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金庸 > 第二十八章踏马长宁城

第二十八章踏马长宁城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仙武金庸最新章节!

    “又是一个小白脸,给我死来。”秋月面色发黑,看着古传侠帅气登场,顿时觉得被抢了风头。刀光一闪,人已经跟着刀朝着古传侠砍去。

    “好快的速度!”古传侠安坐马背,大拇指一动,天虹剑弹出剑鞘。

    白虹贯日!

    一剑正好点在那刀锋之上,将秋月逼退。

    “怎么可能!你如何能够跟上我的速度?”秋月不敢相信自己视为根本,极为骄傲的轻功身法竟然被古传侠看破了行迹。

    古传侠又怎么可能回答他的问题。

    内心却暗道这金雁功不愧为全真的顶级轻功,与武当的梯云纵,昆仑的云龙九现,少林的一苇渡江齐名。修炼了不仅仅提升身法速度,同时也锻炼动态视力,如同金雁之目,能够准确的捕捉到高速移动的人或者物。

    “区区毛贼,何足道哉!”古传侠长剑一指,华山剑法连贯而出,瞬间便形成了连绵不绝之势,借助奔马之力每一剑都力达千钧,无可匹敌。

    秋月速度快,刀法更快,但是这是舍弃了力道换来的,面对古传侠迅猛如雷,沉重如山的剑法,他根本无法抵挡,只能连连后退。

    “慢来!慢来!你借助了神驹之力,算不得英雄好汉,有本事下马与我一战。”秋月退出几十步,周身被肆掠的剑气划开一个个伤口,十分狼狈。

    古传侠冷笑道:“你若是英雄好汉,我自然与你公平一战,你秋月是英雄还是好汉?”

    “你只是一个辱人清白的无耻之徒!杀你都怕玷污了我的天虹剑。”

    说罢古传侠竟然还剑入鞘。

    秋月面露喜色,迅速闪身上前,一刀砍向古传侠的咽喉。

    “小子!我承认你的功夫不错,只可惜太过骄傲···。”

    话音未落,古传侠以指代剑,已经抢先一步一指头点在了他的咽喉处。而秋月砍向古传侠的一刀,却被一股诡异的力道微微带偏,砍到了空处。

    指尖剑气吐,定阳针隐晦发出。

    “咳···咳···你···。”

    秋月用手捂住喉咙,鲜血渗出让他无法说出完整的话语,瞪大了双眼倒地,死不瞑目。

    “你的速度这么快,追杀你是个麻烦,不设个圈套让你自己凑过来,我怎么杀你?”古传侠对着秋月的尸体说道。

    “怎么样!你们还能再战吗?”古传侠昂首看着众多的华山弟子问道。

    秋道人举起手中的剑:“华山剑魂,至死不散。”

    “好!随我一起···杀!”

    古传侠一马当先,带领着众多华山弟子冲入魔教弟子群中。

    这些魔教弟子虽然修为并不见多强,手段却都古怪歹毒,若是寻常正道弟子与他们放对,难免落入下风。但是有古传侠作为箭头,施展手段废了那些魔教弟子的鬼蜮伎俩,众多的华山弟子杀死魔教弟子,就如同砍瓜切菜般容易。

    渐渐的跟在古传侠身后的不再仅仅是华山弟子,不少的恒山、衡山、泰山的弟子也都围拢了上来,唯有嵩山弟子、少林弟子自持骄傲,不肯依附。

    “神教李沧青在此!谁敢放肆!”一声大喝,不少正道弟子纷纷停下脚步。

    “鬼枪李沧青,新出现的魔门十杰之一,听说他的枪法诡异莫测,已经捅死了几十个正道弟子了,其中还有少林寺的高僧和嵩山派的师兄。”

    身穿黑色软甲的少年,手持一杆手腕粗的黑缨长枪,立在正前方,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威势。

    古传侠奔马不停,抬手一剑。

    嗖!

    长枪迎着长剑拦截,却怎料长剑半途加速,古传侠解开了体内的一个无形气锁,爆发了内力。

    无双无对!

    一剑刺出,鲜血飙飞。

    魔门十杰之一的鬼枪李沧青一剑陨落。

    欢呼声从身后响起。

    古传侠举起天虹剑,高呼一声:“随我来!”

    瞬间从者云集。

    魔门十杰踏云脚白龙客,死于古传侠第三剑,天绅倒悬之下。

    同样是魔门十杰音波刀向世雄风,被古传侠一掌将音波声浪震碎,一剑夺命。

    短短不过一个时辰,古传侠便先后斩杀了魔门十杰之四,大出风头,几乎为正道后天弟子中的第一人。

    中途有嵩山费高斩杀魔门十杰中的夺魂钩阴九命,少林和尚觉慧擒拿了魔门十杰中的雷狮子荀师,以天龙唱法将其强行度化,化为佛门护法金刚。

    短短时间,局势斗转,魔门十杰已去其六。

    唯有毒秀士王钰,魔像韩刚,铁面阎罗以及迷魅妖女雾念儿还在。

    察觉到了危险,这四个魔教新秀也都聚拢在一起,共同行动避免被各个击破。

    同时在战场上,古传侠、费高和觉慧也分别带队碰面。

    费高以嵩山为五岳盟主为由,夺取领导权,最后三方不欢而散,古传侠带着华山弟子离开,而觉慧也带着一众少林弟子冷眼旁观。

    费高带领众多的正道弟子冲入了魔教阵营,起初占据优势,直到被四大魔教新秀围攻,逐渐不支。

    随着费高失陷,起初打出优势的正道弟子也开始发现落入了魔教中人的陷阱,毒水、毒虫、毒火、毒烟各种歹毒之物从四面八方包裹而来,成片的正道弟子倒下。

    不少非嵩山弟子开始怀念那身骑黑马,在魔教弟子中肆意穿梭砍杀的身影。

    “古师兄!我错了!”一个之前背叛古传侠的泰山派弟子临死前喊道。

    “古师兄!我错了!”就像是连锁反应,更多的正道弟子开始呼喊。

    “古师兄···我们错了!”声音汇聚成洪流,落到了费高的耳中,费高怒火攻心,口吐鲜血被魔像韩刚抓住机会,一把夺走手中的阔剑。

    嵩山掌法不弱,但是以肉掌对抗韩刚这样的猛人,却是以卵击石。

    费高被一把抓住,韩刚的双手分别扯住费高的手和脚,就要用力将其扯成两截。

    “住手!我叔叔是大嵩阳手费彬,你若是杀了我,我叔叔一定会为我报仇。他是先天凝形后期的高手,你躲不掉。”费高威胁着韩刚。

    韩刚黝黑的脸上露齿一笑。

    “他若要杀我,就来好了!现在···我先杀了你,无论你叔叔日后是否真能杀我,反正···你已经先我一步死了。”这就是魔教中人的观念,活过今天,休提明日,今日挡我道者,便要杀死。

    撕啦!

    费高的身体被撕裂成两截,鲜血洒在韩刚的脸上,韩刚用舌头舔着滚烫的鲜血,脸上的表情嗜血而又欣喜。

    “果然高手的血,就是格外的腥甜···。”