等行为如何服众?”

    岳不群冷笑道:“好哇!小丫头长大了,知道顶嘴了,为父还用你来教该如何做事?”

    “师兄!传侠这孩子是冲动了些,不过并无大过,看在他是为了保住珊儿的清誉份上,且饶了他吧。”宁中则迅步走了进来,看来是岳灵珊早找好的帮手。

    果然古传侠抬头正看见岳灵珊对着自己挤眉弄眼,心中叫苦不已。

    “师父!师娘!此次的确是我有失分寸,师父但有责罚,徒儿甘愿受领,绝无怨言。”古传侠开口说道。

    老岳的脸色好看了一些,看向古传侠的眼神稍微温和,只是深处却依旧是极致的冰冷。

    “好!看在你师娘和师妹的面上,我且罚你到思过崖思过半年,半年之后我会去考校你的气功修为,如有落下加倍责罚。”岳不群说道。

    宁中则劝道:“师兄思过崖上罡风凛冽,四季风雪,酷寒孤寂,我等都承受不住,传侠毕竟也还年轻,不如就让他在朝阳峰闭门思过可好?”

    岳不群听闻,态度也有些软化。

    古传侠见了吓了一大跳,为了上思过崖他可是煞费苦心,怎能因此而错过。

    只是此时他越是认罪,老岳对他越不好过分责罚,反之若是反口不认,不仅重重扫了老岳的面子,且惹得他怀疑反而不好。

    视线移到岳灵珊身上,古传侠心思一动,死死的盯着岳灵珊看起来。

    岳灵珊首先发现了古传侠灼热的视线,双颊通红,恶狠狠的瞪了古传侠几眼。

    宁中则和岳不群也同样发现了两人之间的小动作。

    宁中则淡笑着摇摇头,眼中有的仅仅是担忧。岳不群却是震怒不已,暗道:“古传侠这个扑街奸细还敢打他女儿的主意,简直不知道死活。”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岂能因私废公。古传侠入思过崖半年,闭关苦修还望知错能改。”岳不群声音冰冷,再无动摇。

    古传侠也松了一口气。

    为了上思过崖他也是蛮拼的。

    处处将老岳的心思算准,却险些为岳灵珊与宁中则的好意所坏。

    作为一个老岳心中的全真奸细,老岳肯定是会将他驱逐出华山核心的,若不是上思过崖便是打发到某个山下别院。而余沧海的责问信,便是帮老岳做选择的指路标。是古传侠早就吩咐余人彦去做的这件事。

    至于其它的责罚方式,这就是古传侠机灵的地方,古传侠虽然有过,却是救了他老岳的女儿。若是因为此事重罚,传出去他岳不群的名声同样是毁了。华山中人还有谁敢为他岳不群卖命?

    华山上下,岳不群从小教导的弟子毕竟是少数,半路投身入派的才是大多数。

    而古传侠在中下层弟子中的名望更胜过大师兄令狐冲。

    思过崖高一万八千丈,直入云霄。

    山道崎岖狭窄,蹒跚难行,高绝之处,飞鸟难行。

    两侧悬崖峭壁上,有古松虬枝,猿啼不断。

    这是华山自古圈养的妖猿之声,它们种群庞大,力大无穷可比先天,若无掌门的令牌手谕,旁人是难上难下。

    古传侠之所以煞费苦心,让岳不群将他送上思过崖,就是这个原因。

    山道峡关上,两只长眉拖地的老猿盯着古传侠,目光审视充满灵性。

    其中一只老猿口吐人言道:“可是古传侠?”

    “是!弟子古传侠,见过两位猿长老。”古传侠恭敬道。

    华山剑宗和气宗厮杀,几乎掏空了家底,但是华山毕竟是千年古派,该有的底蕴还是有的。这些实力强大的老猿猴就是其一,虽然不能杀下华山,保卫华山却是足够的。若非如此,华山早灭···当然那是没有算上风清扬。

    “思过崖多年未开,你既然犯了错,就要好好思过,苦修我华山神功,好早日光复我派。”另一个老猿老气横秋道。

    “是!弟子知道了!”古传侠乖乖回话。

    “好了!上去吧!此上寒山路远,艰难险阻。你不过后天,却是要注意脚下了,若是不小心摔下山去,我们却是不救的,这是规矩。”前一个说话的老猿说道。

    “多谢猿长老提醒!”古传侠规规矩矩的行礼,然后顺着狭小艰难的道路往上行走。

    渐入云中,逐渐失却了道路,只余下笔直向上的山峰,以及凌乱凹凸的石块。古传侠唯有四肢用力抠在岩壁上攀爬,宛如凌云行走。

    山色渐白,风雪狂袭,古传侠逐渐感觉到了四肢冰冷,内力消耗的极快。若非全真内力乃是玄门正宗,气脉悠长只怕古传侠早已力竭。

    古传侠揣测这岳不群未必没有让自己摔死在前往思过崖路途中的心思。

    日暮时分,寒气渐渐加重,太阴星高照,滚滚阴潮在天地之间涌动,古传侠可以感觉到手掌和脚掌下的岩石冰冷更胜过寒铁。

    一夜苦行,古传侠不敢懈怠,只怕一口气一松,整个人便从这岩壁上掉落下去。

    到了第二日中午,古传侠方才爬上崖顶。

    俯视下方,却只见层层叠叠的云海,阳光洒在云海上,折射出一片片金光。

    思过崖上高冷苦寒,狂风呼啸几乎要将人卷飞,而冰雪如刀直刺心肺。

    古传侠却兴奋的想要大笑大叫。

    独孤九剑以及五岳派失传的各种绝学都在这思过崖上,这里几乎可以算得上大明武林的第一宝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